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十八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6 05:39:51
       1.缘起
  常常地想,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
  是因为彼此有着相似的灵魂,在前生原本是同一个人?
  或者刚好相反,我们有着对方所缺乏的一切。因为我们是由同一个人分裂开,只有找回你,我才能完整。
  有没有在和他相遇之前,幻想过他的样子?高而伟岸的身形,一双深邃的略带忧伤的眼神,挺直的鼻梁,和恂恂儒雅的气质。我希望在岁月之后,给了他冷静和深沉,却没有磨去他敏感丰富的心。他的手心干燥温暖。他必然有着宽容的心,对事物怀着温柔的感情。
  有没有在和她相遇之前,幻想过她的样子?一头没有染过的长发,乌溜溜的闪烁着好奇和无邪的大眼睛,穿着长裙亭亭地站在面前,带着羞怯的甜美的笑。清脆的声音,温润的刚好被握住的手腕。疼惜一朵小花像珍爱自己。率性而快乐,善良而纯真。
  也许其实,我们没有想过那么多。只心底一个喃喃的声音说:就是他了,就是他了。
  2.问情
  我们怎么才能知道我是不是爱上他了?
  一天不见,就会想念?
  觉得他比任何人都更好,再也不可能遇见比他更懂得我的人了。
  念到你的名字,会情不自禁地微笑?
  时间分成两个部分:他在的和他不在的,就像白天和黑夜?
  不停地想着雨有没有淋到你,你现在好不好?
  想把世间所有的都捧来献给你,为了博你欢心,宁愿自己落地成泥。
  还是,当你出现的时候,头晕目眩,地动山摇?
  被你望着,觉得自己浑身都焕发出光彩。
  厮守的时候,盼时间就此凝固,就这样一直到老,变成化石?
  世间有许多美丽的灵魂。许多值得珍爱的人。你一直得到无数倍的护佑与追求。突然之间,你就决定放弃这一切了。一点儿也不可惜,你满足得像个孩子。
  每一个季节的轮流交替,都希望与你在一起。
  ……
  我们怎么才能知道呢?
  3.唯一
  人的一生这么长,如果不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要怎么样才过得完呢?
  人的一生又这么短,如果不循着自己的喜乐过,多么浪费呢。
  每个人都应该和命定的那个人在一起。
  结婚可以是因为种种原因,但同时一定也要因为爱。
  因为人和人都是一对一对安排好了的,如果你在忍受,为了怕寂寞,为了家人的压力,为了无可无不可,为了一些不可解的缘由,而接受了另一个人的际遇。
  在未知的另一处,一定也有另一个他在忍受,或者苦苦寻觅。
  等他终于找到你,你只能含泪抱恨,恨不相逢未嫁时。
  4.错过
  不知道是谁的错,我最后还是没有和你在一起。
  早了一点或是晚了一点,当我们面对面,叹息中发现我们原来可以是如此地相爱。可是我们只能像世间的一切好男好女,相见欢喜,相待有礼。你关怀地询问我身边的她,而我微笑地让你替我问候你的他。本来是浓烈的酒,换作了清淡的茶。
  有时候会想,只要一天,只要一天就好了。你说,你要长久,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和我相处,只要长久就好了。我想我是懂得的。当你低垂着眼睑,我的凝视温柔地落到你的额头上,宽厚的,爱怜的,像父兄之爱一样。
  我们静静地坐着,看小蜡烛燃烧,你的脸在烛光里影影绰绰。慢慢地散着步,装作对除你之外的一切都充满兴趣,而只用眼角留意身边的你。一些话哽在喉头,我知道今生都无法说出口了。可是我们都是这样地不善于掩饰自己。你飞快地在我注意之前把目光掠开。那目光像深深的海洋,藏着一些无法被了解的痛苦。
  道别的时候我们握着手。不经意地,彼此的手在对方的手里多停留了半分钟,直到震颤的眼神收回,才像被烫伤一样地弹开。
  这世上并不只有情爱的,喜欢一个人,也可以这样,不介入,不参予,若即若离,却始终存在着一份牵挂。或者,我们会远远地分开了,因为无法承受面对面时,那接近的渴望。一些如焚的激情,在心里迅速地生长。不知道为了什么你突然地冷淡了,而我也退缩了。
  5.无情
  你在我的怀里哭了,为了另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人。
