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诗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2/07 09:22:10

作者:保亭在线 提交日期:2007-12-18 19:21:00 回答
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
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


 #日志日期:2007-12-18 星期二(Tuesday) 晴 推荐指数:0 举报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24
宣告
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
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

从星星的弹空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
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26
结局或开始---献给遇罗克
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
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
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
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
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早晨
我寻找春天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
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

如果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颜色


必须承认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战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
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
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普通通的愿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价


一生中
我多次撒谎
却始终诚实地遵守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因此,那与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
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
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朽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28
一切
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29
走吧

走吧,
落叶吹进深谷,
歌声却没有归宿。


走吧,
冰上的月光,
已从河面上溢出。


走吧,
眼睛望着同一片天空,
心敲击着暮色的鼓。


走吧,
我们没有失去记忆,
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


走吧,
路呵路,
飘满了红罂粟。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0
无题

把手伸给我
让我那肩头挡住的世界
不再打扰你
假如爱不是遗忘的话
苦难也不是记忆
记住我的话吧
一切都不会过去
即使只有最后一棵白杨树
象没有铭刻的墓碑
在路的尽头耸立
落叶也会说话
在翻滚中褪色、变白
慢慢地冻结起来
托起我们深深的足迹
当然,谁也不知道明天
明天从另一个早晨开始
那时我们将沉沉睡去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1
红帆船
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
路,怎么从脚下延伸
滑进瞳孔的一盏盏路灯
滚出来,并不是星星
我不想安慰你
在颤抖的枫叶上
写满关于春天的谎言
来自热带的太阳鸟
并没有落在我们的树上
而背后的森林之火
不过是尘土飞扬的黄昏


如果大地早已冰封
就让我们面对着暖流
走向海
如果礁石是我们未来的形象
就让我们面对着海
走向落日
不,渴望燃烧
就是渴望化为灰烬
而我们只求静静地航行
你有飘散的长发
我有手臂,笔直地举起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2
迷途

沿着鸽子的哨音
我寻找着你
高高的森林挡住了天空
小路上
一颗迷途的蒲公英
把我引向蓝灰色的湖泊
在微微摇晃的倒影中
我找到了你
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3
和弦

树林和我
紧紧围住了小湖
手伸进水里
搅乱雨燕深沉的睡眠
风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

我走到街上
喧嚣被挡在红灯后面
影子扇形般打开
脚印歪歪斜斜
安全岛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

一扇蓝色的窗户亮了
楼下,几个男孩
拨动着吉他吟唱
烟头忽明忽暗
野猫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

沙滩上,你睡着了
风停在你的嘴边
波浪悄悄涌来
汇成柔和的曲线
梦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4
界限

我要到对岸去


河水涂改着天空的颜色
也涂改着我
我在流动
我的影子站在岸边
象一棵被雷电烧焦的树


我要到对岸去


对岸的树丛中
掠过一只孤独的野鸽
向我飞来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5
枫树和七颗星星

世界小得象一条街的布景
我们相遇了,你点点头
省略了所有的往事
省略了问候
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
一切都已经结束
可你为什么还带着那块红头巾
看看吧,枫叶装饰的天空
多么晴朗,阳光
已移向最后一扇玻璃窗


巨大的屋顶后面
那七颗星星升起来
不再象一串成熟的葡萄
这是又一个秋天
当然,路灯就要亮了
我多想看看你的微笑
宽恕而冷漠
还有那平静的目光
路灯就要亮了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8
太阳城札记

艺术

亿万个辉煌的太阳
呈现在打碎的镜子上

命运

孩子随意敲打着栏杆
栏杆随意敲打着夜晚

祖国

她被铸在青铜的盾牌上
靠着博物馆黑色的板墙

和平

在帝王死去的地方
那支老枪抽枝 发芽
成了残废者的拐杖

爱情

恬静。雁群飞过
荒芜的处女地
老树倒下了,嘎然一声
空中飘落着咸涩的雨

自由

飘
撕碎的纸屑

生活

网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39
古寺

消失的钟声
结成蛛网,在裂缝的柱子里
扩散成一圈圈年轮
没有记忆,石头
空蒙的山谷里传播回声的
石头,没有记忆
当小路绕开这里的时候
龙和怪鸟也飞走了
从房檐上带走喑哑的铃铛
荒草一年一度
生长,那么漠然
不在乎它们屈从的主人
是僧侣的布鞋,还是风
石碑残缺,上面的文字已经磨损
仿佛只有在一场大火之中
才能辨认,也许
会随着一道生者的目光
乌龟在泥土中复活
驮着沉重的秘密,爬出门槛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42
岛

