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本位与做人难:怎样才能使自己不做牛马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7 07:32:34
中国的官、民关系,从地方方言里也能看出一斑。江苏宜兴方言称夫为“老官”,妻为“老马”,其直接意思就是妻为夫之马(仆),夫为妻之官(主),其间接的意思就是官民之间是主仆关系,即官是主、民是仆。这是民为官之牛马的观念根深蒂固深透到方言中的典型例子。
是人谁都不愿做牛做马。但是,怎样才能使自己不做牛马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自己也当上官。一旦当了官,就不但可以摆脱往日牛马一样的生活,还可以把别人(小民)也当作牛马一样来使唤了,如此,有谁不梦想当官?也正因为人人都有这种观念,人人都认为当了官便理所当然可以把别人当牛马来使唤,所以,为官者便理所当然可以不客气地把民众当作牛马来对待了,而为民者对此似乎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之事,他们并不怪怨当官的竟不把民众当作人而是当做牛马一样来对待,而只是怪怨自己命运不济而无当上官之“命”。愈是这样,为民者就愈是要发愤努力以求有朝一日当上官,并为此不择手段地拉关系,走后门,行贿买官,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总之,中国的官民关系之所以自古至今一直能保持着主人与牛马的关系,是因为这种关系有其深刻的文化基础。其实,如果为民者坚决不想做牛马,又有谁能使他们变成牛马呢?
可问题是,按中国一般民众的心理,他们谴责当官的,骂当官的不把老百姓当人看,并不是出于一种平等心,而恰恰也是出于一种主人心:他们骂当官的时候,其实内心里是期望着有朝一日能把这些官从官位上拉下马来,让自己来取而代之,以便使自己也能够像这些官曾经对待自己那样来对待他们,并且变本加厉地来奴役他们,例如“文革”期间的“造反派”就是如此来对待昔日的“当权派”即所谓“走资派”的。“造反派”的做法其实和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军的做法是一样,他们起先是因为被官所逼而“上梁山”的,但是一旦他们造反成功,其头领便自己也做起皇帝来奴役人民了。
因此,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官民关系,就必须彻底改造中国的等级主义文化传统,在全体国民中树立一种人人平等的政治观念,时时处处以平等心来思考和处理一切政治关系。
在中国等级主义政治文化中,一般为官者都具有双重身份:对下他是主人身份,对上他又是仆人身份。故凡“官瘾”十足者必具双种性格:奴婢性格和君主性格。在未为官而为民时,他是以十足的奴婢性格来对待官的,故最讨官的欢心,因而也最易受提拔而遂其当官之梦;在当上官以后,他因感自己往日蒙受为奴之耻,为雪其耻转而以十足的君主性格甚至匪首性格来对待民,气使颐指,骄横霸道,不可一世,这当然易于引起民怨,但民怨再深也尚不足以使他“落马”,因为其官位之得失主要并不取决于民,而是取决于他的上司,他担心其上司可能随时利用民怨而给他“颜色”看,所以更以十足的奴婢性格来对待他的上司,为此不得不复受为奴之耻,为雪其耻更以十足的匪首性格来对待他的下属,如此往复循环,遂使得无一官半职之平民百姓日甚一日地承受着重重“官压”。因此,如果不彻底铲除等级主义政治文化,则为民难,为官更难。为民之难在于其受“官压”,为官之难则在于其常受奴婢和君主双重人格的折磨!难怪中国人常叹“做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