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缺乏信仰的教育结果是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21 03:47:03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一知半解而又假装博学的人是不是太多了呢?也即是说,数量确实有不少,然而质量低劣者也确实在有人在。在中国,这两三年里自称大学的机构,有如西式菜和咖啡一样一窝蜂似地冒出来了,酒吧和西餐馆到处都是。然而,在这种大学里都是怎样开展教育的呢?这种大学的毕业生,也即在这类大学里接受了教育的学生们,许多人都是一知半解而并未真正成熟,装模作样的糊涂蛋、低能儿为数不少。”
这段话是100年前,一位伟大的中国人对当时教育的评价。100年过去了,好像并没有过时。我们这个人口大国,却找不到时代所需要的人才。
教育方式----对老师的神化
从小学到离开大学,一个年轻人只能死记硬背书本,他的判断力和个人主动性从来派不上用场,受教育对他来说就是背书和服从。
从教育内容来看,我们学校的老师的每一项知识的传授演变成一种不容置疑的信仰行为,即教师永远是对的。而这些“老师”实际上就是知识的传声筒,将古人的“甘蔗渣子”嚼了一遍又一遍。在孩子的眼里,老师好像天生就懂这么多知识,因为在学生的人生记忆中和老师见的第一面起,老师就好像是对的。老师更愿意在这些天真、无邪的孩子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只有站在讲台后面还能找到一些自信,只有这里他才是无人反驳的权威。对于大部分老师,讲台---是治疗他们自卑的唯一的避难所。回到办公室、回到家庭,均不如在讲台上,能天马行空般地放松和自由。老师的言行慢慢变得不容置疑,从不能怀疑知识的正确性。到最后服从老师的任何指令,直至把老师神化。老师不可能犯错,如果老师犯错也不能提及而是要视而不见,从尊重知识转变为尊重老师。例行的考试题只准备有一种答案,没有变通和改变、更没有超越的可能,只要记住答案就能及格、听老师的话就能得三好学生,就有机会被保送,就能考上名牌大学。学生更向马戏团的猴子一样,只要记住固定的动作和一成不变的条件反射,就能得到奖赏。老师们对学生的困惑不负责解释,只是打压和消灭。他们不会给小学生讲明下列事情:那些参观过雷锋纪念馆的学生会对雷锋叔叔为什么会把一双破袜子捐出去感到莫名其妙,因为去年学校募捐时,他捐了一双8成新的nike鞋,从使用价值和经济价值来讲,怎么也比那双破袜子有用和值钱,这样看来,与雷锋相比,我更有理由代替他用这个纪念馆。
那些为了拿到某种学历、证书和一纸文凭的人,在规定的某一天,坐在一把椅子上,面对一个答辩委员会,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怀着对答辩委员会和人类一切知识的敬畏,他们要做到正确。他们大部分都如愿以偿了,拿到了花了数万元父母的血汗换回了一个“证”。一个月之后,脑子里的那些过多的、过于沉重的知识不断流失,且没有新知识补充进去。精神能力衰退,继续成长的动力枯竭。一个人可以充分发展的机会出现了,然而他也精疲力尽了。这些拿着证的年轻人,只不过是硬撑着自信,拿到职场上走一圈就知道,他自己值几个钱。这么指责他们是不公正的,他们也是无知的、受害者。但他们自己更确信老师是对的,仍然绝对的正确,善良和胆怯的学子们已经没有能力怀疑自己的老师。他们会归咎于自己的不幸运。
所以中国的好学生均普遍低能,原因就在此,老师们只传授技巧,而有社会活动能力的反倒是那些最先抛弃书本的人,而学习成绩不佳的人,只有他们才能在社会上吃得开,好学生只能给他们打工。“好学生”因为自己学习成绩好而被人鄙视,上个世纪“书呆子”还有点爱称的味道,现在完全是弱智的同意词。
教育界的卑劣行径-----无耻的败类
