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所有的单身白领女性====三峡在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1 15:44:50
 

我,80年生人,一个普通女孩,外企职员,工作进入第四个年头,从某天开始,发现父母开始操心我的人身大事,猛然醒悟自己已经到了25岁了。(刚毕业时,比我长一点的同事曾告诫我,女孩子到了25岁,心态就不同以往了。)环顾四周,上下几年以内的人也都在计划着同一件事情,似乎找寻一个合适的人,成为了生活的重心。

本以为认识,恋爱,结婚这些事情如同自然界春夏秋冬季节交换一般,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现代社会,科学昌明,通信技术一日千里,通过电波,网络等新途径相恋的也经常有所耳闻,我们的社会的确变得更多元化了,人们有更多的机会,选择范围也更多。而事实却并不同于我们的想当然,走到一起的人并不多,孑然一身的人却是如此之多。一群并不愿意单身的单身白领迷茫地等待着爱情,大家精通于找寻工作,却不善于找寻爱情。这群既需要情感,又需要物质的年轻新秀游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真实而又寂寞。

曾几何时,北京的公园里有晨练的父母带着自己儿女的照片,替忙碌的孩子们物色合适的对象;上海某高级写字楼的物业替朝九晚五的业主们在黄浦江的游轮上举办了一期玫瑰之约;广州一些对外服务公司定期地组织牵手之类的联谊活动。

不知道去哪里找,也不知道怎么找。也许情感不同于工作,对于工作,你只要去某个网站,在检索条件里输入行业,职业,职位,工作经验,期望薪水,就可以和MATCH的公司联系,HR会清楚地通知你面试,双方符合或者不符合,都是一清二楚的事情。而感情就不同了,当你在一些交友网站把对人的要求当作搜索条件时,很多事情可能就变味了。所以很多交友网站注册的人数激增,但是真正参加活动的人数却很少。尤其当这种比较私密的事情成为他人的盈利增长点时,很多人开始怀疑感情和金钱之间是不是真的有换算公式。

白领的交友,恋爱问题成了大家眼中理所当然的难题。我们面对的景象杂乱无章,而我们自己则很少静下心来思考是什么因素形成了今天的局面,我们更多的是听从报纸,电视访谈的意见——当代白领面临XX的现实。今天,除去那些几乎千篇一律的空洞的语言描述之外,我们应该做些别的了。

是时候思考一下了,是不是我们这些有能力学习,工作的人,真的没有获得情感的能力?我们是缺乏情感,还是缺乏沟通渠道,还是缺乏……?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这些有限程度和有限范围的他救都很少有成效的话,我们是否该有一个更合情合理的方式来赢得我们自己的未来?我们是否应该自救?

说来惭愧,我组织过一个公益性的交友俱乐部,第一次活动是去苏州天平山郊游,活动本身是比较成功的,参加者都给予了好评,但是众多因素造成之后的活动都不成行,从中我个人有些许体会,也就成就了写这篇非正式报告的最初冲动。本文力图真实地反映当今单身人群的现状。

本人是学商科的,所以就先从男女双方的“供”“求”心理角度,来叙述我所采访到的例证,希望可以对大家有所帮助,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可以换位思考。

两个月间我采访了几十位白领单身女性,年龄从22-32,大都聪明,能干,美丽,情感丰富。然而心中的白马王子却迟迟不见,父母操心焦虑,疑惑前来牵女儿手的人在哪里。

造成长期单身的原因:


此外我们还做了个比较有意思的统计,女性对男性各方面的关注度排序,在对50名女性的统计测试后,结果如下:

性格 第一位
学历,收入,职业 第二位
身高相貌 第三位
家庭背景 第四位
地域 第五位
年龄 第六位

从这测试发现,以前大家比较CARE的地域和年龄差异已经被慢慢淡化,性格因素似乎更受当今独立的女性们的关注。学历,收入,职业这些因素一如既往地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主导地位。

以下是其中部分受访女性朋友的心声:

Lynn (上海籍,外企财务,29岁)
我觉得有时候有感情了,但就是没法和他投入,一想到要和他结婚就会却步,只和他交往,觉得还可以。你无法去挑选自己真正喜欢的,而只能选择社会喜欢的,挑老公的标准说穿了不是你定的而是别人认定的。找老公和找男朋友是两回事,通常我们会按老公的要求去找男朋友,就是条件具备,感觉没有;但是要是按照找男朋友的要求去找,通常就会无法和他走到最后,因为不切实际,现实生活无法爱情面包两不误。其实你说,两个收入在5000左右的人应该过的不会太落魄吧,但是你现在会选一个5000左右收入的吗?
女人通常会有或多或少的虚荣心,在结婚前,女人还有做梦的空间,一旦结了婚,通常就那样了。因为你想去比,所以往往定了过高的标准。男人注重的是女人的外表和年龄,现在由于压力大,女人的身家背景也很重要,这可以让男人缩短奋斗时间,其实男人的现实也是女人的物质造成的,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责任。而女人不一样,很多时候还是会要求要有感觉,所以咯,就会依然吊在半空中。
现在的媒体关注和举办的活动让我们觉得是病急乱投医。

 

Lily (江苏籍,涉外导游,26岁)
虽然我不喜欢相亲,但是我觉得相亲应该成功率比较高,因为相亲是大家在基本情况都知道或者符合的情况下见面的,反正是相亲,大家都可以谈条件的,符合要求就去看看,不行就不去。而自己认识的就不一样了,哪怕和心中原先设想的要求不符合,也不会那么苛求,因为有感情了,但这样往往难以一直维系下去。(中学时代的好友Lily,有一次相见时告诉我她去某婚介所报名登记,这个消息着实吓了我一跳,诧异了很久。我们这个群体去婚介所的是少之又少,在我们心中婚介所总和一些并不美好的词汇联系在一起。且不说此法如何,仅此胆识我还是佩服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丝毫没有犹豫地去努力争取。)

Irene (上海籍,外企物流,25岁)
找不到合适的,圈子太小,接触不到其他男性,我们这里有些是工作太忙,实在没时间谈恋爱。平时下班都是晚上8、9点,还要从浦东机场回家。双休日还要加班,你说还谈什么恋爱啊!当你醒着的时光几乎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时,我们大多数人对爱情的盼望肯定就是失望,这就像一艘永不到来的小船,我们对爱情的到来有一种不真实的想法,把它想象成一种阳光普照的乐园,简单又美好,成熟的果子从树上掉下来,你根本不必劳动。
我们这里有些女孩,自己钱就不少,所以也不能找个太差的,但是有钱的男人已经名草有主了;没钱的她们又看不上,就耽误掉了,现在上海小姑娘眼光高啊,上海男人都不能符合他们的要求了。女性现在强势地位,那些没钱没地位甚至没相貌的男人,女人怎么会心动啊,这个社会太现实了。女人总是要找一个好的靠山的咯,现在是男人娶不起老婆,女人找不到老公。虽然都有需求,但是严重不对口。
所以现在找老公老婆要从小抓起,这种是真正的感情基础,只要能走到一起,肯定是牢固的,不过到了一定的年纪再找,感情就往后靠了。其实如果有感情在,包容性就强很多。
女人看着别人嫁的好,自己又不比她差,虚荣心自然就膨胀起来了。谁会往下看,总是往上看的咯,现在男人真是苦啊。父母现在代替子女去相亲,很多也看条件又不是看人。很多子女被耽误掉,父母是很大的不利因素,他们老是鼓吹门当户对或者荣华富贵。
国外的子女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没有这么亲密,自己过自己的生活,所以父母对子女的配偶不会干涉太多。在中国这不是两个人的问题,基本是两家人的问题。