1
你在雾海中航行
没有帆
你在月夜下漂泊
没有锚


路从这里消失
夜从这里消失

2
没有标志
没有清晰的界限
只有浪花祝祷的峭崖
留下岁月那沉闷的痕迹
和一点点威严的纪念


孩子们走向沙滩
月光下,远处的鲸鱼
正升起高高的喷泉

3
鸥群醒了
翅膀接连着翅膀
叫声那么凄厉
震颤着每片合欢树叶
和孩子们的心


在这小小的世界里
难道唤醒的只是痛苦

4
地平线倾斜了
摇晃着,翻转过来
一只海鸥坠落而下
热血烫卷了硕大的蒲叶
那无所不在的夜色
遮掩了枪声


--这是禁地
这是自由的结局
沙地上插着一支羽毛的笔
带着微湿的气息
它属于颤抖的船舷和季节风
属于岸,属于雨的斜线
昨天或明天的太阳
如今却在这里
写下死亡所公证的秘密

5
每个浪头上
浮着一根闪光的羽毛


孩子们堆起小小的沙丘
海水围拢过来
象花园,冷清地摇动
月光的挽联铺向天边

6
阿,棕榈
是你的沉默
举起叛逆的剑
又一次
风托起头发
象托起旗帜迎风招展


最后的疆界
永远在孩子们的心里

7
夜,迎风而立
为浩劫
为潜伏的凶手
铺下柔软的地毯
摆好一排排贝壳的杯盏

8
有了无罪的天空就够了
有了天空就够了


听吧,琴
在召唤失去的声音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43
雨夜

当水洼里破碎的夜晚
摇着一片新叶
象摇着自己的孩子睡去
当灯光串起雨滴
缀饰在你肩头
闪着光,又滚落在地
你说,不
口气如此坚决
可微笑却泄露了内心的秘密


低低的乌云用潮湿的手掌
揉着你的头发
揉进花的芳香和我滚烫的呼吸
路灯拉长的身影
连接着每个路口,连接着每个梦
用网捕捉着我们的欢乐之谜
以往的辛酸凝成泪水
沾湿了你的手绢
被遗忘在一个黑漆漆的门洞里


即使明天早上
枪口和血淋淋的太阳
让我交出青春、自由和笔
我也决不会交出这个夜晚
我决不会交出你
让墙壁堵住我的嘴唇吧
让铁条分割我的天空吧
只要心在跳动,就有血的潮汐
而你的微笑将印在红色的月亮上
每夜升起在我的小窗前
唤醒记忆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43
明天,不

这不是告别
因为我们并没有相见
尽管影子和影子
曾在路上叠在一起
象一个孤零零的逃犯


明天,不
明天不在夜的那边
谁期待,谁就是罪人
而夜里发生的故事
就让它在夜里结束吧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45
彗星

回来,或永远走开
别这样站在门口
如同一尊石像
用不期待回答的目光
讨论我们之间的一切


其实难以想象的
并不是黑暗,而是早晨
灯光将怎样延续下去
或许有彗星出现
拖曳着废墟中的瓦砾
和失败者的名字
让它们闪光、燃烧、化为灰烬


回来,我们重建家园
或永远走开,象彗星那样
灿烂而冷若冰霜
摈弃黑暗,又沉溺于黑暗之中
穿过连接两个夜晚的白色走廊
在回声四起的山谷里
你独自歌唱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46
履历

