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周印度之旅[三]——新德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7 01:15:18
我3月1日中午离开上海的,到印度已经是深夜。印度是东6区的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两个小时。在机场,我先换了200美元,汇率是1美元等于43.8卢布。酒店里换的是1美元等于43卢布,而旅行社是1美元等于44卢布,所以还是旅行社最合算。新德里的国际机场和国内机场是分开的,在机场里就有一个换外汇的银行。换汇的官员很严肃,每一张美元都希望用他的肉眼分辨出真假来。我前面的一个西方人告诉他说他要换的美元都是从银行里拿出来的,那个换汇的官员也就不再对自己的肉眼委以重任将美金收了起来。我没有看见他使用验钞机,但是换汇的单子上有每一张美元的编号和换汇申请人的护照编号,所以各位看官不要存侥幸心理。

在印度的每一个机场里都有一个政府经营的预付出租车受理点Prepaid Taxi,但也会有私营的在旁边企图敲诈外国游客。我在新德里New Delhi的时候,国际机场正在维修,加上我出来乍到,不知不觉地就走出了机场外,被私营的出租车受理点里坐着的一个美丽绝伦的印度美女吆喝了过去。原本200卢布的路程,他们让我付了1460卢布,然后带我去出租车的司机有把我转包给了另一人,所以等我到酒店的时候,我又付了那个司机500卢布,加上小费,多花了40美金,真是胸闷。不过后来知道这里面的路数,也就没有在多花过冤枉钱。幸好是卢布,要是欧元或是美金,我更要心疼了。回来的时候,我原来准备把他们用数码相机拍下来,可是正值印度放假,没找着他们,让我扼腕叹息。

印度的旅馆一晚上可以从4美元到200美元不等。我是通过携程网www.ctrip.com 订的酒店,四星级,门市价100美元一晚的酒店我只付了628元人民币,条件还不错。后来由于荷包越来越扁,住宿条件也越来越差,沦落到30美元一晚的酒店。我喜欢一个人旅游,而且并不想把旅游变成吃苦夏令营,所以即便是30美元一晚的酒店,也还有卫星电视,空调,一张大床和装修过的浴室。印度是宗教国家,所以除了旅游胜地的人们宰起外国游客来手起刀落,神情泰然,颇有孙二娘祖传心授的黑店经营之法之外,大多数的老百姓还是很纯朴的,治安也没什么问题。若是结伴而游的旅客,住宿费还可以再经济些。

因为在新德里有朋友,于是我决定在那里停留一天,探望朋友,顺便观光再乘南下的飞机去马德拉斯Madras,又名Chennai. 那里有很多宗教胜地据说很美。因为在上海并没有预先订机票,我到达新德里国际机场的时候询问了印度航空AIR INDIA 的工作人员,他们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自己联系。我打过去,可巧他们的办公室就在我住的酒店附近。签于昨夜的经历,我不敢再有劳出租车,而是自己走了过去。到那儿的时候,发现那儿其实是一家旅行社, 提供租车,旅游,定机票和酒店等等的服务。我告诉他们我要去马德拉斯,他们爽快的答应了为我办手续。在办理的过程,一位叫Nisar 的工作人员和我聊了起来。他告诉我以前有很多香港和台湾的中国人到印度来旅行,他们很多人都去了克什米尔Kashmir。我很惊讶,就问难道克什米尔不是一个很不安全的地方吗?Nisar 笑着说才不是,那是一个很安静很安静的地方。有山有水,旅店是浮在湖面上的船只,总之那儿是一个让心灵歇息的地方。为了证明他的说法,加上我的机票办理需要时间,他索性拿处一叠照片逐个解释给我看,看得我怦然心动。但是考虑到现在美军可能在那儿抓拉登,我去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因为克什米尔地处印度北部,三月气候仍较寒冷,时有下雪,我并没有带羽绒服,只得放弃。Nisar替我觉得十分遗憾,说从新德里去只要150美元就可以解决一周游玩的所有费用,让我5月再来。我答应考虑考虑。他又问我去马德拉斯干什么,我说去看看那里以南地区的宗教圣地,有时间多余的话就回新德里玩或去克什米尔。结果一算,单单机票就要540美元,想到此次出门一共就带了1,000元美金,我心里真有点发怵。Nisar 是一个热心人,他向我推荐了另一种机票,同样的价钱,但是我可以在出票后的15天内去南部的很多城市,就像中国甲A联赛的套票一样。如果要更改行程,我只需在航班前通知航空公司的受理点或当地机场就可以,而无需增加机票的费用。于是我初步决定从新德里到马德拉斯,再去班加罗尔Bangalore, 孟买Mumbai 然后回新德里。因为这几个都是印度较大的城市,也是去一些较小地方的中转站,所以这样安排机票比较好。若是以上的四个地方我有没去的,他们还可以把那部分没用的旅程退款给我。  觉得这是个满意的安排,我又让他帮我雇个司机用余下的半天时间游览新德里,他热心地答应了,很快找了一个英文说得非常好的年青人做我的向导见兼司机。因为离开酒店的时候,我已经问过包车一天的价钱是900卢布,于是我又向Nisar询问了价钱看看他会不会做奸,他说500卢布足够了,我听了很高兴,庆幸这次自己没再碰上孙二娘的后人。我的向导叫Faloz,是一个看上去总是很高兴的年青人。他说他自己也喜欢旅游,而且去过很多国家,他不仅开车,还做出口贸易,又同时是学生。(后来我发现很多印度人都有一种以上的职业,总而言之是什么赚钱干什么。)我现让Faloz带我去与朋友会面的地方,然后约好了他来接我的时间。他倒是很准时,时间一到,他就出现在约定的地点。后来我发现印度人都挺守时的,虽然工作效率不怎么高,特别是政府垄断的部门,但是个人都很准时。

