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现今这样发展下去 中国富裕了恐怕还会亡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10/24 05:54:42
1
照现今这样发展下去   中国富裕了恐怕还会亡国
新出的劳动法理论上总算是略微倾向于劳动者。在新法正式生效的头一天,2007年最后一天,湖南省某市电化厂大量的临时工人被解聘,抛向随即而来寒流中。某国家税务机关,四名招聘司机,两民年轻的立刻被解聘。所有的公司、机构、国企,都通过劳务公司代理招聘劳工,以减轻自己包袱。这不是立法者本来愿望,可是新法没有公平的解决体制,一个空法造成的实际情况是,新年中社会最底层的人更加贫穷。这是不仅仅是新劳动法的尴尬,还是成千上万条法律的空转的现实。
新近的《瞭望》周刊载文指出,中国的基尼系数高于所有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高于中国的历史高点。中国居民收入差距已超过合理限度。 农村居民中20%最高收入组(8474.8元)是20%最低收入组(1182.5元)的7.2倍。
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已由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目前的0.47,不仅超过了国际上0.4的警戒线,也超过了世界所有发达国家的水平。由于部分群体隐性福利的存在,有专家认为中国实际收入差距还要更高。
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报告2006》提供的127个国家近年来收入分配不平等状况的指标表明,基尼系数低于中国的国家有94个,高于中国的国家只有29个,其中27个是拉丁美洲和非洲国家,亚洲只有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两个国家高于中国。
这种恐怖的状况说明,中国社会经济利益矛盾对立非常尖锐,改革利益根本不可能在大多数老百姓手中。
以现实中湖南省某市某区的保安公司为例。这家保安公司由警察开办,公司的两位正副经理是国家在籍的警察,有正式警衔,貌似和很多年前的军队相似。业务单位为某税务分局,20000元半年业务费。2007年保安公司找两个保安,300元冬服费,200元夏装费,10~20元报名费。月工资600元,加班费 200元。每周工作至少60小时,每月工作255小时以上。随时伺候业务单位临时加班,法定节假日一律只有20元加班费。没有任何社会保险,实际发工资 700元,另外100元找借口不发。2008年新增20元工资。保安集体谈判加工资,结果是闹事的工资加得最少。辞职,没有一年的N+1补助,更不发每月拖欠的一百元工资。国企黑,警察更黑,这家企业被里面的保安称为黑警察公司。
改革后,政府取消了城市居民很低水平的福利。生活在中国社会底层的公民,从来没有获得任何社会福利,没有技能培训,没有任何保险。买不起房子,供养不起孩子上大学,很多人结不起婚。改革20年,这群人就是在失业——低效率就业——失业中度过,这是很多中国城市贫民的缩影。社会上一律只关注下岗工人和农民工的声音,却听不到比他们更困难的失落人群的声音,以及他们那个人群的世袭的贫困。
现在中国的国家GDP超过20万亿,财税超过4万亿,政府的税收总额已经超过日本,外汇超1.4亿美元。但是为什么改革后涌现越来越多的穷人和失业。穷人只会痛恨共产党,骂道“穷的穷死,撑的撑死。”
在中国,几乎众口铄金地指责社会的不公正,没有公正的就业机会,就业了没有公正就业环境,没有公平的升迁和工资福利。整个社会没有城市平民利益代言人和解决社会不公正的机制。
社会以官僚治理官僚,告官只能越级往上告。中央把社会包袱甩给地方,地方把包袱甩给家庭。只要朝中有人,才有升迁的机会,才有更加有政绩的岗位。种种社会弊病透露出中国这种近代体制的弊端。
新春的寒流,众多的地方政府麻木不仁。中央一声令下,社会才开始动员救助。
很多地方停水停电,普通老百姓到处拎着桶子去打水,生活方式颇似回到了爷爷辈。普通白蜡烛2元一根,卷心白菜8块钱一斤。某大桥收费站继续日以夜继地收费,但是大桥上的结冰却不做任何处理。本来交通统一的城市块,居然出现了交通车辆到此桥止步,乘客靠步行过大桥再搭车的怪现象。雪灾中一个可怜的孕妇就惨死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政府为了和谐用28万买平安。难道28万不够铲雪的费用?
