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没有资本剥削,只有官僚剥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2/06 02:01:22

根本没有资本剥削,只有官僚剥削。(转)

 

作者:naturegift 提交日期:2009-2-11 20:39:00 访问:75 回复:2

 

超低工资的根源——官僚垄断剥削
  (马克思的资本剥削完全瞎说,根本没有资本剥削,只有官僚剥削)说先从市场公平讲起。
  1.如果老板和员工之间自愿签署劳动协议,那么这是公平交易。
  但是如果剥夺员工联合起来组织工会和老板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力,这就是不公平交易。集体谈判可以大幅度提高员工和老板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现在ji国员工和老板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约是1:3,每挣100块钱中,员工拿25块,老板拿75 块,而员工有集体谈判权力的自由民主国家这个比例是4:1,即每挣100块钱中,员工拿80块,老板拿20块,可见在官权大,民权小的官权社会中,比如 ji国确实存在剥削,可在自由民主的民权社会根本没有这个剥削存在。所以说剥削来源于官府的官僚对民权的剥夺。
  2.如果一个老板可以做电信运营商,另一个老板也可以做电信运营商,那么这是公平的市场。
  而如果只准某老板开网吧,其他老板被剥夺开网吧的权力,这就是不公平的市场。剥夺老板参与竞争的权力,这种不公平的市场也会导致一些剥削出现,因为不管你工人如何集体谈判提高工资,但是由于没有其他老板和他竞争,因此他就可以通过不断提高产品卖价获得更高利润,从而继续维持老板和员工之间的收入分配比例。甚至老板根本就不会和工人集体谈盘进行妥协,因为这个老板没有竞争压力。比如一个做冰箱的A老板,如果不答应工人的集体谈判条件,工人就会集体罢工,在有和没有其他老板参与竞争的两种情况下,A老板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有竞争存在,其他的B老板生产的冰箱就会占领市场,罢工会使A冰箱厂生产停滞,赚不到钱,而使B老板大赚特赚,罢工会给A老板带来巨大的损失,甚至破产,最终被淘汰出冰箱市场,所以说只要答应员工集体谈判的条件后,还有点钱可赚,不致亏本,A老板都是会答应的,而且他也无法通过提高冰箱销售价格继续维持和员工之间的收入分配比例,因为有其它的B老板生产的冰箱和他竞争。所以说只要不剥夺其它老板参与竞争的权力,老板就根本无法剥削员工。但是如果剥夺了其他老板参与竞争的权力,A老板就根本不怕员工联合起来集体谈判,因为冰箱市场上人们还是需要冰箱,只是暂时买不到,不会有人抢夺他的市场份额,只是暂时赚不到钱,以后恢复生产了。需要冰箱的人还是要买A老板的冰箱,市场还是A老板的,钱还是照样赚。所以说保障老板公平参与市场竞争的权力,就是保障员工的利益,也就保障了员工不被剥削。
  官僚剥削不仅有这种相对容易看到的,还有更加隐蔽的情况,因为一个工厂,一个地区或一个行业产生的官僚剥削还会向其他工厂、地区或行业扩散。比如在自由民主的民权社会中,由于没有官僚剥夺员工的权力,A冰箱工厂的员工就通过今年的集体谈判,和罢工把工资提高了25%。其他B冰箱厂的工人,即使没有进行实际的罢工和集体谈判,工资也会提高25%左右。因为——首先在竞争性的市场中,这个B公司的员工必然会大幅度流失,比如流向A公司,尤其是其优秀员工,为了防止这种现象发生,B公司老板必然会提高员工工资应对。其次,也是最重要的,B工厂的员工也可以象A工厂员工那样联合起来,组成真正工人自己的工会,进行集体谈判,也可以进行罢工,这些事情在B老板涨工资之前,都是可预料的必然,所以B工厂的老板往往在还没有实际罢工造成损失之前,就开始加工资,有些甚至在实际工会找他们正式谈判之前就开始这样做。不仅如此,当冰箱行业的工人提高了工资,其它的什么空调行业,电视机行业,汽车行业...等等,都会陆续受益,员工的工资都会提高,所以说一个地方,一个工厂,一个行业员工所取得的利益或者福利,都就会形成连锁反应,向其它地方、工厂、行业扩展。这也就是在自由民主的民权社会中,虽然没有看到大家人人都去罢工,甚至在有些公司里都没有实际真正组织过工会,但工人处处找到的工作,工资都高,他们的权力和利益仍然得以保障,官府无法对他们施加官僚剥削。
