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之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06 06:53:43

加沙之战----外滩画报独家组合报道(多图)

090114 

巴以关系成为国际媒体的新闻大标题,通常不会是因为什么好消息。来自那个狭小地方的坏消息已经让世人听了60 多年,坦率地说,人们已经有点麻木、厌倦了。然而这一次,加沙战争却能连续十几天高居头版头条,其局势之严峻可见一斑。以巴双方仍在用惯常的语言,向世人百般申诉,我们也对双方和第三方目击者都进行了采访。但不管谁是谁非,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当炸弹落到你的家中或者你日常生活的空间内,对你个人来说,这就是地狱的降临,无论你居住在加沙地带还是以色列南部,尤其是在新的一年刚刚开始之际。

文/ 洪立

 

专访以色列驻华大使安泰毅――“以眼还眼不是我们的政策”

 

近日,以色列驻华大使安泰毅就加沙战争接受了《外滩画报》电话专访。

安泰毅1948 年3 月出生于罗马尼亚,1951 年移民以色列,1974 年毕业于希伯来大学法学院并进入以外交部,曾派驻法、日、泰国和匈牙利,参与过《约旦和平协议》谈判;1997 年起任驻挪威和冰岛大使、无任所大使及以外交部亚太司副总司长,2007 年8 月接任驻华大使,通晓英、法、日语和匈牙利语。

B=《外滩画报》N=Amos Nadai

B:由于以军发动的加沙攻势,你最近好像在不停向中国公众作公关工作?

N:最近我们一直在努力向中国公众解释,传达我方的说法。开战至今我们已经开了四场记者会,并接受了不少采访。因为从加沙传出的画面很糟糕,局势很严峻,我们必须一遍遍地向中国公众解释这一切的起因

B:在目前情况下,你是不是宁可当驻华大使,也不愿当驻联合国大使?

N :任何时候让我在这两个职务中选择,我都会选中国。这几年尤其如此,因为中国已成为世界最重要的国家之一。
     B:你们在中国得到的反馈如何?
    N:我们在网上作过统计,有六七成的人表达了理解和支持。有人指出,以色列的行动是受哈马斯长期挑衅的结果。如果遇到类似情况,中国人也希望政府作出相同反应,而且不要说等7 年,连7小时也不要等。我们收到不少表示支持的电子邮件,有一封写道—请原谅我的汉语发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相当流利地说出这句话)我不懂中文,但今后会经常引用这句话。

B:哈马斯的说法是,火箭袭击是对以色列占领和封锁的反抗?

N:这是无稽之谈。了解以巴冲突史的人都知道,以色列自2005 年就撤出加沙,而且一直很努力地与阿巴斯政府合作;加沙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口在以色列打工。以色列愿意接受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两国可以和平共处,两个民族间的所有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哈马斯非常反对两国方案,所以才不断袭击以色列。他们就是和平的最大障碍。

B:你是否认同加沙出现了人道危机?

N:确实出现了不少平民伤亡。对以色列来说,哪怕死伤一个平民都是太多,而哈马斯却将平民用作人体盾牌,掩护他们的火箭制造设施。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会像以色列国防军那样,为避免平民伤亡而不遗余力。这次行动旷日持久的原因之一,就是以色列极力想将平民伤亡最小化。以军还为人道物资供应开放了一条安全走廊。所以说,我认同平民伤亡人数确实太多,这些本不该发生,但责任应当由哈马斯领导层承担。

B:但哈马斯毕竟是巴勒斯坦民众选举产生的合法政权。

N:那只是一次貌似民主的选举。哈马斯早就被认定为恐怖组织,世界上没有哪个民主体制会允许一个恐怖组织参加选举。所以说,哈马斯的当选并不是那么有效。另外,哈马斯得票多与其说是巴民众支持它,不如说是对原政权的积怨太深。现在他们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B:你如何回应以方过度动武的谴责?

N:应当这样看:第一,哈马斯一直在用火箭袭击以色列平民目标,如果要使用对应武力,我们也应以平民为目标,但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一直小心避免伤及平民。第二,指责我们使用不成比例武力的人,从逻辑上说应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试过所有办法。不幸的是,不存在别的选择。

B:圣雄甘地有句名言:“以眼还眼将使全世界变瞎。”请问你如何评论?