  我喃喃地对你说,要是我能爱上你,那就好了。
  只为了这句话,你就没有余地地承受起一切了。你什么也不说,你义无返顾地拒绝了另一个等你的人,即使他是真的爱你真的为爱你而受苦了。
  你听着你爱的人对你倾诉他对另一个人的爱情。你唯一的愤怒只是,那个她,怎么如此狠心,把你心爱的他伤得这么重这么深。如果有如果,你希望是,他温柔地对待她,只要他高兴,你就可以默默地从他身边走开,留给他最后的最真挚的祝福。偶尔你会想,如果他爱上我,那就好了。我一定会给他所希望的一切,再也不会让他掉一滴眼泪了。
  可是我到最后都还是没有爱上你。我只是需要你。
  你的宠溺,将我变作了一个无情的人。无数杯50度的温水掺在一起,能不能变成100度的热水?不能。甚至也不能变成51度。我对你,只有50度,无法沸腾。虽然我对你的依恋无数无数。虽然你陪我很多很多个日子。
  一些人,会成为另一些人命中的守护天使。陪伴她,关心她,付出一切。当她不再需要,就默默地回到天上。她永远也不知道知道他究竟付出了多少。不能怨怪谁,只好解释作,前世欠了她的。
  6.暗恋
  除了十几岁的小女孩儿,这世上还会有谁,肯做这样的事情呢?
  那个时候,恋情像一只白色的小兔子。偶尔探出长长的耳朵尖儿,唬了一跳,就又缩回洞里去了。然后就是怯怯地藏着。
  你用名字的笔划来测算和他的缘分。你看他的星座和生肖,喜欢听到别人谈到他。找借口到他可能会出现的地方走动,如果真的遇到又装作很冷漠的样子,抿着嘴,匆匆地跑开。你格外努力地学习,希望自己无比地出色,足够自己笔直地站到他的面前。
  你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的长相,扁扁的孩子气的嘴,大而无当的眼睛,塌塌的鼻子。幻想自己是灰姑娘,仙子不但给你漂亮的衣服和南瓜车,也给你公主一样的美丽。常常咬着被角,在黑暗里睁着眼睛出神,想一个场景:车开来的时候你挡在他的前面,然你被撞到了。他疼惜地守在病床前。如果你死了,他会不会哭?
  你的眼睛永远都只敢在他背后抬起来。你记一本又一本的日记,写着他微卷的乌黑的发,写着他做事情的专注,写着他偶尔对你的一瞥。
  就这样,很长很长的时间。
  后来他恋爱了,和一个甜美的圆脸的姑娘。你怀着一种近乎神圣的感情,远远的注视着他们。没有一点悲哀。你甚至是高兴的,因为似乎可以轻松了。
  在暗恋里你把自己放在多么卑微的位置啊!不能为他的成功欢呼,不能听从自己心灵的声音去做什么事,苦苦地压制,不让任何人发现。后来你长大了,所以再不肯让自己受这样的苦了。你宁愿迅速地表白,然后飞快地忘记。
  7.痴爱
  可能我们根本没有想过。当他出现时,也并不完全是梦想中的影子。可是我们的心弦突然地就动了。这从未曾谋面的他啊!我一定是在前生的洪流中,有过惊鸿一瞥,当他用深情的眼睛望着我,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美丽过。我没有比此刻更希望,自己博识,自己媚惑,让你的眼光在我身上多停留一秒,也是好的。
  当彼此的手交付,准备就这样缠绕着过下去,光阴一寸一寸都是甜的,觉得如果和你分开,一个人或者和另外一个人,简直就没有办法过完一生。
  我们以为自己足够成熟,会以冷静审慎的心来开始一场恋爱,仔细地斟酌所得所失,绝不让自己多尝一点苦痛。可是我们竟然在十字路口大声地喊叫,在公车上拥抱,我们在夜里的长街上奔跑,又踮着脚尖轻轻地走,轻轻地笑,穿着睡衣跑下楼和你见面,砸坏家里的电话机,神经质地碰碎杯子,揪着你的衣领发怒,又把眼泪滴在你的脸颊上。
  我的心时时被激荡的喜悦充满,鼓突的,要从喉腔窜出去。我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脸埋进布娃娃里面,吃吃地笑。我咬自己的小手指甲。迫不及待地要找一个人来分享,生怕这过多的快乐满得溢了出去,可是又缄口不言,贪心地独自咀嚼这枚甜蜜的果。我像一个守财奴一样,把你的一言一行密密地藏起,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偷偷地翻开,品尝,回味。我想穿着蕾丝花边的长裙,光着脚在月亮下边跳舞,想带着一朵姜兰花,悄悄插到你的门上,我想唱着一支古老的童谣,梦游一样地行走,我想对遇见的每一个行人笑着问好。