我曾正步走过广场
剃光脑袋
为了更好地寻找太阳
却在疯狂的季节里
转了向,隔着栅栏
会见那些表情冷漠的山羊
直到从盐碱地似的
白纸上看到理想
我弓起了脊背
自以为找到了表达真理的
唯一方式,如同
烘烤着的鱼梦见海洋
万岁!我只他妈喊了一声
胡子就长出来了
纠缠着,象无数个世纪
我不得不和历史作战
并用刀子与偶像们
结成亲眷,到不是为了应付
那从蝇眼中分裂的世界
在争吵不休的书堆里
我们安然平分了
倒卖每一颗星星的小钱
一夜之间,我赌输了
腰带,又赤条条地回到世上
点着无声的烟卷
是给这午夜致命的一枪
当天地翻转过来
我被倒挂在
一棵墩布似的老树上
眺望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47
八月的梦游者

海底的石钟敲响
敲响,掀起了波浪


敲响的是八月
八月的正午没有太阳


涨满乳汁的三角帆
高耸在漂浮的尸体上


高耸的是八月
八月的苹果滚下山冈


熄灭已久的灯塔
被水手们的目光照亮


照亮的是八月
八月的集市又临霜降


海底的石钟敲响
敲响,掀起了波浪


八月的梦游者
看见过夜里的太阳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3
在黎明的铜镜中

在黎明的铜镜中
呈现的是黎明
猎鹰聚拢唯一的焦点
台风中心是宁静的
歌手如云的岸
只有冻成白玉的医院
低吟


在黎明的铜镜中
呈现的是黎明
水手从绝望的耐心里
体验到石头的幸福
天空的幸福
珍藏着一颗小小沙砾的
蚌壳的幸福


在黎明的铜镜中
呈现的是黎明
屋顶上的帆没有升起
木纹展开了大海的形态
我们隔着桌子相望
而最终要失去
我们之间这唯一的黎明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4
触电

我曾和一个无形的人
握手,一声惨叫
我的手被烫伤
留下了烙印


当我和那些有形的人
握手,一声惨叫
它们的手被烫伤
留下了烙印


我不敢再和别人握手
总把手藏在背后
可当我祈祷
上苍,双手合十
一声惨叫
在我的内心深处
留下了烙印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5
诗艺

我所从属的那所巨大的房舍
只剩下桌子,周围
是无边的沼泽地
明月从不同角度照亮我
骨骼松脆的梦依然立在
远方,如尚未拆除的脚手架
还有白纸上泥泞的足印
那只喂养多年的狐狸
挥舞着火红的尾巴
赞美我,伤害我


当然,还有你,坐在我的对面
炫耀于你掌中的晴天的闪电
变成干柴,又化为灰烬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5
自昨天起

我无法深入那首乐曲
只能俯下身,盘旋在黑色的唱片上
盘旋在苍茫时刻
在被闪电固定的背景中
昨天在每一朵花中散发幽香
昨天打开一把把折椅
让每个人就座
那些病人等得太久了
他们眼中那冬日的海岸
漫长而又漫长


我只能深入冬日的海岸
或相反,深入腹地
掠飞满树的红叶
深入学校幽暗的走廊
面对各种飞禽标本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6
这一步

塔影在草坪移动,指向你
或我,在不同的时刻
我们仅相隔一步
分手或重逢
这是个反复出现的
主题,恨仅相隔一步
天空摇荡,在恐惧的地基上
楼房把窗户开向四方
我们生活在其中
或其外,死亡仅相隔一步
孩子学会了和墙说话
这城市的历史被老人封存在
心里,衰老仅相隔一步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7
可疑之处

历史的浮光掠影
女人捉摸不定的笑容
是我们的财富
可疑的是大理石
细密的花纹
信号灯用三种颜色
代表季节的秩序
看守鸟笼的人
也看守自己的年龄
可疑的是小旅馆
红铁皮的屋顶
从长满青苔的舌头上
淌落语言的水银
沿立体交叉桥
向着四面八方奔腾
可疑的是楼房里
沉寂的钢琴
疯人院里的小树
一次次被捆绑
橱窗里的时装模特
用玻璃眼睛打量行人
可疑的是门下
赤裸的双脚
可疑的是我们的爱情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8
挽歌

寡妇用细碎的泪水供奉着
偶像,等待哺乳的
是那群刚出生的饿狼
它们从生死线上一个个逃离
山峰耸动着,也传递了我的嚎叫
我们一起围困农场


你来自炊烟缭绕的农场
野菊花环迎风飘散
走向我,挺起小小而结实的乳房
我们相逢在麦地
小麦在花岗岩上疯狂地生长
你就是那寡妇,失去的


是我,是一生美好的愿望
我们躺在一起,汗水涔涔
床漂流在早晨的河上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9
期待

