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油画欣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4/02 18:24:40

1、肯特海滩 1827年 泰奥多尔.居丹 法国 264cm×420cm 布 油彩 巴黎 马里内博物馆藏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一个怵目惊心的瞬间:《肯特的海滩》描绘的是在狂风暴雨的海浪中即将倾复的帆船,人们纷纷逃离帆船,乘上救生船逃命,狂涛汹涌,人们在挣扎。在黑白两色的对比中,表达的是生命与意志的不可战胜。

2、不相称的婚姻 1862 普基寥夫 (1832-1890)俄国 173cm×136.5cm 现藏于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在这幅作品中,画家体现的是妇女命运的主题。特写式的构图,展示一个结婚场面: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与一白发老者举行婚礼,神父为他们祝福,新娘低头无奈地默认了悲惨的命运,而成为新郎的老者则一幅傲慢的神情。画家抓住了这一病态的社会现象,用自己的艺术揭露了卑劣的社会交易和对女性的摧残。

3、希什金肖像 1880年 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 俄国 114cm×84cm 现藏于俄罗斯搏物馆
  《希什金肖像》是克拉姆斯柯依高产时期的杰作之一,这时画家才45岁。作者真实的再现了希什金这位俄罗斯大自然“歌手”的外貌特征,一幅连腮美髯,性格开朗。

4、深渊 (又名:夏天的傍晚) 1892 伊萨克.伊里奇.列维坦 (1861-1900) 俄国 150cm×209cm  现收藏于莫斯科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深渊》取材于民间故事:故事讲的是一个磨坊主的女儿与一青年农民相爱,而女儿的父亲坚决反对。设法买通征兵局,结果青年给抓去当了兵。(旧时俄国的兵役制是终身的)姑娘闻讯深感绝望,便从该桥跳入水潭。

5、月夜 1880 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 俄国 179cm×135cm 现藏于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这是一幅被人誉为“爱情诗”的油画,它继承了俄罗斯艺术的民族性与文学性,叙述了一个美丽的故事。画家用银灰色的调子,来渲染恬静的夏夜,没有微风,参天的菩提树显得神秘幽邃,夜色中的蔷薇花散发出清香。这样的时刻,一个穿白色衣裙的美丽少女,独坐池塘边的长椅上,她面前的池塘中漂浮着睡莲和菖蒲。人物与环境处理得十分和谐,迷蒙的月光洒满林中,恍若仙境,令人向往,使人陶醉。与作者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1837.5-1887.3)9年前完成的《五月之夜》,可称为姊妹篇。

6、白桦林 阿尔希普.伊凡诺维奇.库茵芝 (1842-1910) 俄国 97cm×181cm 现收藏于莫斯科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库茵芝在1880年举办了一次只展出一幅画的展览会,展出的作品是他的名作《第涅伯河上的月夜》,轰动了彼得堡城,每日参观者拥挤不堪。一年后库茵芝又举办了一次只展出独幅作品的展览会,这幅作品便是《白桦林》。不知道大家还记得朴树的校园民谣《白桦林》,或许就是从中获得灵感呢?

7、伏尔加纤夫 1870-1873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1844.7-1930.9) 俄国 131.5cm× 281cm 圣彼得堡 俄罗斯博物馆藏
  《伏尔加纤夫》是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1844.7 -1930.9)在19世纪80年代初创作的批判现实主义油画中的杰作。这是画家亲眼目睹的情景,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列宾决定把这一苦役般的劳动景象画出来,狭长的画幅展现了这群纤夫的队伍,阳光酷烈,沙滩荒芜,穿着破烂衣衫的纤夫拉着货船,步履沉重地向前行进。纤夫共11人,分为三组,每个形象都来自于写生,他们的年龄、性格、经历、体力、精神气质各不相同,画家对此都予以充分体现,统一在主题之中。全画以淡绿、淡紫、暗棕色描绘头上的天空,使气氛显得惨淡,加强了全画的悲剧性。

8、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全名:1581年11月16日恐怖的伊凡和他的儿子) 1885年 列宾 俄国 199.5cm×254cm  现藏于莫斯科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在80年代列宾的2幅最大的历史画便是《查波罗什人给土耳其苏丹的信》与《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该画选择了伊凡四世在日常生活中的暴行,在一与儿子的的争吵中,伊凡四世用笏杖击中儿子的太阳穴,这一偶然的冲动致使儿子丧命。该画具有如此强烈的感染力,以致评论家斯塔索夫几乎每天在报纸上收集个方面的反应。油画所描绘的惊人事件,引起了官方的抗仪。俄国圣宗务院总检察官波毕得诺斯泽夫在给皇上的奏折写道:“现今艺术真是不可思议,不作一点好的榜样,却是一些带有批判和揭发倾向的赤裸裸的现实主义感情。费解的是画家偏以全部真实去描绘这些事件,其用意究竟何在?为什么要画伊凡雷帝?除了某种倾向外,找不到别的理由."该画展出不久即被摘下,再见到它时已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9、受胎告知 安杰利柯 1440-1450年 230×321厘米 湿壁画 现藏佛罗伦萨圣马可博物馆
  《受胎告知》是画家在40岁左右为佛罗伦萨圣马可修道院画的壁画中的一幅。画家在这幅画里想要强调谦逊温和的圣母与美丽年轻、长着一对翅膀的天使的形象,人物被置身于一座罗马式拱券结构的建筑物里,科林斯式的细长柱子,使画中的环境显得很古老,颇有深度,但形象的感觉还是平面的。