N :“以眼还眼”不是我们的政策。我们的政策是在造成最小连带损害的情况下,改善以南部居民的生存条件。当地居民占以色列总人口15%,这在中国相当于两亿多人。我们很仔细、很真诚地努力避免平民伤亡,所以这决非“以眼还眼”,也不是有人说的“暴力循环”。
  B:你本人来自以色列南部吗?
  N:不。但中国人可能不理解一点:以色列非常之小,几乎每个人都互相认识,每个家庭在全国各地都有朋友。我们家来自北方。第二次黎巴嫩战争期间,真主党的一枚火箭弹就落在距我妹妹家300 米的地方。

B:你们真的认为,可以用军事行动一劳永逸地解决哈马斯问题?

N:现在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将他们的袭击能力最小化,因为这无法完全预防。他们应该先考虑到后果。他们本可以和以色列和平共存,利用我们提供的机会,做个好邻居,但他们选择了战争。彻底的解决方案不存在,我们政府要消除民众一直在其阴影下生活了7年的威胁,这是唯一的途径。这七八年来,哈马斯可以袭击我们的任何目标,我没有听到国际社会多少要求他们停火的呼声。而我们却不能回应,原因是加沙的生活条件很艰难、有150 万人挤在360 平方公里中??哈马斯似乎自动拥有豁免权。现在这个豁免权不复存在了。他们越早明白这一点,对大家就越有好处。

B:但行动毕竟在穆斯林世界激起强烈反弹,会为以色列带来更多新的敌人。

N:这是双向的。这肯定会有损以色列形象,我们也考虑过这一点。形象固然重要,但我们南部居民的生活更重要。另外,很多阿拉伯国家已意识到哈马斯等伊朗扶持的组织对其政权构成的威胁,能理解我们的行动。所以直到今天,阿拉伯联盟领导人还没有被说服。

B:为什么不让记者进入加沙?

N:我们的长期政策是,向媒体开放对我们有利,因为巴媒体发出的画面和报道过于强调悲惨的一面。但你知道目前加沙局势十分危险,如果让记者进去——有数以百计的记者想深入第一线,我们外交部不希望听到诸如有新华社等记者受伤的投诉。这就是唯一原因。 

B:你天天要作这么多解释累不累?

N:是有些累,但想到我的朋友们在加沙作战的孩子们,他们干的才是真正艰苦的工作。我不过是说说话而已。

B:有人推测,开战是为了让执政联盟中的外长利夫尼和防长巴拉克显得更强硬,以便在2 月的大选中打败内塔尼亚胡为首的鹰派反对党利库德集团。

N:这样说很荒谬。首先,早在大选的3 到6 个月前,我们就一直希望延长停火期限,只要哈马斯肯接受。其次,在这种战争中,你只知道从哪里开始,不知道会在哪里结束。以色列没有哪个政治家敢冒这种风险——通过开展军事行动来实现个人政治目的,因为你不知道结局会如何。何况利夫尼和巴拉克都非常聪明,他们更不可能这样做。

 

专访巴勒斯坦前驻华大使萨法日尼――“美国应该负主要责任”

文/ 刘旭阳

 

穆斯塔法?萨法日尼博士是一位巴勒斯坦抵抗运动老战士。1950 年3 月出生的他17 岁就加入法特赫,1970 年代起在巴解驻北京办事处工作,历任驻老挝和朝鲜大使。1991 年,他成为北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第一个留学生博士。

1992 至2002 年,萨法日尼一直担任巴驻华大使,并于1994 至2004 年任阿拉法特的中国和东南亚顾问。2002年卸任大使后,他成为法特赫主席兼巴外交部长的中国和东南亚顾问,兼巴国驻东南亚巡回大使、阿拉伯信息交流中心主任。近日就加沙危机,他在常驻地北京接受了《外滩画报》电话专访。

B=《外滩画报》S= 萨法日尼(Moustapha Saphariny)

B:以色列称出兵加沙是为打击恐怖组织哈马斯,并非针对巴民众。你同意么?

S :这是一场军事侵略,根本不是什么反恐。大部分巴勒斯坦人从未向以军开火,但一样遭到军事打击。从人道主义来讲,只有300 多平方公里,却有150 万人居住的加沙地带人口密度较高。以色列动用大军对这一地带进行残酷的军事打击,已造成数百名巴勒斯坦人被打死——包括很多平民和儿童,另有数千人受伤,这怎么可能是反恐行动?难道巴勒斯坦人都是恐怖分子么?很难相信在21世纪和国际社会的眼皮底下,居然会发生这样没有人道主义的侵略行径,这太让人遗憾了。

B:你认为以色列的真正目的何在?