没有长长的石阶通向
那最孤独的去处
没有不同时代的人
在同一打鞭子上行走
没有已被驯化的鹿
穿过梦的旷野
没有期待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19:59
只有一颗石化的种子

群山起伏的谎言
也不否认它的存在
而代表人类智慧
和凶猛的所有牙齿
都在耐心期待着
期待着花朵闪烁之后
那唯一的果实


它们等待了几千年
欲望的广场铺开了
无字的历史
一个盲人摸索着走来
我的手在白纸上移动
我是那盲人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1
寓言

他活在他的寓言里
他不再是寓言的主人
这寓言已被转卖到
另一只肥胖的手中


他活在肥胖的手中
金丝雀是他的灵魂
他的喉咙在首饰店里
周围是玻璃的牢笼


他活在玻璃的牢笼中
在帽子与皮鞋之间
那四个季节的口袋
装满了十二张面孔


他活在十二张面孔中
他背叛的那条河流
却紧紧地追随着他
使人想起狗的眼睛


他活在狗的眼睛中
看到全世界的饿
和一个人的富足
他是他的寓言的主人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2
另一种传说

死去的英雄被人遗忘
他们寂寞,他们
在人海里穿行
他们的愤怒只能点燃
一支男人手中的烟
借助梯子
他们再也不能预言什么
风向标各行其是
当他们蜷缩在
各自空心的雕像的脚下
才知道绝望的容量
他们时常在夜间出没
突然被孤灯照亮
却难以辨认
如同紧贴在毛玻璃上的
脸


最终,他们溜进窄门
沾满灰尘
掌管那孤独的钥匙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3
无题

永远如此
火,是冬天的中心
当树林燃烧
只有那不肯围拢的石头
狂吠不已


挂在鹿角上的钟停了
生活是一次机会
仅仅一次
谁校对时间
谁就会突然老去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4
诱惑

那是一种诱惑
亘古不变
使多少水手丧生
石堤在阻挡
倾斜的陆地滑向海底


海豚越过了星群
又落下,白色沙滩
消失在溶溶的月光中
海水漫过石堤
漫过空荡荡的广场
水母搁浅在每根灯柱上
海水爬上石阶
砰然涌进了门窗
追逐着梦见海的人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5
空白

贫困是一片空白
自由是一片空白
大理石雕像的眼睛里
胜利是一片空白
黑鸟从地平线涌来
显露了明天的点点寿斑
失望是一片空白
在朋友的杯底
背叛是一片空白
情人的照片上
厌恶是一片空白
那等待已久的信中
时间是一片空白
一群不祥的苍蝇落满
医院的天花板
历史是一片空白
是待续的家谱
故去的,才会得到确认

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5
无题

对于世界
我永远是个陌生人
我不懂它的语言
他不懂我的沉默
我们交换的
只是一点轻蔑
如同相逢在镜子中


对于自己
我永远是个陌生人
我畏惧黑暗
却用身体挡住了
那唯一的灯
我的影子是我的情人
心是仇敌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6
别问我们的年龄

我们在无知的森林中
和草地的飞毯上接近过天空


当我们占据了某套公寓
如同占据了真理
误入城市之网的汽车
爬上水泥的绝壁
在电线捆缚的房子之间
夜携带着陌生的来信
楼梯松弛了
陷阱捕获的石狮
是我们共同的主人


别问我们的年龄
我们沉睡得象冷藏库里的鱼
假牙置于杯中
影子脱离了我们
被重新裁剪
从袖口长出的枯枝
绽开了一朵朵
血红的嘴唇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7
守灵之夜