10、1879年8月23日,维苏威火山爆发 1881年路易斯.埃克托尔.勒鲁 法国 190cm×303cm 布 油彩 第戎美术馆藏
  画家以强烈的明暗对比手法,刻画了维苏威火山爆发瞬间人们的惊恐与绝望。远处是黑暗中爆发的火山,滚滚的尘埃遮蔽了天空和地面,更加突出了身着白衣逃难的女性。这幅作品运用古典的手法,刻画了女人们的表情与神态,体现出古典式的理性与严谨。

11、缠毛线 1878年 洛德.莱顿 英国 100.3cm×161.3cm 布 油彩 悉尼 新南威尔士美术馆藏
  画家沿用古典绘画法则,以学院派绘画的严谨,描绘了缠毛线的母女。年轻的母亲坐在凳子上,姿态优美地绕着毛线,
衣裙的表现呈现古典风格;小女孩全神专注地配合着母亲,扭动着身体,一幅稚气。莱顿以古典手法去表现生活,因而使作品有呆板僵化之感,并且流露出缺少真实情感表现的缺陷。

12、九级浪 1850年 I.K.艾伊瓦佐夫斯基 俄国 221cm×322cm 布 油彩 莫斯科 特列恰科夫美术馆藏
  九级浪表现的是风暴中飘泊的人们,他们栖居在帆船的残余物上,为了生存,拼命挣扎,狂风巨浪,呼啸而来。暴风雨中的船与人,表现了人与大自然的抗衡,表现了自然的巨大力量与不可抗拒性。画面气势逼人,色彩动人,借以烘托人的大无畏精神。这是一幅关于人和自然的颂歌,使人震动,也使人动情,给人以难忘的印象。

13、阿尔卑斯山的雪崩 1803年 菲利普.卢泰尔堡 英国 109.9cm×160cm 布 油彩 伦敦 泰特美术馆藏
  这是一幅以严谨的手法描绘阿尔卑斯山雪崩景象的风景画。画家十分注意造型与色彩的关系,近景的暖色与中、远景的冷灰形成对比,产生了纵深的空间感,块状的山岩造型及不同斜线的构图,造成了雪崩的动感与恐怖气氛。画家以写实的手法,再现了雪崩的奇异与壮观景象,形象地表现了山崩地裂、气势逼人的自然威力。

14、荷拉斯兄弟之誓 1784年 雅克-路易.达维德 法国 330cm×425cm 布 油彩 巴黎 卢浮宫藏
  荷拉斯,是古罗马时代的一个家族。古罗马共和制时期,罗马人与比邻的伊特鲁里亚的古利茨亚人发生了战争,但双方的人民却有着通婚关系。在这场战争中,荷拉斯兄弟被选出来与敌人进行格斗,达维德表现的正是个人感情服从国家利益的场面--老荷拉斯将武器分发给三兄弟,三兄弟伸出右手向宝剑宣誓……。画家运用了多侧面揭示主题的手法,使悲壮的戏剧性场面,具有无比的丰富性。男人的刚毅、悲壮与女人的哭泣形成对比,深化了题旨的思想性。

15、贩卖孩子的商人 1763年 约瑟夫-玛丽.维安 法国 96cm×121cm 布 油彩 枫丹白露皇家博物馆藏
  这是一幅人神合一题材的绘画,有着典型的新古典主义风格。人物造型严谨,肃穆而冷静。女主人被刻划得高贵而矜持,女商人则从提篮里抓出一个带翅膀的小男孩(无疑这是小天使),构成一个充满戏剧性的场面。如果说画家描绘的是当时社会现实的话,那么,那个正在被贩卖的长着翅膀的孩子,无疑又给作品增添了扑朔迷离的色彩。

16、盲女  1856年 约翰.埃.密莱 英国 86.6cm×61.6cm 英国伯明翰市搏物馆与美术陈列馆
  密莱运用古典画法,一丝不苟的刻画出一对流浪儿在雨过天晴后的神态,盲女聆听着小伙伴对大自然的描述。

17、笛子演奏会 1852年 阿道夫.门采尔 德国 142cm×205cm 布 油彩 柏林国家美术馆藏
  门采尔是德国著名的现实主义画家,《笛子演奏会》显示了他卓越的绘画技巧。整幅作品色彩辉煌华丽,冷暖、明暗的转换与过渡,与画面情绪相融,恰到好处。在总体背景下,人物刻划主次、身份、等级分明。处在灯光照耀下的贵族们,服饰华丽,却被画家以灰调子淡化;处于暗部的乐手们,在烛光下显出全神贯注的神情。真正处于焦点而又被人关注的,是那位笛子演奏家,他姿态潇洒、神情专注,陶醉于曲调之中。灯光给他以暖调,黑衣使他庄重,优美的乐曲,似乎正从演奏家的指尖溢出,并充满了豪华富丽的空间。

18、桌 球 1807年 路易斯-利奥波德.布瓦伊 法国 56cm×81cm 布 油彩 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在这幅画中,布瓦伊以极熟练的笔法与色彩,描绘了市民阶层的生活与风貌。在一个桌球俱乐部里,数十人集中在一起,打球,聊天,玩耍。其场景被画家处理得井井有条,人物刻画体现出新古典主义画风的完整细致。色彩严谨,素描一丝不苟,成为一幅古典风味极浓的风俗画。

19、意外归来 约1882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俄国 油画 160.5×167.5厘米 苏联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这是俄国写实主义大师列宾在19世纪后期创作的《意外归来》。画家塑造了一个在沙皇统治下遭的知识分子的形象。经过长期流和苦役,他突然归来。一个面容瘦削、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走进房里,身上还穿着破衣。门口的女佣把他看成“陌生人”,妻子吃惊地站起来。画面上还有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幼稚的儿女。这幅画几经周折才得以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