Susan (上海籍,外企财务,30岁)
现在大学毕业,都已经二十三、四岁了,如果是硕士,一般出来都起码二十六、七了,工作个三、四年,男生基本没什么经济条件,除非男方父母条件不错,可是女的都差不多到婚龄了。现在的小姑娘太现实了,不肯从头开始培养一匹黑马,宁愿嫁年纪相对大一点,有较好的经济基础,现成的。
我认识一个女孩,有一个谈了很多年的男朋友,男朋友还在读书,后来她父母给她介绍了一个证券交易所的经理,经济条件非常不错,一开始小姑娘还不愿意,哭得死去活来,三个月一过,已经准备和后来那个男的结婚了,现在的感情都是带有条件的,令人心寒。
婚姻就像赌博,很多事情都说不准,现在已经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了,很多萝卜都会跳的,与其这样,不如实惠一点,直接找个条件好的,省得奋斗了半天还是走不到一起。

Tracy (四川籍,外企质量管理,25岁)
不同的地域的人,想法肯定不同。在上海,估计也就是那些问题了,大同小异对吧?
人与人之间冷漠、缺乏基本信任感,实用主义、物质主义、不相信任何超越性的情感。人们关注房子和票子,这其实就是生存压力。特别是女性天生就有一种本能,动物在选择配偶时就看是否强壮,是否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因为女性是天生的弱者,需要安全感和保护,而上海的社会状况似乎就是有了物质,就有了安全感;而女人又是感性的,所以,鱼和熊掌要兼得。
如果男人不够强大,女人宁愿选择单身,动物界没有雌性照顾雄性的。而上帝眷顾的 骄子(优秀男人)又不多,所以男人压力越来越大, 没有追求和成就的男人女人更看不上了。我认识的朋友,好多都是女孩子比男孩子强,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男生家境比较好,否则女孩子肯定不愿接受。而不看重家境的女孩,自己都会很努力,但既然自己努力,当然希望有比自己更努力,更有出息的男孩,这时要求就会高了。
上海人(所有在上海的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很现实。北京,深圳等地方可能会不一样 ,地域差异,哈哈,或许饮食结构不一样吧?北京的生活比上海的滋润多了,北京房子问题比上海好解决,车子问题也比上海好解决,那里是政治中心,不是经济中心。而且北方人的性格和南方人也不一样,肯定会有很大差异。我也有同学在广东,夫妻俩共六千块,买的两千块左右的房子,很舒服地过日子。
我的择偶标准,就是对方要比我强,而且尊重我爱我的人,这样我就不担心房子和经济,因为我有信心,是不是很简单?其实一点都不简单,比我强的不一定爱我,优秀男人的择偶标准和我这样的女孩截然不同。

 

Pauline (上海籍,26岁,广告公司策划)
我们现在回不到过去,回不到学生时代,只是纯粹地恋爱,没有杂念,没有世俗的爱情;但也无法接受只讲实际,没有感情维系的关系,呵呵,讲到这儿,凌忍不住自嘲,哎,什么都想要,是不是有点贪心?

Fion (上海籍,30岁,外企行政兼人事)
有些地方组织的联谊活动我也经常参加,可是每次基本上都是那些人,现在都成熟人了,这些活动没有很好地组织,基本就是交了门票和车钱,去旅游一次。而且男女比例都不对,很多活动都是女的多,男的少,很多时候女的报名都限制,晚了就报不上了。很多男的报了名,到时候也不一定参加活动,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Grace (上海籍,28岁,外企物流)
我们也想知道现在的男性是怎么想的,好像都不是很关心这个事情,也并不着急。我现在周末空闲时间就去读读书,找机会充电,生活总要有个重心。

Joan (上海籍,23岁,外企财务)
手腕上带着一串粉色水晶,据说可以招来爱情,不过至今没有应验,都等了这么久了。我决定要出去旅游,说不定还有机会有艳遇。
我要求也不是那么高,不需要男人很有钱,只要我自己的钱可以自己花,不用负担房子贷款和家庭开销就行了,我有一份还可以的工作,自己挣的钱自己完全够用,不需要别人养,但我也不愿意承担大量的负债,生活比较舒适就可以了,而不会因为结婚买房买车要我一起还贷,降低我的生活质量。

