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看民国大选——回忆民国时期的大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7 08:41:01

    小学生看民国大选
  
    我十四岁的那一年,小学快要毕业,有一天《公民》教师宋仰宪先生对我们学生说:“我们中华民国要举行全国大选了。”宋先生还说:“中华民国建国,需要有三个时期,即军政时期、训政时期和宪政时期。现在马上要进行大选,说明训政时期快要结束,以党治国的国民党要还政于民,从此以后要有国民选出来的总统来治理国家了。”
  
   但老百姓是不能直接选举总统的,只能选举国民大会代表(简称国大代表),再有国大代表选举总统和副总统。
  
   我们余姚县只能选一个代表,却有两个候选人。第一个是倪永强,这个人在家乡小镇周巷,几乎是家喻户晓,主要是他抗战胜利之后,担任过三、四个月的余姚县长,卸任以后就一直担任县党部的书记长。敢于大胆挑战书记长的是一个女人,名叫吕晓棠,是第一夫人宋美龄留学时要好的同学。
  
   我们小学生年纪小,没有选举权,但每个大人都有一张选票。我老爸是倪永强的启蒙老师,所以把家里人的选票都给了这个学生。其实极大多数周巷人都选倪永强,因为本地人总是帮本地人的么!
  
   吕晓棠是四门人,所以四门人多数都选她。至于周巷和四门以外的乡镇,因为倪永强当过本县的县长,知名度要比这位性吕的女同胞大得多(过去县长的知名度要远远超过县党部书记长),结果是倪永强取得了胜利。
  
   我们余姚县的选举是比较平静的,没有发生什么异常事端。可是在报纸上看到,上海的选举非常不平静,有许多光怪陆离的舞弊行为发生。有一则新闻记忆犹新:新闻的大标题是《阳春面买选票!》说是有一位候选人用阳春面拉选票:凡是选举他的人,都可以吃一碗阳春面作为谢礼。大概是当时的贫困人群很多,平日吃不饱饭,一张选票能换一碗阳春面,也是好事一桩。反正选谁都一样,换一碗阳顺面吃吃,何乐而不为呢?
  
   代表产生以后,接下来就要选举总统,这一下可真的热闹了。
  
   开始的时候,总统候选人只有蒋中正一个人,主要是人家都怕他,没有人敢与他竞争。后来大概是老蒋本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选举怎么可以没有竞选对手呢?让人家看起来也不雅观,外国人至少会说:“中国选举好像是缺少一点民主的味道!”所以必须找一个适当的人来陪陪选。据说开始找胡适,可是胡适不干。最后只好找了一个居正,他是当时立法院的院长,他当然非常清楚,自己不是竞选,而是陪老蒋去玩玩的。
  
   大概是37年4月19日,国民大会进行投票选举。蒋介石得2430票,居正只有269票,当然是蒋介石当选。总统选举非常顺利,可是当选举副总统时,却是风波迭起。
  
   竞选副总统的有六个候选人,他们是李宗仁、孙科、程潜、于右任、莫德惠和徐傅霖后面两人可能记忆有误)。
  
   李宗仁指挥过著名的台儿庄大战,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早在抗战初年就名声大震。选举的时候,好像余威还在。人们在感激他打击侵略者的同时,当然是要投他的票。可是孙科也不简单,虽然他的业绩平平,可他是国父的儿子,人们还要看在他老爸的颜面上,也应该多投他的票。
  
   由于两人差不多势均力敌,就使得这一场选举,几乎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各人的助选班子,都在报纸上和广播电台里大喊大叫,除了大力显扬各自主人的丰功伟绩,还要拼命攻击对方候选人的错误缺点。孙科方攻击李宗仁的战绩含有水分,李方则抓住孙科有一个名叫蓝妮的包二奶,大做文章。双方角逐的激烈程度,绝对不亚于如今电视上看到的美国总统大选。
  
   除了上面这些报上看到和电台里听到的新闻,还有民间传播的小道消息,说是候选人还向国大代表送红包,只有于右任为官清廉,无红包可送。可是于先生是当时非常著名的书法家,情急之下,只好写了许多条幅送人,可是再好的书法也敌不过别人的真金白银,结果还是落了选。
  
   四月二十三日,国民代表第一轮投票的结果是:李宗仁754票;孙科559票;程潜522票;于右任400多票;莫德惠、徐傅霖各得200余票。李宗仁的票数虽然雄居榜首,但没有超过半数。
  
   二十四日淘汰了得票少的后面三位,进行第二轮投票,结果李宗仁1163票,孙科945票,程潜616票。
  
   二十八日,进行第三轮投票。李宗仁1156票,孙科1040票,程潜515票。李宗仁仍未过半数。
  
   二十九日进行最后一次决战,淘汰了程潜,只有孙和李两个人角逐,从理论来说,这一次得票多的人,肯定要超过半数。结果李宗仁以1438票取得最后胜利。
  
   于是蒋介石和李宗仁就成为中华民国历史上的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民选的总统和副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