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强奸之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3 12:15:23

4月18日下午4时许,位于河北省衡水市街头的一公厕内,一女孩在如厕时被尾随而来的拾荒男子强奸。更令人痛心的是,女孩受害时间长达20余分钟,现场围观市民40余人,却没有一人出手制止。(参见《燕赵都市报》2006年4月26日)

 

    本来,在作这个题目时我和众多的声讨者一样,想质问一下中国人的道德和良知。冷静下来后,我翻看了一下网上相关链接,突然发现道德在中国的群体社会已经荡然无存了。说中国社会普遍缺德,似乎有骂人之嫌,但是只要你正视下列事例,你就不难对自己所处的社会有恶心感:

 

事例一:吉林乾安县16岁少年在县政府大院突然昏迷,同行者向当时在场的政府工作人员多次求助,一再遭到拒绝,致使少年当场死亡。(新华网2004年5月24日)

 

事例二:一男子为讨薪爬上成都沙湾路某酒店顶楼作势欲跳,引来大批路人围观。众目睽睽之下,竟有人大喊“一、二、三———跳嘛!”怂恿其跳楼。(2004年4月月22日 四川新闻网)

 

事例三:男子要自焚,引来数百人围观,有人带着板凳叼上香烟端上茶水当看客。周围好几百名看热闹的围观者,无一施救,许多小贩抓住“商机”,趁机做起了看热闹者的生意。(《华商晨报》2005年4月8日)

 

    ……

 

    目前,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活生生事例还在中国上演,这样的社会形态难道用道德这个标尺可以衡量吗?也许你也已经对自己身边这样的情景见怪不怪了,是麻木和冷漠还是道德沦丧法律失衡?

 

在中国,看客自古以来就有。鲁迅先生将“看客”行为视为中国人的一大劣根性,他因受不了“看着自己同胞被鬼子杀害而欢呼”才弃医从文。不幸的是,先生所描述的看客教化到今天依旧在持续,并且日益呈泛滥状态。

 

所谓看客,在中国大抵可分两种。一种是街头看客,另一种是政治看客。上述所列三例都是对歹徒街头行凶围而观之,为十足的街头看客。见恶势力为患却坐壁上观,明哲保身,不以正义支持,是政治看客。街头看客的产生是政治看客的延续,正是有了政治看客才有了人性的麻木和冷漠,才导致了公德的堕落和法律的无力。 比如在中共“九大”上表决永远开除刘少奇党籍时,所有的人,甚至包括后来为刘翻案者都不曾肯举起他们高贵的手进行反对。我宁愿相信这是个假事实,因为在否定“文革”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他喊冤,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控诉自己被“关牛棚”“坐飞机”的蒙难史。他们甚至以曾经遭受“迫害”为荣,以被打成“黑五类”为傲。但是,就是这些人以及他们所培养出来的群体,到现在仍然在演绎着看客的丧尽天良行为。

 

古人云:“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官员的道德是风,老百姓的道德是草,草随风倒”,这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正解。从这个角度来看,当今中国社会之所以出现严重的道德失范,社会上层难辞其咎。我认为,正是这个精英阶层的率先堕落才导致了社会风气的急剧恶化。这其中以掌权者的穷奢极欲为主,执财者的为富不仁为辅。当愈演愈烈的腐化堕落成为这个时代主要背景的时候,对“围观强奸”现象我只能是无话可说和无法悲伤了。

 

极为不幸的是,中国的精英们向来热衷于用同胞的苦难刺激自己麻木的神经,有部分假道学更是喜欢用自己标准衡量别人的过失。他们吸食着老百姓的血汗,却常常以救世主自居;他们对老百姓进行“素质”教育,却在标榜自己的德行至高无上;他们习惯于当社会的道德裁判,自己却从不站在被裁判之列。

 

众所周知,作为公民,人的权利与义务应当是对等的,在享受公共权力机构赋予他自身安全的同时,也要履行维护公共安全的义务,这是个体人在群体社会中的基本底线。只有人们坚持这个底线,我们的人身安全得以保障。鉴于此,2006年7月1日北京市政府实施了“反黑锄恶条例”,而就在条例实施的第5天,又一名美丽的女孩在男友的注视下惨遭恶徒蹂躏。男友用人性的懦弱代替了爱情的高贵,用男儿的血性屈服于了淫威。更可悲的是,面对邪恶,在这个距离派出所不到400米的地方,来来往往的人群对此却熟视无睹,竟然无一人上前救助,哪怕去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