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金三顺(第五部分)-要好好吃饭,要好好生活(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6 00:17:49
要好好吃饭,要好好生活(1)
http://book.sina.com.cn 2005年09月30日 00:01 新浪读书
连载:我叫金三顺   作者:[韩]池秀贤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跟她家人说的话
“我可以问一下,你和我妹妹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二英话音刚落,道营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们打算一起好好吃饭,好好生活,一直到老。”
“铁瓮城”(名词)——像生铁铸成的缸一样坚不可攻的山城。
过去三个星期向道营紧闭绿色大门的三顺家是名副其实的“铁瓮城”,不过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道营来说,即使是“铁瓮城”他也要去攻克。
——我要和金三顺一起生活。
这是道营在洗手间吻三顺的时候下的决心。三顺说自己“不知道”,但道营很清楚地知道,绝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道营提前从餐厅下班回到家后径直打开了自己的衣柜,道镇在母亲的指使下把晚饭给他端了进来,道营就在弟弟面前边挑衣服边自言自语:
“穿什么过去提亲三顺的父母容易答应呢?现在他们对我的印象已经不太好了,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挽回一点呢?”
“哇!哥你真要结婚了啊?你不是说婚姻是人生的坟墓吗?”
道营恶狠狠地瞪了在一旁说风凉话的弟弟一眼,从众多的衣服中抽出了一件穿上,然后选了一条合适的领带,开始认真仔细地打着。看到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发过愁的哥哥脸上分明写着几分焦虑,道镇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他好奇地问道:
“你做了什么让他们对你印象不好的事?”
“我抓着她姐夫的衣领质问他。怎么了?”
道镇真想说“你疯了吗”,不过他忍住了,因为他看到道营瞬间抹去脸上的焦虑,换上了一副令人厌恶的玩世不恭的表情。道镇用颇为严肃而成熟的语调劝告哥哥:
“无论如何,你得对三顺妈妈说要带着她女儿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啊。哥哥你不是很擅长这个吗?还有,你让三顺姐帮帮你呗。结婚是两个人共同的事业,应该互相协助的。”
对道营来说,在洗手间的亲吻相当于宣告“我的心里只有你”,不过三顺也像自己一样知道这层意思吗?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找上门的时候,三顺是会和自己同心协力呢?还是会成为自己的对头?不过道营决心已定,所有的担心只有先抛到一边了。按他的行为方式,感觉来的时候,就应该勇往直前,毫不退缩。
于是他来到了三顺家绿色的大门前。今天一定要敲开这道门,不给开的话砸也要砸开它。砸不开的话就找锁匠来开。
道营这样暗下了决心。没想到在他开始行动的倒计数之前,门自己先开了。
“哦?叔叔!”
是知悠推着小自行车出来了。看到三个星期前带自己去公园玩过的道营,知悠一脸欢喜,赶紧对着屋里喊道:
“奶奶!爷爷!大姨!叔叔!三顺小姨的男朋友张叔叔来了!”
在听到知悠喊声的瞬间,道营在心里做了个决定:一定要一辈子疼知悠,一辈子负担知悠的糖果钱。
道营跟着知悠进了三顺家,这个家比起自己的家来简直小得可怜,而且非常简陋,不过道营却对这个家一见钟情。院子里那棵枝桠密集的柿子树上硕果累累,院子的另一角则是听三顺说起过的那个有名的三顺的私人花圃。
——三顺花圃。
花圃前的牌子上真的端端正正写着这几个字。这就是三顺即使付出延误婚姻的代价也要守住的家园。
院子里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花圃,狗窝里趴着的傻傻的大狗,晒得到温暖阳光的大地板。
看着眼前的三顺最珍惜的这一切,道营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心情,而且觉得自己喜欢上她真是一种幸运。
不过这种温馨的感受要暂时放到一边,来三顺家拜访她的父母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不由得他不紧张。三个星期前那个恨不得把自己生吞了的二姐……再加知悠,总共六对十二只眼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惟有不知是敌是友的三顺不在场。生平第一次,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额头直往下滚。真该死!
对方在对道营仔细审视了一番之后终于发问了:
“您在跟我女儿谈对象是吧?”
提问的是眼前六十岁出头的男人,看起来挺和善的——他就是三顺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