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林彪很喜欢读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2/27 09:34:56

  来源: 林彪画   把此篇文章推荐给朋友



中国大陆军旅女作家舒云一直致力于还原林彪原貌,继2006年在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林彪事件完整调查》之后,最近又在明镜出版社出版《林彪画传》,以一千多张珍贵图片,展示中共党史上的神秘人物林彪。下面是林彪对读书的有关内容:

1960年10月,在全军高级干部会议上,林彪谈起读书,说我们要站在书上来读,不要趴在书下来读。要批判地读,要吸取地读。书应该为我服务,而不是我为书服务。让书牵着鼻子走,我不干!有些书就是换汤不换药,没有什麽新东西,只是旧思想、旧材料、旧词句、重新编排了一下,换了个地方,就像搭积木一样从这块换到那块,就是那麽几块板子。

林彪一向勤於思考,涉猎非常广泛。林彪的屋子里都是书,他自己则真正做到手不释卷。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坐累了,就趴在板凳上看,常常读书到深夜。林彪读的多半是古今中外的政治、军事著作,消化别人的经验,以此解决实际问题。叶群也爱读书,并注意积累资料卡片,为林彪的讲话服务。

林彪外出总要带一部分书,他读书的特点是删繁就简。看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林彪说安娜是个真人,做真人很不容易。看《老子》,林彪说充满了辩证法,但不能把人们团结起来,部队不宜提倡。

李文普回忆:林彪爱看书,我随他到上海、大连、广州,他经常上街逛书市,看到喜欢的书就买,由我算账。有时同一本书买三四本,划出重要的内容,让内勤剪下来贴到大本上,或制成卡片。买几本《共产党宣言》,看一次剪贴一次,最后剪得只剩几句话。林彪说:就记住“大机器大工业”就行了,得其精粹。

林彪的学习秘书李德回忆:林彪对中国历史书籍更有兴趣,集中在哲学上。上中学时他看过希腊赫拉克特利的自然科学,以后又看过黑格尔的《小逻辑》等,再就是毛泽东的书常看。中央文件提到有关问题,他就买参考书看。毛泽东讲《资治通鉴》,林彪回来就要翻一翻。国民党时期出的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只有上册,我找了好久,终於在上海的旧书店找到下册,8元钱。那时8元钱一本书非常贵,很厚的书才几毛钱。林彪说不准公家报销,想买书,再贵也得买。

李德曾在《林彪读书见闻》中记录了1960年林彪读书的大致情况:

1月,新任国防部长的林彪在广州珠江宾馆主持召开全军高级干部会议。为回答“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他让秘书李德从广州军区政治部借了一套38卷《列宁全集》。李德看1至19卷,他自己读20至38卷,重要部分用红笔划出,再找人把战争方面的论述做成卡片,要求两天之内完成。李德说:后19卷分量大,是不是我多承担一些?林彪说:1914年到1918年正是一战时期,列宁有关战争与和平的论述最多,还是我自己来看。林彪一边分类,一边用红笔加注,为他在大会上的长篇讲话搜集材料。两天过去,林彪的办公桌上放着200多张卡片。这种资料卡片和普通的纸一样,巴掌大小,有分类、资料来源与时间,以及内容摘要,最后还有填写人和填写时间。写满字迹的卡片在林办有几万张,大部分是工作人员的笔迹,也有林彪和叶群的笔迹。

全军高干会议结束,林彪又叫李德从古代的兵书中查找带兵养兵用兵之道,能借就借,不能借就买。这时已临近春节,林彪想利用假期多读些书。时任总参训练总监部部长的萧克回忆:林彪喜欢读兵书,《曾胡治兵语录》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史》他都读过。李德从广东省图书馆古籍书刊部查到一部清末刻本《武经七书直解》,这是从先秦到唐初的七部兵书合集。有《孙子》、《吴子》、《司马法》、《尉缭子》、《黄石公三略》、《六韬》、《唐李对问》等,一共十册。还从未借出过,李德立刻请广州军区政治部办理借书手续。林彪看到这部书,高兴得像见到宝物,马上喊叶群,没等她问就说,我告诉你,今天借到一部好书,我们两个一起来看。

