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豪华越野车的谎言是失败的表演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11/30 10:50:19
北川豪华越野车的谎言是失败的表演2009年01月24日 08:18华商网-华商报作者:五岳散人
表演最糟糕的不是演得不像,而是演员也知道不像但不得不演下去。这场景放在生活里,现成就有个例子在这里摆着:灾后的四川省北川县政府花了超出市场定价的数字买了几辆豪华越野车,结果被韩寒曝光于自己的博客上。本来这事儿我也并未过于关注,倒不是说这种现象没有评论的价值,而是对这种丝毫不能超出我想像力之外的事情,花很大力气去评论是对于自己智商的一种侮辱。当然,这种行为对于社会是不是侮辱就难说了。

当我随手写了一篇评论时,我不经意地说到整个事情越来越像是一场为了把谎言圆起来的拙劣表演的时候,是没有想到这个表演会到一种什么程度的。但今天看新闻时,发现这种拙劣确实超出了我的想像。在经过了当地政府 “现场指挥车”、“还没有购买”两个驴唇不对马嘴的说法之后,现在这种豪华越野车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通讯车”。老母鸡变鸭,而且是从板鸭到咸水鸭,最后居然成了烤鸭,也不得不叹服这帮人的想像力以及鸭子死了嘴硬的能力。

正如我曾经说过越野车里如果就是看重越野性能的话,北京吉普是最好的选择一样,还是先帮助大家了解一下通讯车是怎么回事。正好一位不知名的读者朋友发来邮件,也正是说明此事的,我也就照录如下:

现在北川县说此车是用于应急通信的,恰好我就是搞通信的,我来说一下:

1.用于应急通信的设备是很贵的,但贵的不是车辆,而是通信设备,根本和车辆的档次无关,有关的是车体的大小和越野能力。其中,越野能力已经被韩寒证明其是谎言;而设备必须能安装到车内,还有电力的问题,可能要自备发电机,所以车体要大一些,不是说要高档一些。

2.此车用于应急通信,则车辆必须进行改装,如此高档的车改装费非常高昂。

3.用于应急通信,则是非常偶然的事情,根本没必要在县一级配备,例如,在省公安厅配备就可以了,哪里需要就开到哪里。否则那么多县,谁知道下次什么灾害在哪里发生?每个县都配备一辆吗?

这是一位普通读者所发来的邮件,他在最后说:“五岳散人说得好:‘现在是看一个关于如何用一个更大的谎言去掩盖前一个谎言的表演了。’北川县不能仅仅就说是用于应急通信,还必须解释为什么用于应急通信就必须购买如此高档的车。”

其实我个人是不抱此奢望的,因为表演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应该知道这个谎言是无法用这种方法给表演顺溜的。现在所有的说法都已经无法掩盖他们只是为了豪华而豪华的目的了,您还想让他们说什么呢?下一个谎言?比如说因为豪华一点的车还能当作流动医院使用?

这个世界上如果谎言能够掩盖什么的话,那也绝对不是谎言本身所具有的欺骗性,而是伴随着谎言而来的、可以最终把谎言变成你不得不相信的能力。北川的这次政府采购行为本来也是发布在政府采购的网站上,但一旦被质疑,其车辆的品牌、型号就不翼而飞,现在只剩下了价格。这就是一种你不得不相信的能力,因为这种能力能够改变所有的事实,以求配合其谎言。

如果这个世界是这样的话,我们这里就不是生活,而是一场强迫观众参与其中的表演,剧本甚至都是没有的,全凭这些演员任意发挥,只要最后他们爽到即可,甚至你都没有退票的自由,因为这个舞台无限的广大,你走不出去。这种生活不是我们想要的日子吧? (作者系知名网评人)=======================================================================铁路职工:春运期间我最害怕的是什么   按说,春节期间,铁路职工最怕的应该是春运的艰苦与辛劳,无休无止的奋战和加班。春运期间的中国铁路,像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马超负荷运转,而奋战在千里铁道线上的铁路员工特别是客运职工,更是日夜无眠。

