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女间谍奇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11/30 10:41:04

朝鲜女间谍奇案

作者:姜 训


  身体是这位间谍最厉害的武器,34岁的袁正华把它发挥了极致。10年来,她以这个最原始的武器渗透至韩国军方,以美色诱惑100多名韩国军官,向朝鲜政府提供军事情报;还差点被韩国国情院征召,派去朝鲜当间谍。
  
  2008年9月10日上午,朝鲜间谍袁正华从押运车上走下,进入韩国水原地方法院,身穿浅绿色囚衣并带着手铐的袁正华身高不到1.6米,头发向后梳着扎成一个马尾辫。她似乎是为了躲开拍照,用黑帽和白色口罩挡住了脸部。
  
  
  女间谍画押认罪
  
  这是被认为逃北者出身的袁正华被证实为间谍后首次公开露面。袁正华走进法庭后无力地坐在被告席上,摘去帽子和口罩的她看上去面容憔悴,显得很疲倦。
  作为审判长的水原地方法院刑事11部法官向袁正华确认身份时,袁正华回答说:“袁正华,1974年1月29日……”声音非常小,而且话音有些颤抖。审判长提问:“是否看了控诉状,被控诉事实是否属实?”袁正华低头说“是”。审判长又问:“在审理前提交了投靠书,是出于你本人的意愿提交的吗?”袁正华仍回答“是”。
  袁正华在前一天向水原地方法院提交的具有反省书性质的投靠书中将自己说成“大逆罪人”,并请求给她一个机会在韩国生活。在水原拘留所内亲笔书写的两封投靠书中,袁正华多次提到了在中国怀孕后,来到韩国生下的7岁女儿,表现出对女儿的爱。
  袁正华在投靠书中还写到:“在朝鲜,从出生开始只学习了偶像化和主体思想,因此在接受高强度训练时也坚持不懈克服困难,作为间谍被派出时也认真地工作。”
  但她又写到:“在国情院和逃北者一起生活,在韩国期间,我这个大逆罪人才认识到朝鲜体制有错,自己犯下的也是滔天大罪。”她还说:“这辈子我将以忏悔的心活下去。我现在只有7岁的女儿。如果让我获得重生,将在自由民主主义国度大韩民国和我的女儿幸福地生活。”
  袁正华在第2封投靠书中说:“我以前只认为将军(指金正日)才是最好的人,因此残忍地抓住为了生计而不顾生死渡过图们江和鸭绿江来到中国的逃北者送回朝鲜。我认为党的方针和将军的指示是天,因此,在工作时,心中充满了回祖国后可以名誉和荣华富贵双收的自豪感。”
  袁正华在投靠书中还说:“心中的话全部说出来了,心里很舒畅,感到很轻松。似乎新的世界的大门已经敞开了。这是分裂的悲剧,是我出生在朝鲜的罪。”在投靠书结尾处写有“大逆罪人袁正华”的字样。
  
  身体是她最强大的武器
  
  在韩国的多次审讯下,袁正华交代了自己充当间谍的来龙去脉。
  袁正华出生在朝鲜咸镜北道的清津市,自幼丧父。15岁时踏上间谍之路。被社会主义劳动青年同盟提拔,在培养间谍的学校接受教育。1989年进入朝鲜特殊部队接受跆拳道、掷毒针和射击等严酷的间谍训练。她还向在朝鲜的韩国军人学习韩国地理和口音等。1992年因在训练中头部受伤,在写完严守秘密的保证书后,袁正华提前退伍回到故乡。此后她曾因在平壤乐园百货商店偷窃入狱,1996年又被发现偷窃五吨锌,为保命袁正华跨过鸭绿江到中国,开始她的逃亡生活。
  1998年,袁正华已经在吉林等地做起自己的小生意,由于曾受间谍训练,胆大心细、随机应变又有开放的性观念,她的行踪一直受朝鲜保卫部的暗中监视。1999年,25岁的袁正华正式开始职业间谍生涯,隶属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
  韩国联合调查本部表示,袁正华最初在中国进行间谍活动,她曾展开“搜寻叛徒”工作,所谓的“叛徒”是指逃北者(从朝鲜逃至韩国的难民)和与朝鲜敌对的韩国企业家。短短3年时间,她在延吉、珲春等地将100多名“革命的叛徒”绑架到朝鲜。她的能力得到朝鲜保卫部的肯定,并接到潜入韩国的命令。
  身体是这位间谍最厉害的武器,34岁的袁正华把它发挥了极致。10年来,她以这个最原始的武器渗透至韩国军方,以美色诱惑100多名韩国军官,向朝鲜政府提供军事情报;还差点被韩国国情院征召,派去朝鲜当间谍。
  
  2001年3月,正寻找机会潜入韩国的袁正华在中国怀上了一个韩国企业家的孩子,此时她已通过跨国婚介所与来到中国相亲的韩国工人崔某订了婚。当她准备堕胎时,保卫部方面说“如果是孕妇,不会引起怀疑,更有利于工作”,阻止她堕胎。于是袁正华骗崔某说怀了他的孩子,谎称自己是中国朝鲜族,与他结婚后进入韩国。可这段没有爱的婚姻并没有维持多久,她与崔某很快就离婚,自己抚养生下的女儿。
  聪明的袁正华觉得以朝鲜难民的身份比朝鲜族更有利于开展间谍活动,所以就向韩国国家情报院自首,称自己为朝鲜难民,从而在韩国定居,成功取得韩国国籍。为了避开有关当局的监视,她在京畿道成立了贸易公司,以交易水产品为借口自由出入中国。但其实她前往中国的真正原因是向保卫部报告“业绩”并接收新的指令。据调查,在2002年10月至2006年12月间,她曾14次前往朝鲜保卫部驻中国办事处。
  
