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者宣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3 10:34:35

社会主义者宣言

曲阜师范大学教师 董键

2008年12月31日

    20世纪,冷战以社会主义阵营的失败而告终,资本主义世界借着胜利的雄风,一路顺风顺水,迅速扩大战果,使这个世界全面资本主义化。那些败下阵来的社会主义国家,自然没有从地球上消失或者驾鹤西去,而是都加入了资本主义阵营。地球,在严格的意识形态意义上,第一次被一种人为的制度所覆盖或者统治。

    然而,之后不过十数年,便从资本主义的核心国家爆发了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全世界都迅速被波及,一时间,企业倒闭,失业如潮,贫弱者生计艰难,投机者财富缩水,社会矛盾空前激化。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就跟几千年前人类先哲对人性的看法一样,适时地表现得淋漓尽致。资本主义是世界的麻烦制造者,它不是人类的理想社会。

    我所在的这个国家叫中国,是一个前社会主义国家,自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掀起了一股“融入主流社会”的狂潮,即热烈拥抱资本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社会,三句话不离“与国际接轨”,强力推行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市场化”迅速渗透到各行各业,所有的人办事都“以赚钱为宗旨”,“个人利益最大化”。这个办事原则使得在前社会主义时期树立的公益观念、国家观念、正义观念都荡然无存,国民的道德观念和责任意识极度下降,短期行为盛行,生产事故频发,制假投毒泛滥,公共投资“豆腐渣化”,包括教育投资的效率极低,一派“瞎折腾”的景象。在一个和平年代,一个政府自觉地把国家产业定位到世界分工的最底层,自觉地压低国民的收入,剥夺国民的权力,这是很令人费解的。虽然靠给外国人打工挣了一点血汗钱,但除了贪污和浪费,基本没有干成一件正经的事情。这个国家将面临着长期徘徊在最糟糕的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命运。

    然而,中国在宣传上却称自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说“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已经是“盛世”,而且这一切成就都是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取得的,似乎跟“带血的煤炭”和“成框的断指”没有任何前因后果的关系。这个理论看来很有派头,每个笼罩在这个理论氛围的人,都不能不正视它。

    那么,究竟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呢?其实,归结起来并不复杂,关键是不能被那一群“御笔”的粉饰所迷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提出,并不是要建设什么社会主义,而是为中国“转型”到资本主义服务的,它的核心观点是:因为中国在经济上没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达,中国要追赶他们,办法就是把集体和国营经济拆散了,依靠权力分给少数个人,这样可以“激发”其他个人的求生本能,带来工作的积极性,“效率优先”,公平先靠边站。这种“原始积累”被冠之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你不是没有见过社会主义吗?我也没有见过,但是,“据估计”,社会主义要几十代人以后才能建成,现在不正是初级阶段吗?初级阶段是个什么样子?我也没有见过,大概就是现在的样子吧?过去搞社会主义超越了阶段,养了懒人,将来要不要搞社会主义?我心里也没有数。总之,理论的提出者摸着什么就是什么,名曰搞社会主义,实际上有败坏社会主义的嫌疑。

    不过,在我看来,既然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就应该有一点社会主义气息。社会主义是一个有基本内涵的概念,不是随便可以歪曲的。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观是它的核心。制度和政策都是它的衍生品。所以,意识形态不是可有可无的。

    社会主义是什么?在马克思那里,社会主义是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阶段,它不是从资本主义“和平长入”共产主义,而是无产阶级在政治上取得国家的领导权,在经济上从“为资本而生产”变为“为普通大众的需要而生产”,消除为“逐利而竞争”的混乱局面,让人们过上和平而悠闲的生活。马克思的这种社会理想并非他独有,在他身后掀起的将近一个世纪的风起云涌的社会主义运动,证明他的理想也是大众的理想。不过,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的开篇词却道出了他对共产主义前景的担忧,他写到: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他的另一句话也反映了同样的思想: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

    我相信,过去很多人可能背诵过这两句话,除了感觉“爽”之外,并没有更深地去体味马克思的苦衷。为什么?因为马克思看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障碍,那就是:世界还分裂为大大小小的民族国家,加上人们历史上长期形成的自私观念和特权欲望,要想在一国或者少数国家建成共产主义社会是很困难的。另一方面,20世纪的社会主义实践表明,社会主义国家在面临强大的西方列强围攻的时候,在技术上和应对策略上可能是失败的,因为操作的总是人,在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上,制度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在今天,这个困难更大了,因为资本主义国家取得了支配世界的权力,依靠剥削其他国家的人们和掠夺地球资源,暂时过的很舒服,比中国皇帝还梦想活得更长。在信息化的时代,资本主义观念和生活方式迅速渗透到地球的各个角落,对那些“生活就是寻求物质刺激”的人很有腐蚀性。

