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东北下岗职工家庭过年开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12/01 07:03:47

来自是世界的经济危机,迅速席卷全球。沈阳也不例外,朝野都在说经济危机的事情,想着办法和对策。老百姓似乎对这些不太在乎,因为对他们的波及不是很直接,他们一如既往的保持本来就很低端、原始、平常的生活,只要不失业,维持起码的生存也别无他求。而那些富人们就不一样了,原来趾高气扬的样子因为经济危机的冲击,资产缩水,压力增大,梦想破灭,所以心气比以前平和了许多,据说美国跳楼的好几个,可奇怪,中国进监狱的不少却没有跳楼的,怎么解释我也不得而知。 

年啊还是要过的,中国人不管他危机不危机的,沈阳大街小巷过年的气息渐浓,各大商场把节间集中购物看成大楼一把的商机,为了给孩子添置必需品,我破天荒的去了一趟家乐福,转了几个小时才把要买的东西弄全,商场商场令郎满目,都是些货底子,表面上十大减价,节日优惠,其实是倾销。中国人就爱赶时髦,好像在超市里买东西自己就是贵族似的。几个身着貂绒的富婆推着车子在里面穿梭,满满推出来一车东西,走起路来很扬棒,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看她们,好像他们生活在美国洛杉矶,其实岂不知推出来的都是些劣质、甚至过期的东西,真不如到农村的大集上买东西实惠。现在又从哪里才能搞到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自欺欺人是对中国人新贵心理最好的描绘……

 外国人弄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糊弄那些中国人虚荣心极强的暴发户,暴发户则反过来和不法官僚勾结在一起压榨普通民众,最后中国普通民众的血汗就这样被发达国家间接地抽干了,而这些所谓的精英们把钱圈来后转移到国外,风声一紧,带着老婆孩子一走了之,留下一个乱摊子,由政府埋单。最后拐弯抹角还是转嫁给了老百姓。 

算一算中国跑出去多少“企业家”?想一想他们的钱都是哪里来的,怎么来的?前几日学术界的“老师级”的人物茅于轼不只是在装懂还是装不懂,搞出来个保护富人致富穷人的歪理邪说,我笑喷了。作为经济学术界后辈过去我听过他的课,所以叫他老师,现在我不再叫他老师了,我想说他绝对是学术界的老芙蓉姐姐! 

这几日为了走访贫困户,我到处跑,都是去哪些贫困户集中的棚户区或普通居民区。看到的和街面上展示的完全不一样。这几天街面上很乱,街面上出租车为了拉活像疯了一样,挂着红色牌的特权车打着双闪和警笛横冲直撞,各式各样的私家车都开出来,其中不乏一些身穿貂绒一手拿着电话打一边开着高级轿车的富婆,一些“马路杀手”都出来了,交警出来几百名维持秩序,很辛苦,应该为他们叫好,也希望大家规矩点。各机机关、单位车子乱跑,给这个送年货给那个送年货,后备箱的东西来回互送,那都是普通人做的事,借过年的机会讨好领导,才不送年货呢,不论多高档的东西,晚间到领导书房坐十分八分一个信封里鼓鼓的:一点小意思。领导佯作不知谈笑风生,语重心长的叮咛一番,咳咳,都习惯了哎。最近这购物卡可是风行,五千一万的卡轻飘飘的塞给对方,好像送出一个纪念封。其实都是钱啊。这东西真好,花起来方便,最主要送起来方便,没有风险,哪些贪官们不论贪多少钱,检察官们绝对无法把这部分调查出来,好安全啊。 

说了这么多忿忿的话,也没什么用,反正我虽不是富人但却也不是穷人,而我也不能免俗。我心里只有我的父母亲和孩子们,起码我的对他们尽点孝道负些责任。如果再有能力就对我能关照的人起点好作用。当然如果我的思想和感情能为这个社会如何变“喝血”为和谐,则是我乐此不疲追求的价值观。

过年了,没有那些婆婆妈妈的个人感怀,也没有哪些横眉冷对的激愤。今年过年我心里平和的很,我只想平平淡淡的过个年。一会儿我就驾车带着儿子们回到抚顺父母亲那里,那里不能上网,所以临走前胡乱乱的打上这些字,向来我这里的各位博友交代一声,谨此真诚的祝大家:过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