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美国的陈水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11 03:59:58

奥巴马,美国的陈水扁?

作者:胡征绩

 


  同为律师,同样口才好生了得,也同样没有什么执政经验,奥巴马会不会像陈水扁一样成为眼高手低的蹩脚领导?还真难说。
  
  
  这已经不是在选举美国总统,当一位有着亚洲童年、非洲血统、名字中夹着“侯赛因”的黑小子11月4日被宣布为第44任美国总统后,从美国到肯尼亚,从印度尼西亚到日本,人们都欣喜若狂地载歌载舞,似乎是自己家族的某个人中了六合彩并许诺要分一份钱给他们一样。
  
  奥巴马不是黑人!
  
  前国务卿鲍威尔在谈到得知奥巴马当选的消息时,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心情。这位美国首位黑人国务卿说,他是在11月4日晚间,从电视上听到一位主持人宣告,“奥巴马成功了,结果已见分晓。”鲍威尔那时哽咽了,一种异样的心绪拨动了他的泪腺:“那是一个令人十分感动的时刻。”
  这是美国历史被改写的一个晚上,一个不再寻常的晚上,因为,美国从此有了一位黑人总统。400年了,从黑奴制度走来的美国,终于轮到黑人掌政了。
  633天前,当这名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早晨宣布竞选时,谁也没想到那张稚嫩的黑色脸孔能走那么远。两年前,奥巴马45岁;现在,奥巴马47岁。改变的不仅是年龄,而且是一个被奥巴马改变的世界。这是活着的历史。
  他是一个深色皮肤的黑白混血儿,被黑人看作是救星、马丁·路德·金博士再世,但奥巴马真的是黑人吗?很少人去怀疑这个问题。
  黑不黑在美国不光凭肤色,而是有历史、政治和法律上的界定。正牌的黑人,是祖先在美国当过奴隶的黑人。这样的黑人,承担着美国黑人的历史和心灵的痛楚,负载着正统的黑人文化。而外来的黑人则属于外人,甚至说话的口音都不同,未必为黑人社区接受。
  奥巴马是白人和肯尼亚留学生的儿子,他的祖先从来没有做过美国黑奴,更没有受过黑奴的苦难。更糟糕的是,奥巴马的白人祖先是个奴隶主,其中一个祖先还在南北战争中在南方联盟军队中服役,并且被授勋。从政治血脉上看,他属于压迫者一头,而不是被压迫者一头。
  奥巴马本人被白人外祖母抚养长大,受到纯粹白人的教育。他毕业于哥伦比亚和哈佛大学,曾在芝加哥大学任教,虽然有一点非洲裔血统,却完全是正宗和主流的美国社会精英。
  奥巴马父亲的黑人血统占12.5%,到了奥巴马这里只有6.25%了(奥巴马有50%的白人血统,43.75%的阿拉伯人血统),而按照美国法律,判断一个人是否属于黑人,一条界限是黑人血统必须占到12.5%,也就是奥巴马老爸的那个水平。
  奥巴马成功地利用了自己的肤色,因为在最近的历次总统选举中,黑人中大约有90%投民主党的票,这其中很大的功劳归结于克林顿时期与黑人的良好互动。在这个意义上说,民主党就是一个黑人党。没有黑人的支持,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很难赢得大选,而奥巴马只不过享受了克林顿的剩余果实。
  
  一个真正的口力劳动者
  
  “我的父亲是个外国留学生,在肯尼亚的一个小村庄出生并长大,他幼时牧羊,在铁皮顶做成的简陋小屋里上学。他的父亲,我的祖父,是个厨师,一个佣人。”2004年7月27日奥巴马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致辞,“假如芝加哥南部的一个孩子不能读写,即使那不是我的孩子,我也会因此受到困扰。如果一个年事已高的市民付不起她的诊疗费而被迫在医疗费和租房之间做选择,即使她不是我的祖母,也会使我的生活更加拮据。”
  这段演讲是奥巴马为约翰·克里站台,鼓励大家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克里投出一票(可惜,克里还是输给了小布什)而精心准备的,正是这场演讲,奥巴马开始了总统的第一征程——他的嘴皮子功夫引起了党内大佬的注意。
  2007年2月10日的这一天,在零下11摄氏度的严寒中,年轻的奥巴马走上讲台正式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就在旧州议会大厦前,林肯曾号召自我分裂的议会团结起来,现在这里依然有我们共同的希望和梦想,今天,站在大家面前,我正式宣布将参加美国总统竞选。
  州参议员—联邦参议员—总统,这样的三级跳连奥巴马自己也不敢相信真的会成功,所以他当时很谦虚,“我承认,宣布参选有些狂妄,有些鲁莽……”
  请大家注意奥巴马几年来的演讲,有一个中心主题他几乎从不脱离,那就是“美国梦”。他借老奥巴马从肯尼亚来美国的故事,借林肯的伟大形象之号召力,大谈美国的希望与梦想,他的演讲就如同一个口才极佳的穷小子在女友面前说我会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一样,女友便被他的希望和梦想所打动。
  在这个情感经济的时代,情感正在影响商业,情感正在左右政治。奥巴马的演讲,既激情四射、振奋人心,又言简意赅、主题突出。这种集传道士和推销员于一身的演讲技巧,再经过媒体的放大,便能产生明星效应。奥巴马的“美国梦”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的注意力,因为他们正是对这种梦保有极强的追求和认同感的一群人,就这样,奥巴马的梦想变成了选民的梦想。
  
  
  他会成为美国的陈水扁吗?
  