  但是在官权大,民权小的官权社会中,由于官府的官僚阶级通过暴力镇/压,剥夺了A工厂的员工的权力,A工厂的员工就不能自由组织工会,不能进行集体谈判,提高25%的工资也就无法发生。官府的剥夺民权的行为虽然只发生在A工厂员工身上,但同时这也会让上述的连锁反应也无法发生,B工厂的员工的工资也无法提高,一次类推,其它空调、电视机、汽车...等等行业也都无法提高。所以说官府的官僚即使并没有实际的来剥夺你的权力,但是通过这种连锁相关性,官僚剥削仍然扩散到其它工厂,行业或地区。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官僚主义的官权社会中,打工者不管到哪里打工,处处工资都低,所有人都逃不掉被官府的官僚剥削的命运。很多打工者还以为是所有的老板的资本在剥削他们,其实是打工者大家都在受官府官僚阶级的官僚剥削。
  所以在自由民主的民权社会中,一个工人即使自己没有实际参加过工会,也没有实际罢过工,但是他们处处找到的工作,工资都高(自由民主的民权社会,员工和老板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4:1,即每挣100块钱中,员工拿80块,老板拿20块。)而在砖制毒裁的官权社会中,这个工人不管哪里找到的工作,工资处处都低(砖制毒裁的官权社会中,比如ji国,员工和老板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约为1:3,每挣100块钱中,员工拿25块,老板拿75块),和自由民主国家相比两者相差3-4 倍左右。
  马克思的所谓“资本剥削”理论,完全是把真正实际的官民矛盾,转移到投资者和员工身上,是完全的本末倒置,一派胡言,其转移矛盾的目的是剥夺他们的权力和利益,把这些权力从投资者和员工身上夺走,比如剥夺所有投资者的投资权,形成官僚垄断;剥夺所有员工的工作选择权,成为官僚奴隶,最后建立万恶的官僚控制一切的官僚垄断生产制度,美其名曰社会主义公有计划经济,其实是官僚主义官有垄断经济,是让官僚剥削发展到极限的超级官僚剥削制度。
  综上所述,大家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老板和员工之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资本剥削”,如果出现了剥削,即使看起来像是所谓的“资本剥削”,其实也都是因为官府的官僚剥夺了老板或者剥夺了员工的权力导致的。
  中国哪朝哪代不是“官”逼民反,有谁听说过“地主”逼民反的!所以说世界上只存在官府的官僚阶级对民众的“官僚剥削”,而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资本剥削"。马克思的资本剥削完全瞎说。从现实自由民主国家的劳资分配比例的事实情况,可以看出资本剥削根本不存在,有的只是官僚剥削。
