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犯龙颜洪学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4/02 00:59:39

共和国高级将领杂谈--三犯龙颜洪学智

[ 2006-2-8 17:17:34 | By: 逛逛 看看 ]大家都知道彭德怀、黄克诚犯颜直谏的事迹,其实,在我军高级将领中还有一位将军一生三次逆龙麟,他就是洪学智上将。

朝鲜战争开始前,东北边防军改作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邓华被选定为十三兵团与十五兵团对调,而当时任十五兵团的副司令员洪学智被叶剑英请到广东做副手,邓华为了能够保证对朝作战的后勤保障,特意请出林彪这尊“神”来改变洪学智的任命,而林彪居然也破天荒的答应了。林彪请洪学智吃饭,饭桌上提出了这个调动,洪说已经汇报给了叶参座,怎么办?林彪说这好办,你去就任,叶那里我打招呼。林彪为此专门给代总长聂荣臻写信说明此事,专门调方强接替洪学智的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东江防司令员的位置,而洪则入朝。彭德怀在战争结束时说过:“朝鲜打的好,亏了两个麻子,一个是后方的高麻子(高岗),一个是前方的洪麻子(洪学智)。”洪学智的才干还不仅仅体现在军事后勤供给上,也体现在他的为人处事和政治态度上。

一九三七年,洪学智参加为四方面军高级将领办的红军抗日军政大学高级班学习,学习期间讨论张国焘祸党的事情,洪学智不同意一些人的极左看法,他说:“张国焘是有功有过,他在鄂豫皖和后来的川康边也还是做了好事的,否则你怎么解释四方面军壮大到八万人的事实?”这件事被人反映了上去,未几,六月间,许世友建议大家拉起部队回大别山,让中央看一看我们是不是孬种时,洪学智、王建安、詹才芳等人都是响应者,这次就是后来轰动延安的所谓的“张国焘余孽武装集团有阴谋有组织反抗党中央的活动”的由来。在毛泽东的干预下,洪学智被释放了,然而,他不改他的看法,他说:“评价一个党的高级领导人切忌一刀切。我们共产党人最讲唯物主义,这样一切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了。”

第二次犯龙颜是在庐山会议之后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洪学智不同意林彪的看法,林彪说:“邓华这个人看来是阳奉阴违的,是反对毛主席路线的。”毛泽东亲***待:“开一个会,让林彪同志主持一下,给邓华提一提意见,有什么说什么,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个会开的很艰难,林彪说:“邓华是高饶集团的余孽,也是彭黄张周军事俱乐部的重要成员。”调子已经定了的情况之下,洪学智站起来了,他说:“我不大同意林总的看法。”这一句话让所有的包括邓华在内的人都惊住了。洪学智接着说:“邓华怎么和高饶能是一伙人呢?证据我看也不很充分,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几十年,轻易就打倒了,以后不好平反呢。”这次会议结束时,林彪做了一个总结,他说:“我想了很久,半夜睡不着,邓华留在部队里面是个危险的人物。”洪学智给林彪递上条子还是不同意。林彪说:“少数服从多数。”

稍后的批判彭德怀、黄克诚的大会上,群情激愤,而洪学智则说:“彭总百团大战至多不过是命令请示的晚,打鬼子什么时候都是对的,抗美援朝是毛主席的指示,彭总执行的很好,总不能也说错吧?一个人有功有过,不能一说过就把功给抹杀了。”有人会后好心的劝说洪学智:“彭是一方面军的,你是四方面军的,彭是八路军,你是新四军,你在里面参合什么?你不参与,人家都怀疑你,你一参与,就危险了。你是林总的老部下,和林总对着干,有你什么好处?”洪学智说:“我不管他是什么一方面军还是八路军,我就要把事实说清楚,开会的目的是教育,而不应该整人。”为了这个态度,洪学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下放地方挂职改造,用洪的话说:“在吉林是鬼都不上门。”而只有当时担任吉林省延边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的赵南起(后来的总后勤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去看望这位朝鲜战场上的首长。

第三次则是在胡耀邦下台的扩大的政治局生活会上,洪学智为胡耀邦评功摆好,以致于主持人不得不叫停,会后,杨尚昆专门找到邓小平为洪学智的事情做了解释,具体说什么已经无从考证了,只知道此后小平同志指示:“洪学智的事情我都知道,不要搞了。”

当人问及这位年迈的老将军后悔不后悔当年的“孟浪”,他说不后悔,因为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