  我用眼睛用心灵捕捉你每一个表情,去推敲你表情下面的心思。我变得神经质而易感,感情的触角异常地敏锐,泪腺发达,泪水时刻等待着喷涌而出。幸福了要哭,难过了要哭,有时什么也不为,就是想你柔声地哄我,便泪流不止。
  8.情伤
  当我们分开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一定会死去。
  心和日记一样,一段一段地焚化成灰。这些日子曾经绿叶一样在太阳底下闪烁,欢跳,现在被踩成秋天的泥泞,在脚底下呻吟。我用你的一切来填充自己,如今掏去后,眼前白晃晃的都是失重的感觉。从此心上结了一个伤口,永远不会痊愈,相似的雨天,相似的街口,相似的一个回眸,就痛啊,痛彻心肺。怕看花开,怕看月圆,怕听那一支歌,怕见小情人一对一对地掠过身边。这颗心脏柔弱得微微一捏,就溢出苦汁来。表一直停留在离开你的那一秒,书一直摊开在和你共读的那一页,脑子里被最后一个问题苦苦地困扰,如果有忘情水,我要不要喝。忘不掉你,我一定会慢慢地枯竭,然后死去;喝了,又怎么舍得把那一段关于你的回忆割弃。那个季节就一直一直是深秋,萧瑟的,泪眼涟涟。心就在一瞬间老去。苍凉,结痂,不可触碰。觉得离毁灭,也就是一霎那的事情。
  我把和你有关的东西都丢弃,又流着眼泪找回来。抱着你的外衣,假装是你依旧的拥抱。我一遍一遍地重新走过那一条路,那一条曾与你并肩牵手的路。我看到路上留下的你的声音,你的气味。我憔悴不堪,再也不能接受另一份爱情。天总是很容易黑,夜又总是那么漫长,而月光,那曾照着我们的溶溶的月光,此时惨白得像我的脸一样。和许多人在一起,因为怕寂寞时铺天盖地的回忆,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却更加孤独了。独处,又轻易地淹没在眼泪里。
  你的影像无比清晰。想到从此只能在梦里触摸,心就像玻璃,碎落一地。
  9.你好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一本旧的通讯录上翻到你的名字,幽幽然的出神。隔了岁月的外衣,不轻不重,似有还无。
  然后对着当年稚嫩的笔迹微笑了。多么单纯的年岁啊!我像怀念一个老朋友一样地想起你。在同样落着雨的漫长的午后。
  你现在过得还好吗?想用这个旧号码拨通你的声音,只为了问一句,你好吗?可是终于没有。因为各自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也许,不应该再有任何打扰了罢。也许归根结底,我是不想破坏了这一份悠远的怀念,情愿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想起你。隔了这么多年,这一串数字还能够再找到你吗?也许拨打后,对面只是一串冷漠而疏离的,掺着许多杂质的长音?不如把你收在心的小小的角落里。只在雨天翻捡起,像晾晒一幅字画一样。只在心里低低地哼起那一支旧时的歌,在心里轻轻问一句:你好吗?
  就好像,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一样。微笑地说:你好呀。
  10.感动
  常常地会为别人的故事掉泪,打湿了书页。开始反省自己的幸福。
  常常地写下一个故事,骗取别人的眼泪。觉得人心原来是这样容易感动的东西。
  可是当我如实地记录下那曾经苦过我的苦,字句平凡,历历在目。他们却丝毫没有什么感触。那轰轰烈烈,那愁肠百结,那辗转反侧,甚至,肝肠寸断也罢,痛不欲生也罢,与他们没有任何相干,更可笑的是,回过头去看看自己,也疑惑不解。只是这样吗?只是这样而已吗?有什么值得沉迷,有什么值得哭?我拔出来了,冷静了,超脱了,以后这份曾经的感动,再也不会困扰到我了。
  人生不过如是。感动过你的一切不再感动你,激动过的一切不再令你激动。我知道当我漠然,心里就又有一小部分死去了。那曾经很鲜灵很柔润的一部分。心里藏着的眼泪干涸了。坚强原来不过如是。
  可是当新的出现,我仍然会沉迷,仍然忧伤。这时候,反而庆幸,我仍有这样丰富的细致的感情。说我脆弱也好,生活给我苦,一定会给我相应的甜,至少我的味蕾始终没有麻木。我仍有善感的心去体会,去爱,去感受。
  人的一生,一开始是青稚无知,到后来成熟得近乎冷漠,真正属于自己的可以放纵地喜怒哀乐的,又有几年呢?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压制自己,不让自己感动?
