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启康:读书掇存(十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3/29 02:27:17

 


 


 


(159)澳门在粤江三角洲南端,旧属香山县(因孙中山原籍,故改为中山县)境,原名“蠔镜”,有天后宫祠,当地人俗称“妈阁”,又叫“妈港”,西文旧称“macao”。据康熙时屈大均《广东新语》记云:“澳者舶口也。香山故有澳,名曰浪白,广百余里,诸番互市其中。嘉庆间,诸番以浪白辽远,重贿当事求蠔镜为澳。蠔镜在虎跳门外,去香山东南百二十里,有南北二湾,海水环之,番人于二湾中聚众筑城……澳有南台、北台。台者,山也,以相对,故曰澳门。”


(160)一次,林语堂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讲授中国文化。他侃侃而谈中国文化悠久的历史、丰富的内涵、深远的影响。一位美国女学生听后很不服气地问:“难道说美国就没有一样东西比得上中国的吗?”林语堂听后略一思索,马上回答说:“有的,有的,美国的抽水马桶就比中国的好!”全场捧腹大笑!


(161)金岳霖的车夫王喜说及其主人有时连自己的姓名都记不清的趣事:“有一回我们老爷打电话,找东局56号的先生,那边传话的人一定要我们老爷报自己的姓名,可老爷愣是想不起来了。他扭转脸问我,甭说,我还真不知道我们老爷的全名儿。老爷又问,你就没有听见别人说起过?我想想,回答说,只听说人家叫您博士。一个金字提醒了老爷。这么着,电话才算打通了。”


(162)李涵秋(1874-1923)江苏江都人,是著名的旧小说作者。初到上海时,对诸多现代文明不甚了解,尤其对马路广告牌上的女人看不懂,他惊讶于那些女人何以穿那么薄的袜子却不怕冷。有一天,朋友带他去一个高级宾馆会见一个人物,领着他进了电梯。李涵秋惊讶地发现,这么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居然可以搁那么多的人。他问朋友:“这间房子怎么这样小?这么小的房子来招待这么多的人,不甚妥当。”惹得旁人一阵大笑。当电梯开始启动时,李涵秋吓得惊惶失色,紧紧地抓住朋友的手,说:“这房子怎么动了起来,外面的风也恁大了。”惹得旁人又是一阵大笑。


(163)“还珠楼主”是民国时期著名的武侠小说作家,原名李善基,后改名李寿民。初期发表作品用“木鸡”、“寿七”作笔名,但他对这两个笔名均感不妥。正在苦思冥想、沉吟未决之际,未婚妻孙二小姐轻轻走到他身后,无限深情地说:“寿民,我知道你心中有一座‘楼’,里面藏着一颗珠子,就用‘还珠楼主’做笔名吧!”李寿民听了之后心头大震,甚为感动。此后,他的作品都署用“还珠楼主”作笔名。


(164)以前上海商会会长王晓籁,因子女众多,大家叫他多子王。一般人家办婚事,都喜欢讨“多子”的口彩而请他福证。所以他几乎每天都要给人证婚,逢到吉日,一天给人证几次婚乃是常事。喜礼虽只送喜幛一悬,可是架不住家数多,日积月累,这笔应酬费也非常可观了。后来,有人替他想出妙法,哪家请他证婚,他只做一份喜幛上下款送给办喜事的人家,由本家自备喜幛悬挂中央,这样,他就省钱了。


给人证婚,应酬太多,一听婚礼进行到证婚人退,就赶快鞠躬下台再赶下一场。所以他极少证过婚坐下来吃喝过,主人家觉得情谊未周,请证婚人定个日期送一桌酒,以补人情。


(165)鲁迅逝世前,对苏联的看法也有了些改变。1972年12月25日胡愈之在鲁迅博物馆的座谈会上,谈到1936年二三月鲁迅没有接受去苏联休养这件事时,最初记录稿是这样说的:


再后来他又说:“苏联国内情况怎么样,我也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人发生问题?”鲁迅是指当时斯大林扩大肃反,西方报刊大事宣传,他有些不放心。这也是他不想去苏联的一个原因。


(166)“文化大革命”中,有一个“上海市委写作组”,它的“文艺组”下面又有一个“鲁迅传小组”。据古远清《“石一歌”与“文革”匿名写作研究》说:“其名单由上海市委写作组‘总指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徐景贤亲自审批。最后被批准进入这个写作组的成员只有十一个人:陈孝全、吴欢章、江巨荣、周献明、夏志明、林琴书、邓琴芳、孙光萱、余秋雨、王一纲、高义龙。”共十一个,谐音为笔名“石一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