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幼军:水资源制约山西发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2 21:26:50
转自酸枣刺  2007-02-0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李明三
到2010年,山西将出现3亿立方米左右的供水缺口。山西必须从过去以需定供、不惜超采地下水以维持经济发展的配置方式,向区域水资源的供需平衡转变。
“缺水问题不解决,山西就没有未来。”
1月30日,山西省人大财经委员会专题审议省水利厅部门预算草案,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薛军向与会的人大代表特别强调集中财力大兴水利的紧迫性。
这是今年山西“两会”期间,惟一提交人大代表审议的部门预算,代表们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集中讨论如何解决山西的缺水问题。“水是特殊资源,要像煤一样收资源使用费,有偿使用。”副省长梁滨说,这是保障山西社会经济永续发展的总体需求。
省长于幼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罗列了制约山西经济发展全局的三大因素,其中将水资源短缺排在第一位,其余两项依次是交通基础薄弱和城市建设落后。
为了从根本上扭转水资源日趋短缺、水供给日趋紧张、水环境日趋恶化的严峻局面,于幼军在《报告》中提出以水资源的合理开发、高效利用、全面节约和有效保护为重点,全面实施兴水战略。
缺水困局
水资源溃乏是困扰山西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难题之一。按人均和国土面积综合平均,山西水资源指数在全国各省区中列倒数第二,人均占有水资源量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而且分布极不均衡:中部盆地人均水资源严重短缺,东西两翼则相对富足,而最为丰富的东南部还有一定的开发潜力。
这种紧缺局面在很大程度上与采煤对地下水资源的破坏有关。山西每采1吨煤平均要破坏2.48吨水,由于大规模的煤炭开采活动,山西全省水资源总量多年来呈连续下降趋势,已经从改革开放前的142亿立方米锐减到84亿立方米。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地表供水能力不足,山西大部分地区必须依靠超采地下水才能勉强维持供需平衡,地下水开采程度高达77%,形成了多个大小、深度不同的地下漏斗,其中以太原和运城最为严重。
对此,梁滨作了一个形象的描述:“重庆2006年大旱,掘井5至10米即见水,而山西许多地方要打800至1000米才能见到水。”
就水资源对山西经济社会的支撑能力问题,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能源研究所专门做了半年的课题研究。据他们测算,如果山西“十一五”规划的大部分项目建成投产,2010年将出现3亿立方米左右的供水缺口,2015年供水缺口将扩大到5亿立方米。
“我省水资源严重短缺不容置疑。”该课题负责人、能源研究所所长王宏英说,水资源的持续开发利用已经成为目前山西经济工作中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
本次省人大会议前不久,王宏英将他们的最终研究报告《水资源支撑能力评价》提交省政府。而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也就顺理成章地列入了山西本次人大会的中心议题。
兴水战略
对于如何解决山西经济发展进程中的水资源供需缺口,王宏英在《水资源支撑能力评价》报告中提出了两条建议。一是提请国家尽早实施“南水北调西线引水工程”,这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水资源总量不足的问题,但山西在这方面并不掌握主动权。
另一个更为可行的办法是加快黄河水资源的开发利用。“目前国家分配给山西的黄河取水指标是43亿立方米,而实际利用仅10亿立方米。”王宏英表示,在国家规划的范围以内,山西完全可以进一步加大黄河取水的开发力度。而积极争取国家批准建设引黄北线工程,已被纳入于幼军2007年的施政目标。
在开发水资源以扩大供给的同时,山西兴水战略更注重合理配置水资源,科学用水,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山西缺水是相对而言的,最突出的问题是水的再利用非常弱,造成了水资源的大量浪费。”一位当地官员认为,在现有社会经济条件下,山西一定要发展节水型工业,使水资源的利用效率成倍数地增加,这在全省生产力布局中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山西要突破缺水瓶颈,在水资源的合理配置方面要有战略性转变。”王宏英说,山西必须从过去以需定供、不惜超采地下水以维持经济发展的配置方式,向区域水资源的供需平衡转变。他建议成立水资源管理委员会,以省长为主任,吸收有关部委负责人参加,统筹规划,建立以流域统一配置、调控和区域管理相结合的水资源开发管理新体制。
为了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王主张实行以“差别水价”和“阶梯式水价”为重点的水价政策。“工业用水实行差别水价,对火力发电、钢铁、纺织、化工、造纸、炼焦、洗煤等高污染企业和淘汰类企业,通过水价加倍的办法限制其用水。”
这些建议大部分被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所采纳。于幼军明确提出要全面推行水资源有偿使用制度,以价格杠杆和行政手段遏制严重超采地下水,并实行工农业用水和居民生活用水的阶梯式水价,促进全社会节约利用水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