班级是计谋的演练场。老师更是在传授知识的过程中找到自信后,更感到自己在人生的教训方面有义务指导这些孩子,而且班级也是他施展政治手腕的唯一地方。先确定“名份”是中国人必修课,这是社会启蒙的第一步,班组管理体制确立均比照政府建制:班主任、副班主任,班长、副班长(可以扩编到10位)、小组长,学习委员、体育委员、卫生委员,各科课代表。当然要选举,由学生选举,然后到班主任集中确定。这种模式只能让学生学习如何管人,却不知道如何管事。而参与者的目标是占到位置,有位置就有权力和待遇,就可以调控下级的情绪。有机会实践更多中国人的阴谋诡计,可以有权考察下级的表现,找机会以权谋私。中小学的教育就是听话,老师管干部,干部管同学,孩子们都学会了等级制、成人化的处世思维。中国人从小就学会了讨老师(上级)喜欢为目的,成绩好、听话,拍马屁等为人生手段。而中国老师对于提不同看法的学生,均定义为调皮的孩子、捣蛋的孩子,告知家长要配合严加管教。所谓的管教,只是让“调皮”的孩子闭嘴,否则,以不遵守纪律之名予以处罚,警告、记过。可以想像一下,这样的孩子培养成为社会“精英”之后,他们能以何种手段对待持不同政见者。打击、报复是他们从小熟悉知的手段,借口更不用刻意寻找,每一个中国在这方面都是天生的专家。
没有什么时候,比中国的学生考大学更能让“老师”们大捞一把了。这些贪婪的老师们,像那些等着每年必须洄游的鱼的熊一样,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坐等这些坚韧、执着、单纯的学生和家长们的到来,他们凭着每年这个时候练就的捕鱼本事,大显身手,稳、准、狠又不费力的拿到了教育制度提供的“奖品”。他们更像熊一样坐在河边,把中华传统美德、孔老夫子的教诲抛在脑后,毫无廉耻地享受着天经地义的“经济大餐”。而大部分学生和家长们向崇拜神一样崇拜老师,父母们追逐着补习班就向信徒一样虔诚,谁都想多得到老师的恩赐。虽然心理上也知道这些老师的人格是如此之低,他们根本没有一张百元人民币更有尊严,而他们所传授的根本不是什么科学知识,而是答题的技巧和考试的诡计,靠着和出题人有着老同学、老同事等等若即若离的印像,连哄带吓的让家长们心甘情愿的为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那些“最肮脏、最卑鄙”的技巧付费,当学生们知道用钱或身体向出题的老师行贿的时候,这些专家们的权威马上变得一文不值了。
听话的孩子们随着年龄的增长,为了满足自己的、日益膨胀的虚荣心才去“名牌”大学接受教育的,虽然这些大学已经图有虚名、把创始人的良好初衷踩在脚下,面对着这些自诩为“天之骄子”的年轻人身后大摞的人民币窃喜,他们更加确信古人的谚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这百年校园怎么也比那些民办的大学强。这些中国的莘莘学子们,为了有一天能自豪地向别人说我有××大学结业证、我是学士、我是博士才来烧钱的。
就业的陷井
那些农村来的孩子们在拿到了花了数万元父母的血汗换回了一个“证”之后,发现自己及父母和家庭的经济环境并没有因此而改善。另一个早有准备的、熟练的手,正在那些干瘪的荷包里寻找着剩下的一些钱。
应该有人需要像这样正规“学腐”出来的有“学历症”、“学位症”人才了吧?好像不行,你要想开始你的职业生涯,还要有另一个证。虽然你搞不懂你手里已经有的和他们卖的证有什么区别,谁更有证明力。他们也同样搞不懂,而且在你交完钱买了证之后,你一样也搞不懂。即使你工作10年回过头来想,还是搞不懂。但收钱的人搞懂了,他们拿走了,你读完大学后省下的哪点钱。打开人事考试网看一下如何拿到证,你会被社会进步的速度吓得一身冷汗,就像一名被老谋深算的导游领进旅游商店的游客一样,不掏钱,你就在这儿呆着吧,别想往人生路上前进。很难想像“祖国的未来”能适应这个社会?谁才能成为这个社会所需要的人才?全国专业技术资格统一考试有9类,全国职业(执业)资格统一考试有31类,还有全国职称外语等级统一考试,专业技术人员计算机应用水平(能力)考试,国家公务员资格考试,还有其他考试。在你对自己的“证“怀疑效力的时候,可以掏出来,仔细看一看,也盖着印,也有编号,也有学籍,怎么不管用了?虽然你刚从火坑里爬出来,还要走一遍或几遍这些刀山。很多考试项目的职能相近并有重叠,你都搞不清该从哪开始:审计师、会计师、税务师,资产评估师,企业法律顾问、律师,造价工程师、注册建筑师、建造师、土木工程师、监理工程师、土地登记代理人等等。傻了吧,教育部培养的人,不是人才,没有人事部的证,你连门槛都过不去。“在中国,是虎吗,你给我趴着,是龙吧,你给我盘着”,交钱、拿到证在说。为了适应时代的要求,中国人的素质要提高,但还要更高!我不知道指挥全国14亿人进行考试的人事系统里有几个人有资格或有何德何能考这些迫切就业的年轻人。这些考试的项目和这些名称,足可以看出人事官员的创造力,把这些基础资料、基本知识方面没有严格区分的平凡工作,变出N个花样出来,只要戴着不同帽子出来的就不是同一个人,所以会计、税务、审计要有3个证,律师、法律顾问也不同。