小村庄和全村的瘦驴
被几棵枯树拴住
瘟疫之路纵横
奔向他乡
百年的尘埃遮蔽天空


守灵的僧人只面对
不曾发生的事情


飘移的雪堆
围拢恶狗的眼中之火
窗纸分散了月光的重量
门被悄悄地推开
百年的夜多么轻盈


守灵的僧人只面对
不曾发生的事情


挂锁叮当作响
木箱攒下黑色的时辰
老猫昏睡不醒
避邪的面具在墙上
百年的梦点亮油灯


守灵的僧人只面对
不曾发生的事情


蹲在村头的土地庙
青烟缭绕
碑文给石头以生命
以无痛的呻吟
百年的记忆布下蚁群


守灵的僧人只面对
不曾发生的事情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8
孤儿

我们是两个孤儿
组成了家庭
会留下另一个孤儿
在那长长的
影子苍白的孤儿的行列中
所有喧嚣的花
都会结果
这个世界不得安宁
大地的羽翼纷纷脱落
孤儿们飞向天空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8
菩萨

流动着的衣褶
是你微微的气息


你挥舞千臂的手掌上
睁开一只只眼睛
抚摸那带电的沉寂
使万物重叠交错
如梦


忍受百年的饥渴
嵌在你额头的珍珠
代表大海无敌的威力
使一颗沙砾透明
如水


你没有性别
半裸的乳房隆起
仅仅是做母亲的欲望
哺育尘世的痛苦
使它们成长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09
单人房间

他出生时家具又高又大又庄严
如今很矮小很破旧
没有门窗,灯泡是唯一的光源
他满足于室内温度
却大声诅咒那看不见的坏天气
一个个仇恨的酒瓶排在墙角
瓶塞打开,不知和谁对饮
他拼命地往墙上钉钉子
让想象的瘸马跨越这些障碍


一只追赶臭虫的拖鞋践踏
天花板,留下理想带花纹的印迹
他渴望看到血
自己的血,霞光般飞溅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10
语言

许多种语言
在这世界飞行
碰撞,产生了火星
有时是仇恨
有时是爱情


理性的大厦
正无声地陷落
竹篾般单薄的思想
编成的篮子
盛满盲目的毒蘑


那些岩画上的走兽
踏着花朵驰去
一棵蒲公英秘密地
生长在某个角落
风带走了它的种子


许多种语言
在这世界飞行
语言的产生
并不能增加或减轻
人类沉默的痛苦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11
十年之间

在被遗忘的土地上
岁月,和马轭上的铃铛纠缠
彻夜作响,路也在摇晃
重负下的喘息改编成歌曲
被人们到处传唱
女人的项链在咒语声中
应验似的升入空中
荧光表盘淫荡地随意敲响
时间诚实得象一道生铁栅栏
除了被枯枝修剪过的风
谁也不能穿越或来往
仅仅在书上开放过的花朵
永远被幽禁,成了真理的情妇
而昨天那盏被打碎了的灯
在盲人的心中却如此辉煌
在突然睁开的眼睛里
留下凶手最后的肖像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16
夜:主题与变奏

在这里,道路汇合
一条条平行的光束
是冗长而猝然中断的对话
弥漫着司机辛辣的烟味
粗野而含混的叫骂
栅栏代替了排队的人们
从门板的缝隙中流散的灯光
和烟头一起被抛在路旁
任凭脚践踏
广告牌依着老人遗忘的手杖
似乎想走动起来
石头的睡莲凋谢了
喷水池里,楼房正缓缓地倒塌
上升的月亮突然敲响
钟声一下一下
唤醒了宫墙里老的时间
日晷在旋转,校对误差
等候盛大的早朝仪式
锦衣飘带在风中簌簌站起
拂去石阶上的尘埃
流浪汉的影子从墙上滑过
红红绿绿的霓虹灯为他生辉
也使他彻夜不眠
一只迷路的猫窜上长椅
眺望轻柔似烟的波光
而水银灯不客气地撩开窗帘
扰乱了梦,让孤独者醒来
在一扇小门后面
有只手轻轻地拨动插销
仿佛在拉着枪栓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17
艺术家的生活

去买一根萝卜
--母亲说
嘿,注意安全线
--警察说
大海呵,你在哪儿
--醉汉说
怎么街灯都炸了
--我说
一个过路的瞎子
敏捷地举起了竹竿
象拉出一根天线
尖叫而来的救护车
把我送进了医院