  她的一家都从事秘密工作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袁正华的“使命”不仅包括引诱和韩国情报机构有联系的韩国企业家、接近军队军官以获取军事机密,特别是打探前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和相当于韩国内朝鲜难民社会领军人物的自由朝鲜广播电台代表金成民等主要人士的个人资料和住所,另外还包括暗杀这些人。朝鲜保卫部给她提供了3.4万美元现金和价值6万美元的工作经费,为了完成暗杀任务,还提供了毒药和毒针。从2005年开始,袁正华在婚介所说自己是“现役军官”,由此认识多名现役军官后,同他们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之后袁正华和其中一名军官同居,并企图将曾交往过的少校金某诱骗到中国。她每次与韩国军官见面时都会索要名片,或通过美色(包括性关系)得到100多名军官的姓名、职位、照片、住所等个人资料,并传送给朝鲜。
  后来,袁正华与比自己小7岁的,在江原道前方某部队的上尉黄某发展成真正的恋人关系。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黄某,在明知袁正华是间谍的情况下,隐瞒这一事实,反而提供了更多的情报。两人还打算一起偷渡到日本等第三国。
  2006年9月至2007年5月的9个月里,她先后在韩国各地部队发表军队安保演讲50余次,并播放了大量赞扬朝鲜制度的CD,包括朝鲜的阿里郎庆典、军队行进场景、赞美金日成的方阵演出以及歌曲等,并不时插入“核是朝鲜自卫手段”的朝鲜官方论调。她还接受上边命令,以去日本相亲的名义,3次前往日本调查“革命的叛徒”的情况。
  据调查,不仅女间谍袁正华本人,连她的家人都在从事对韩国间谍活动。韩国联合调查部门称,她的父亲在1974年袁正华出生不久,作为朝鲜间谍潜入韩国的途中被杀害。她63岁的养父,亦是她的上级金东淳,是2006年经柬埔寨入境的朝鲜难民,也接受过保卫部的特工训练。同母异父的妹妹为保卫部门间谍,而弟弟也在保卫部当司机。
  其实调查当局、韩国警方和国防机务司令部已经在3年前就开始盯上了这位可疑分子,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直到今年7月15日才逮捕袁正华,而更离奇的是,韩国国情院也曾经考虑让袁正华出任对朝鲜的“情报员”,差点上演朝鲜半岛的双重间谍案。
  
  韩国再次警惕地打量朝鲜
  
  在韩国的地铁和巴士上,到处都贴有“一个人的报案精神,守护着国家的安保”,“国家情报也是国家竞争力”,“国家情报院守卫着大韩民国,告发间谍请拨打111热线”等国情院广告,时时刻刻提醒人们韩战还没有结束,朝鲜半岛在理论上还处在战争状态。朝鲜半岛一向被视为东北亚最后一块“冷战活化石”,两方仍处于军事对峙中,而从事搜集情报和破坏、刺杀等多重间谍战争也从未停止过。
  2003年韩国曾承认自1951年到1994年间,潜入朝鲜境内执行各种任务的特工人数高达13000人,其中近7800人死亡或失踪。另外还招募朝鲜的流亡人员组成秘密的“虎林部队”,多次渗透到三八线以北地区,开展基础设施破坏及情报搜集工作。朝鲜也被韩国指控派特工部队到韩国搞渗透、暗杀等。
  此次间谍案给韩国社会和政治造成巨大影响。女间谍事件已使韩国境内的朝鲜难民忧心忡忡。据《朝鲜日报》报道,事件公开后韩国相关团体负责人以及普通人都不禁感到惶恐:很多在韩国居住的朝鲜难民的行踪可能已经被报告给朝鲜,使身在朝鲜的家人受到牵连;开展反金正日活动的朝鲜难民的人身安全更是受到威胁。
  朝鲜民主化委员会事务局长车圣洙表示:“国家安全保卫部在朝鲜将1/3的居民培训成保卫部间谍,使朋友之间也要出言谨慎,以此制造恐怖感并控制社会,他们似乎想把韩国境内的朝鲜难民社会也弄成了这个样子。”
  而韩国国民对定居在韩国的朝鲜难民的不信任感也会因此而加深。目前韩国有14000多名朝鲜难民,但大部分都没有正常定居,生活在被社会排斥的环境中,朝鲜难民同志会事务局长李海英表示:“他们目前在韩国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就是就业问题,但此次事件发生后,对朝鲜难民的信任可能会消失殆尽。”
  对于袁正华案,朝鲜表现了出乎意料的愤怒。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言人日前发表谈话说,韩国当局宣称的“女间谍”实际上是在朝鲜犯罪并被判处6年劳动教养后逃亡的人。她所侦探的所谓“情报”是任何人都可以在韩国互联网上搜索到的公开资料。韩国当局给这样一个女人戴上“间谍”的帽子,完全是一种“阴谋”。
  发言人说:“畏罪潜逃的袁正华是国家和人民的叛徒,是贪图钱财,变态且敲诈成性的丑恶之人。”并指出,韩国当局编造这样的谎言,把它与朝鲜的国家安全保卫部门联系在一起,是对朝鲜尊严和体制的“侮辱”,朝鲜对此“决不会袖手旁观”。
  尽管韩朝对“女间谍案”各持一词,但观察家均承认,从7月中旬韩国游客被枪击身亡事件,以及8月14日朝鲜突然中断废除核设施的政策所引起的朝核新危机,已使南北双方关系跌入谷底。这次间谍事件可说是雪上加霜,给朝鲜半岛未来的和平与发展蒙上一层更深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