教育部的工作成果被人事部轻意的否定了。教育部教育出来的还是不合格产品。教育体制,这个应该走在社会改革最前面的体制,恰恰走在了人事管理体制的后面。如果真是为了促进社会的进步,以纳税人的名义,我们有权知道考试可不可以不收费?每一个考试后面的收费项目:1.报名费,2.教材费,3,培训费,均是固定的支出。买了教材,你不会看懂,要买一本“名师“或”“命题编写组”的辅导书,你不会学懂,参加了“名师”的辅导班,你更不会懂,因为“名师”授课和教材、辅导书完全不同,相互攻讦,没办法,因为通过率的,你明年再来一遍,参加辅导班有优惠。而且做为参加考试的人还要有相关的交通费、为了学习而放弃的就业机会、照顾家庭的机会,当然中国人的时间不值钱,也可不予计算。不得不承认,这种招数对中国人很有效,的确很多找不到工作的人被引到了考证的道路上来,大家隐约觉得,这是打发时间的一条正路如果与学习盗窃、抢劫和卖淫相比。拿到证了并没有完事大吉,你还要加入行业协会,还要交会费和继续教育费。可是我们走过了刀山了,该让我就业了吧,该合格了吧。答案是否定的,而且,很不幸,你们只能更悲惨。请看一看你们的上届学长们吧:
1.社会就业的情况没有任何改善,兜里揣着5个资格证的人在京城找工作的“能人”大有人在,他们同样找不到工作。他们无法给自己进行职业定位,在用人单位的眼里,这样的人充其量只是一个考试高手,他们貌似能人,更像一个四处兜售难以断定是真还是假的证书、并以此骗取工作机会和索要更高收入的人;2.贫穷的人更加贫穷,考试费用及后续费只能使他们的经济条件雪上加霜,可怕的在心理上他们不能接受低报酬的工作,他们迫切需要对考试付出寻求社会的补偿,3.误导社会,滥用无知的、善良的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参加考试的人怀着“同一个梦想”政府还是他们的救星,会考虑他们的未来利益。这些考试提高了相关行业的就业门槛,把大量的因生活所迫,而急需就业的人挡在了门外。但组织考试的人好像不用对此负有责任,因为他们打着提高全民素质和行业规范化管理的旗号。4.做假证的人有了发财的机会,从证书本身的质量上看,做假证的人,这些真正以市场为导向的人的工作态度和服务精神要比人事部门强的多。很显然,他们用经营成果证明了在证书的制造工艺和服务精神上,并不落后。所以才会屡禁不止,前仆后继。而且从使用价值来看,真证和假证均不能证明持证者的工作能力和真实水平,相对于真证,假证才是寻找工作的人的真正选择---大家都选择欺骗,降低成本最重要。格雷欣定律又在指导着善良的人选择欺骗,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少受损失,而不是为了增加收入。
在教育支出在GDP所占比重已经低到了国耻的程度的背景下,政府却以资格考试提高人民的素质,参与考试的人出钱参加考试与提高参与考试人的素质好像风马年不相及,只有组织考试的部门在整个“考试闹剧”过程中收到了货真价实的人民币,他们赚了个盆满钵满。
现代大厦里的旧式中国人
这种教育机器的产品---虚伪的、自卑的、不乏诡计的人,有强烈的不可克服的贬低自我,否定自我的倾向,在智力和心力、体力上一些软弱无能的人,但他们也会伪装自己,尽量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社会全部的教育机器运转至今,终于造就了14亿个成品-----完美的、住在现代化大厦里的旧式中国人。