于是我成了模范病人
响亮地打着喷嚏
闭上眼睛盘算着开饭的时间
一次次把血输给臭虫
没有工夫叹息
终于我也当上了医生
提着粗大的针管
在走廊里踱来踱去
消磨着夜晚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18
传说的继续

古老的陶罐上
早有关于我们的传说
可你还不停地问
这是否值得
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
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
融进殡葬夜色的河
爱的苦果
将在成熟时坠落
此时此地
只要有落日为我们加冕
随之而来的一切
又算得了什么
--那漫长的夜
辗转而沉默的时刻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19
爱情故事

毕竟,只有一个世界
为我们准备了成熟的夏天
我们却按成年人的规则
继续着孩子的游戏
不在乎倒在路旁的人
也不在乎搁浅的船


然而,造福于恋人的阳光
也在劳动者的脊背上
铺下漆黑而疲倦的夜晚
即使在约会的小路上
也会有仇人的目光相遇时
降落的冰霜


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了
有你和我,还有很多人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20
青年诗人的肖像

那从袖口拽出的灵感
没完没了,你
日夜穿行在长长的句子和
胡同里,你
生下来就老了
尽管雄心照旧沿着
秃顶的边缘生长
摘下假牙,你
更象个孩子
一转身就把名字写在
公共厕所的墙上
由于发育不良,你
每天都要吞下几片激素
让嗓音温顺得
象隔壁那只叫春的猫
一连九个喷嚏都
落在纸上,你
不在乎重复
再者钱也未必干净
可人人都喜欢
救火车发疯似地呼啸
提醒你赞美
交过保险费的月亮
或都赞美没交保险费的
板斧,沉甸甸的
比起思想来更有力量
天冷得够戗,血
都黑了,夜晚
就象冻伤了的大脚指头
那样麻木,你
一瘸一拐地
出入路边的小树林
会会那帮戴桂冠的家伙们
每棵树
有每棵树的猫头鹰
碰上熟人真头疼
他们总喜欢提起过去
过去嘛,我和你
大伙都是烂鱼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20
回声

你走不出来这峡谷
在送葬的行列
你不能单独放开箱木
与死亡媾和,让那秋天
继续留在家中
留在炉旁的洋铁罐里
结出不孕的蓓蕾
雪崩开始了--
回声找到你和人们之间
心理上的联系,幸存
下去,幸存到明天
而连接明天的
一线阳光,来自
隐藏在你胸中的钻石
你走不出这峡谷,因为
被送葬的是你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21
峭壁上的窗户

黄蜂用危险的姿势催开花朵
信已发出,一年中的一天
受潮的火柴不再照亮我
狼群穿过那些变成了树的人们
雪堆骤然融化,表盘上
冬天的沉默断断续续
凿穿岩石的并不是纯净的水
炊烟被利斧砍断
笔直地停留在空中
阳光的虎皮条纹从墙上滑落
石头生长,梦没有方向
散落在草丛中的生命
向上寻找着语言,星星
迸裂,那发情的河
把无数生锈的弹片冲向城市
从阴沟里张出凶猛的灌木
在市场上,女人们抢购着春天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32
陌生人

你在博物馆
大理石地面上狠狠
摔了一交,鞋
在冰封的河上滑得很
远,我坐在船上
似乎晕了船
不停地拨着电话
却不知打给谁
下班铃声响了三遍
随着沉默的人流
你绝望地盯住了红灯
热带雨林中的落日
令人神往,我
把香蕉皮似的手套翻过来
抖落细沙和烟末


再刮掉寂寞的胡须
和肥皂沫一起
溅到模糊不清的
镜子上,你跨过水坑
看见那陌生的影子
背后是广告牌上的天空
一只玻璃的鸽子
落在地上,我
钻到床下寻找着
手被闪烁的星星划破
昏暗的电影院里
你含着糖块
为一个悲惨的故事
哭泣,我打开灯
靠在门上笑了
有那么多机会和你认识
看来我们并不是
陌生人,门柄
转动了一下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33
雨中纪事

醒来,临街的窗户
保存着玻璃
那完整而宁静的痛苦
雨中渐渐透明的
早晨,阅读着我的皱纹
书打开在桌上
瑟瑟作响,好象
火中发出的声音
好象折扇般的翅膀
华美地展开,在深渊上空
火焰与鸟同在


