“中国VCD之父”重出江湖,欲再引领数字家庭第二次革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2 22:06:34
“中国VCD之父”重出江湖,欲再引领数字家庭第二次革命
上网时间:2007年02月08日 打印版 推荐给同仁 发送查询

作者:潘九堂
 
2004年5月,一家名为C2 Microsystems的多媒体编解码芯片初创公司在硅谷悄然成立。两年后,C2挖来了原卓然(Zoran)公司高级副总裁兼DVD事业部总经理刘锦湘博士担任总裁兼CEO,并将总部从美国搬到了中国。在不久前的2007年CES上,C2则大谈第二次数字技术革命,称其芯片可以与TI达芬奇平台一争高下,并已经打入多家顶级消费电子制造商的设计中。在大腕云集的多媒体芯片市场,一个初创公司凭什么这么“张狂”?原来C2的团队曾经是在家庭消费电子第一次数字革命(VCD/DVD)中的弄潮儿,其中C2创办人孙燕生(Edmund Sun)更是被称为全球数字多媒体技术先锋、“MPEG之父”和“中国VCD之父”。
 
“众所周知,十几年前家电发生了从模拟到数字的第一次技术革命,所有电器从模拟转到数字。到今天,第一次技术革命已经基本完成,DVD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它已经进入生命的后端”。C2公司总裁兼CEO刘锦湘对《国际电子商情》记者表示,“那次转变有几大特怔,一是压缩标准比较统一,为MPGE-2;二是解析度方面都是采用标清;三是所有产品延续了模拟时代的特怔,都是独立运作,没有互相连接和网络功能。”
 

C2公司总裁兼CEO刘锦湘也曾是DVD市场的风云人物
 
C-Cube公司和刘锦湘当时所在的Zoran公司都是第一次数字技术革命的先锋,也是被中国业界熟知的两家公司。孙燕生就是C-Cube的创办者,在1993年的CES上,展出一个VCD原型的孙燕生和安徽现代电视技术研究所所长姜万勐偶遇,双方一拍即合,很快成立了“万燕公司”(各取两人名字中的一个字),生产出了中国第一台VCD。随后中国VCD产业好象野火一样燃烧,带动了整个中国家电产业的蓬勃发展,改写了日本厂商在模拟时代一统天下的格局,并培育了步步高、新科、夏新、万利达和奇声等一批中国家电企业。虽然后来万燕和C-Cube(2001年高科技低谷时仍以8.51亿美元被LSI Logic收购)的命运都有些悲壮,但姜万勐和孙燕生却为中国VCD和数字家电产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也被誉为“中国VCD之父”。
 
从C-Cube到C2,再搏数字家庭第二次浪潮
 
不过,从1981年起先后创办了Weitek、C-Cube和DVS等多家硅谷非常知名的多媒体技术公司、被DVD Forum授予唯一终身成就奖和被称为“MPEG之父”的孙燕生并没有止步,又在2004年5月和原C-Cube第一任CTO创办了C2公司——C-Cube中的cube(立方)意指PC、通信和消费融合,去掉日益商品化的PC技术后,C-Cube也就减化为C2,着眼于消费和网络技术快速融合带来的商机。
 
曾领导Zoran的DVD芯片业务上演东山再起、亲身经历第一次技术革命的刘锦湘表示,第一波从模拟到数字的技术革命很大地提升了用户的娱乐体验和便利性,但随着技术进步,很多新需求无法满足,目前业界进入了第二次数字技术革命,也就是网络娱乐(network entertainment)方面,主要技术特怔有:一是从标清走向高清,今年CES上所展出的产品基本上都是高清;二是网络进入消费电子领域,今天MP3、HDTV、HD DVD、手机和iPod等设备都有网络的功能,所有设备都能连接起来,网络作为存储和传输工具,提供很大的便利性,如Yortube网站上存储了很多娱乐内容,今天也有很多电视网站,iPod也有iTune,IPTV运营商也建立了在线多媒体库;三是压缩标准极大丰富,不再只是MPEG-2+AC3,而是有MP3、MPEG-4、H.264、VC-1、Flash和RealMedia等等。
 
