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委书记的政治改革主张(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07 18:26:02
广东省委书记的政治改革主张(四)

 

 

 

1980年-1985年,任仲夷在广东担任省委书记,硬是把广东的改革开放搞成了全国的“排头兵”。他以敢谏敢言著称,是中共内部力主政治改革的高级官员。1985年他成为中顾委委员之后,仍不遗余力地向中央表达自己的想法,他有许多非常尖锐的观点。

 

如何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应该采用怎样的策略、步骤、方法和措施?任仲夷有如下主张:

 

第一,大胆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政治体制改革要像经济体制改革那样,学习借鉴国外先进的东西。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也是经过长期摸索,经历了无数次失败走过来的,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不能什么东西都一棍子打死。简单地用“西化”、“自由化”这些帽子整人,是不应该的,难以服人。马克思是哪里人?科技是从哪里来的?现在我们的衣食住行有多少是从老祖宗那里传下来的?自由有什么不好?马克思不是说共产主义社会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吗?现在西方人认为共产党不让人自由,这不对,当初我们共产党闹革命,就是为老百姓争自由,要民主。当初我参加革命,也就是为了这个。

 

第二,开放言论,集思广益。开放媒体和言论,既是政治改革的先声,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个步骤应该先行。政治改革涉及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涉及每个人的利益,必须让每个公民参与,不能搞黑箱操作、闭门造车。我们对于意识形态的管理,远没有做到与时俱进,基本上还是“计划经济”时代那一套。八十年代,报纸和传媒还是很活跃公开的,谈政治改革不像今天那样敏感,是可以公开讨论的。而现在,往往是有一点出格的言论,就禁书、封报、拦网。这是解放思想还是禁锢思想?是启蒙还是愚民?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一个政党、一个领导人,如果听不到批评的声音,是很危险的。小平同志就说:“革命政党最怕听不见人民的声音;最怕鸦雀无声。”况且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都写进了宪法,是公民应该享受的基本权利。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要依法治国、保障人权吗?对媒体言论进行审查,就不是依法治国,更不是保护人权。靠枪杆子和笔杆子统治的社会,绝不是民主的社会,也不是长治久安的社会。

 

第三,透明公开,阳光政治。政治公开化、透明化,不是西方政府的专利,我们也可以搞。政务透明公开,既不姓“社”,也不姓“资”,完全是中性的,我们可以搬过来用。在互联网时代,信息铺天盖地,你栏网拦得了一时,拦不了一世。10年后,50年后,甚至100年后,政府所干的一切事情,还是会公之于世。

 

第四,办一块“试验田”,搞一个政治特区。经济体制改革可以搞“特区”,政治体制改革同样可以搞“特区”。从“试验田”开始,在某一个地区、某一个领域先搞试验,取得经验,然后推广。比如能不能选一个县、一个地级市,甚至一个省,办一个“政治特区”,搞民主选举。就是试验失败了也不要紧。失败是成功之母。只要有党中央的正确领导,有广大干部和群众的拥护,搞一两个“政治特区”,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第五,结合国情,重视启蒙。中国传统文化里充满专制基因,并且根深蒂固,需要民主的启蒙。没有公民意识的提高,政治体制改革很难成功。需要开展公民教育,补上这一课,要从娃娃抓起,把选举的意义和程序,写进中学和大学的政治教材,让大家都知道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是什么,为什么要搞民主,怎么样搞民主。

 

第六,正本清源,以史为鉴。马克思主义要正本清源,要弄清楚“真经”是什么。马克思许多原本的东西,已经被歪曲,要还原,再现马克思主义的本来面目。同时对历史也要正本清源,要以史为鉴。中国的现代史,尤其是建国后的历史,都要拨乱反正。如果对历史问题、对历史人物、对历史事件都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你怎么以史为鉴,你写的历史都是错的,照的镜子都是哈哈镜,能以哈哈镜为鉴吗?一个不善于吸取历史教训的民族是没希望的。建国后,不但“文革”犯了大错,改革开放后,我们也有失误。八十年代我们党的两任总书记,尤其是耀邦同志,为改革开放呕心沥血,功不可没,但我们的宣传报道中鲜见他的贡献。这样的历史怎样向后人交代?

 

任仲夷说:“我认为共产党人就是真理的追求者、捍卫者。在真理与谬误激烈斗争的关键时刻,是不允许丝毫胆怯、犹豫徘徊的。”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任仲夷始终保持理性的忠诚,义无反顾地让党性服从理性,利益服从良知,理论服从实践,谬误服从真理。他总是一次次大胆进言,一次次为改革疾呼,这是中共党内难得一见的铮铮硬汉。(关山采访录,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