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访华在美国引发新一轮中国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27 11:10:46

希拉里访华在美国引发新一轮中国热

本报驻美国记者 鞠辉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09-02-14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将于2月15日起对亚洲四国展开其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连日来,传统基金会、布鲁金斯学会等美国各大智库不约而同地围绕这次访问进行热烈研讨,其中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和未来中美关系走向更成为专家学者们争相关注的焦点。

    压轴访华凸显中美关系重要性

    根据行程,希拉里将先后到访日本、印度尼西亚、韩国和中国。多数智库专家认为,中国虽是希拉里此行的最后一站,但地位更显重要。套用西方演讲中常用的句式: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而按照中国的说法,此乃压轴之作。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罗曼认为,希拉里在上任后的首次亚洲之行中压轴访问北京,意在向北京传递奥巴马政府对华政策的新气象。

    回顾中美建交30年的历史,美国历届政府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在对华政策上几乎都经历过“先抑后扬”的调试过程。从卡特开始,历任美国总统履新时,一般都会先就贸易、人权和台湾等问题对中国政府横加指责,然后逐步过渡到友好合作的正常状态。而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则不落窠臼,不仅从大选以来在对华政策方面出言谨慎,而且频频向北京示好,包括在财长盖特纳的汇率操纵论引发各界关注的时候,主动与中方沟通,力求减少双边摩擦。

    罗曼表示,虽然新一届政府的对外政策一定程度上受到严重经济危机的限制,但奥巴马对中美关系的重视程度毋庸置疑。曾为中美建交发挥重要作用的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不久前在布鲁金斯学会举行的中国问题研讨会上表示,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增强,中美两国在处理国际事务中有了更大的合作空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兰普顿教授也认为,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现实是越来越多的国际和地区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中国的参与和支持。

    奥巴马在上任后与胡锦涛主席首次通话时就曾明确表示,“对美中两国而言,没有比两国关系更为重要的双边关系”。而希拉里即将展开的亚洲之行,便应该是重要注解。

    希拉里肩负三大任务

    中国问题专家兰普顿教授认为,除了向中国释放善意之外,希拉里此次访华肩负三大任务:

    一是增强战略互信。兰普顿说,虽然近年来中美之间的对话与合作不断加深,但两国间仍然存在缺乏战略互信的问题,相互怀疑对方的真实战略意图。美国政府更是长期采取接触与防范并重的“两边下注”政策。兰普顿表示,信任是合作的基础,因此,加强互信是保持和加深两国关系的重要前提。

    二是保持经济稳定。兰普顿说,在当前形势下,应对金融危机,保持经济稳定是中美两国共同面临的首要问题。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美两国之间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的密切合作无论对两国还是对整个世界经济来说都显得尤为重要。传统基金会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也认为,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高度的相互依存关系决定了两国必须选择合作。

    三是扩大互利合作。希拉里曾表示,奥巴马政府寻求使中国在重要地区和国际问题上更好地发挥重要作用。她还表示非常期待同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开展合作。兰普顿认为,除了经济领域,奥巴马政府在反恐问题、朝核问题、伊朗问题以及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等诸多国际问题上都需要中国的支持与合作。传统基金会朝鲜问题专家克林格·纳指出,奥巴马政府要想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有所进展,仍然需要中国在六方会谈框架下发挥积极作用。

    至少会传达两个信号

    鉴于希拉里是第一位代表奥巴马政府访华的美国政要,一些智库学者认为,此举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她极有可能在新一届政府的对华政策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在布什政府任内,由于国务卿赖斯忙于处理伊拉克和中东问题,财政部部长鲍尔森在中美关系方面担当了更为重要的角色。希拉里曾在就任国务卿后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公开批评“始于布什政府的美中战略对话已变成经济对话,它是美中关系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但并非两国关系的唯一方面”。希拉里强调:“美国需要同中国进行全面对话。”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罗曼认为,希拉里访华至少传达了两个信号。其一,美国对华政策的主导权,将从财政部重新回到国务院;未来的双边经济事务对话,将在国务院主导的大框架下进行;其二,与前任国务卿赖斯不同的是,希拉里在对华外交上似乎很有兴趣和雄心,将来有可能更多地直接卷入中美外交事务中。史剑道表示,希拉里并不仅仅是国务卿,她曾经是奥巴马的重要竞争对手,在对华事务方面拥有足够的发言权。