刘锦湘向《国际电子商情》记者强调说:“因为今天的应用已经非常丰富,从最初只集中在DVD扩展到无穷多,导致许多新一代压缩标准出现,每一个应用可以采用最适合自己的压缩标准,如纯音乐(如iPod)可以用MP3和AAC,PMP可以用MPEG-4,手机可以用H.264或者VC-1,网络上的视频传播用Flash Video,P2P视频下载可以用RealMedia。但对于用户来说,他需要的是同一内容能够在HDTV、DVD、iPod、PMP和手机等不同平台上播放。”由于电视、PMP和智能手机对视频文件的制式(PAL/NTSC)、格式(H.264/MPEG4/VC1/Flash)和分辨率(HD/SD/CIF)需求都是不一样的,这样就使它们之间不能分享同一个视频源,因此除了编码和解码外,这就产生了对转码(transcoding)的需求。这也是TI、LSI Logic和NXP等领先多媒体芯片公司近来一直强调的。
 
他总结说:“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平台上观看任何内容(Anywhere,Anytime,Any terminal,Any content),即所谓的4A,是第二波数字技术革命要达到的目标,也是对技术的要求。要达到4A目标,要求芯片和核心技术能够处理很多标准和格式,包括多格式编码、解码和转码(transcoding)。这也是C2公司创立的原因,C2的芯片和技术就是为了第二波技术革命准备的,去推动第二波浪潮。”
 
力推DSP SoC,要与TI达芬奇平台一争高低
 
具体来说,C2面向的主要是家庭消费电子第二次数字技术革命中出现的新型产品——媒体中心/媒体服务器(Media center)、Multi-room PVR、Audio HUB、DMA、IPTV机顶盒和各种PMP盒子——在线娱乐内容非常丰富,无线连接技术发展、显示、处理和存储成本大幅下降等多种因素的推动下,这一市场已经开始起飞。为了达到4A需求,这些产品通常要求具有多格式播放、海量存储和连接三大功能,只是根据应用不同侧重点不一样。
 
针对这种需求,C2力推一种可编程多处理器结合硬件加速引擎的SoC体系架构设计——这与TI达芬奇平台类似。刘锦湘特别向《国际电子商情》记者指出:“我们是一颗芯片满足所有音视频应用需求,客户可以基于我们的可编程平台针对不同应用进行差异化。”C2目前提供工程样片的CC1100数字媒体处理器,主CPU是主频350MHz的超标量RISC处理器,运行Linux OS。它可以每个指令周期执行4条指令(普通ARM/MIPS每个指令周期执行1条指令),并支持硬件双线程技术。视频编解码工作由3个可编程但不同架构的子处理器(256位的向量处理器,Motion Estimator引擎和Entropy引擎)分阶段协同完成。视频显示的后处理以及模拟输出工作由硬件单元完成,它可以支持4个的OSD层图像显示叠加,缩放和2D加速。它支持MPEG-2、H.264、MPEG-4.2、VC-1、RM、Flash和MJEPG等多种视频格式的编解码以及转码。支持多倍速视频转码,画质可达标清。它还在片上集成有PCI-E、SATA-II、USB2.0 OTG和SDIO等外设接口。
 
刘锦湘表示:“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将复杂的运动图像的处理流程按照其功能和运算复杂度特性分解成多个相对独立的过程,然后用不同架构的处理器去适应和处理运动图像在编解码过程中算法复杂度的变化,最大程度平衡性能,灵活性和功耗的矛盾。这种创新的架构使CC1100以较低的主频就能获取足够的性能来处理各种格式的视频CODEC。”
 
除了这种TI、NXP、ADI和C2这样的可编程平台外,目前面向数字多媒体应用的平台还有以Broadcom、Zoran、ST、Sigma design和科胜讯代表的ASIC方式,以及英特尔和AMD代表的x86架构。但刘锦湘表示,x86架构的效率太低而且价格昂贵,而ASIC方式灵活性差难以满足第二波技术革命对大量音视频格式和制式的需求,未来的主流是可编程平台,因此C2也将TI达芬奇平台视为最大竞争对手。刘锦湘向《国际电子商情》记者透露说:“虽然ASIC是第一波数字技术革命中的主角,但未来市场空间将越来越小,这也是我离开Zoran的原因之一。”
 