    然而,社会主义毕竟是人类为摆脱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现实提出来的,只要这个现实还存在,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就不会消失,尤其是经历了20世纪的社会主义实践,这段历史更是任何人也抹不去的。那些喊出“剥削有功”的人,是一点社会主义都没有的;那些为维护资本利益而故意压迫劳工的政府,是一点社会主义也没有的。所以,不管你喊的有多么“特色”,只要剥削和压迫还存在,甚至就是靠剥削、压迫而生活的人,就不配称自己搞的是社会主义,否则,就是欺骗、就是麻痹劳动人民。你可以声称搞的是资本主义,按资本主义的那一套搞,至少是一个诚实的人。名不符实,保藏祸心,最终也会让诚实的人们所抛弃,甚至“自我解体”,就象苏联的改革那样。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毕竟是两套东西,故意抹煞它们的本质区别,除了是理论上的糊涂,更会导致实践上的混乱。中国的改革实践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社会主义的优势在哪里?不在它的武力,而在它的人文思想。

    马克思时代,生产力水平就已经能满足多数人民的基本需要,人类在解决温饱方面有了技术上的保障。今天,解决温饱更是不在话下。在我看来,人类达到温饱线就是一个转折点,如果不深刻理解它的含义,人类就要迷失方向,就要走进深渊了。为什么这么说?这是因为,首先,在技术上能达到温饱的前提下,人类可以结束内部的争斗,可以考虑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错过这个机会,人类就要付出代价。其次,地球资源是有限的,地球生命的空间也是有限的,同时也是脆弱的。这一点,在恩格斯的著作里就已经讲的很清楚了,现在更是成了全人类的共识。其他生命也就是处在温饱的水平,它们是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这使得各种物种都难以大规模繁殖,形成了我们说的“生态平衡”。这个平衡的脆弱性就缘于资源的有限和缺乏。现在,人类已经不满足于温饱了,要向“发达”和“富裕”迈进。一般人是不计算这里面的数量关系的,我们人类“吃”的多了,远远超过了地球生态存在所需要的数量,致使其他生命大规模地萎缩和消失,人类在地球上不久可能只与蚂蚁为伍了。这个前景是逐步达到的,一般人就象“温水煮青蛙”,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人类在开发自然资源上干劲十足,其实缺乏智慧,被眼前的一点物质花样所迷惑,不计后果,不是浪费,就是堕落(看看一些城市人醉生梦死的样子),排出的东西还危害人类和其他生命,算什么能耐?社会主义就是要从社会的整体利益上考虑问题,协调人类的消费需要与其他生命发展的需要之间的矛盾,要求社会成员自觉约束自己的消费行为,不要为呈一点小能而瞎折腾。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的基础——个人主义,尤其是人口数量极其巨大的情况下,首先要学会人与人之间如何分担责任、如何和谐相处,比如在政治课程里,就要讨论清楚:你和我怎样才能算一个国家的人?在对待其他生命方面,我们要尊重它们的生存权力,给予它们生存空间,可以共存共生,但不能一强独大,“目中无物”。人类能吃其他生物,人死了也要被其他生命所吃,不要违背自然的循环。社会主义不追求人类的所谓“高度发达”,讲究生态平衡与悠闲的生活,不受强制,不受压迫;对于前途,顺其自然,不担心地球毁灭,也不期望逃出地球;要尽享上苍赐予的生机勃勃的地球环境与智慧,“一滴水也能折射太阳的光辉”,一个地球作为观察的对象就足够人类消磨时间了,人类对它的认识还远远没有完结,再想多了就是瞎折腾。

    社会主义者的抱负是宽广的,希望全人类停止争斗,共同思考当前社会和地球面临的问题。人类的前途、地球的前途,首先不在于科技的发达,而在于如何管理社会,如何建立新形势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个60多亿人的世界与一个不足10亿人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如何处理科技发明与应用的问题。现在的科技开发是非常混乱的,搞科技的人为了赚钱,总想把手中的一点技术变成金钱,于是便给他人“制造需要”,诱惑他们“扩大消费”,这是地球资源过快消耗的重要原因。今后,科技发展的方向是解决好人的“基本需要”而不是纵容“奢侈需求”。比如,房子是人的基本需要,就要研究房子的功能与环保,研究房子如何长寿,不要每一代人都建来建去,住在祖上留下的房子里不是很荣耀的事情吗?在劳动制度方面,也要根据技术水平和人口数量巨大的现实,不要固执8个小时,4个小时就够了,人人有工作,人人对社会有贡献,人人活的有尊严,是社会主义的基本要义。如果说,改革破了那么多社会主义的原则,现在,也该轮到破一破资本主义的原则,干嘛要赚那么多钱?干嘛要工作那么长时间?还有作为人的享乐和思考的余地吗?在中国,主张8小时工作制是不人道的。4小时之外干什么?学习,研究,旅游,交朋友,照顾老幼,锻炼身体,搞环境卫生。其中,环保是一个大学校,是人与自然亲近的机会。要搞好环保,没有充足的时间是不行的,一些人不环保的理由就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进行垃圾分类或者打扫门槛以外的卫生。用时间换环保,是一条基本准则,也是唯一出路。

    那些目前居于强势地位的人,肯定不能同意这个宣言。他们是得过且过,能占一天的特权就多占一天,其他的智慧谈不上,对人类的贡献是“负的”。把“恶”放出来很容易,但要记住一句话:“是洪水,就能淹死所有的人。” 小聪明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