S :这不是昨天、前天或这十几天前的问题,他们的军队好多年前就开始对加沙进行封锁和压迫。说哈马斯是极端、恐怖组织,那是站在侵略者的角度。哈马斯是在自己的土地上,维护国家的独立和自由,这不是恐怖主义。像以色列这样的外来侵略者必然会受到反抗。以色列的行为不是反恐,而是野蛮侵略。

B:加沙的哈马斯势力会被剿灭么?

S :以色列动用大军攻打加沙,以求消灭哈马斯势力,但这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只会给哈马斯等派别更大的鼓励,让他们更愤怒,给以色列的安全带来更大危机。在当今国际社会,用暴力、侵略手段来解决问题是根本不现实的。以色列打巴勒斯坦已经打了50 多年了,他们现在还要打,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

B:巴民众会将苦难归罪哈马斯吗?

S :以色列的攻击只会让更多群众支持哈马斯,因为我们巴勒斯坦人在面对外敌时,都是团结一心的。我们法塔赫和哈马斯可能存在一定的政治分歧,但在国难面前,我们会一致对外。

以军的打击让哈马斯、法塔赫更加团结。在目前状况下,如果你说哈马斯是极端组织,那么你也可以说法塔赫是极端组织,甚至可以说全体巴勒斯坦人民都是“恐怖分子”。在面对外来侵略时,我们的反抗行为怎能说成是恐怖主义呢?这是荒谬的。所以我要说,我们需要国际社会公正对待我们巴勒斯坦人,让维和部队和观察员进去看看,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

而且,巴勒斯坦人都能理解,为什么哈马斯要用火箭弹袭击以色列。那是因为自1993 年9 月,巴解执委会主席阿拉法特和以总理拉宾互致信件,巴方宣布接受第242 号和第338 号决议、承认以色列国之后,这16 年来以方没有遵循协议,阻碍了和平进程的前进。

在我的祖国,巴勒斯坦人民每天仍在受到以色列人的打骂等不公正待遇。虽然担任过驻很多国家的大使,我到现在都不能回老家。在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仍要受以色列的控制和盘查,要出示什么许可证,这样的生活我们怎么能接受?

可惜包括巴勒斯坦的朋友都不了解,现在的局势不是两军的冲突,不是两国的战争,也不是边界的争端。和以色列对比,哈马斯的武装力量根本不值一提, 他们的火箭其实都是自制土火箭,既没有准头也没有威力。这不过是人们在表达一种意志:反对侵略者,解放自己的国家。所以,这不是极端或温和的问题,这是侵略与被侵略的关系。在目前情况下,哈马斯就是在代表全体巴勒斯坦人和全体阿拉伯民族反抗侵略者。

B:这场加沙危机的罪魁祸首是谁?

S :中东的巴以冲突问题,我认为主要责任不是以巴中的一方,美国应该负主要责任。以巴都有很多爱好和平的人,我们都有家庭、有自己的孩子,绝对不会喜欢去打别人,以色列人民也一样。我们都想过和平生活。

和平进程已经进行了16 年,但还没有结果。按双方签的协议,巴勒斯坦早已可以建国。冲突的升级很大程度是美国导致的,因为众所周知,阿拉伯地区丰富的石油资源对美国非常重要。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控制中东的资源,需要以色列的强硬,需要中东的动荡。如果没有美国的干涉,我们和以色列的和平进程可能会走得更远。美国的利益和阿拉伯国家的利益是不一样的,他们的目的是控制阿拉伯国家的资源,改变阿拉伯国家的民族习惯。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西方国家不能把民主价值观强加在阿拉伯人民身上。美国应从正面发挥它的大国作用,来处理巴以冲突。但就在1月3 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美国又一次否决了巴以停火决议提案。

B:冲突会不会升级成大规模战争?

S:目前还很难说,不过我比较乐观,相信在国际社会干预下,冲突会停止的。

B:此事会不会削弱哈马斯在巴内部的势力,从而让法塔赫赢得今年大选?