  如果你让我快乐了,我就告诉你。喜欢对着天空,露出孩子一样的表情。仍然会为书上的故事傻傻难过,让眼泪把心上的陈垢洗得清清白白。
  11.老去
  看了一篇神话故事后想,如果我能够永生,没有尽头地活着,永远停留在最美的年龄,是不是很有趣味。
  尤其当我遇见你。年轻的相恋时光多美。我在头发上扎着和衣服同色的发带,俏俏地束起一个辫子,长裙在风里翻飞。我就着你的手吃一支冰淇淋,然后皱着鼻子笑。我从学校的后门溜出来,偷偷地从你背后环住等待的你,把脸埋进你的西装衣领。我们坐在草地上看星星落到淡水河里。铺一张报纸,就想在银行门口坐到天亮。在西湖边吃同一只咸饭团。你静静地从容地微笑,听我讲各种天花乱坠的故事,时而宠爱地捋一下我的头发。觉得天底下所有的传说都抵不过我们轻轻的互视。我的脸色鲜润,是你身边的小爱人。
  可是想成为你的妻。披一袭婚纱,在最好的年华。为你做饭,为你洗衣。每天都可以看见你,相枕地入睡。希望在朋友们中间骄傲地宣称,从此将不离不弃。
  想成为你孩子的母亲。为他尝尽作女人的苦楚,把身体里的血气都用来延伸与你共同的血脉,即使我将萎黄而枯竭。
  想和你一起,陪着他慢慢成长,一起将他塑造成一个优秀的有担当的男儿,或一个内心比外表更美丽的女孩。
  怎么办呢,如果我喜欢什么每种年龄段的滋味都尝试,即将老去。我不能像童话里的小仙子,永远青春可爱。
  可是后来想,我所有的亲人,所有的朋友,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陪我一起老,多好,我不想掉在他们后面。亲爱的,说过了要陪你一生的,我不要掉在你后面。
  12.分类
  这世上一共有多少种感情?亲情、友情、爱情之外,现代人又添了“第四种情感”,用来描述那种界于爱情和友情的,模糊暧昧的边缘的感情。可是人的心是这样丰富的,有些感觉,连自己都估摸不清,哪里能用这样粗糙的划分法一概而论呢?
  如果你是地球,那么亲情是太阳。源源不绝的光和热,不会忽略每一片叶子,也绝不索取回报。
  爱情是流星,亲吻的一瞬间,毁灭般惊天动地的震撼,却这样美丽。
  友情是月亮,温和平易,光泽透亮,似远还近,永远不会让人窒息焦灼。
  可是一如它们在天际的轮流替转,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爱来自于共鸣,异性朋友间的惺惺相惜,往往会超越了普通朋友的界限。对彼此充分的了解,和慢慢滋生的怜爱与疼惜。有些话,不会告诉同性朋友,在须眉知己和红颜知己那里,却可以轻松地说出来,然后得到一片清明。在这个浮嚣的动荡的世界里,我们都是这样地怕冷,这样地渴望慰藉。
  而长久的爱情,其实和亲情并没有什么两样。像水和空气,须臾不能离,可是在你左右,你却并不会太注意。你习惯她的气味,她的举动。即使是抚摸,更多的是父母一样的温存关爱,而不再是震颤与甜蜜。绵绵的情话慢慢剩下提醒你按时吃饭,寒时加衣。
  为了把一份感情归入一个既定的模式,我们是多么苦恼呀!时时地担心,自己越了轨了,或者,是他对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然而,只要是一个生动而丰富的人,对身边的人,都会生出或亲近或排斥的愿望。我爱上了一个人,仍然会喜欢其他许多的人。喜欢和她们在一起,说话,或者什么都不说,只是作伴。喜欢欣赏她们与众不同的优秀,她们特立独行的灵魂。
  我不去想,这是什么感情。我会很勇敢地对你微笑,说:我喜欢你。
  13.决绝
  不喜欢一个人,竟然会到这样的地步,就连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讲了。
  会奇怪:这个人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他说的都是些什么呀?明明浅显,你却分明一句也听不懂!