这种教育不仅仅无用,严重的后果是教育出来的人有强烈的否定自我,更有一种衍生产品----厌恶自己生存状态的倾向,遇到问题和困难总想着逃之夭夭,面对困难的勇气都没有,谈什么克服困难。否定自我由天然的反感训化成一种习惯,不能承担责任,不愿承担责任。工人不想做工人,农民不愿再当农民,这些基础工作的从业者强烈的贬低自己的工作,难免产生反社会倾向,更能产生心理疾病、抑郁、癌症甚至自杀。他们蔑视农田、工厂、车间、商场,只想从国家、事业单位、国企谋些微薄的工资。这些“国家栋梁”们成家立业之后,更落入了生活的俗套,把自己封闭在狭隘的职业之中,工作也算本分。这就是平庸的生活,生活和风险不成比例的生活。他们敏感而脆弱,自己能迅速发现别人的缺点而予指责,以维护现状为已任,以打击别人的积极性人生的乐趣。在中国人建造的谋略社会中,不缺乏破坏社会的“圣经”,《三十六计》、《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等,历代相传,更有精彩如《三国演义》一样的教材。在对社会的破坏力方面的确无人能敌,祖宗的教科书中也没留下任何构建社会的宗旨,来建立起有效的社会互动机制。人生的一切只是为主子效力,自己没有开拓性的思维,人和人之间也没有相互合作的经验,配合是在强权威胁之下的无奈。他们可以信口为自己的行为在古籍中找到依据和榜样,而承受不了别人的批语。
在囚徒困境的博弈中,中国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对自己利益最大的哪一个方案,即使他没学过经济学。在长年穷困和战争、动乱中成长的每个中国人要牢记,使自己眼前利益的最大化是第一要义,而不管自己的决定会对合作伙伴造成多大的困境,他毫不怜悯,而且没有忏悔之心。长期合作,哪只是一个骗局,中国人不相信长远。在一个人相处的时候,他可以是一个诗人、书法家、能工巧匠。而一走进社会中,他手足无措,却需要有一个主人给他下命令。在社会活动中,他们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权利,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权利,更无法推测别人在社会中的权利和义务,这一困境依然如100年前一样的困扰着中国人。走进陌生人的社会之中,他们只能按别人的指示去做任何政治动作:喊口号、举手、鼓手,均不用别人教导的,他们会做到整齐划一。但这些社会化的行为的后果,他不能准确评估,他们不能预测这些行为在这个社会之中会给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有些甚至是社会的空难。生活在社会体制中的基层的选民,只要候选人付出20元钱,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将选票投给这个付钱的人,如果能够在加10元钱,他会把自己那“民族的灵魂”向赠品一样尽快送出去,因为这是他一生中唯一可以接受贿赂的机会。
制造混乱的行家和世界的打工仔.
当国家有意愿向构建一个“公民社会”努力的时候,我们的教育体制和社会管理模式依然停留在管理农民社会的思维之中。在这种目标和手段严重错位的机制中,我们的教育产品能扮演什么要的角色?
有工作经验的人都体会到,现实生活中取得成功的条件是判断力,是经验,开拓精神和个性---这些不是一本书能带来的,教科书和字典是有用的工具,但长久放在脑袋里不去尝试着组合他们,这些知识没有任何用处。中国人有太多充分的理由说服自己放弃开拓创新,“大逆不道、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开拓所带来的失败,让太多优秀的中国人放弃了可能是最智慧的想法。实用主义哲学告诉我们,老师传授的任何人类的自然科学知识均没有那些班级管理技巧(社会管理模式的完美模拟)对中国人更有用了,听领导的话,看领导的眼色、拍马屁、虚伪、欺骗只有这些技巧才能真正改变中国人的生活状况,提高生活水平。中国人最擅长的是伪装和欺骗,中国人沾沾自喜的将这些技巧定义为谋略。
相对而言,有能力出国的人是幸运,他们不是选择一种地域或一种气候,而是一种制度,社会运行的机制。任何的创新过程中,“证实”和“证伪”同等重要,而中国人只能需要前者。