  曾经谋面这样一位客运职工。他家住本市,离家只有咫尺之遥。可是,去年春运,他连续二十多天没能回家。他的妻子,实在忍不住了,给他送来换洗的衣服,人到了车站却不敢走近他,只能让他的同事,把衣服转给他,远远地看着他,在候车大厅里来回穿梭,忙个不停。

  曾经知晓,很多乘务员和机关干部,跑完长途跑临客,一刻不曾间歇,旅途的辛劳自不待言,还要忍着对家人的思念,承受着旅客的谩骂和抱怨,直到春运结束,有的直到自己再也不能坚持,病倒在车上。

  然而,这一切,铁路职工都不怕。所谓你吃的就是这碗饭,干的就是这样的活,没有什么可委屈和抱怨的。每逢春节,其实他们最拍的是,亲朋好友找自己买票!因为,买票,实在是太难了!

  在很多人心目中,你是铁路职工,难道连张车票也买不到?这些人,或许根本不了解,春运车票,实在是僧多粥少。平均7个买票的人,才有1个幸运者,能不难吗?

  不错,铁路内部,是留一部分所谓的“关系票”。但是,其数量非常之少,这少量的所谓“内部票”主要是照顾上级组织和领导,没有领导的签字和批准,一般职工很难搞到。

  据我所知,有些铁路职工,其实本身并没有能力为亲戚朋友买票,勉强答应下来,也只能是到处找人,或者直接到车站去排队买票。那情景,让人想起早年的那个相声《有事找我》,答应给别人买票,殊不知需要自己到车站熬夜排队挨号,最终也未必买到。

  很多铁路职工,春运期间,根本不敢接电话,有的干脆关机。为什么?只因为怕亲戚朋友找自己买票。为此,一些铁路职工得罪了很多人。帮亲戚朋友买票成了,他们觉得是应该,是举手之劳;办不成,就要落埋怨。即便10次找你,9次办成,1次没有办成,也会遭到抱怨。

  在很多人看来,帮人买票,或许是铁路职工的某种特权。可是,对于多数铁路职工来说,实在是一个可怕的负担。

  最近,铁路部门规定,任何铁路职工,都不允许通过内部关系买票,铁路机关干部一律不准写条子给亲戚朋友买票。发现有违反规定的,一律严肃处理。这对普通旅客是个好事,对铁路职工实在是一种解脱。因为,面对众多的要求帮忙买票的人,他们有了名正言顺拒绝的理由。我给你买,也需要到窗口排队!你还好意思吗?

  有些旅客说,在你们的车站买不到票,可是上车后,却发现,很多车厢是空的。请问这些旅客,你们所说的空着的车厢,有多少是车站有票不卖?难道大家不知道,始发车站要为前方车站预留车票的规定吗?

  很多人建议,铁路应该市场化经营。这一观点,实在是太好了!真若实行市场化经营,那么,始发车给前方车站预留的车票,就应该取消,只要有买票的,就全部卖掉,或者,只要预留车票,前方车站买票的人,就应该支付全程票价。你家的车,大半路空跑,你干吗?

  如果市场化经营,那么,铁路的运价就不应该如此之低,春运就应该实行浮动价格。如果市场化经营,那么,是否可以允许铁路置国家利益于不顾,什么挣钱运什么?什么国家领导人出行,什么救灾物资运输,什么军事运输,什么抢运电煤,什么三农物资,什么集中调运粮食,是否都可以不顾?

  单就铁路春运来看,铁路职工最怕的是有人找自己买票,而从根本上来说,他们最怕的是铁路的难处无人理解,他们的真情付出唤不回一丝汇报。

  铁路职工历来是产业工人的杰出代表。事到如今,社会对他们多有抱怨,是他们落后了,还是国家和社会对他们缺乏应有的理解和关注,这个问题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