虽然C2和TI一样都是力推这种基于DSP的SoC,而且刘锦湘也对TI的DSP技术赞不绝口,但他也宣称:“TI达芬奇是基于通用的高性能DSP,其DSP架构很多年前就确定了;而C2的DSP架构2004年才开始设计,专门针对了音视频进行优化,集成了过去十几年来技术发展的成果,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DSP的架构和算法更先进,效率更高。”他举例说,比如在做MPEG-4 ASP encoding时候,TI需要250MHz左右的时钟频率,而C2只需要120MHz,是TI的一半,效率高得多。
 
C2公司市场经理刘明璋补充说,目前市面上很多芯片宣称可以支持H.264和MPEG-4,但很多时候只是支持MPEG-4 SP、H.264 BP,实际上,它们比要支持MPEG-4 ASP和H.264 MP简单很多,因此OEM厂商一定要看清楚他们产品的规格。C2可以实现H.264 main profile encoding和D1 MPGE-4 ASP time shift等高级功能,很少有厂商可以做到,而目前市场对这种需求十分强。
 
结合中、美优势,C2能否重演历史?
 
尽管C2有卓越的团队和优秀的技术,但能否从众多厂商脱颖而出,重复其创业者当年在VCD/DVD领域的辉煌,仍然是一个未知数。在过去几年中,有大量初创公司投身于H.264等先进编解码技术开发,但除了几家被大公司收购外,目前还没有很成功的案例。刘锦湘也向《国际电子商情》记者坦承:“全球半导体产业进入了成熟阶段,发现新大陆和遍地黄金的时代已经结束,需要深挖洞,随着技术越来越复杂,今天的初创公司成功越来越难。”
 
但他强调,C2有足够的实力独立发展上市(IPO)。他解释说,C2能够和大公司一争高下的原因是,C2面前并没有初创公司常常面临的三个障碍:一、技术门槛问题,C2的技术保持领先;二是市场准入门槛问题,多媒体芯片领域并不存Intel inside式的垄断;三是资金门槛问题,Fabless模式使资金门槛不存在。
 
相反,C2正在力图结合美国初创公司(Startup))和中国初创公司两者的优势:美国初创公司通常瞄准新兴行业,技术领先,但离市场太远;中国初创公司常常定位于为现有市场提供替代产品,接近客户,但技术上落后。为了结合这两者的优势,C2将总部从美国搬到了北京,将研发中心留在了硅谷——以实现技术的全球性领先和市场的本地化。对于C2是美国公司还是中国公司的问题,刘锦湘对《国际电子商情》记者笑道:“我们是一家总部设在中国的全球性公司,我们对本地化的理解就是业务在哪里,团队就在哪里,以实现全球化的资源配置最优化。”他表示,虽然目前这样做的公司不多,但未来一定会是一种趋势。
 
事实上,这种全球化和本地化的结合,也是刘锦湘在Zoran取得成功的关键。在联发科(MTK)和凌阳的冲击下,几家著名的美国DVD芯片供应商纷纷倒下,而在刘锦湘的领导下,Zoran保持不倒,也是唯一一家在技术上和法庭上打败了MTK的美国公司,Zoran在DVD芯片市场的份额也由2002年的20%上升到了目前的33%左右,和联发科的份额相差不大。这得益于Zoran在芯片研发和本地化上都做得非常出色,刘锦湘也因此在2005年晋升为Zoran公司高级副总裁。
 
刘锦湘介绍说,CC1100在07年CES上大出风头,已有多家顶级消费电子制造商采用它进行设计,目前以IPTV、媒体中心和机顶盒等固定消费产品为主,在功耗方面优化后,未来将向手持产品扩展。这一群由第一次数字技术革命中弄潮儿们组成的C2,能否在第二次数字技术革命再次取得成功呢,让我们试目以待。
 
附:C2公司可编程平台架构图示
 

 
上周热点文章(02.19-02.25)
•“中国VCD之父”重出江湖,欲再引领数字家庭第二次革命
•瑞芯:一个后来居上者的创新哲学
•IDM优势不再,TI战略转移将连锁引发半导体产业海啸
•英特尔与德州仪器单芯片之战,5年后谁主沉浮?
•英特尔和TI的单芯片大战,Broadcom也将是主角
论坛热点话题
•国际电子商情编辑部祝广大网友新春快乐!
•采购的控制
•论坛以什么留住人
•关于器件代理商与经销商的区别
•电子元器件量少是跟代理商做比较好还是跟贸易商做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