  和他争辨,其实是愿意听他说得更多。他的观点和你迥异,可是这样吸引你。你以和他对立的姿态出现,眉梢眼底,却盛满了对他的欣赏。我们像磁铁的正极和负极。你努力地想要征服他,又愿意无条件地臣服于你。你想迫你改变自己,又抑制不住地想先他妥协。
  两个不同的人,当某一处不经意地嵌合,便是大大的惊喜。关于这一小块领地,是不需要讲什么,我们便能轻易懂得的,言语已经没有意义。而不懂的那些,我们就不断地听对方讲,不断地争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你的影子里有了我,我的影子里有了你。潜移默化的影响,让我们发现时,会心而含蓄地笑了。
  你总是说,我为什么会对别人那么坏呢,那么决绝呢?
  亲爱的,我的时间是那么少!用来了解你还不够,怎么肯浪费在敷衍里,挥霍在不相干的人身上呢?
  14.放手
  我其实是真不愿意放手。好好地爱着,为什么要松开手呢。还想握着一辈子的。
  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可以什么都不管,我们一定可以好好地有一场恋爱,一直到地老天荒为止。把世间一切俗气的情话讲尽,被你燃烧也燃烧你。
  可是不能啊,我们不是自己的。我希望爱情是像太阳花一样,可以光明正大地开在天空下的。我希望幸福是可以大声呼喊出来的。
  如果我们只能在缝隙里含愁地张望,用冰凉的指尖轻轻触碰,我们只能在迸出火花的对视到来之前把视线掠开,只能把吻落到你的额头,虽然它多么想覆到你的唇上。如果我们连道别的时候都只能伫足,清冷地闭着嘴唇,让那句话转眼成空,如果只能惆怅地互望多一秒,如果我们贴着对方,仍有无限的距离在中间扩张……
  很爱很爱你,不想看到你为难的样子。
  多年以后,会不会有一种惆怅,淡绿色,含着隐隐的光泽。
  午夜梦回,梦里你永远是轻轻地后退。
  渴望你的吻,是流星一样绚美的触碰,全身心,坠入你的眼睛。那双漆黑的,星空一样深邃的眼睛。小小的疼爱,和偶尔迷失的冷静……
  放手吧,放手。
  15.辜负
  想起来,似乎再没有人,像你那样爱过我了。
  你风雨无阻地天天守着那个路口,抛下其他一切重要事务;探听到我需要什么,不等我开口,无论什么事无论花多大代价都要替我办到;你在手臂上用刀尖刻上我的名字,深入肌肤,伤好后结了痂,一辈子都不会褪了。很多年你一直拒绝一切,所有认识你的人都说,你还在念着我。
  而我一直对你那么冷淡啊!当年的我,任性而跋扈,心还没有完全长成,哪里会懂得爱里的苦楚呢?朋友都看不过去,说:你是石头做的吗?
  我真庆幸,那个时候就是因为不懂,所以视一切为理解当然,没有感动过。不屑而冷酷。你绝望后,也慢慢离开了,终于在三十岁那一年,身边有了一个素面朝天的女子。
  如果换作当时我也曾经受过无爱的苦,我会心疼你的。说不定我的态度就会柔软一些。纠结就会更深,你的创口也就更大。我怎么能经受得起这样沉重的爱呢?而且,我不认为这是辜负。不爱你,辜负你只有几年,若勉强爱你,则要辜负你一辈子。
  所以,还好不爱,是在我不懂爱的年纪。过多的爱会模糊一个人的理智,会妨碍原来的选择,会酝酿出一个让两个人都痛苦的决定。
  16.八年
  我十六岁认识他,做笔友。我病的时候给我寄大部头《唐璜》。十八岁生日会上见到他。一个俊秀的少年,傲气十足。他在本市最好的高中读书,成绩优异。她们都说,在你的追求者当中,他的条件是最好的。我想,长大后嫁给他算了。
  高中毕业后我在一家店里打工。他大学假期回来,看了化过妆的我觉得很陌生。他鼓励我出去接着念大学。记得那一天他幽幽地看着我说,你到了大学里,肯定会有很多人追你,到时候怎么样就不知道了。我想其实他一直有预感,我将来一定不是属于他的。可是他觉得念大学对我的一生都有好处。
  不管什么烦的事情我都会告诉他。他也习惯一样一样地替我开解办理。我的历史很差,他刚好是历史系的,就把手写的资料一份份地寄过来,很厚很厚,提纲,重点,还有摘要。就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对不起,我遇到了一个很喜欢的人,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他很平静,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
  很多天以后,我有了困扰,竟然又习惯性地打电话给他。他的语气和以前一模一样。他说:傻丫头,你应该长大了。我心里一颤,突然想到,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当初那个骄傲的他,变成现在的平易谦和?
