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倒岗上,他再也没醒来 - 走进水文化 - 新浪BLOG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12 04:30:55
累倒岗上,他再也没醒来
2007-01-22 22:14:55
大中小
39岁,正是家里的顶梁柱。
巩义110中心副主任王立新在这个年龄累倒在岗位上,再也没醒过来。
昨日16时,记者走进他办公室时,桌面上还放着硝苯地平片、阿替洛尔片等药,办公桌里放着中药。
“ 15日17时30分,我把他扶回办公室,给他倒水、准备药,他想接过去,手却抬不起来了,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同事袁雷明眼噙着泪回忆说。
倒下前替同事值了一夜班
14日17时30分,王立新替同事曹瑞峰副主任值班。曹瑞峰5岁的儿子10天前摔得脾脏破裂,需要照顾。
当晚,110中心接到百余个电话,王立新没有合一会眼。
15日8时30分开始换班,按照规定王立新需要继续值白班到17 时30分。曹瑞峰来到110 中心,对王立新说: “ 你值了一晚上班了,我替你值白班吧,你有高血压。”王立新说:
“ 没事,我到医院量量血压,取点药,再来值班。”
约半个小时后,王立新从医院返回了,对曹瑞峰说: “ 血压基本正常,只是头晕,吃点药应该没有问题。你也一夜没睡觉了,回去休息吧。”
吃过午饭,袁雷明劝王立新说: “ 现在到下午上班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回屋休息休息吧。”王立新拒绝了,说: “ 这两天大家都在整材料,都比较忙,我睡不着。”于是,
他又坐在了带班位置上。
15时左右,袁雷明见王立新头上发虚汗,关心地说: “ 你回办公室吧,有事我给你打电话。”王立新说: “ 没事。再坚持一会就可以回家了。”
17时30分,袁雷明告诉王立新下班了。王立新“ 噢”了一声,站起来,却已经站不稳了。袁雷明赶紧上前扶着他,王立新一点点挪动着回到办公室,半躺在椅子上。
袁雷明给王立新倒水、准备好药递给他。王立新手颤抖着想往上抬,却怎么也没有抬高一厘米。袁雷明感觉到不妙,连喊他的名字,王立新嘴唇微微动了下,却没有答应出来。
袁雷明冲出办公室,大喊:“ 快来人, 快来人。” 等数人过来抬他时,王立新已昏迷,众人平抬着他下楼,用车把他拉到医院。
“ 来不及了。”袁雷明眼泪流下来了, “ 经过两个小时的紧急抢救,因脑严重出血,王立新永别了他热爱的110工作。”
同事女儿深情回忆王叔叔
记者在110中心采访时,指导员郝会芝的女儿刘珂岩给母亲打来电话。郝会芝抹去眼泪,声音嘶哑地说: “ 你王叔去世了。”“ 什么?”刘珂岩十分惊讶: “ 不会吧?”电话中传来了哭声。
刘珂岩让记者接过电话,讲起了王叔叔:母亲与王叔叔是同事,她和王叔叔的女儿是初中同班同学。初一时,一天下滂沱大雨,她正在教室里等着母亲来接,却等来了王叔叔。王叔叔
说: “ 你妈妈正在值班,让我接你回家。”事后,母亲告诉她,是叔叔主动去接她们的,从那之后,她把王叔叔当成亲叔叔了。
郝会芝接过电话,刘珂岩要求母亲说: “ 星期天,我要参加叔叔的追悼会。”
刘珂岩又说:“ 我要你帮叔叔的女儿转到我们学校,跟我一班,我们好相互照应。”郝会芝同意了。
哭声中追思会开了3个小时
狄会艳到110中心仅半年,她最后一次见到王立新是!" 日早晨,她正在街上走去上班。王立新见到她说: “ 天太冷,你上车吧。”狄会艳上了车,问: “ 今天你不是不上班吗?” 王立新说:“ 我去办点私事。”他把狄会艳送到单位,才去办事。“ 我来110 的时间很短,性格也内向,王主任对我一视同仁,还主动和我交谈,我很感激他。”狄会艳说。
昨日,除了值班的,110中心的工作人员全都到场了,从8 时至11时,王立新追思会在哭声中开了3个小时。
转自07年1月19日《郑州晚报》A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