S :我认为在目前局势下谈论选举是不切实际的。我们与哈马斯有很大分歧,但在这次以色列发动攻击后,巴勒斯坦人给哈马斯和法塔赫都带来很大的政治压力。此前两派可能都在为新一届大选做准备,但在现在遭受侵略的大背景下,双方的举动都不会为了大选,而是为抵抗侵略。当然,一切要看危机如何结束、国际社会如何安排,此后大家才会考虑选举的事情。

B:这件事对以巴和平进程有何影响?两国并存解决方案是否还有希望?

S :以色列的行动阻碍了和平进程,给极端组织、给巴勒斯坦人民更多理由反抗以色列,但靠武力来解决争端是不行的。虽然在以色列的侵略下,现在巴人民支持哈马斯的暴力反抗行为,但我认为,暴力只会阻碍和平进程的发展。

哈马斯也好,法塔赫也好,任何巴勒斯坦派别以非和平手段解决争端,都是在破坏和平进程,损害阿拉法特和拉宾留下的宝贵遗产。

 

专访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大卫上尉――

“以军的目标并不是消灭哈马斯”

文/ 洪立

 

针对以军12 月27 日发动的加沙“铸铅行动”(Operation Cast Lead),《外滩画报》近日对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以赛?大卫上尉进行了电话专访。

B=《外滩画报》D=Ishai David

B:这次加沙作战行动的目的是什么?

D :是改变地面上的局势,摧毁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恐怖袭击的能力。更具体地说,是摧毁或削弱他们向以南部城市发射火箭的能力。就在今天早晨,哈马斯又向位于特拉维夫以南约25 公里的吉代拉市发射一枚Grad 火箭。

B:行动进行得怎么样?

D :目前我们的空、陆、海军和工程兵正在加紧打击哈马斯用来制造卡桑火箭和储存武器的基础设施,并尽力摧毁其错综复杂的地道网—它们在加沙南部用于从埃及走私武器入境,在其他地方用于对以城市发动偷袭。8 年来,哈马斯和加沙其他恐怖组织共向以南部发射了约8000 枚火箭弹,造成近20 人丧生。这些火箭弹瞄准的是平民目标,旨在造成尽可能多的平民伤亡。昨天哈马斯一枚火箭击中一所幼儿园,幸好当时里面没人——我们的南部居民很注意按安全指令行事,一听见警报便立即躲进地下避弹所,加之现在南部学校也不上课。处在哈马斯火箭威胁下的人口约为100 万。

B:哈马斯的火箭射程有多远?

D :最大射程约40 公里。

B:这一半径内没什么主要城市吧?

D :当然有。阿什杜德、阿什凯伦都是,而贝尔谢巴是以色列第四大城市。

B:你们能拦截这类火箭吗?

D :以军尚不具备这一拦截能力。

B:哈马斯的武器还有哪些?

D :Grad 火箭是哈马斯目前射程最远的武器。哈马斯是一个训练有素、资金充裕、装备精良的组织,由伊朗、叙利亚之类国家提供支持,很多军事领导人都在伊朗受过训练,或受过黎巴嫩恐怖组织真主党的培训。他们对我们士兵使用了多种武器,包括路边炸弹、陷阱式炸弹、反坦克导弹、肩扛式火箭筒??他们还拥有防空导弹。所以说,哈马斯是一支小型军队,由1.5 万到两万名恐怖分子组成,有旅、营等编制。他们很有组织,指挥很专业,武器很先进。哈马斯利用清真寺、学校等平民建筑来隐蔽人员、储存武器,并用民房来对以色列发动袭击、藏匿人员,并作为加沙内部用于偷运武器的地道的起迄点。这就是我们要面临的巨大挑战。

B:以军在行动中有何得失?

D :我们蒙受了一些伤亡,但总的来说行动正在按计划进行。我们击中了很多预定目标,包括那些地道、武器存放点、火箭发射器,当然还包括恐怖分子本身——迄今我们共击毙了数百人。

B:不过哈马斯照样在发射火箭?

D :没错。我们也预计到在行动过程中,哈马斯仍将拥有这一能力。必须澄清一点:我们并不是冲着每一枚卡桑火箭而去,不是非要消灭完最后一枚火箭不可——实现这一目标将遥遥无期。哈马斯有他们的生产能力,所以很难在这个世界人口最稠密的地区进行挨家逐户式排查,尤其在恐怖分子躲藏在民居、又脱掉制服的情况下,很难将他们和平民区分开来。但我们会继续开展行动,尽可能地摧毁他们的核心硬件。

B: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是谁?以军共动用了多少兵力?