地方政府也有怨气。改革后,中央把所有包袱甩给地方后,财源大头都上缴中央。社会保险,劳动就业,企业发展等等都要地方负责,自己官位升迁无望。有政绩没关系,照样上不去。更重要的是政绩没有同老百姓的利益挂钩,必要的社会服务没有,不必要的官僚机构越来越膨胀。为百姓服务,百姓却不能奖励他们升迁。百姓的利益和政府利益完全扭曲脱钩。
讲假话,老百姓不喜欢;讲真话,领导不喜欢;讲浑话,大家都喜欢。这些底层公务员的调侃反映了他们的一种无奈。那些日益庞大的城市贫民阶层,政府喉舌从来视而不见。把亿万富翁和乞丐绑在一块谈平均增长,穷人!不可能出现在改革年代。
打开报纸,满篇都是歌功颂德,翻开网页到处是吹捧中国繁荣强大。为了一个台湾问题,中国政府把它当宝贝似一次次高调报道,唯恐被指责不爱国。整个论坛左派愤青和民主愤青相互恶心,还故意扮演对方脚色,恶心对方。政府难道不知道这些人只是社会一小部分,随便到一个网吧,这种人一百里面难有一个。
1820年,满清统治下的中国GDP占世界总份额的32.9%, 领先西欧核心十二国(英法德意奥比荷瑞士瑞典挪威丹麦芬兰)的产出总和12%,更遥遥领先于美国(1.8%)和日本(3.0%)。说鸦片战争是因为中国“落后”而挨打,难以全信。
第一, 当时中国经济并不落后,GDP仍居世界第一便是证明。如果说经济结构,工业上英国再怎么强大,以它那点成就也不可能支撑对中国的全面战争,否则他的经济必然全部崩溃。
第二,当时中国经济对外并不封闭。经济史家全汉升等早已指出,中国是贫银国,明英宗正统元年到民国二十四年,中国实行银主币制达五百年,由日本、美洲源源不断流入中国的白银,渠道就在对外贸易。没有庞大的海外贸易和交往,中国不可能有足够的交易货币。康熙年间,为对付台湾郑氏政权而实行“禁海”,立即导致全国银荒,通货急剧膨胀,而一旦征服台湾,撤消海禁,银贵铜贱现象迅即消失。
第三, 汉唐盛世,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交流。明朝,疆域虽囿于长城以内,但初期有郑和七下西洋,晚期又有徐光启等南国士绅欢迎利玛窦、艾儒略等入华,中国有识之士世界意识的觉醒。所谓到鸦片战争时期中国才有人开始“睁眼看世界”的说法是如何违背历史。
第四, 英国不是首先觊觎中国的海盗,在他之前,葡萄牙、西班牙、荷兰,都不断从海上入侵中国,那都是因中国“一穷二白”吗?不然,恰好是因为中国比欧洲富。哥伦布相信地圆说,为突破葡萄牙人的限制,以为向西航行便能抵达中国这个“黄金之国”,不想误打误撞“发现新大陆”,就是显例。打个比方,有强盗要劫掠,面对一家穷的家徒四壁,另一家却富得流油,他要冒惊涛骇浪越洋抱掠,岂会弃富择穷?
一个基本史实,即中国在清朝中叶仍属全球首富,却在世界竞争格局中,迅速沦为“东亚病夫”,成为欧美乃至后起的日本竞相瓜分的鱼肉。个中的历史原因,不正由于当时经济繁荣下政治腐败、社会黑暗的落差所导致的吗?
这是中国历史学家对鸦片战争的再反思,历史最大的贡献就是对现今提供教训。
满清中国国富但腐败成风,朝廷并非败在没有正义,没有实力。不是败于敌强,而是败于己弱。败于乾隆到嘉、道的百年积弱。保证“尊君”的政治体制,唯重“亲上”的法律准则,严惩“异端”的文化政策,鼓励贪污的“养廉”机制,特别是坚持“以满驭汉”的权力结构,“八旗驻防”的军事传统,诸如此类旨在稳定压倒一切的传统措施,面对曾创全球殖民化最高纪录的英国炮舰,有那一种不立现陈腐?
今日的中国似曾相似。本市参军,5000块大洋保证过关。参加劳动局推荐工作,先参加他的技术考试,花点钱到官办机构学他制定的技术。然后通过有太多背景的劳务公司将档案挂起。通过层层关系上岗,没关系当苦力。交通闯红灯罚款,有熟人一个电话解决问题,没有熟人几百块难解决。
现在整个社会最大的矛盾直指经济利益,利益参与机会权,获利分配权,标准制定权,话语权等等,而不是压根就不会有战争的台海问题。这个利益公平的问题不解决,以及解决体制的不健全,中国富裕了还会亡国。
解决这个利益的机制最关键。为人民服务,为百姓谋福利……都是胡说八道的近代和封建思想作怪。老百姓首要问的是:是我要什么利益,大家通过什么机制调节社会各个方面利益。以及整个社会如何奖励推动这些改革的人获得足够的利益收益。
鸦片战争中国经济上开放,但是思想上不开放。现在中国经济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开放,但是现代意识依然贫瘠像中国最古老的农村。中国的精英统治阶层对现代知识了如指掌,但是愚民教育却深深残害大众。将现代意识普罗大众是中国最需要的课题,把社会制度创新提高到比技术创新更高的高度。让每一个中国人知道,对我们在社会中最核心的信用标准、公平意识、交流方式、人格尊严等现代文明基础的改革,才是真正让每个人获得经济利益,让中国真正屹立世界,是唯一成为强国的关键。
民主改革的第一方向,应该是开放民生决策权,让老百姓自己制定游戏规则去调节各方面的利益。而不是政府既做裁判,又当运动员,所有好处通吃,永远立于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