2月,林彪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埋头读这部兵书,叶群也跟着读。两个秘书和一个副官,还有两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内勤都忙着抄语录。一句或一段抄一张。然后分别按“三八作风”分成七个专题。这段时间,林彪精神非常好,一有空就和叶群谈这部兵书,说这是中国古代兵家的重要遗产,还说要是翻译成白话文就好了,可以让干部都读一读。有一天叶剑英来访,林彪向他推荐,并建议组织专家翻译。事过20多年,军事科学院编译的《武经七书》终於出版。

林彪有个习惯,凡是他读过的书都要单独保存,甚至叶群都不能随意翻动。《武经七书》是人家图书馆的,借期一个月。40天过去,图书馆催。叶群知道林彪十分珍爱这部古籍,让以国防部办公厅秘书的名义与图书馆商定,延期三几个月,同时再想办法买一部。但寻遍北京所有的旧书店,都没有。几乎绝望,李德偶然在隆福寺发现一家门面很小的旧书店,营业员先说没有,又说要有兴趣可以到后面的书库去翻。李德足足在旧书中翻了两个小时,终於发现一部《武经七书直解》,与广东省图书馆的是同一个版本,花10元钱买下。叶群也喜出望外,向林彪报告:101,我们买到一部《武经七书》。这回好了,可以还给图书馆了。从此林彪交代秘书:有空多去旧书店,发现好书就买下来,就算是你们替我逛书店。

3月,林彪让秘书给毛家湾打电话,送文件时顺便送《资治通鉴》和《纲鉴易知录》来。林彪读《资治通鉴》,叶群读《纲鉴易知录》。林彪读书很快,他有自己独特的方法。为了提高读书的效率,林彪多次说:每读一本书都要有目的,有重点,有针对性(还是他“带着问题学”的意思),有些精读,有些粗读,有些索性不读。一目十行,一目一页,有时则十目一行,切忌平均使用力量,这样可以节省精力。

4月,林彪回到北京,要古代名家论述政治方面的书,如贾谊的《过秦论》、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等。李德买回一部线装的《昭明文选》。林彪连连说好,我想找的就是这一类的书。一连十多天,林彪只读这一部书。林彪的书桌上平时只摆一部书,读完再换。他引用古人的话:心中书不可少,案头书不可多,这样才能专心做学问。

林彪擅长从阅读中,从反复推敲语录中,提炼自己的观点。围绕政治工作是我军生命线的命题,他反复研读毛泽东有关政治工作方面的论述,提炼出“政治工作是提高我军战斗力诸因素中的首要因素”这句话,以题词形式公开发表。

7月,林彪到庐山避暑,他带的书中,有线装的《三国志》,有他不知读过多少遍的《曹操注孙子》,封面都破了,书中不少他亲自写的眉批和腰批。还有一本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林彪读过西方许多名著,但他比较喜欢的西方名著有“四论”,即赫胥黎的《天演论》、达尔文的《进化论》、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和马克思的《资本论》。有一次林彪自言自语:四论四论,都是学问。

8、9月间,林彪阅读马克思的《费尔巴哈论纲》、《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恩格斯的《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列宁的《哲学笔记》、斯大林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和毛泽东的五篇哲学著作。这时林彪正在酝酿9月召开的全军高级干部会上的讲话。他让秘书“帮助”围绕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在一定条件下意识对物质有巨大的反作用这样三个命题,从马恩列斯毛的著作中找根据。林彪说:不要怕重复,即便字句完全相同,只要在不同的段落、不同的著作上出现,都要摘抄,这样就自然显示出它的重要性。

林彪小时在私塾读过《三字经》、《千字文》、《朱子治家格言》直到《四书五经》,有很好的古文基础。他也特别喜欢读古文,先后买过三套《诸子集成》。《古文观止》中的一些篇章,如诸葛亮的《前出师表》、李密的《陈情表》他都经常引用。林彪曾指示秘书从四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中摘抄有关“组织观念”的语句,以加强纪律性,这样的思路一般人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