Katherine (上海籍,29岁,外企财务)
我原先也去相亲,每次都失望而归,后来再也不愿意去了,省得一直失望。我觉得我也不差,甚至是还不错的,为什么这么失败,到现在也没有嫁出去。我的侄女都已经上学读书了,我连男朋友还没有找到,我妈非常着急,每次碰到熟人都托人帮忙介绍,可是也没什么合适的。我觉得老天好象忘了来替我安排,把我给忘了。我有个做公务员的同学,她单位里有很多热心的阿姨帮她介绍,居然成功了,国庆节都要结婚了,我身边就没有这么乐于介绍的人,大家都各忙各的,没人来管你的私事或者说是闲事。
其实我们接触外界的不多,在最长的工作时间里,每天就那么几个人,环境单调而又闭塞,部门里性别比例严重失调。
我期望偶遇,哪怕在电梯里遇上,不过这种小说般的情节很少会发生在真实生活里,尤其是当大家习惯了理所当然的矜持、冷漠和高傲之后,谁又会贸然打破这层坚冰呢?我们很少有互相深入交往的机会,也没有西方社会的丰富社交生活,普遍还是保持中国式的含蓄,看似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夜生活并不如想象中的丰富多采,更多的只是因为无处可去或者无事可做而去消磨时光。为什么年轻人的生活会这样?总不是充满阳光和生机的,我很多朋友劝我节假日多出去逛逛,待在家里是没有机会碰到白马王子的,可是难道我整天在外面就可以碰到谁吗?中国人没有随便搭讪的习惯。


Linyan (上海籍,在英国就读硕士,26岁)
其实我不是很愿意讨论男女单身的话题,因为我始终相信有缘分一说,有缘分的自然就会相遇,时间早晚的问题。但是情况似乎愈发“严重”了,至少本人身边至今单身的朋友不见减少,如今到了他乡,情形也是一样。
在国内,我看到的众多的单身朋友到了差不多年纪都在找寻另一半,其实在国外也是一样,相比在国内,国外的环境要多了一层寂寞,大家更向往有一个伴,能够一解孤单,有的人甚至都可以用迫切来形容了。然而,实际情况国内外都一样,难!很多中国女生都找了洋人,也算是解决问题了,呵呵。乍来英国之初就听到了一句颇为经典的评论:这边的中国男人只有两种类型-粗犷和猥琐。你说这让女人们情何以堪?还不如单身的好。。。不能说女人的要求高,事实上我发现男人的要求也不低呀。不论国内外,男男女 女对另一半的要求都在无形之中提高,但是自己的情况呢?我想很少有人真正思考过这个问题。女人对男人有什么要求?无非也就是有责任感,对自己好点,男人呢,我个人觉得可能也就是希望找个温柔体贴一点的。不论社会如何发展,男女的基本角色是不可能转变的。但是放眼望去,男人一个个都没有男人的样子,会打扮自己了,却丧失了男人本身应有的品质,不少男人怎么看都好像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处理事情比女人还优柔寡断,你说哪个女人会愿意找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男人呢?再看女人,都好像superwoman似的,工作比男人还拼命,各个都独立的不能再独立了,哪个男人敢要?社会在不断的变化进步,可是千万不能忘了男女本身应具有的特质,我想这才应该是互相吸引的重要因素之一。

 

Kelly (辽宁籍,27岁,公务员)
我排斥相亲,但是生活圈子小。誓死捍卫真爱,报着绝不将就,绝不在金钱面前妥协的原则直到现在仍是孤身一人。耳边阐述婚姻的现实——结婚就是过日子。也许这是真理,但我想寻找自己的真理,于是跌跌撞撞的继续走我的路,看我要的风景。希望有一天,我的风景能在不远处静静地伫立等待……
我反感一切人工做作的痕迹,反感那些已经老土的,不适合这个时代的男女交往方式,虽然排斥相亲,但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等到我的真爱,难道就这么慢慢地等待吗?有点像守株待兔,这个过程实在有点长。
现在媒体,社会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中山公园也举行过上千人规模的交友会,但总是心里觉得怪怪的,总感觉这些活动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总不大愿意参加。活动并没有从我们内心出发,有点治标不治本的意思,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理想方式。