  下面我们再从理论上看看所谓“资本剥削”在自由民主社会到底存不存在。所谓“资本剥削”,就是说——“生产资料”剥削了打工者,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投资者”剥削了打工者。那我们试想,如果投资者不投资了会怎样,很明显这个世界将没有生产资料,劳动者由于没有生产资料,几乎无法生产,相当于一夜之间劳动生产效率倒退到原始社会的水平,可见打工者离不开投资者;当然投资者离开了劳动者,其投资也是一堆无用的废物,可见劳动者和投资者之间是合作伙伴关系——合作完成生产。其次,投资者如果不再投资了,那么他们也就不再是投资者,变成了一个普通个人,他们原本用来投资的钱就会用来自己消费享受,可见投资者其实是‘以降低自己的消费享受为代价,冒着血本无归的风险’拿出自己的钱来投资于生产,并且提高了社会劳动生产效率,打工者也在其中受益,这样的行为本来就应该是受到社会鼓励的行为,理所应当应该获得回报。这就好比说:甲、乙两个人各自打了20年工,都存了20万块钱,乙拿这20万选择吃更好的,穿更好的,住更好的,玩更好的,最终享受消费掉这20万;而甲没有选择消费享受,而是冒着血本无归的风险,拿出这20万投资于生产,甲的投资理所应当获得回报,如果没有回报,都去学乙贪图享受去了,谁还会愿意降低自己的消费享受,冒风险投资呢?没有人投资,打工者又到哪里去打工,这个世界又从何处去创造财富;所以说“投资”本来就应该是鼓励的行为,投资者理应获得投资回报,贪图享受不愿意投资的人自然也不应该坐享他人的投资所得,所以说剥削之说纯粹子虚乌有。乙如果认为甲的投资回报太高,乙完全可以不享受消费掉那20万,自己也来投资呀,凭什么在自己消费享受掉20万后,还要求从甲的降低自己的消费享受,冒着血本无归的风险投资的回报中去分一杯羹呢?乙要是觉得不合理,自己就不要自己图享受啊,哪有自己又享受,又不冒风险,座享别人的投资回报的呢?一个开放的市场是公平的。当然如果乙被官府官僚剥夺了投资的权力,这会产生不公平,不过前面我们已经论述过了,这是官府的官僚阶级剥夺乙的投资权产生的官僚剥削。
  事实上,不仅投资者应该获得回报,而且投资的回报也不可能过高,因为当平均投资回报率只有5%的时候,人们则更倾向于选择消费享受,而不愿意忍受低水平的生活,去冒风险投资,因为投资回报率低,不够吸引人。但是当投资回报率高达20%的时候,人们就会倾向于选择投资,愿意忍受低水平的生活冒风险投资。可见人们选择是投资,还是消费,其实是根据投资回报率来的,并且会自动平衡。投资回报率高的时候,整个社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忍受低水平的生活去投资,而不是选择消费享受。随着投资的人的增多,投资者之间的竞争会加剧,风险会越来越大,投资的回报率也会越来越低,就会有更多的人趋向于去消费享受,不愿意冒风险投资,所以投资回报率会自然的在某一个水平上平衡。所以说投资根本没有剥削可言,因为投资回报高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抢做他的生意,一直抢到这个生意利润低到没人愿意来抢的时候为止。
  可见投资根本无剥削可言,剥削只存在于官府官僚剥夺人们投资权力的时候。比如王某投资某个行业,投资回报很高,但是官僚经过各种手段,禁止他人参与到这个行业的竞争中,王某就可以一直维持极高的利润,剥削就产生了,但是大家记住,这是官僚剥削,是官僚剥夺了其他人的投资权导致的官僚剥削,而不是什么资本剥削。
  所以说官僚阶级和平民阶级的矛盾才是根本矛盾。而投资者和员工之间本质是一种合作关系,他们之间的分配比率是按照投资回报率自然平衡的,投资者想维持高利润也不可能,资本剥削完全子虚乌有。而官僚阶级和平民阶级的矛盾只有靠自由民主制度才能解决,因为自由民主制度的原理就是专门针对官僚剥削设计的。为了防止官僚剥削,首先采取扩大民权,缩小官权,官僚压根没有多大权力,自然官僚剥削就少了,扩大民权,比如民众的投资权等各项经济大权,其二对官权进行权力纵横分割,防止官官相卫,让他们相互制约,其三民众周期性的对官僚进行解雇、重新筛选,重新任命,让官僚剥削严重的人淘汰出局。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马克思所谓理想社会解决“资本剥削”的方案又是怎样的呢。马克思如此之憎恨老板的“资本剥削”,可是他的解决方案中老板的收益却是最大。