在这里,在我
和呈现劫数的晚霞之间
是一条漂满石头的河
人影骚动着
潜入深深的水中
而升起的泡沫
威胁着没有星星的
白昼
在大地上画果实的人
注定要忍受饥饿
栖身与朋友中的人
注定要孤独
树根裸露在生死之外
雨水冲刷的
是泥土,是草
是哀怨的声音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34
关于传统

野山羊站立在悬崖上
拱桥自建成之日
就已经衰老
在箭猪般丛生的年代里
谁又能看清地平线
日日夜夜,风铃
如文身的男人那样
阴沉,听不到祖先的语言
长夜默默地进入石头
搬动石头的愿望是
山,在历史课本中起伏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35
空间

孩子们围坐在
环行山谷上
不知道下面是什么


纪念碑
在一座城市的广场
黑雨
街道空荡荡
下水道通向另一座
城市


我们围坐在
熄灭的火炉旁
不知道上面是什么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38
东方的想像

风中的钢刀灵巧地转动
大坝上的牛羊失踪
树木朝冬天一起鞠躬
绿色租赁给军队
枝干被造成大船时
洪水来临
豪华的时代
在宴请它的客人
铜号、美酒
竹椅上东方的想像
是不落的太阳
悬挂在砖窑上空
工匠们造就的天堂
流星般塌落
情人们睡在回声
那世纪之交的桥洞里
戴天使面具的人们
从桥上走过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38
夜归

经历了空袭警报的音乐
我把影子挂在衣架上
摘下那只用于
逃命的狗的眼睛
卸掉假牙,这最后的词语
合上老谋深算的怀表
那颗设防的心
一个个小时掉进水里
像深水炸弹在我的梦中
爆炸
听见了我的恐惧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39
画-给田田五岁生日

穿无袖连衣裙的早晨到来
大地四处滚动着苹果
我的女儿在画画
五岁的天空是多么辽阔
你的名字是两扇窗户
一扇开向没有指针的太阳
一扇开向你的父亲
他变成了逃亡的刺
带上几个费解的字
一只最红的苹果
离开了你的画
五岁的天空是多麽辽阔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0
无题

我看不见
清澈的水池里的金鱼
隐秘的生活
我穿越镜子的努力
没有成功
一匹马在古老的房顶上
突然被勒住疆绳
我转运街角
乡村大道上的土
遮蔽天空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0
此刻

那伟大的进军
那一个精巧的齿轮
制止
从梦中领取火药的人
也领取伤口上的盐
和诸神的声音
余下的仅是永别
永别的雪
在夜空闪烁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1
缺席

大风统帅着敌对的旗帜
一声金星喊遍四方
爱与憎咬住了同一个苹果
梯子上的年龄
民族复兴的梦想
英雄高举手臂占据夜空
小丑倒立在镜中的沥青上
我关上假释之门
抗拒那些未来的证人
这是我独享尊严的时刻
冒险的火焰
陌生的灰烬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2
悼亡

不是生者是死者
在末曰般殷红的天空下
结伴而行
苦难引导着苦难
恨的尽头是恨
泉水干涸,大火连绵
回去的路更远
不是上帝是孩子
在钢盔与钢盔撞击的
声音中祈祷
母亲孕育了光明
黑暗孕育了母亲


石头滚动,钟表倒转
日蚀已经出现
不是肉体是灵魂
每年一起再过一次生日
你们有同样的年龄
爱为死者缔造了
永久的联盟
你们紧紧拥抱
在长长的死亡名单中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3
乡音

我对着镜子说中文
一个公园有自己的冬天
我放上音乐
冬天没有苍蝇
我悠闲地煮着咖啡
苍蝇不懂得什么是祖国
我加了点儿糖
祖国是一种乡音
我在电话线的另一端
听见了我的恐惧
于是我们迷上了深渊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4
夏日的黄铜

一个谣言的儿子
坐在节育的花环上
听夏日的黄铜
步伐整齐的士兵
沿生锈的道路走来
看夏日的黄铜
树上深深的斧恨
永远迷人地微笑着
吃夏日的黄铜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4
多事之秋

