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贪内助”众生相素描:巧取豪夺有七种类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3 00:10:19
2月6日,四川省广安市。
一大早,有10位女士来到广安市委组织部,她们准备接受一项任命:不占国家编制的“纪检书记”,职责是当好“廉内助”。说起这10位女士的身份,在当地可算了得:她们的丈夫均是广安市下辖5县(市、区)的党政一把手。用广安市纪委副书记蒲长文的一句话,可以看出这项活动的重要性:“发挥家庭作用防止腐败行为的发生,很有必要。”
2月8日,重庆市。
重庆市铜梁县原县委书记马平和他的妻子,站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的法庭上,接受判决:马平受贿223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13年;其妻沈建萍共同受贿205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5年。
2月9日,北京。
国务院召开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温家宝总理在讲话中特别指出: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严格管束子女、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通过一系列重大贪污贿赂案件可以看出,很多贪官背后都活跃着“贪内助”,她们在这些官员走向深渊的过程中,可谓“推波助澜”。从中央到地方,从各级党政机关到各级司法机关,都对“贪内助”现象予以了高度重视。
透过一些典型案例,希望那些正在扮演着此类角色的人能够悬崖勒马,也希望对广大干部及其家属有所启发和警示。
“同舟共济”型
马平此次受审,据法院认定,他单独受贿的数额是18万余元,剩下的205万元赃款,均是在其妻的“鼎力协助”下完成的。
宣判结束后,有人评价说:“这夫妻二人可谓‘同舟共济,贪污与共’。”
实际上,敢于这样“同舟共济”的夫妻,岂止马平一家。
马德的妻子田雅芝、毕玉玺的爱人王学英所做所为都大致如此。
田雅芝曾对某集团董事长说:“我儿子要结婚,在北京想买房,钱不够,你帮忙筹集点钱。”又曾对马德手下的一名干部说:“老马要出国,你给换2万美金。”
这就是田雅芝敛财的惯用做法———哭穷。她常常这样暗示别人:“我们家老马没别的爱好,就是好打个麻将,”或者“老马最近要出国了也没有外汇,”等等。
一位在县里做副职的干部,几次找到马德想提为正职,马一直未置可否。此人一狠心将全部家当变为一张以田雅芝名字登记的30万元存折。当交给马德时,没想到被马当即扔了出去。后来马德住院,这位干部又东挪西借凑了50万元现金,放在一个大盒子里。马德回家将这个装钱的鞋盒子交给田雅芝说:“给你,这是钱。”
当时,办案检察官用“疯狂”一词来形容马德夫妇的敛财行径。
蓝义第一次行贿毕玉玺,就是通过毕的夫人王学英。
一天,蓝义和王学英聊完天扔下一个皮包。王学英打开包,发现里面是用报纸包好的一捆捆崭新的人民币,一共10万元!
后来据王学英交代,当天晚上,她就吹起了“枕边风”:“老毕,你干了一辈子了。也该想想退路了,你这么拼命地干,靠你那点工资,你能干什么?你现在岁数也不小了,再干几年也该下来了。下来后,蓝义他们还能往咱家跑吗?你手里的工程又不是你自己的,让给谁干不是一样呢!蓝义不是外人,他和你也比较熟,再说了,又挺会来事,我劝你趁着还能干,心眼就活泛点吧。你如果觉得不妥,我明天就让蓝义过来拿钱。”
钱是没有退回去,而是越收越多。
“死不悔改”型
当法官对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之妻韩桂荣,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宣判时,韩竟然咆哮起来: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是“一派胡言”、“法律就那么回事!”
韩桂荣是作为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的共犯被依法提起公诉的。判决认定,通过其丈夫为人解决请托事宜,韩桂荣先后3次经手收受阜阳某公司所送人民币80万元,3次经手收受某宾馆负责人所送人民币40万元,并和王怀忠共同占有此款。
最终,韩桂荣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坐收渔利”型
此类贪官的妻子或子女,对于送上门来的礼品、礼物、现金等,不管多少,不问性质如何,一般本着有送就收的贪婪原则,来者不拒。至于送礼者当时提出要办的事,受礼者从不考虑是否符合有关规定,也不计法律后果。
“设障刁难”型
亲属替贪官说话,能办的事说不能办,合法的说不合法,故意对找上门来要求解决实际困难的人设置障碍,逼其送钱送物。送钱的人心里明白,不能办的事,一送就能办了,不合法的事,一送也就“合法”了。
“巧取豪夺”型
如山东省临沂市某局副局长李某受贿案。该局下属的某站正在筹建国贸大厦,当时兼任该站总经理的李某在儿子的建议下,找到某建筑公司的葛某,称其在市区有块地皮,想建房上项目。不久,一座造价19万元的楼房建成了,李某只付给葛某工费5.3万元,而其子强要对方写了一张15万元建房款的收据。
“主动敛取”型
2005年10月,浙江省宁波市原市委书记许运鸿被法院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法院审理查明,许运鸿因徇私情多次滥用职权,致使某单位资产损失和经营亏损总额达人民币11.97亿多元。如此巨额亏损的祸首正是许运鸿的妻子傅培培。
1995年某公司老板胡教华因急需大笔资金引进一套塑料生产设备,托人找到了傅培培。许诺:如果项目搞上去,就请傅培培做总代理,并保证每年有500至1000万元的好处。为了帮胡教华弄到贷款,傅培培和儿子许斌一边多方奔走,一边在许运鸿面前多次谈到这家公司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几年间,该公司先后获得贷款和借款数亿元,傅培培和许斌获得好处费达到459万元。可最终,该公司因经营不善,全部亏空。
“人间蒸发”型
去年8月,深圳罗湖区卫生局原局长连振辉受贿一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检察机关指控,1995年到2005年期间,连振辉利用担任罗湖区卫生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在工程建设、医政管理、医械采购等事务中先后为8名行贿人谋取利益,多次受贿共计175万元。
曾经风光一时的连振辉在法庭上老泪纵横。在检察机关的讯问中,他对收受巨额贿赂的事实供认不讳,表示愿意全部退赃。可是赃款平时全交给老婆打理。按理说,事到如今,连振辉的老婆应该积极协助检察机关调查案情,彻底清缴赃款,以减轻老公的罪孽,求得宽大处理。可是自从连沦为阶下囚,他妻子不仅不配合调查,反而玩起了“人间蒸发”,导致这些赃款至今分毫未缴。
“贤内助”苦口劝阻
黑龙江省政协原主席韩桂芝的丈夫陈昔平曾经有这样的遭遇:
一天,陈昔平下班回家后,亲眼看到妻子第一次收下属礼金。他义正辞严地对其人说:“请自重,我们家不稀罕这些!”韩桂芝却使了使眼色,其下属见势,连忙将钱放在桌子上,迅速离去。
陈昔平坐在韩桂芝身边,苦口婆心地劝道:“你这是犯法呀,赶快将钱退回去,否则……”“否则什么?”韩桂芝突然扯大嗓门怒吼道。见妻子发火,陈昔平就不敢再声张了。他语气沉重地说:“罢了,罢了,你自重吧……”说完,便回房去睡了。
后来陈昔平的儿媳也对他发牢骚说:“你说什么?你是哪一伙的?你不帮忙就算了,还说我们……”连晚辈也敢对自己如此无理,陈昔平坐在沙发上,掩面长泣。
而韩桂芝的妹妹对陈昔平更是不客气地说:“我说你是不是有病?我和我姐收钱,你管得着吗?”
……
不管陈昔平如何苦口婆心,韩桂芝和他的两个儿子、儿媳、妹妹还是走上了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