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想不通的问题(转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2/25 21:03:12
1.我们在港澳地区实行一国两制,并大肆宣扬它的好处,可是,我们初中就知道,资本主义是一种腐朽的、没落的、人吃人的制度。我们好不容易才把港澳同胞从万恶的英葡帝国主义手中拯救出来,理应在那里实行最先进、最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让劫后余生的同胞们好好沐浴一下一下党的光辉,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党妈妈没有这样做!这是为什么呀?难道要抛弃他们,让他们继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又难道是港澳同跑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过惯了被剥削的生活,要翻身作主人反而还不习惯?




2.每年的人大会议上,政府首脑都要做政府工作报告,我认为,报告一词用得非常好,宪法规定,我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政府的官员是行使人民授予的权力为人民服务的,说得通俗点,就是人民请回来的管家报告实际就是官员们向主人汇报自己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的工作情况,这样做天经地义。可让人疑惑的是,每次国务院的工作报告出来后,全国各地都要组织群众去认真学习,这是为什么?难道作为一切权力拥有者的人民还要去毕恭毕敬地学习他们雇佣回来为自己服务的人对自己做的报告




3.十九年前的6月,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一举粉碎了旨在颠覆人民政府、让我国再次沦为西方殖民地的反革命暴动,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来之不易的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千古不朽的伟业。对于如此伟大的胜利,理应每年6月都进行盛大的纪念和庆祝仪式才对,可实际呢?党和政府似乎要把这事逐渐淡化,这是为什么呀?我担心,过不了几年,年轻一代就要忘记那些在广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英烈了!




4.我党多次强调,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并抵制军队国家化的错误思潮。在十七大上,我特别留意我党今年的军费开支是多少,可到闭幕的一天,这个问题只字不提。后来听朋友说,要到两会才会进行这项议程,这一点在稍后举行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会议上得到证实。不过我倒有点纳闷了,既然要抵制国家化,那说明了这支军队不属于国家的,它的经费自然就不可能由国家财政来支付了。为了体现党指挥枪的原则,我一直认为军费应该从党费里支付才对呀,我错了么?



5.建国前,我党就曾义正词严地批判过国民党反动派以人民素质低而不实行民主的谬论,可五十多年后的今天,有人又以同样的借口反对民主,难道经党教育了这么多年的、生长在红旗下的新一代,素质反而不如几十年前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且饱受反动派愚民教育之苦的人?



6.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需在资本主义高度发达基础上建立,我个人认为,老马的这一看法是非常正确且有预见性的,今日的欧洲,特别是北欧发达国家,在过了人吃人的阶段后,已经进入了有明显社会主义特征的新的社会形态,可多年前的中俄,却违背了老马的理论,在资本主义刚刚起步、甚至封建的痕迹还没除净的时候进行了社会主义革命,结果诞生了两个怪胎,就中国而言,要么就是人民吃不饱肚子,无产阶级的领导人成了新的封建帝皇,要么就是建立起比资本主义还邪恶的剥削制度,每一种都与老马笔下的社会主义国家相差十万八千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前的芬兰和中国哪个更像社会主义?




7.俗话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为此,西方人设立了三权分立制度,以避免权力的过分集中。在我国,形式上有点类似,政府、人大、法院是同级的,然而,党领导的政法委却统管公检法司、立法机关人大也表示要自觉接受并坚持党的领导,政府就更不用说了,这样一来,党委,准确来说是党委书记,实际上就成了绝对权力的拥有者,该如何避免他在这种情况下搞绝对腐败?




8.**宣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言下之意就是说目前实际统治着中国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压根不存在或者是非法政权,请问这里的合法非法的依据是什么?是根据联合国的承认吗?如果这样,那中华人民共和国应该是1971年才成立的,而非1949年10月1日,建议**改教科书,至少在71年前是伪政权,如果按国际认可度,那也应该把邦交国数目刚好超过中华民国的那一天定为国庆呀,如果按实际控制面积或统治区人口对比,那日本当年占了大半个中国,岂非也是政府



9.**经常说为人民服务,但为什么从来不问一问人民:到底是否需要他这种服务?还斥责主张多党制的人“颠覆国家政权”,还有人表示了民主化后**倒台的担忧,我就奇怪了,既然党是始终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那一定会得到广大人民的坚决拥护,假如进行全民公决,**的支持票更将是绝对压倒性的,这结果将会大大增强**执政的合法性,也将使中外反动势力羞愧地闭嘴,不知“颠覆”一词从何而来,更不明白为什么把全民投票跟**失去政权画上等号?




10.根据我们初中的知识,宗教要么就是古代科学不发达的时候人们对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神秘自然现象而产生的联想和猜测,要么就是统治者为了巩固政权而用以麻痹人民思想的工具,可今天,对基督信仰最虔诚的美国却同时拥有最先进的科技和最健全的民主制度,这又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