  提出这个问题很奇怪,奥巴马和陈水扁有可比性吗?但是别急。
  奥巴马是哈佛毕业的律师,生就一张非常会说话的嘴,但是他说来说去就是一个字:“Change(改变)”。至于改变什么,怎么改变,他没说,可能他也说不清楚。因为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奥巴马根本就是零,他仅有的“外交经验”就是在印度尼西亚上了4年小学,这也是他唯一可以吹嘘的资本。
  陈水扁是台大法律系毕业,口才也好生了得,他2000年之所以上台,嘴巴里也是捣鼓一件事“改变政权”。因为在陈水扁看来,国民党政府是外来政权,是强加给台湾人民的——也就是非法的。陈水扁时刻不忘提醒台湾民众:国民党是一个独裁的党——也是一个非法的政党。难怪民进党那种对经济一窍不通,也拿不出什么治国纲领的乌合之众也能够在2000年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
  奥巴马利用了自己少数族裔的身份,虽然这种利用不太显眼;而陈水扁则利用了自己本土族群的身份,虽然他是歇斯底里的。
  奥巴马和陈水扁都是缺乏实务经验的政治新星。奥巴马的参议员头衔并非行政职务,只相当于中国的人大代表,也就是说,在担任总统之前,奥巴马从未担任过实在的行政职务,也从未切实应对过具体的行政事务。掰着手指头想来想去,奥巴马唯一的执政经验就是当过“街道办事处主任”,那是1985年6月至1988年5月间,奥巴马加入了杰里·凯勒曼在芝加哥南郊创立的“社区发展计划”,任主任一职。当然3年里,奥巴马组织了超过20项各类公益活动。
  而陈水扁稍微好点,当过台北市市长,当他的主要经历都是在政党内部搞党务,所以搞政治运动和打选战的能力得到了充分锻炼,经济方面的管理能力是两眼一抹黑。
  “怎样把选举能力化作领导能力,奥巴马还要做出实际的行动。很多人不喜欢奥巴马的就是,他在做参议员的时候130多次都是列席不投票,看到有可能会损害自己的问题,就弃权了。”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举例说。
  传媒大亨默多克也认为奥巴马夸夸其谈的成分居多,默多克认为,奥巴马承诺要为每个穷人退税500美元,但目前40%的美国人口不必缴税,又如何减免他们的税款呢?而且即使退给他们,这一笔钱很快便会耗尽,对美国经济的帮助并不大。
  美国经济危机带来的惶恐使得很多美国人对奥巴马怀有很高的期望,也就是这样,奥巴马面临着如何实现当初诺言的挑战。法国《解放报》称,“奥巴马带来了如此强烈的希望,以至于从他执政的第一天起他面临的最大敌人可能就是人们对他的失望”。
  
  不幸的奥巴马
  
  尽管奥巴马的对手和专家都质疑奥巴马的口才不能代表其治国的能力,但是,奥巴马组织竞选的能力已经足够证明,这是一个可以创造奇迹的人,这给他治理国家带了很多的想象空间。
  但想象归想象,与小布什从克林顿手里接下了一个繁荣的美国相比,奥巴马的运气可谓差远了:伊拉克战事的烂摊子、恐怖袭击威胁、本·拉登依然逍遥在外、基地组织可能在政权交接奥巴马新政府刚成立时发动袭击,制造混乱。
  更要命的是,新总统上任后面对的,是自1933年罗斯福上任以来最恶劣的经济环境:整个市场陷于崩溃边缘、消费者信心跌至新低、失业率不断增加,更有10万亿美元的国债。
  “因为即便我们今晚欢呼庆祝,我们也知道明天将面临我们一生之中最为艰巨的挑战——两场战争,一个面临危险的星球,还有百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奥巴马在当选后的第一次演说中说:“今晚站在此地,我们知道伊拉克的沙漠里和阿富汗的群山中还有勇敢的美国士兵醒来,甘冒生命危险保护着我们。会有在孩子熟睡后仍难以入眠的父母,担心如何偿还按揭月供、付医药费或是存够钱送孩子上大学。我们亟待开发新能源、创造新的工作机会,我们需要修建新学校,还要应对众多威胁,修复与许多国家的关系。”
  奥巴马的时间已经开始了,他需要重新构建一个超级大国的信心,需要唤醒挽救一个士气颓靡的军团的勇气。为了达成目标,奥巴马需要清除布什主义的根基,2000名政府官员将要从奥巴马手里领到再就业证书。一些美国赫赫有名的人士,如克里、鲍威尔、罗伯特·盖茨、施瓦辛格、巴菲特将接受奥巴马的挑选进入政府要职。
  正如希拉里评价那样,奥巴马是一位“危机时刻的庄重总统”,为了兑付一个“美国梦”,奥巴马放弃了党派之争,把民族利益放在了首位,这恐怕是他与阿扁的最大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