Cathy (北京人,28岁,IT)
似乎北京的恋爱成本要低很多,年轻人到了双休日也都有地方可以去,那么多历史名迹,还有很多文化娱乐活动,哪怕去酒吧也比上海便宜得多,上海很多地方贵得没有道理。上海除了唱歌,跳舞,基本没什么好消遣的,北京的生活还是挺逍遥自在的。
网上旅游类网站办得如火如荼,大量不相识的人聚到一起,结伴同游,就好像嘲讽我们现代青年男女除了走出都市才能相聚到一起之外,没有其他充满乐趣或者有意义的活动可以吸引大家走到一起,生活乏味得令人感到沉闷。要么就是如某些电台节目,什么征集驴友,参加者一定得是异性,几个帅哥美女坐到一起,令人觉得可笑,哪是什么纯粹的娱乐节目,简直是变相的相亲,节目的出发点和观看热点令人生疑,做作又不切合实际,根本只适合不足20岁的少男少女们消遣,总觉得不对味。

Fiona (浙江籍, 23岁,外企财务)
我读的大学就是商科性质的,女生多,男生少,现在的工作环境更是这样,我希望找理工科的男生,可是从大学到现在,很少有机会,生活的圈子里就是这些人。寄希望于去外地出差或旅游能碰到我的那一位,不过至今都没有遇见谁,你说我下次要是见到令我动心的人出现,是不是应该主动搭讪啊?
我也认识很多比我大四、五岁的女孩,都挺优秀,也很漂亮,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都没有男朋友,很奇怪。我以前的公司也有好多女孩子到了三十多都还没有男朋友,更不用说结婚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女博士(没有任何诋毁高学历女性的意思),也不是长相欠佳,或者性格孤僻的,怎么都成了“老大难”?

Lucy (上海籍,31岁)
有人说给我介绍个百万富翁,现在百万也能算富翁吗?一幢房子一百万就没有了。现在什么都要钱,以后孩子也要占去很大一块收入。要让孩子有竞争力,必须从小就投资,受良好的教育,不能让他输在起跑线上。如果嫁个没有经济实力,什么都要爱猫扑.爱生活心的,晚上要睡不着觉的。男人不会想那么多,他们只要现在在一起感觉不错就可以了,我可不行。我自己收入不错,虽然也不算很有钱,但我总不能找一个不如我的。
现在在上海,夫妻两个一个月加起来一个月两,三万的并不少,一个人的工资还房贷,一个人的工资生活,这样一百多万的房子加上利息,也要还几十年,生活并不是很轻松。更何况很多毕业年数不长的,夫妻双方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一般都要双方父母和小夫妻六个人一起来承担这个房子,想想就恐怖。听听都是白领,其实生活也不会宽裕到哪里去。
传统观念中,男人找配偶是俯视,女人是仰视;女性总是期望找到一个略高于自身的。现代社会男性并不如从前那样比女性有更多机会受良好的教育,没有更多机会获得良好体面的工作,当大城市中众多的WELL-EDUCATED,有良好工作的白骨精还期望找到比自己更出色的伴侣时,似乎三高(高收入,高学历,高。。。)男性一下子变成了稀缺物品。

Carolyn (上海籍,外企秘书,32岁)
我想找上海人或者江浙地带的,因为地域差异大,生活习惯差异也会很大,北方男人不愿意做家务,大男子主义的比较多,我受不 了,还是上海和江浙的男人比较体贴。我总觉得应该南方找南方的,北方找北方的,生活上比较容易适应。我不想去改变别人,但也不想为别人而改变或者委屈自己。

 

Sherry (浙江籍,外企采购,27岁)
我不喜欢上海男人,什么事情都斤斤计较,做事不大方,而且现在年轻的上海男孩子会做家务的并不多,独生子女的更不愿意做家务了。北方男人也不是非常理想,大大咧咧,拍胸脯保证的事情没有几件会真正办好的,属于那种先答应了再说,做不做是另外一回事情,在这一点上还不如上海男人,上海男人答应的时候只是说尽力而为,不会很爽气得保证百分之一百,但起码会认真去做。