    很多专家学者认为,希拉里此次访华主要是为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和两国关系定调,为两国关系发展奠定良好基础,不必苛求在具体细节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沃尔特·罗曼以及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项目主任卜睿哲等资深学者则建议希拉里在此次亚洲之行中做一个优秀的聆听者,广泛听取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声音,以实际行动体现她所倡导的“聪明实力”和“变革外交”。    本报华盛顿2月13日电 ========================================================================

卫星相撞残片给太空轨道留下长期“路障”

凌朔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09-02-14       美国铱卫星公司“铱33”商用通信卫星和已报废的俄罗斯军用通信卫星“宇宙2251”10日在太空相撞后,诸多问题存疑,其中包括卫星相撞是否可预测,是否可避免等。但不管怎样,一名美军高官12日说,两星相撞后所产生的碎片,足以使在太空运转的各国众星不得不“玩上数十年的躲沙包游戏”。

    残片稳定需要相当长时间

    “我的担心是,(两星相撞所形成的)残片区得着实存在一段时间。”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詹姆斯·卡特赖特当天在一个太空安全论坛上说,“因此在未来数十年内,我们都得小心地玩躲沙包游戏。”

    卡特赖特说,卫星相撞所产生的残片一开始并不稳定,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这些残片才能聚集形成一个稳定的残片区。“好消息是,一旦残片运行稳定下来,就相对简单地可对它们开展监控预测;但坏消息是,残片区相当大。”

    作为在2004年至2007年间美国国防部战略司令部太空行动负责人,卡特赖特说,他希望最短一个月内实现对两星相撞后产生的碎片定位,以免日后其他卫星撞入这一残片区。

    美军战略司令部发言人查尔斯·德雷12日说,尽管很难追踪定位到每一块碎片,但有关此次撞后残片的数据将公布到“太空-轨道”网站(www.space-track.org)上,以便各国和商业卫星运营机构及时了解太空轨道上的这些“路障”。

    五角大楼承认没计算到相撞

    两星相撞消息公开后,五角大楼12日表态,承认“没有作出预报”。“我们没有计算到这次相撞。”国防部发言人布赖恩·怀特曼说。

    怀特曼解释说,负责跟踪太空轨道的美国空间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监测的轨道太空物多达1.8万个,如此之多的跟踪对象迫使指挥中心不得不有所选择。“跟踪能力有限。我们不可能监测每一个人造飞行物及其碎片。”他说,“这(两星相撞)是一次不幸,但也突出了国际太空协作的重要性。”

    怀特曼说,今后可以考虑将那些即将退役的卫星事先转移到非活动轨道,甚至直接将其回收到地面。

    俄专家称事故原本可以阻止

    尽管美国国防部承认没有预测到两颗卫星将会“亲密接触”,但不少人对此存疑。俄罗斯权威太空专家伊戈尔·利索夫12日对美国铱卫星公司没有预测到此次相撞事件表示疑问,他认为铱卫星公司原本可以阻止这次事故。

    利索夫说,“铱33”卫星在相撞前处于服役状态,拥有正常发动机和改变轨道的动力,完全可以人工偏移轨道。“这也许是某台电脑或者是某个人的失误,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只顾及跟踪轨道附近的小碎片而忽略了(俄罗斯)的失效卫星。”

    路透社同日援引法国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副主任菲利浦·古迪的话说,该中心此前发现“铱33”和“宇宙2251”将会有“近距离接触”,但没有发出警告。路透社说,一名美国高级官员拒绝回答是否预测到此次相撞事故,强调“出于多方面原因”。

    而铱卫星公司发言人坚称事故发生前没有得到来自政府方面的警报。但这名发言人同时说,公司向来都密切关注卫星的飞行状况。

    路透社13日引用美国专家的话说,即便当局发出卫星可能相撞的警报,负责卫星运作的地面控制部门也很难作出改变卫星轨道决定,因为改变卫星轨道后很可能导致卫星失灵,甚至永久损坏。更何况,预测并不一定准确,且相撞几率极小。

    在失灵与罕见之间的权衡,很可能引发“冒险一试”的想法。

    此次美俄卫星相撞被美军战略司令部发言人雷斯·科力克率先称为“人类太空史上的第一次”,随后媒体也普遍这般表述。但美国国防部发言人布赖恩·怀特曼12日却说:“此次相撞并非首次,此前也有过三四次。”当媒体记者就此追问时,怀特曼却拒绝详述,没了下文。

    对国防部发言人的矛盾表述,战略司令部既不辩驳,也不认错。最终由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发言人约翰·延布里克出面“调停”,称此前的确有过3次相撞事件,“但都是小卫星或失效运载火箭的撞击事故,而且产生的碎片也十分有限。”

    延布里克同样不愿透露更多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