  八年了,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其实我们是一起成长着的。我哭着,笑着,喜着,忧着,却什么时候顾到他了?却理所当然地被他呵护着。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不常想到过去。只是有一次听到一支熟悉的老歌,突然念起,就有了长长的茫然。
  17.同溺
  在爱里我像溺水的人。已经不能呼吸,甚至连挣扎也放弃。
  我头晕目眩,看不到天,脚下也没有坚实的土地。哪里是岸?哪里是边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往下沉,往下沉,越深越沉迷。我不会游泳,已经不能像他们,戏水自如,游刃有余。我的眼前一片金黄,一片火红,一片翠绿,已经甘心地,让水把我吞噬去。
  你应该与我同溺。你本来也是游刃有余的人,可是见了我,让你觉得慌张。你的四肢有着微微的痉挛,有缠绵的水草弥漫在你身边。你说你的眼前一样地色彩斑斓。你扶住了我,那一刻我愿意和你一起这样纠结地沉沦去。可是你让我浮到水面,呼吸清新的空气。我发热的大脑和冷静的空气已经不能调和。我低声说:请你和我同溺罢。
  你拖我上岸。慌乱中我只看到黑夜的星子落到你的瞳眸里。是不是我不够美丽,夜不够美丽?我愿意什么都不想,只要这样单纯地欢喜。你仍然努力地带我上岸。
  岸上有修长的草,虫声唧唧。月亮温柔的光芒,薄脆滑腻。芬芳的小野花。
  感谢你,没有与我同溺。
  18.困惑
  我常常困惑,为什么我们会只爱这一个,和他相像的人那么多那么多呵。如果克隆出一百个他一千个他,我还是只要这一个,为什么呢?
  爱上你的眼睛?深深地望着我的时候,像星空,像海洋。可是有一天它也会变得黯淡无光,布满皱纹。我仍然会把嘴唇吻在它稀疏的睫毛上。
  爱上你的手?抚过我所有的哀愁,把悲伤轻轻摘落。它那么有力,是倚靠中我最温暖的天堂。可是有一天它会消瘦,颤巍巍地扶着一根拐杖。我仍然会和你相携着,牵手回家。
  爱上爱情吗?那魂飞心醉的一瞬啊!我们享受着世间最奇妙最激烈的爱,可是终将把它归入平凡的生活里去了。一茶一饭,朝朝暮暮,柴火油盐,争吵和好,和世间的一切庸夫俗妇没有分别。爱情里的爱情是罂粟。婚姻里的爱情只是无花果里几不可辨的花。
  还是爱上爱情里的自己?和你面对的时候,我恍若千年前的临水照花人。把一生的美丽都凝聚到了这一晚,为你婉转地绽放吐露开。我的任性是率真,我的眼泪是珍珠,我的偏激是个性,我的瑕疵都是玉石上的美人痣。在爱里我是多么美好啊。可是天使一样的光环在相处里还是会剥落尽,我仍然是原来那个平凡的女孩,平凡的欢喜,平凡的忧郁。我必须学习如何更好地了解你,学习世间一切幸福生活的秘密,我要学习妥协,学习忍耐,学习在索取的同时付出相应的东西。
  我到底为什么会爱上你?只爱你一个,并且持续地爱你?
  偏爱一个人有时和偏爱一种颜色一样,往往是没有理由的。这个浪漫的原因够不够支撑我们走完一生呢?我们随时都在变化,生活也随时都在变化,以后的我们还有多少和当初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