而我们的社会中的创造,只是证明老师、前辈、权威是对的,你只能从另一个角度去证明权威的正确性,而不能对权威有任何故意的、非故意的怀疑。因为对于权威来说,垄断这种权威的状态越长利益越大,科技的进步、学术上发展不发展,他不关心,你不能破坏他的既得利益。这种狭隘的教育已经是中国社会发展的障碍。大学以前的基础知识的学习过程,中国孩子均要超过美国孩子,中国孩子的基础知识的扎实得到世界的公认。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各类知识就像一块块砖,但中国的孩子只能把这些“砖”简单的、零乱地堆砌在仓库(头脑)中。而中国人的教育不培养设计能力,中国人的头脑中没有蓝图,所以中国培养了很多工匠,高级学历的工匠,装满了完美的工具和技能。而西方的教育目的是,将宏伟的蓝图放在头脑中,然后他们去寻找“砖”,用这些砖块可以建成自己的“蓝图,”一座自己想要的建筑物,可以是一座小房,也可是别墅,也可是庄园,甚至城市。中国人没有创造的意愿和能力,更愿听那些声称有创造能力的人的安排。按外人设计的蓝图组装或复制,这些炎黄的子孙们,拿着“炎黄”留给他们的绿水青山、几千年未被开发的自然资源全部贡献出来,却换回来寒酸的收入和歧视、耻辱,现在连学生上学、治疗、劳保都都已是沉重负担。还被那些享受着一切廉价商品的人指责为:没有人权、破坏环境、不负责任的国度和国民。
完美的奴隶
这样教育机制在社会中创造了一支对自己的命运愤愤不平,心怀怨恨的年轻人,他们多疑又轻信,对国家抱着迷信般信任,并把为国家服务视同天道。成千上万的优秀人才谋求着最平庸的官差。在公务员这个职业取得成功,无需独立思考,没必要自定方向,或表现些许的个人主动性。只有在这里工作,可以把过错推给上级,离开了上级的指导,他们又一事无成。社会中充斥着大量,揣着各种文凭的人围着政府的大门,国企的大门,更有甚者,跨省流动考公务员。任何说辞和知识都没有那令人眩目的豪华办公楼更有号召力,子民们透过玻璃窗,看到公务员们在酒足饭饱之后还要去美容、健身。奢侈的生活也不过如此,谁还有责任去改变那些失学的孩子和失地农民、下岗工人的悲惨生活。社会中普遍的共识是:子孙后代只能做国家公务员,为国家服务,不能在从事任何别的职业。而国家只能录用一小部分,被选中的人是有限的,而商人找一个尽职的出纳员、销售人员却难上加难。那些未被录取的人无事可做,变成了社会的敌人,他们心怀不满,随时会参加任何集会,过去可以观看处决刑犯,现在可以在路边观看车祸,或鼓励想跳楼的人尽快从空中落下。
在政府主导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进程中,年轻人却在被广告和电视选美大赛所轻松俘获,成千上万的年轻人追逐着名星、名模、可口可乐、NIKE等等,每个人都在相信他有一夜暴富的机会,接近赤贫的人,也愿意把买药片的钱去买一张彩票。在追求暴富的路上,那么多中国家庭被世界顶级的资本家们向刀削面一样一片一片的削瘦。在这个时候,掌握政府的智慧和国家资源、有责任进行监管和善意的提醒的时候,这些被奢糜生活搞得飘飘欲仙的公务员们冷漠地看着这些计划经济的弃儿们被老谋深算地资本家们搞得晕头转向,他们却像日本皇军的翻译官一样在旁擂鼓助阵。而那些把招聘会的大门挤碎的莘莘学子们,等待着有人领导他们,给他们生存的机会,不管头领是谁,不管他讲的语言和肤色,只要能找到每天愿意付1美元的人,他们都愿意充当世界上最完美的奴隶。
被金钱俘虏的官员
在看一看那些拿着纳税人的钱大手大脚的去各地、各国招商引资的政府官员们,他们只对那些有着“世界五百强”招牌的大公司抛媚眼,好像资本家的财富和他占据的官位一样可以世代相传。他们的说辞和作态,为了能搞到GDP这身“皇帝的新装”,他们就如同街头迫切等待交易的妓女一样,展现自己的最无耻而又最诱人的一面,去钩起资本家那靠法律才能控制的贪欲。而他们阔绰送出的每一件礼物,给出的任何一项“优惠”都没有他的血汗,更不用他买单,因为他们有足够量的发票去交给人民买单。而回到当地,他们对这些既没有土地,又没有处事技巧的中国人,大施淫威,为所欲为。同时,官员们也在否定自己,可怜自己的不幸,他们没有本事去美国当官员,如果能给比尔?盖茨当区长该多好!现在只能每天祈祷,把这些“子民们”全变成盖茨或巴菲特才好。因为这些资本家的钱财像是天生掉下来的,而且还花不完。而把这些中国籍的贩夫走卒的赶走了,比尔?盖茨可能会来宠幸他一次。