D :是以军南方司令部负责人约阿夫?加兰特(Yoav Galant)少将。关于兵力我不能告诉你具体数字。

B:这次行动还要持续多长时间?

D: 需要进行多久,就持续多久。作出这一决定的不是军方,而是政府。对进展的评估一直在进行。这不是一次短暂、容易的作战,因为我们打击的是一个精明狡猾、装备精良的恐怖组织,不可能一蹴而就。

B:靠军事进攻消灭得了哈马斯吗?

D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消灭哈马斯,这不是政府给我们定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打垮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的能力。这是一次旨在重创哈马斯的威慑行动,但我们也清楚,你不可能把这一能力降到零,这是不现实的。我们也不寻求消灭每一个恐怖分子。

B:但哈马斯恢复火箭发射能力可能只是个时间问题。

D :对。我们只是想改变目前地面上的局势,为实现真正的停火创造条件。

B:西岸的法塔赫会加入作战吗?

D :我不想作这类猜测。我只能说,以军在全国境内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因为哈马斯不仅控制着加沙,在西岸也有相当多人员,尽管迄今尚未从那里发射火箭。以色列各地同样存在遭恐怖袭击的危险。对北方局势我们也保持密切关注,防备真主党的任何可能威胁。

B:目前加沙虽然一片混乱,但你们似乎还能不断击中哈马斯目标。

D :我们拥有很好的情报、线人、有精确打击武器——有时是从空中,有时是派步兵进入特定地点实施打击。

B:以军从2006 年夏的黎巴嫩战争汲取了哪些教训?

D:我们从那次行动总结了多方面经验教训,对这类战斗更加训练有素,对敌人手法比以前更了解—哈马斯在手法上与真主党很相似,因为真主党是它的支持者和赞助者。以军各军种的协同得到了大幅提升,后勤保障能力也改善很多。我们还对步兵进行了巷战训练,在南部设立一个模拟战场,按典型的巴城镇布局建造,让士兵进行适应性演练。

B:哈马斯和真主党相比如何?

D :哈马斯也是很凶悍的对手,但在实力上真主党更强大、更训练有素,他们直接从叙利亚和伊朗得到武器。而由于我们控制了边境,哈马斯只能从埃及偷运进武器。如果我们允许加沙的口岸和海港开放的话,今天我们面临的局势会更加严峻得多。

B:但黎巴嫩战争被认为是一场失败。你们如何确保这次行动不会再搞砸?

D :我不知道是谁作了这样的断言,我们肯定不认为那是一次失败。当然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不过我们也实现了那场战争的部分目标,对敌方造成了不小伤亡。而这次我们有了更好的情报,部队也得到了更好的训练。

B:你们为避免平民伤亡做了什么?

D :肯定不是像他们那样,因为他们对此完全不加考虑。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不做的事:我们不以平民为目标。不幸的是,不时仍有平民受到伤害,原因是恐怖分子用民居和清真寺、学校来发射、藏匿火箭,隐藏人员并开展恐怖活动。我们和哈马斯行动的区别在于,我们努力使平民伤亡最小化,而他们则企图将我方的平民伤亡最大化,并用己方的平民作为掩护。

B:你们如何回应“以色列过度使用武力”的指责?

D :这些指责毫无根据,我们有权使用必要武力进行回应,以消除自身面临的威胁。想用“不成比例”这个词的人最好去问哈马斯,他们才对以平民这样做。他们的做法违反了国际法,因此被很多国家和联合国列为恐怖组织。

B:对行动激起的巴勒斯坦和伊斯兰世界反以浪潮你怎么看?

D:人们有示威抗议的权利,只要是和平示威。其实在以色列国内也有示威,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支持这场战争。但多数以色列人都赞成开战,因为他们认识到这样做的必要——你不能让上百万人8 年来一直生活在火箭威胁下。

B:你们不担心以色列会树敌更多?

