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探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 慎入!【多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2/07 02:01:53

勇探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 慎入!【多图】

 

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最让人神往的便是它无数的历史古迹,方尖石塔,阿克苏姆(Axum)石碑,教堂,塔纳湖岛Tigre的科普特人修道院,以及拉利贝拉(Lalibela)的非洲耶路撒冷的岩石教堂。当然,历史和文化还不是这个地方最引人注意的唯一事物,还有这里人们根深蒂固的独特的传统文化。这里科普特教会的宗教信仰,这里本地的人群,Hamer、Mursi、Caro以及其他一些,他们的生活方式是我们所无法想象的,离现代生活太遥远了。随我的镜头看看这几个原始部落的人是如何生活的吧!
  

这是埃塞俄比亚南部的MURSI部落

 

 

 

 

 

Mursi 族人居於埃塞俄比亚最偏远的地区——Omo山谷里,当英国人类学家在1970s早期发现这一族群时,他们还没听说过埃塞俄比亚这一名称——这个他们居住的国度。Mursi族人被遗忘在世界的角落里,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却都扛著AK-47s。毗邻的Banna族人和Bodi族人时常抢夺他们珍视的牛群,给他们带来威胁,於是他们也以牙还牙。Mursi少女长到十五、六岁时,会穿透下嘴唇以置盘(称为唇盘,即lip-plate),若其容忍度愈大,则所置盘愈大,可为其父赢来愈多的彩礼。下面照片上的那张是我在部落里见到最大的了,直径15CM。

 

  面对面再看这些Mursi女人们,带上盘子的还好,那些把盘子去掉的更刺激人,下嘴唇垂在下巴上,怪异得很。这些女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下嘴唇划开一口子,装上一泥烧的小盘子,随着年龄的增大,逐渐更换大的。是什么原因使她们能够延续这残酷的方式至今?单单是为了美?据说还有另一种原因,很久以前, Mursi的男人怕自己的女人和女儿被别的部落掳去做奴隶,嘴上装上大盘子后,使她们变得丑陋,别的族群就不会看上并抢去。当然并不是部落里所有的女人都有权利装上这么个大盘子的,只有部落里显赫家庭里的女人才有资格,那些一般家庭里的女人虽免去了酷刑,但正常的面孔也代表了一个女人在这个部落里的低下地位。

 

 

 

 

 

  这些是年轻的 Mursi 女孩,她们的嘴唇还没有被盘子撑大。但是这些女孩已经开始在练习将盘子塞入口中,瞧瞧右边那位女孩手上拿的就是练习的盘子。

 

 

  再给大家看看HAMMER部落的人。

 

  在Turmi 市场。这个市场的人主要来自附近的一些小部落,以HAMMER部落居多。HAMMER部落是埃塞俄比亚南部OMO山谷最友好的部落。这里的女人以他们的发型闻名。HAMMER部落的人另外一个特征就是当他们表达喜欢某一事物时,喉咙里会发出“呜呜~~~”的声音。
  
  Hamer 女人大多赤裸着上身,而脖子里却挂满了贝壳和珠子穿成的项链,红的,白的,蓝的,绿的,在褐色的皮肤上,鲜艳的色彩更夺人眼目。谁说这不是一种时尚呢,她们把色彩演绎的那么完美,那样的有冲击力。如果你想知道怎么区分女孩和女人,可以看她们的脖颈里是否有条粗粗的项圈,有丈夫的女人都有这样的项圈,但有一种特制的项圈不是每个有丈夫的女人都可以戴的,只有一个家庭里的第一位夫人才有权利带,这种项圈是木制的,底部伸出一个椽头,带这项圈的女人,在一个家庭里地位高于其他的女人,在家里掌管着粮食, 指使其他的女人做家务等。
  
  这里的另一种时尚却是非常骇人的,满12岁的女孩,就可以开始来雕刻自己的身体,用刀子在身体的背部,腹部划上一道道刀口,等伤口好了就结成了一条条的疤痕,Hamer 人认为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否美丽,是根据她身上疤痕的多少,大小来判断的。另一种说法是女人通过这样的仪式来展示她们的强壮。美丽的代价是残酷的,不少女孩为此付出了生命,包括割礼,即使能够忍受仪式过程中那痛苦的煎熬,还要经过伤口愈合的难关,没有消炎药,通常仪式后,只是用一些具有消炎作用的植物草叶根茎敷在伤口处,身体强壮者才能度过这生死关。

 

 

 

 

 

  在HAMER 部落里,随处可见很多长着东方面孔的HAMER女孩,五官还算清秀。听说是中国人的后裔。想想前些时候报道的郑和下西洋时在非洲留下的水手,答案就很清楚了。当时水手们留下来,通过带来的耕种方法和食物种子,在非洲土地上繁衍着后代。由于他们不与别的部落通婚,所以虽然经过数百年,但是还是保留了老祖宗的特征。

 

 

 


 


 这是来自HAMER部落的一个女人在集市上做“买卖”,真让人大跌眼睛。

 

 

 

  再看看KARO部落吧!
  
  这是一个沿河的部落,大约有1000的Karo人生活在这里。主要以农耕为生。Karo人喜欢在身上和面部涂上各种花纹,Karo女人通常带着贝壳和彩色玻璃珠子穿成的项链,这些项链是她们的丈夫和情人们赠送,所以从一个女人脖子上项链的多少,可以看出她的受欢迎程度。
  

 

  这是一个15岁的KARO妈妈在奶孩子。干瘪的乳房....


 

 

 

  这就是KARO人的家,地上到处是瓢瓢罐罐。左边的KARO女人奶头上还滴着奶水。

 

 

  KARO人的孩子也多,但是由于医疗条件落后,经常小孩生下不久就死了,于是又生。女人象机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