他没有耐心,等不了自己辖区们的贩夫走卒们成长为“世界五百强”。而他宁愿忘记他们花的每一分钱,均不是自己创造的。他们只是靠在小学里取悦老师的思维,靠“诸葛亮”式的神机妙算靠打垮别人而占据了官位,房子、车子、票子全解决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一把手”能如此腐败,因为下属只管执行命令,不敢监督,更没有反抗邪恶的社会责任,没有正义之心。而那有发傻的“书呆子”,敢站出来揭发的人,会被全社会认定为傻瓜。因为每个中国人都坚信跟领导一起腐败,是他们一生奋斗的目标。更多的人选择帮助领导腐败或能和领导一起腐败,看作是人生的转机,终于受到了领导的青睐或崇幸。
保住这个位置是最最重要的重中之重,而这到手的位子并没有合法的、也没有合乎道德的、可信任的依据,这个位子是上级“赏赐”的,上级的位子是上级的上级的“赏赐”,所以中国的贪污、受贿均是窝案。如同学校的老师是由校长而不是学生挑选的一样,保住位子的诀窍是取悦领导,而不是让下级或子民满意。在自己也有了下属之后,自己的生活质量明显改善。生活的内容也丰富多彩,下属同样对他投以敬畏、羡慕的目光,每天听得腻味的拍马屁的声音,也变不出什么花样。他可以将统治班级的手段,运用到自己的单位之中。用奖金、职位、房子、先进工作者等等名词、甚至出国考察的机会等等来玩弄下属的感情。他可以在下属们勾心斗角,争相取悦于他而得来的私人秘密来有效的掌控着全体下属的心态。他们从学校学来的管人的技巧又可以发挥的淋漓尽致。看一看那些被曝光的猥亵女学生的案例,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相似之处。那些没有被及时发现的受害者,在长大成人之后,为了谋个官职,她当然知道如何满足上级领导吃饱之后的欲望。她们在一夜之间,可以击败任何德才兼备的竞争对手,而没有任何损失。而更多被贫困所拢的年轻女人们,也会发现不用本钱的致富之道。这些老师的言传身教才是混生活的法宝。
而对如何发展地方经济,对不起,没人懂,没人知道财富是怎么创造出来的,跟他的经济有关的就是工资,工资就是从财政部门直接拨来的,而且比天气预报要准时得多。钞票不就是国库印的吗?而且连酱油都发的官员,根本不知道烤肠是给人吃的。他们家那每天参加减肥的狗对这种垃圾食品连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那些掌握了审判权的法官们,最主要的工作挑战是判断双方的经济实力,然后以法律赋予他们的自由裁量权,用“看不见的手”微调法律天平上的刻度。
穿上制服的猛兽
日常工作中只服从上级领导的个人意志的人们,他们可以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穿上制服的他们完全遮住了起码的人性。这身衣服有非凡的魔力,瞬间让他们勇气倍增。从有租界开始,到日本人来袭。对他们来说,只要找到能给他们饭吃,能收留他们的主子,可以为任何一个可以投靠的、讲任何语言的人服务。只要是上级下达的命令,他们都会尽力执行,自然会受到主子的喜爱但不是信任,这样的人没法让人信任。所以日本人来了,为日本人服务,日本人走了,们可以脱下日本人发的衣服,马上换上国军的衣服,也同样信誓旦旦表示为其效力。他们没有什么主义,更没有社会的正义。
生存之道是讨好上级和任何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只要制服套上弱小的身躯,哪怕只是没有名分的保安制服,他们就有足够的勇气,对软弱的同胞实施欺压和敲榨、抢掠,因为他们最了解中国人的忍气吞声的习惯。就像一只贪婪的牧羊犬一样,在为羊群赶走豺狼之后,也控制不住自己那偶尔勃起的想改善生活的欲望,时不时地对朝夕相处的、肥美的、没有任何反抗意识的羊下同样的毒手。城管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以法律的名义(可能有)去抢小贩们的合法的私人财产。我相信他们这些(做为个体)懦弱的人之所以胆敢去“抢(没收)”别人的财产,是因为对上级命令的盲从而不是对法律的深刻理解。在工作中,在命令下,他们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他们主动放弃了对自己的道德良心的监管,只要有人(领导)命令或鼓动并声称为他们负责,他们就能为所欲为,他们把对自己的鄙视转化为对自己同类的鄙视,所以他们能够对最弱小的同类下最残忍的手。当我们在街上看到城管和小贩们生死相搏的时候,我们应该想到的是,我们的体制是多么可悲。
