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来的美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25 02:26:33

中国:未来的美国?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2008-12-04

这是一个偶尔会得到承认的事实:如果你将一张中国地图覆盖在美国地图上,你就会发现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两国的大小惊人地接近,都几乎占全球陆地面积的6.5%。如果不算阿拉斯加州——这至少让我们不用面对一位中国版的莎拉•佩林(Sarah Palin)——两国形状大体相近。两国都有着广阔的东海岸——美国还拥有广阔的西海岸——以及相对欠发达的内陆地区。历史将它们最重要的城市——北京和纽约——置于东北角上;而首座迪斯尼乐园都位于南方,分别在香港和阿纳海姆。

如果你询问中国学者,中国有没有榜样,让人吃惊的是,很多人的答案是“美国”。除了俄罗斯,美国是唯一一个大陆面积和巨大野心均与中国相当的国家。甚至在文化上两国也有着表面上的相似之处。在礼仪规范众多、重视手艺甚于商业的日本看来,中国看上去像是一个美国式敢做敢为和金钱至上的国家。

但近来的一些事件打击了中国对其榜样的信心——甚至是敬意。多年来一直向向北京灌输自由市场德行的华盛顿,却在华尔街的残骸基础上,缔造出一大批国有企业(SOE)。美国昔日强盛的汽车行业,已沦落到向政界人士乞怜的地步,而每个中国人都曾梦想拥有一辆美国品牌的汽车。可想而知,接下来华盛顿也将制定一个“五年计划”。

当然,美国的政治声誉因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而暂时得以挽回。在中国看来,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表明美国民主具有非凡的灵活性,让那些认为一个黑人永远不会当选美国总统的人大感意外。

但就财政而言,美国的光辉岁月看来已然结束。中国学者喜欢讲述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如何恳求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故事(好像他们都亲耳听到了两位领导人的通话)。他们表示,中国将继续提供帮助,尽管中国知道美国将不得不让美元贬值。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教授时殷弘表示:“只有上帝能解决这个问题,而奥巴马不是上帝。如果他们印太多的钞票,这个帝国的财政基础将会土崩瓦解。”

中国似乎握着所有的牌。它拥有近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还拥有一套迎合时尚的基本银行体系,政府用该体系向实体经济输送资金(像不像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中国政府还能够再动用5860亿美元,使经济增速维持在8%以上(这又像不像保尔森?)。

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不久前刚宣称自由民主的胜利,现在却怀疑美国霸权正在衰退。他近期向《新闻周刊》(Newsweek)表示:“由于其它权力中心的崛起,美国在全球的相对实力正在衰退。”

然而,从中国的表现还看不出属于它的时刻已经来临。在最近G20峰会之前,官员们对于中国在协助制定新金融秩序的作用上,表现得几乎有些羞怯。在谈到法国总统和巴西总统(这两位都更敏捷地抓住了美国的弱点)时,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我们乐意让萨科齐(Sarkozy)和卢拉(Lula)占据头条新闻。”全球最大寿险公司中国人寿(China Life)的首席投资官刘乐飞表示,中国将谨慎对待推出金融衍生工具,这并非因为对此类产品抱有疑虑,而是因为缺乏专业经验。在军事领域亦是如此,中国官员谦卑得让人丧失戒心。他们承认美国太平洋舰队发挥着稳定局势的作用,并淡化有关中国海军意欲展示实力的说法。

身为这样的一个大国,中国仍令人惊讶地对一些看来是鸡毛蒜皮的小麻烦感到紧张,比如小股朝鲜难民。虽然中国无疑希望在扩大后的八国集团(G8)或改革后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但它似乎担心为此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毕竟,更大的角色,将使其汇率、环境和外交政策等方面受到外界更严密的关注。

中国确实相信自身的强国地位,但它确实也缺乏信心。漫步上海外滩,可见美轮美奂的大厦,衣着考究的中国新贵们轻啜绿茶拿铁,对着轻薄的手机大声讲话……人们很容易被这番景象所蒙蔽。然而,上海并不是中国。即使上海大部分地区也不像外滩。

中国新兴城市所展现的活力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中国的人均产出还不及阿尔巴尼亚。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均产出为5325美元,排名全球第100位,比阿尔巴尼亚落后四位。

当然,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其经济规模比阿尔巴尼亚大得多——事实上是这个东欧经济体的350倍左右。规模的确很重要。但是,除非中国表现得像其各组成部分的总和,否则,与其把它想像成一个美国,不如把它想像成350个阿尔巴尼亚。

译者/岱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