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政变24小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2 13:32:29
南方周末    2006-09-21 14:35:54
□本报记者 由珊珊 李虎军
□特约撰稿 憬怡 发自曼谷
□实习生 郑焰 潘晓凌
总理出访、国内政变、暴雨突袭、军人夺权。
2006年9月19日晚,政变在泰国首都曼谷上演。
9月20日,在泰国政治发展中,本是个关键日子。
此前,曼谷就已满城风雨,政治人士盛传,反对党将于是日在泰国首都第五大道举行50万人大聚会,并围坐数日,要求他信下台。
如果一切正常,发生在曼谷的故事,将类似中国台湾:百万人占领凯达格兰大道包围“总统府”,逼陈水扁下台,在制度框架内表达反对意见。
但泰国的军队领袖选择了他们认为的最“有效”地更换政权的方式:政变。
其时,看守内阁总理他信正在纽约参加第61届联合国大会,并计划在大会上发言。泰国媒体知情人士透露,他信收到了50万人聚会的风声,立即更改计划主动迎战。
原定于9月22日回国的他信,决定将归期提前一日,同时,在联合国大会的发言,也提前到纽约时间9月19日进行。他信还曾致电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要求他出兵镇压反对者聚会。
而颂提断然拒绝,并随即发动政变,坦克开进首都,军人接管了政权。
政变突然发生
9月19日20时,和政界关系密切的泰国华文报纸《中华日报》副主编黄振中暗示《泰国风》杂志总编辑吴小菡,政局会发生大转变,他信甚至会被捕。
可吴小菡并没把黄振中的提醒放在心上,不到21时,就上床休息了。
政变在她沉睡时发生。
泰国东部第三军首先传出大批部队军事调动的消息,随后,颂提宣布曼谷进入军事警戒状态。
当夜21时,泰国军方电视5台突然切断正在播放的节目,开始插播有关普密蓬国王的纪录片。媒体人士首先意识到异常。而后,泰国所有广播电台全部切断节目,播放军旅歌曲。军方消息人士放话:“这是政变前奏。”
远在美国的他信试图夺回对国内的控制权,他通过政府控制的电视9台发表讲话,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解除颂提的职务。而几分钟后,他信的电视讲话中途被切断。
22时,《人民日报》驻曼谷记者任建民正在院子里倒垃圾,突然听到院外的马路上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就像拖拉机一样”。他站在院墙根的一个凳子上向外张望。院外的马路上,十几辆坦克驶过,每辆坦克上都站有士兵,荷枪实弹。
23时多,酝酿许久的大雨终于倾盆落下。曼谷城里,车辆飞驰,人群闪避。14辆坦克包围了泰国政府大楼,通往总理府的道路已被数十辆坦克和装甲车封死。进入政府大楼的军队迫使大楼警卫放下武器。
23时,军方宣布,军队已控制了政府大楼以及曼谷周边地区。
同时,4辆坦克在曼谷全城巡走,用高音喇叭呼吁市民,保持镇静,不要外出。在由陆军控制的电视5台,所有记者和编辑被撤离,由军方技术人员接管,负责发布有关政变的公告。
“政府是谁掌管,都没有问题”
有关人士透露,政变得到了国王普密蓬-阿杜德的首肯。以国王为首的“国家管理改革委员会”迅速成立。军方几乎没有碰到任何抵抗,接管了政权。
9月20日清晨,吴小菡醒来。电话接二连三打进来,告诉她,“变天了”。
泰国副总理奇猜和国防部长探马叻,一直被视为他信死党,现已被捕。政变军方领导人宣布,学校、银行、股市20日关闭,并要求所有公务员20日上午向委员会汇报,公务员包括政府各部部长、国家其他机构领导人和曼谷市区所有大学的校长。
他信此时正坐在纽约的宾馆里,看电视转播。联合国大会的发言已被取消,最终将在他身上发生什么,没人知道。
政治人物的紧张,并没有影响普通公众的生活。吴小菡果断通知员工,“政府放假,我们不放,照常上班”。她驾车出了门。
市内公共汽车还在运作,商业区不少超市仍照常营业,“人们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她轻描淡写地说。
泰国闻闻商界集团总裁、华裔商人李民闻也没有放假。中午时分,他按原定计划,接受了吴小菡的采访。
“只要银行拿钱出来,给我们商人做生意,政府是谁掌管,都没有问题,”李民闻轻松地说,“这次政变皇室是知道的。泰国最重要的是国王,只要国王还在,泰国就不会有事。”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官员也对记者表示,目前政变尚未引起社会恐慌及引发军事行动,大使馆没有撤侨计划。
“没人希望带来血腥杀戮”
20日,尽管很多街道的军人都已撤出,但通往国会、总理府等重要机关的大街仍设有路障,由坦克和装甲车严格把守,只有带特殊证件的车辆才能通行。
在陆军总司令部,政变军方召集了重要人士会议。司令部院内戒备森严,部分与会人员由士兵武装护卫乘装甲车进入,大批记者等在司令部门口拍照。
陈一虎是参加政变的一名士兵,曾在台湾打工两年。他告诉本报记者,他从今天早上5时起就一直守在陆军司令部门前这条街上。
士兵们在枪炮上系着象征和平的黄丝带。没人希望带来血腥杀戮。
“可以这么说,城市的老百姓,大部分是欢迎政变的。”黄振中说。
在陈一虎的描述中,围观百姓对政变士兵持欢迎态度,每辆坦克和装甲车上都有群众送上的新鲜玫瑰花。
但也有人持不同看法。
42岁的新加坡人林耀庆在曼谷市区经营一家汽车音响店,20日,他照常打开店门。
“我相信,等总理他信回来,一切都会回归正常。”林耀庆觉得他信是个不错的总理。
“为什么他们不能坐下来谈一谈,通过和平民主的手段解决?”
外界揣测,此次政变,军方和反对党有预谋,而一位接近反对党的人士言辞肯定:绝无此事。
事实上,他信的危机已持续稳定多时,去年9月,以媒体大亨林明达尖锐针砭时弊的时评节目被禁为导火索,民间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声讨运动。
今年1月,他信将家族拥有的泰国最大电信公司股份以天价出售给新加坡淡马锡公司,却未支付税金的事件,更将“倒他”运动推向高潮。
此后,他信解散议会,逃避可能通过的不信任案,并通过提前选举巩固政权,其间又发生贿选行为,宪法法庭宣布选举无效,又为“倒他”运动推波助澜。
当地人士认为,他信虽宣称退出政坛,最终却以各种理由掌权,此外,他和军队的关系也因后者认为权力被削弱而恶化,甚至深受人民爱戴的国王也被认为屡遭侵犯,这些都是政变发生的原因。
根据泰国法律,即使他信流亡国外,寻求政治庇护,仍可因为刑事诉讼而被引渡回国,接受审理。
全世界都在关注泰国,如果政变者能履行承诺,2007年10月举行大选,还权于民,推动民主改革,也许民主政体可重新出发。(P1180081)

政变士兵用市民献的玫瑰装点缀炮筒 新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