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职业认同感研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27 11:03:30
职业认同:教师成长的内动力
如果你们不喜欢这个职业,请马上离开
一篇300多字的博客短文,引来全国教师铺天盖地的抱怨,这是孙云晓没有想到的。
“教师工作干了近20年,我好后悔,当年填志愿不该调配,说不定我就不会‘站台’、‘卖声’、‘吸粉’了!”
“早就厌烦当这没尊严的臭老九了,没好的待遇老子就是不出力。”
“我是一名中学老师,才毕业一年,已经心力交瘁、麻木了。那些孩子,把心交给他,也只换来伤心。”
“我最痛苦的就是选择了教师这个鸡肋行业。我在省重点,工作从早晨五点半到晚上十点,一个月只放一天假……”
8月25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在家整理从前的研究资料,突然被《日本教师的10个反思》吸引住,继而把它贴到自己的博客上。
“是不是做到对每个学生都一视同仁?课堂上叫学生发言时有没有偏袒某些学生?是否注意让每个学生一天都有一次发言的机会?有没有尽量和学生多聊天、多接触?休息的时间尽量和学生一起玩了吗?有没有积极听取孩子们的意见?和学生谈话是否商量多于命令?是否注意随时随地表扬肯定孩子的优点?是否对不应该的事果断地给予批评?班级的规定有没有和学生一起制定?”
简简单单10个问题,只是为了在教师节前给老师提点建议。没想到从当天下午开始,评论就陆陆续续,连夜不断到第二天清晨,接着又是新一天的讨论。仅仅几天工夫,该文章点击率就近4万,评论300多条。
其间,一个自称为“落后生”,愤而到国外读书的学生写道:教师为自己寻找理由实在是对职业的不负责任。如果你们真的不喜欢这个职业,请马上离开学校,因为我不想还有更多的人也会有像我一样的遭遇。
教师职业,尤其需要建构坚实的职业认同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所长申继亮教授认为,“职业认同”正在成为教师能否实现自我成长的内在动力。以上老师的抱怨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缺乏对自己职业的认同感。
所谓“职业认同”,是指一个人对所从事的职业在内心里认为它有价值、有意义,并能够从中找到乐趣。职业认同,既指一种过程,也指一种状态。“过程”是说教师从自己的经历中逐渐发展、确认自己的教师角色的过程。“状态”是说教师当前对自己所从事的教师职业的认同程度。
“教师职业是一个特殊的职业,它不仅关乎教师自身的未来发展,对学生未来的影响更是长远而不可逆的,所以尤其需要建构坚实的职业认同。”
申继亮认为,职业认同影响教师工作的满意度、职业倦怠感水平和工作压力。研究发现,来自同一学校的教师感受到的压力程度却不相同,这除了跟教师本人的专业素养、应对能力有关,也与教师对工作认可和热爱的程度相关。有的教师虽然工作非常辛苦,却乐在其中,其原因就是他喜欢教师这个职业,有着强烈的职业兴趣和很高的职业认同。
有这样两种职业状态,一种是“用生命回应职业的需要”,另一种是“用职业实现生命的价值”。
在申继亮看来,如今很多老师处于第一种状态中,教师职业被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工作和忙碌只是源于外在的职业要求,一旦得不到应有的报酬、职称、荣誉等,就很容易失去价值感;第二种是通过职业体现生命的价值,这类教师在教育中实现了自我,在他内心,教育本身就是很有价值的、很有意义的事情。
真正愿意投身教育,会对职业充满热情与动力
不久前担任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的李镇西就是把职业作为“一种生存状态”来对待的。
“我的教育不为领导,不为职称,不为荣誉,只为这就是我的乐趣本身。”在他看来,对职业的态度决定了对生活质量的态度。如果把从事教师职业所带来的烦躁、苦恼都看成生活的组成部分而不是职业本身所带来的,就会从容很多。因为你会觉得是“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别人”。
他教语文,又十分喜欢文学。在刚刚结束的一堂语文示范课上,他讲的是《一碗阳春面》。他说,“当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和孩子们一起在奔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如果没有教语文,没有从事这项职业,就不会体会到这种感动。”课后还有人向他反映,“享受了两堂语文课”。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语文老师王雷这样比喻教师的“职业认同”:三个建筑工人造房子,有人问他们在做什么。第一个人回答,我在造房子;第二个人回答,我在挣钱;第三个人回答,我在建造最美丽的建筑。与之类似,教师也一样,有人只看到了工作本身,觉得自己就在做教师;有人把教师看作一种谋生手段,为了挣钱;还有人把教师看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第三种才是从内心里对工作认同,看到了工作过程中的意义和价值。
“能不能发现工作的意义和价值,对工作热情、创造性、积极性的发挥都很重要,否则就可能成为贩卖知识的工具。”王雷说。
王雷连续几年教高三毕业班,他认为高中是中学生成长的关键阶段,应该注重与学生的情感交流,并鼓励学生接触一些课业之外有思想的知识。但他却陷入了尴尬:高三同学有时觉得他讲远了,他们更关注解题要领,能够立竿见影的应试策略。情感交流在客观上耽误了学习时间,家长也会提意见。
但王雷却一直在坚持——教师不仅仅是为学生的眼前着想,更应该为长远着想。这是王雷对待自己职业的态度。
把教育当做一种事业,而不仅仅是职业
但是,如今的教师职业认同感普遍比较低又是一个事实。调查揭示,不切实际的学生观、不恰当的专业观、带给教师的职业挫败感,对于教师形成健康的职业认同感是不利的。
对此,申继亮建议严把“入口关”。通过入职考核把真正适合当教师、愿意从事教师职业并具备教师基本素质的人挑选进教师队伍中来。
在新教师选拔的时候,许多学校考察更多的是学术能力,申继亮坦言“作为现代教师,知识和能力已经不是突出的问题,非学术方面的品质显得尤为重要,比如爱心、责任心、进取心”。很多时候,不是能否胜任的能力问题,而是能否对职业的认同而产生的积极的态度。
对于在职老师来讲,也应该强调“自主发展”,一方面要帮助教师进行职业生涯规划,让教师明确自身的职业发展目标和发展方向,以及通过何种途径实现发展目标。另一方面要提高教师的自主发展能力。
不少老师从读师范到工作,都是比较被动的,更多地是根据外在的东西决定自己的行为;还有的教师不得已选择的师范,或觉得教师职业稳定而选择做教师。但既然已经在做教师并且将继续做下去,“就应该对自己职业生涯有个规划,凸显个人发展主线。一方面需要创造条件完善自己,另一方面,在内心告诉自己,把教师当做事业来看,而不仅仅是一种职业。”
“作为学校,也要转变评价方式,通过评价调动教师工作的积极性,促进教师发展。从以奖惩为目的的评价方式转变为以促教师发展为目的的发展性评价。”他解释,奖惩性评价注重甄别和选拔功能,硬性地将极少数的“优秀”和“不合格”的教师鉴别出来,无法调动大多数教师的积极参与。而发展性评价以促进教师发展为目的,承认和关注教师个体之间的差异,教师成为评价的主体,反映专业发展的过程,使教师真正实现专业成长。
申继亮强调,社会各界确实需要为教师发展创设宽松和适宜的环境,搭建良好的发展平台,但更为重要的是,要激发教师自主发展的内在动力。“只有教师乐为师、学生亲其师,教师成为人人向往的职业,才能不断为国家培养高素质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