D :以色列的敌人已经够多了,我们处在敌人的海洋中。我们无法和每个人都交朋友,但我们在世界上也有足够多的支持者。我相信世界多数国家都能理解,我们采取的是自卫措施。我们既没有领土野心,也不敌视巴勒斯坦人整体,我们只是在追击恐怖分子。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会容忍其平民不断遭袭。

我们也已经给了巴方和哈马斯很多机会。但过了某一点之后,你会说“够了”并采取行动,否则今天哈马斯的40 公里射程就会变成明天的60 公里,你就会看到耶路撒冷、特拉维夫这类城市遭到火箭袭击的场面。

 

 中国记者近距离直击加沙战争

文/ 刘旭阳

 

加沙战事已经进行了十多天,现场的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外滩画报》电话采访了一位守在城外等待进入的中国某新闻机构驻以色列记者。尊重其本人的意愿,我们没有公开他的身份。

2008 年12 月27 日星期六是犹太教的安息日。这一天,以色列人本应到所属会堂做礼拜,或在家读经、休息,但从街头人们的紧张神情以及加沙方向传来的连连爆炸声,我们知道出大事了。

以军当天上午对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空袭,针对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的“铸铅”行动开始了。虽然此前以国内就有传言说,与哈马斯的停火协议在12 月19 日到期后并未续签,预示着新的冲突一触即发,但没想到以军会把袭击安排在安息日期间,不知是处心积虑还是迫不得已。

连续闯关未果

不论怎样,我们第一时间抄起相机,朝着加沙城的方向冲去。但记者再快,终究还是快不过以色列军警。头顶上呼啸而过的直升机、身边超速行驶的警车、装甲车将我们堵在通往加沙的路上。和世界各地蜂拥而至的同行们一样,我们只能滞留在以色列南部最靠近加沙的斯代罗特和阿什凯伦。

听着更加频繁的轰炸声,看到城中升起的浓烟,我们开始担心在加沙的同事。由于以军的连续轰炸,城内电力、通讯系统已经瘫痪,我们好几天都无法与城内取得联系,也无法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消息。

以军在边境地区划出大片军事封闭区,禁止记者靠近,我们只能在城外开着四驱越野车绕着封锁线走,挑田间小道和地图上没标出的野路,尽量向加沙城靠近。有时面前已经无路可走,我们硬是开车闯过去,然后继续前进。

一次,我们几个人趁着天刚蒙蒙亮,再次驾车驶向加沙。躲过大路上的封锁,我们沿着当地人干农活的小路前行,突然发现身边出现数十辆以军战车、四散的弹药以及士兵休息用的帐篷。原来,我们误打误撞地进入一处以军营房。

赶紧离开营地,继续在农田中向南行驶。其间,我们看到以军飞机向加沙北部一处居民点扫射,此后有零星的火箭弹从城中射出。可能是我们运气不佳,再次遭遇以军时,被记者吓了一跳的大兵们毫不客气地上来按住我的镜头,然后命令我们立刻返回。当我们无奈离开时,从倒车镜中可以看到,一辆以军战车已经悄然把守住我们刚才走的小路。

目前的现状是,虽然外国记者协会一直要求以军开放封闭区,让记者进去采访,甚至得到以地方法院的批准,但围城之外的我们仍然无法进入加沙。

见识哈马斯的火箭弹

以色列发动这次军事打击的理由,是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

自12 月19 日至26 日约一周时间内,哈马斯向以南部地区发射了200 多枚火箭弹和迫击炮弹,让以居民产生严重的恐慌。正是这种恐慌让当地人对以政府的温和态度产生了不满,迫使以军不得不采取针对哈马斯的军事行动。那么,在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哈马斯火箭弹真有以色列人说的那样恐怖么?

在以南部的采访时,我发现哈马斯火箭弹只能算一种象征性的攻击。这种土制火箭弹准确度非常低,射程只有30 公里,大部分落在较开阔的田野,偶尔打中房屋,爆炸威力也很小,很少听说有人因此受伤,大部分都是受了惊吓。

在这边采访的记者都知道,加沙外面还是很安全的。哈马斯虽然还能发射火箭弹,但仅仅是打出去而已,根本没有目标,只是估计某个方向上可能有目标。没有制导能力的火箭弹最后能打多远、打到哪里,他们自己心里也没底。

所以我们常说,如果你能在采访时碰到附近有爆炸的火箭弹,那绝对是中奖了。有时在封锁线附近,甚至可以看到从加沙射出的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烟雾,还没飞到边境,就一头栽了下去。

对这次以军在加沙的军事行动,以色列老百姓也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立场。在特拉维夫,激进派和温和派都经常举行集会,两大阵营经常为该不该对巴勒斯坦动武争执不休。

2009 年1月6 日,以军发动对加沙的军事行动已进入第11天。在围城之外,我看到城内哈马斯成员仍在用火箭弹和其他武器,顽强地进行着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