由于我当天晚上的飞机去马德拉斯,剩下的时间已经不足四个小时,我就让Faloz带我在城里转转,还告诉他我想买一套纱里。他就建议我晚饭在车上吃,这样省下的时间可以用来游览城市。这就是淳朴的印度人,他们一旦把你当成他们的朋友,就会为你打算。在游览的路上,他带我去了政府经营的商店买纱里,还说如果我有不合身的地方,我可以留给他,他找朋友帮我改,然后等我回新德里的时候给我。我试了一套纯丝制大面积手工绣花的粉红色纱里,上了身就舍不得脱下来。想着回中国以后,参加聚会可以炫一下,就买了下来,价格是1,600卢布。在印度,政府经营的商店,是不允许讨价还价的,但是商品的质量有保证,而且价钱和私营的商店相比便宜一半。发现了这个规律后,我后来要么在政府的商店里买东西,要么就在私营商店里杀掉60%的价钱才买。

经过印度门(India Gate)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Faloz告诉我印度门是为了纪念那些在殖民时代被派去海外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阵亡的印度士兵建造的,碑上刻着13500阵亡将士的名字。夕阳西下,印度门宏伟的建筑,映照在如血的落日中显得格外的雄伟和威严,微风拂来,像是把当年离妻别母远征他乡的印度士兵们的愁苦轻轻诉说,我的心情忽然得肃穆起来。而看着周围嘻笑游玩的孩童,我渐渐明白了印度门不仅仅是为了纪念那些离去得人们,更是让当今的人们懂得珍惜手中的和平生活。新德里还有很多值得一游的地方,例如印度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India)和甘地博物馆(Gandhi Smriti Museum).1948年1月30日当胜雄甘地以自己的绝食行动终于换来穆斯林和印度教两派争斗的终止时,他自己却被一名极端分子刺杀。在最后的时刻,他只说了“Oh My God,”不知是对上帝以这样的方式安排他的命运表示诧异,还是对人类在被仇恨蒙蔽双眼时所作出的极端举动表示惋惜,或是想告诉上帝他还有未了的心事,还未看到印度的独立所以不想这样离去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国家和人民?这些问题随着他的离去而成为悬世之谜,只有在印度博物馆留下的那最后一串脚印让我们觉得他仿佛并不曾离去。印度人民非常喜欢甘地,很多城市都有他的雕像和纪念馆。

Faloz是一个很为客人考虑的人,离航班起飞前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催促我说应该去机场了。我因为在上海习惯了赶末班车,说时间还早不着急。结果被Faloz硬是塞上了车,驶去机场。果然像Faloz说的,去机场的路上因为是周一的下班时间,交通阻塞不堪。驶上通往机场的路后,Faloz的车开得飞快,终于在开始登机还有半小时前把我送到了机场。在印度,因为机场是政府控制,所以效率不高,大家都不着急,慢慢地做事情,所以一定要给自己留一些时间,因为每一个地方都要排队。在印度,出入的女性旅客安检由专门的机场女工作人员在一旁的一个像简易更衣室的地方里执行,所以千万不要站在男生的那列队伍里排队浪费时间。我一边排队,一边庆幸自己听了Faloz 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