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 以富养贫:中国医院的最新趋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7 07:25:23
在天津市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患者可以选择6个档次的服务。住院费最低的一档为每晚约6.60美元,是几位患者同住一个小房间。而该院最大的套房每晚约3,160美元,整整占了半层楼。房间内有卫星电视、室内花园、会议室、两间卧室、按摩椅以及私人健身房。
院长刘晓程兴奋地说,这种格局就像一架飞机,在飞机的前部是头等仓,中间是商务仓,最后则是经济仓。但它们的选择机制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市场化。这家拥有1600张床位的心血管病医院在中国是个另类。
中国一直在努力向13亿人口提供价格合理的医疗服务,但始终没有成功。尽管少数城市精英人士拥有西式的医疗保险,但大多数人需要自掏腰包看病买药。对于花费不菲的手术来说,多数人就被迫从亲戚朋友那里借钱。如果交不起钱,有些医院就会停止治疗。
因此中国政府一直在控制药品成本和公立医院的收费,希望将医疗价格控制在尽可能低的水平,以保证穷人至少能负担得起看病和进行基本治疗的费用。这些公立医院需要政府投入巨资维持,耗费了国家大量补贴。
另一方面,私立医院效率更高,在向患者收取费用方面更加自由,但许多中国人难以负担治疗成本。私立医院目前仅占中国18,000家医院的5%。
刘晓程的医院正在努力在公立和私立医院的两个极端中另寻一条出路,在计划体制和市场体制之间达成一种平衡。一方面,他为贫困孤儿提供价格低廉的医疗服务,让政府官员满意,与此同时,他也会用每晚3,000美元的套房吸引中国最富有的患者。
刘晓程1949年出生于一个医生家庭,他说他对过去计划经济模式的失败有着切身的感受。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和全家人同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一样,被迫到农村接受改造,他们家在一个部队农场种植玉米、大豆和水稻。
最终刘晓程进了医学院,并在上世纪80年代到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学习了几年。后来他决定回国为医疗体制改革尽自己的一份力。刘晓程的试验得到了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TEDA)的支持。TEDA投资约9,100万美元建了这座医院,于2003年9月开业。
已经退休的TEDA前社会发展局局长池长贵说,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的商业模式应是卫生行业的趋势。我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医院采用这种模式。
刘晓程希望医院最终能通过蒋兴(音)这样的患者赢利。蒋兴是一位70岁的香港商人,在朋友的推荐下专程来天津进行心血管检查。他和妻子及两个朋友在医院的高级套房住了两晚,共支付了数千美元。蒋兴说,这所医院从医疗设备、护理和其它服务上来说都是一流的。
从内部来看,刘晓程的医院的设施与中国国有医院所用的那些已有很多年头的设备完全不同。大厅的地面铺着抛光大理石。候诊区为患者准备了平板电视,患者还可随时通过ATM机取款。
但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区别。为了保证医院获得良好的盈利,刘晓程采用了市场化的高效管理方式。他将保洁、餐饮、洗衣和保安等工作分包给了深圳市的一家公司。他取消了公立医院通用的终生聘用制,以降低退休金等社保成本。该院的近400名全职员工签订的都是一至两年的合同。他也不怕解雇职员。
刘晓程说,我们对医院实行企业化的经营,而其它一些医院则采用的前苏联的体制。计划经济效率极低,浪费资源。
刘晓程预计,将在几年内实现赢利。刘晓程说,医院的收入一直在稳步增长,预计2006年将达到人民币1.90亿元,高于2004年的6,600万元,但政府仍对经营成本提供了部分补贴。
2005年12月,在香港和北京拥有办事处的风险投资机构China Heart Group签署了从当地政府手中收购该医院60%股份的初步协议。具体条款仍在商谈之中。
政府支持刘晓程的原因之一在于,他以每晚仅6.60美元的价格提供了一些床位。这个价格可让贫困人口也能获得治疗,因而得到了政府的赞许。
具有先天性心脏缺陷的15岁男孩余松庭(音)同他的妈妈尹瑞婷(音)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从老家黑龙江来到了天津,因为他们听说这所医院是最好的,而且手术的价格比较低。余松庭的医疗费总共只有2,300美元左右,而其它医院曾向他们表示要收取40,000到50,000元人民币。
除了提供低价服务外,这所医院的医生在过去3年里为900多名孤儿进行了手术,从而在当地政府中建立了良好的形象。最近一个周二的下午,10多名医生在手术室中为陕西一名7个月大的孤儿进行了心脏修复手术。
对这类为孤儿进行的手术,政府会向医院提供每例2,500美元的补贴。尽管这个价格低于成本,但刘晓程说他不在乎,因为为孤儿提供的服务使他能说服当地政府提高对富有患者的收费。实际上,为富人提供的高利润业务补贴了为穷人提供的服务。
他说,如果所有人都感到满意,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这样做有什么不好?在超市,你可以买你想买的任何东西,在医院为什么不能这样呢?(作者:Nicholas Zamis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