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党应该从哪儿突破效果才显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1 15:07:23
李逊达:治党应该从哪儿突破效果才显著?
金羊网 2007-01-22 09:39:19

李逊达

今年第3期《暸望》周刊上,发表该刊记者董瑞丰的一篇文章《中央着力道德监督》读后让我心里一震,许多事实和现象不得不让我陷入深思:我们的党建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五六十年代考验共产党人是完全从政治角度考虑,从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出发。那时共产党员们从战场上刚下火线,他们是在 军事化的领导模式里脫胎而来的,似乎在道德层面上还没有让他们可越雷池一步的机会。紧接着运动一个接一个,何论从哪种条件和气候及环境,都还构不成对老一辈共产党人的真正“进城”赶考的考验。即使后来有一点苗子,也被老人家视作为修正主义,用文化大革命运动压了下去,也因此差一点把我党和国家毁了。

真正的考验应该是在今天。

按照事物发展规律,经受过生死考验的革命老一輩,极大多数都已在历年来的路线斗争下相继离开了我们,直到最近离我们远去的该是日前仙逝的簿一波。

当路线斗争已被我党认识到是不再符合我国和平崛起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方针时,我们党却要面临的是物质和利益的更大考验,要经得起道德要求的新拷问,已不只是要求中国共产党人在战场上所必须具备的那种勇敢、不怕牺牲的精神,而是要求他们在金钱、美女、物质享乐的巨大诱惑下的道德底线的操守。再说,今天的当权者大都没经历过战争年代血的洗礼,他们对现实的这种软考验因没有过去年代充满残酷性的概念而总显得那么肤浅。同时,他们在道德层面上所该经历的人文教育,应当说是空白的或是脱节的,和一脉相承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擦肩而过。因而,他们的命运在经济领域里,是注定要经历一场巨大的道德考验,这是谁也逃避不了的。然而恰恰被整个时代的教育所忽略了。以往我们只强调革命意志和精神,只追求远大理想,只看重改革者的冲劲和能力,却轻视了革命者的道德品质是何等地重要。如果说把一个人道德品质视为生活小节的话,那么其大节上也肯定是高尚不了的。

当今民主评议党员已不是新闻,但这种形式是否有效,只要看当今的党员和群众的表现区别不大就足以说明这种形式已无法促使党员的素质从根本上加以提高。关键是党组织对群众的评议结果不敢动真格,他们十分“爱护”自己的党员,生怕党员受点“委屈”,所以某些人只要一加入党就可以篤定躺在原有的表现上过一辈子,若要除名、劝其退党那是异想天开,要开除党籍的话,那除非犯了罪才不得以而为之。

请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的部分内容,就足以说明党对自己犯错误的同志的政治生命是何等地关爱备至和宽容。

第一百五十条规定:“重婚或者包养情妇(夫)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嫖娼、卖淫,或者组织、强迫、介绍、教唆、引诱、容留他人嫖娼、卖淫,或者故意为嫖娼、卖淫提供方便条件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利用职权、教养关系、从属关系或者其他相类似关系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给予撒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正由于这样宽大无边的条例才导致某些党的领导和高级干部极容易变质为腐败犯罪分子,这从他们所犯罪的案例加以分析,无不都是从道德滑坡开始的。

如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为了包养情妇开始滥用职权为其情妇承揽工程谋取巨额非法利益而受贿。又如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湖南郴州市原副市长雷渊利……那一个不包养情妇,不和生活腐化堕落搭界?真如中央党校党史部教授陈雪薇告诉周刊记者说,在上世纪80年代查处的腐败案件中,涉及的官员未必在生活道德上都腐化堕落,但自90年代中后期以来,贪官与生活腐化、道德堕落等形容词几乎已经分不开了。全国检察业务专家、吉林省检察反贪局局长姜德志在被评选为“2006年度中国十大法治人物”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了解贪官,走向犯罪都是从道德败坏开始的,都是从行为操守不检点开始的。”

中国的贪官为何会走到这一步,有其历史根源,不少高级领导把这类事几乎都划为生活小节,他们认为只要政治上过得硬,其它都算不了什么。所以这些贪官个个在台上唱高调,反腐败口号喊得震天响,一个转身就去搞腐败了,你能说他们政治上过得硬吗?考察一个领导的政治硬和软究竟从哪里着手?一个领导的生活作凤和生活道德难道不属政治范畴吗?真的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一桩吗?持这种观点的人就是想为自己不检点开方便之门,就是一个不讲道德的人。而这在中国封建社会里也不被认为是小事,如“春秋责备贤者”,就明确提出对地位高的人要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内圣外王”是儒家学说中修身为政的最高理想。而到了今日,高举以共产主义理想为奋斗目标的共产党人,难道连封建君王、士大夫的思想都不如吗?

尽管党内纪律早已有明文规定,首先是党章规定“发扬社会主义新风尚、提倡共产主义道德”是党员必须履行的八项义务之一,但有多少共产党员确实依照党章在认真做到呢?除此之外,又如《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试行)》和前面已提到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一系列规定都对党员和领导干部的道德行为作出了规范的要求,尽管目前还没有一个专门的道德规范条例,但胡锦涛总书记对全体公民的道德提出了“八荣八耻”的要求,而作为党员,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无疑应该具有比这更高的道德要求,我想持有这样要求一点也不过份吧?

当前不少有识之士针对刚结束的中央纪委第七次全会明确提出,在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中,要加强人民群众、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和新闻舆论等监督。这些想法虽然让人民群众感到党的反腐决心,但真正能让人民放心的还是以法治党为最得力,既然一个有七千万党员的执政大党,奋斗了八十多年,为什么至今还没有一部完整的党法来规范自己呢? 

(网友观点不代表金羊网立场)

来源:金羊网

(编辑: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