深深陷入黑暗的蜡烛
在知识的页岩中寻找标本
鱼贯的文字交尾后
和文明一起沉睡到天明
惯性的轮子,禁欲的雪人
大地棋盘上的残局
已搁置了多年
一个逃避规则的男孩
越过界河去送信
那是诗,或死亡的邀请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5
记念日

一个纪念日
痛饮往昔的风暴
和我们一起下沉
风在钥匙里成了形
那是死者的记忆
夜的知识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5
钟声

钟声深入秋天的腹地
裙子纷纷落在树上
取悦着天空
我看见苹果腐烂的过程
带爆力倾向的孩子们
象黑烟一样升起
房瓦潮湿
十里风暴有了不倦的主人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6
沉默的敲钟人

展开的时间的幕布
碎裂,漫天飘零
一个个日子撞击不停
船只登陆
在大雪上滑行
一只绵羊注视着远方
它空洞的目光有如和平
万物正重新命名
尘世的耳朵
保持着危险的平衡
这是死亡的钟声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7
布拉格

一群乡下蛾子在攻打城市
街灯,幽灵的脸
细长的腿支撑着夜空
有了悠灵,有了历史
地图上未标明的地下矿脉
是布拉格粗大的神经
梦在逃学,梦
是坐在云端的严历的父亲
有了父亲,有了继承权
一只耗子在皇宫的走廊漫步
影子的侍从前簇后拥
从世纪大门出发的轻便马车
途中变成了坦克
真理在选择它的敌人


有了真理,有了遗忘
醉汉如雄性蕊在风中摇晃
抖落了尘土的咒语
越过伏儿塔瓦河上时间的
桥,进入耀眼的白天
古老的雕像们充满敌意
有了敌意,有了荣耀
小贩神秘地摊开一块丝绒
请卖珍珠聚集的好天气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8
读书笔记

禁忌的花草
是历史的粮食
螺钿的天空下
纸蝴蝶梦见
一个石头的家族
那颗胸中的红色棋子
驱使我向前
我是王或者卒
的影子,我遮蔽
隔岸的风云
激情
第五十代的耗子们
挥舞着长鞭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8
过节

毒蛇炫耀口中的钉子
大地有著毒蛇
吞吃鸟蛋的寂静
所有钟表
停止在无梦的时刻
丰收聚敛着
田野死后的笑容
从水银的镜子
影像成双的人们
乘家庭的轮子
去集市
一位本地英雄
在废弃的停车场上
唱歌
玻璃晴朗
桔子辉煌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49
无题

他睁开第三只眼睛
那颗头上的星辰
来自东西方相向的暖流
构成了拱门 
高速公路穿过落日
两座山峰骑垮了骆驼
骨架被压进深深的
煤层
他坐在水下狭小的舱房里
压舱石般镇定
周围的鱼群光芒四射
自由那黄金的棺盖
高悬在监狱上方
在巨石后面排队的人们
等待着进入帝王的
记忆
词的流亡开始了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50
占领

夜繁殖的一群蜗牛
闪闪发亮,逼近
人类的郊区
悬崖之间的标语写着
未来属于你们 
失眠已久的礁石
和水流暗合
导游的声音空旷
这是敌人呆过的地方
少年跛脚而来
又跛脚奔向把守隘口的
方形的月亮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50
磨刀

我借清晨的微光磨刀
发现刀背越来越薄
刀锋仍就很钝
太阳一闪
大街上的人群
是巨大的橱窗里的树林
寂静轰鸣
我看见唱头正沿着
一棵树椿的年轮
滑向中心



评论人:保亭在线 评论日期:2007-12-18 20:51
日子

用抽屉锁住自己的秘密
在喜爱的书上留下批语
信投进邮箱 默默地站一会儿
风中打量着行人 毫无顾忌
留意着霓虹灯闪烁的橱窗
电话间里投进一枚硬币
问桥下钓鱼的老头要支香烟
河上的轮船拉响了空旷的汽笛
在剧场门口幽暗的穿衣镜前
透过烟雾凝视着自己
当窗帘隔绝了星海的喧嚣
灯下翻开褪色的照片和字迹


评论人:dbzj168 评论日期:2007-12-19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