Ever (福建籍,23岁)
还是觉得学校里认识的男女朋友比较好,大家比较纯真,环境也简单,各自家庭背景也都接近,不象上班以后这么复杂。读书时认识的,感情比较稳固。两个人一起奋斗,一起成长未必不是一件令人幸福的事。现代人很多不是在享受最可贵、最朴实的恋爱、婚姻过程,而是在追求丰富的物质生活。我们都认为自己是独立的个人,经济独立,思想独立,不知道一起拼搏是一种快乐。一起从一无所有开始,相濡以沫地彼此扶持,我们逃避这个过程,希望有捷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这个过程太漫长,而看不到光明。我们缺乏足够的韧性与耐性,体现在我们的择偶标准上,就是过分实用主义。我们变成了“经济动物”。
按比例算可以成为朋友的人本来就不多,而这朋友又要是异性,概率又是二分之一,要年龄,性格,学历等等各方面都匹配的概率又小了很多,这样算算,胜算概率是很小,但是如果你遇上了,那就是百分之百,就是一。就如徐志摩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Lisa (上海籍,27岁,采购)
现在重心都在向工作倾斜,生活和工作泾渭分明,没有人关心工作以外的你。也许职业化趋势蔓延到方方面面,人与人的交往也在冷漠中透着职业化。我们学会对人礼貌地微笑;学会对熟人甚至家人说“谢谢”;学会心平气和地论述事实;学会冷静地对事不对人。我们把所有的界线分得清清楚楚,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这之间没有交集。
办公室里大家泾渭分明,职责清楚。所有的称呼一夜之间都成了一个个英文名字,没有年龄,性别,级别,国籍,似乎一切和工作无关的感情色彩都被抹去,剩下的只是西方文明所代表的平等和客观,开放式的办公室替代了大大小小的办公室,屏风越来越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心墙却越筑越高。
传统文化价值观逐步衰弱,我们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了一样不知何去何从。我们不再同我们的父辈一样生活,一切正用我们对现代文明的理解阐释,改变着。
我们的节假日不是加班,就是户外活动,再者就是在网络上消磨时光,而不是像上辈们乐于探亲访友。我们习惯于和驴友、网友一起背起行囊走天下,却不如上辈们有着割舍不下的血亲概念。我们之间保持着距离,不再打探隐私。我们频繁地跳槽,不再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十年,甚至一辈子。我们没有归属感,对公司也好,对同事也好,没有多余的情感因素。

这些都无孔不入地影响着我们的感情需求,我们对近在咫尺的人只是礼貌地保持距离,对素昧平生的人却可以无话不谈,毫不隐讳。我们在工作时间是漠视性别的存在的,工作需要中性化,女性不再柔弱,男性不再刚强。大家只是用同样的专业术语,不带感情地按相同的process工作。
我们是尴尬的一代,不像七零年前出生的大学生,他们是时代的宠儿,读书免费,工作分配,房子便宜。他们已经是很多地方的中层骨干,渐渐成为主流声音。我们也不像八十年代后出生的孩子,他们是新新人类,显然和我们有着无法跨越的代沟。我们这代好像既没有上一代大学生的骄傲,也没有下一代的张扬个性,看似一个先天不足,后天又难以弥补的婴儿。我们读书要自费,工作要自己找,房子要自己贷款。
我们的大学是在无数资格证书考试的充斥下填满的,所谓的精英只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的机器;毕业时一抬头,发现所有的中层职位已经被上一代稳稳占据,无法逾越,一低头,后起之秀都全面发展,来势凶猛,海龟的年龄越来越小,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淘汰;再一看漫天要价的房子,猛然意识到什么是压力,意识到如今办公室的白领已不再是中高收入者。生活压力开始影响我们的择偶标准,很多时候经济成了先决条件,情感脆弱得不堪一击。


的确,在这个问题的探讨过程中,手中并没有完全清晰的路线图。所能做的就是探索、探讨、修正。我不指望找出四海一家的解决之道,但是希望可以有所帮助。在现实面前我们也经常会感到无力。但每个人都会和周围的人组成一个小的群体,如果能够将这个小群体引向更值得鼓舞的方向,那么整个面貌最终就会得到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