与那些制定法律和下达行政命令的人相比,这些人如同罗马斗兽场上的角斗士一样,使出浑身解数努力以最快的速度、最卑鄙的手法、最古怪的暗器去消灭同类,来博得赏赐或饭碗。他们忘记了他们同是弱者,他们是同类、他们同样为了让“上层”微不足道的、仅能糊口的收入而战斗。而他们双方均有充分的理由,一个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一个占领了法律的制高点。现在那些仅仅是动了动嘴的人,又要来威严地站出来裁判他们的对与错,是与非。现在对与错、是与非有什么意义,已经有一个人付出了生命。我们等着法官的判决,我相信法官有足够的理由让小贩付出生命。可以以皇权的名义、权贵的名义、以被害人亲友的名义取了他的性命,但最好不要以法律的名义。在虽然已经变味的社会主义祖国,法律多少还包含那么一点点人民的意愿。当那些高级酒店、麦当劳、必胜客,不愿意为“中国卑贱”的打工仔们提供廉价的食物的时候,小贩们用自己的简单的劳动工具,站在有自己一份的、全民公有的土地上,为这些打工仔们提供廉价的食品。虽然一顿果腹的食物可以节省2块钱,但这2块钱对中国的打工仔来说的作用有多大,可以用来买一袋感冒片或一贴风湿膏,也可以为孩子多买一袋牛奶,一个月下来,可以为爱人买一件礼物。消灭了这些“破坏”秩序的小贩,那些大酒店的股东、和麦当劳的老板们当然会暗自叫好。这些打工仔们一年下来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用不了几天就会流回他们已不能再鼓的荷包。
学校教育的目的是适应社会的公民。
学校,这个社会的演练场,用扩大招生的手段,只增加了“证书”的销量,增长了自身的收入。但教育和教养是两回事,仅靠增加本科生、研究生的量是不行的。如果教育的质不好的话,是不能说已真正达到了教育的目的。也就是说,即便培养出了许多识文断字的人,如果其在人格、社会责任感、精神情操上有缺陷的话,这样的人多了毋宁说是有害的。与量的多寡相比,质的可靠显得更为重要。教育在精而不在多、在质而不在量。当今社会的和谐真正需要的是适应社会的公民。
教育要教会中国人如何走进民主政治的程序。如何在复杂的社会分工中,有序的去实现自己的利益。过去的中国是单一的农业经济,每个人主要面对的生产对象是土地,而不是陌生人。在农业社会中,人和人之间的联系主要是血缘,陌生人之间相互信赖性不强,而且对于农民来说,独立谋生的效益更大。而当今社会,是商品经济的社会,只有销售出商品的人才能生存,而谁是客户,在独生子女走上社会之后,这个问题更加突出,陌生人才是客户,而不能以血缘为基础谋生。
社会是平的,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这些原则,这在商品社会中才有意义。相对于农业社会,现在更需要明确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而经济关系本身就是政治关系。相对于农业社会可以采取直线式的管理方式,对于现今社会是网状关系来说,过于简陋。每一个人是以“经济人”的角色者参与到社会活动之中,哪怕他口头上说是为别人谋福利,而屁股底下却坐着一套纳税人的房子。每一个人应该是公民,都应是一个决策者和执行者,和后果承担者的统一,每一个公民应该是纳税人---选举人的统一。老师应该是一个信息提供者,而不应是一个决策者,学生应该是一个决策者和执行者。把学生培养成为一个懂得对自己负责任的人,知道社会之中人和人之间的互动关系才是最重要的。科学知识不可能只被一个、二个优秀老师掌握,信息的进步太快了。而学习更主要是自我的、终生的学习,在学习的过程中,老师应该是个指导者,而不是指挥者。
中国人不能幻想教师会教出天才,天才不是教出来的,而是对自由的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