在他们的理想社会中,首先,要让这个老板搞垄断,而且不仅仅让他垄断一个行业,而是让这个老板垄断一切行业,垄断一个国家的全部经济,并为这种‘超级垄断经济’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计划经济’。不仅如此,还要让这个老板既当老板又当官,即实现所谓‘公有制’,其实就是‘官有制’。这两点加起来就是‘超级官有垄断经济’,或者叫做“官僚垄断经济”。马克思居然认为这个又当了官,又垄断的老板会对老百姓最好,不会剥削劳动者,简直荒谬到了极点。其实这个荒谬的理论之所以成功,靠的只是玩了一套文字游戏,把“官府”叫“国家 ”,把“官有”叫 “公有”,把“官有制”叫“公有制”,把“官僚企业”叫“国营企业”,把“官有经济”叫“国有经济”,把“官僚垄断一切”叫“计划”,把“官僚垄断一切的经济”叫“计划经济”等等等等,一切都是在玩文字游戏。明白了这套文字游戏是怎么回事,大家也就明白了马克思主义的实质:超级官僚垄断制度,是世界上最毒裁的政治经济制度,是毒裁者梦寐以求的制度和愚民思想,所以世界上一切学习马克思的国家都变成了砖制毒裁国家。而只有制约官权、扩大民权的自由民主制度才能救中国。砖制毒裁的官僚垄断制度只能让官僚剥削掠夺盛行。
  下一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说法是所谓的"国家的钱",这个说法很有欺骗性.我认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逢人常说,他这辈子没有给国家做多大贡献,老了国家还给二百元的低保,感谢D啊.我告诉他,你其实已给国家做贡献了,因为你在买东西消费的时候,你同时就在为国家缴纳了税金,没有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缴纳的税金,国家还真不能正常运转呢.他听了一脸困惑.在自由民主社会,官府花钱都说是在花纳税人的钱,甚至为了明确表明这个钱的来源,在人们购物时,还将商品本身的价格和缴纳的税金分开注明,让人们随时都意识到自己在给国家缴税,是老百姓供养着国家.而在巴国,官府一般有意回避我们在买东西的时候,其实在不断缴税这个事实。甚至有意回避“纳税人”这三个字.说到纳税,只说公司企业纳了税,而事实上这些税金都以“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形式,最终算在了消费者身上,所谓公司和企业缴税,其实本质上和消费者缴税一回事。巴国官府正是通这种“转移税收”的手段,即收了税,有让绝大多数普通老百姓以为自己没有缴过税。而且这种“转移税收“的手段也同样作用于我们的拿到的工资和收入上。其实我们上班打工所在的公司或企业,向官府缴纳的每一笔税金里面,都含有本该是我们的工资,这和前面提到的我们买东西缴税的唯一区别是,买东西是因为因为这个东西要缴税,我们要出更多的钱买,而拿工资要交税,是因为要缴了税后,拿到手的工资就低了。因为官府要企业缴纳的每一分钱最终都转移到了消费者和公司的每一名打工者员工身上,如果没有缴纳这些税金,我们的工资将会更高,我们买的东西将更便宜。
  
  所以说,知道了经济学上的“税收转移”后,我们就知道,只要我们上了班打了工,我们就是纳税人,我们每买一件东西,我们都在向官府缴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消费者,每一个消费者都是纳税人,所谓"国家的钱"本来就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钱,我们不需为此感谢谁,反而应该理直气壮地监督我们每一分钱的去向和使用,看是否符合我们老百姓的利益.所以追求自由民主的朋友们,我们应该抛弃“国家的钱”这个砖制狼奶语言体系词汇,改为自由民主语言体系词汇“纳税人的钱”,在谈到我们和国家的关系的时候我们应该强调我们是“纳税人 ”,是我们“纳税人养着的国家”,“国家应该感谢我们纳税人”。
  
  转自雅虎李明,谢谢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