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谈中国经济:未来很悲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2 16:29:27
郎咸平谈中国经济:未来很悲惨
 
作者:梁珍
新闻提要:金融海啸波及全球,多国濒临破产边缘,亚洲地区包括香港等多个巨额零售业、制造业相继倒闭,连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也称:“这次金融海啸比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更广泛”。

但中国却似乎幸免于难,有人更抛出中国救世论,期待中国成为资金避风港,甚至出手拯救陷入财困的国家。中国真的能够独善其身吗?

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系讲座教授、以“郎监管”闻名大陆的学者郎咸平,十月十二日在山东烟台“财富论坛”上发表演说,详细剖析中国的经济现状以及金融海啸对中国的冲击。郎咸平预言由于制造业的全面衰退,中国将面临大萧条的经济危机,届时中国的未来和下一代都很悲惨。

演讲前,有企业家问郎咸平:“你看看现在还有什么有潜力的行业?我想投资的。”郎咸平的回答却是:“你疯了。”

这位以“郎监管”闻名大陆的学者,一开口就语出惊人:“能够来到烟台谈谈让人沮丧的题目,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你只要谈到当前经济热点,都是坏消息。那么,请各位来宾想想,你面临的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股市大跌经济危机出现

去年年底的时候,郎咸平预言中国股市大跌,今年五月份他在凤凰卫视《铿锵三人行》呼吁全国股民不要对奥运有幻想,股价一定会持续下跌,有人说他争议性比较大,口出狂言,但郎咸平非常自信地说:“因为我已经看到了经济危机,我说你们是错的,我从来没有错,因为我讲的到最后都会实现的。”

他说,中国股市已经跌了超过70%,这和美国一九二九年股市崩盘差不多。

世界经济的次贷危机会对中国造成什么冲击?郎咸平卖了一个关:“我可以告诉你更可怕的是危机没有来之前,我国已经产生了危机,那就是从前年到去年的股市泡沫和楼市泡沫现象。”

制造业将大量倒闭

从前年到去年,股市、楼市一路疯涨,绝大部分经济学者都将这个现象解读为流动性过剩,也就是中国经济好了,老百姓更富裕了,手上的钱太多,买股票,楼市形成泡沫。郎咸平一语道破:“这是制造业的回光返照,我国制造业企业家所面临的投资环境已经开始急速恶化,因此,很多企业家把应该投资在制造业的钱不投资,大量流入这两个市场,这也是造成楼市和股市泡沫的本质原因。”

郎咸平的判断引起轩然大波。曾经有记者采访时问道:“如果郎咸平是对的,那么全国的专家、学者都是错的。”但郎咸平颇为自信的回答道:“最后证明我是全国唯一对的学者,其他的都错了。”

他续说:“中国经济根本就不是流动性过剩,胡说八道。我们的学者特别喜欢粉饰太平、取悦领导,这种方法更是让我们的经济雪上加霜。”

“我们政府所推行的宏观调控政策,竟然是以收回流动性为目的。其方法是提高利率跟提高银行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到了年底经济工作会议更进一步加大力度,实行宏观调控。很不幸的告诉各位,这都是错的。因此,我们的制造业才如此的被动。”

他预测,下一步应该是制造业的大量倒闭。

郎咸平认为,中国发展下去会成为最贫穷的国家,自然环境被破坏,未来和下一代都很悲惨。
过热过冷二元经济全盘错

“其实泡沫现象只是一个表面现象,真正的原因是我们整个经济发展出现了重大危机。”郎咸平进一步剖析道:“你每年看到的10%的经济增长本身都是有问题的。什么问题呢?那就是我们整个经济增长的模式是错的。”

郎咸平认为,今天的中国经济是二元经济环境,是同时过热,同时过冷的模式,比如说地产、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大型国企、融资银行和证券公司等,占了30%。其他70%的部门就是民营经济,就是制造业,基本过冷。

他剖析中国GDP高涨的原因:“我们这么多年把大量的资源投入在基础建设,表面上看起来取得了光荣的GDP,实际上我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欧美、日本等国家,是以消费需求为主来拉动的,70%都是消费。我们刚好相反,我们的消费只有35%,我们的GDP是什么东西呢?都是你们在外面看到的钢筋水泥,占到50%以上,欧美各国20%不到。”

中国消费太少的情形,造成大量的产能过剩。他说:“我们牺牲了我们的环境,破坏了我们资源,剥削了我们的劳工,因此,产能大幅扩张,而且产能大幅扩张到什么地步?到了我们老百姓消费不了的地步,大量产品制造出来,我们只有30%的消费,因此只能是出口创汇,把过剩产能生产出来的产品卖给外国,美其名曰出口创汇,其实是埋下了定时炸弹。”

他指出,这个炸弹在二零零八年已经开始引爆,首先是人民币的不断升值和成本的上升。“外汇大量积累的结果使得我们这种被动以出口创汇为主导的畸形经济付上的沉重的代价,人民币不断升值,不断升值的结果,回过头来打击到这些以出口为主导的民营经济。就在这个时刻,又由于成本的不断上升,也就是国外的进口通货膨胀使得成本不断上升。进一步又打击到二元经济中过冷的民营制造业,它的投资环境更加恶劣。”

随之而来,劳动合同法的匆忙推出,令中国过冷的民营制造业至少三分之一以上造成严重打击。加上政府不断加大宏观调控的力度。其结果是:“过冷的部门更冷,相对而言,过热的部门更热。”

宏观调控雪上加霜

郎咸平特别提到了政府推行的宏观调控措施是完全错误的。他说:“通过三个管道进一步打击了民营制造业。我告诉各位,房价涨得最高的区域,通常是制造业最萧条的区域。”

他说,第一个管道,你会发现,各地的建设是如火如荼地推行,而且代价是民营制造业的资金更缺乏,资金逆流掉,造成了过热部门修桥铺路去了,第二个管道使得大量的制造业资金炒楼炒股造成中国GDP现象的表面繁荣,这是可怕的,因为这个表面繁荣配合第三个管道大量资金流入过热部门造成整个资源的误导。

“我国二元经济已经将我国的经济发展带入到了一个萧条的经济,就算美国没有次贷危机中国经济依然下滑,股市照跌,楼市照跌,大家注意,没有谈到次贷危机我们就已经抗不住了,你去年看到的股市泡沫已经给各位敲响了警钟。”郎咸平总结道理。

零八年,在人民币升值、成本上升、劳动合同法、宏观调控冲击下,中国制造业遭受重创。图为广东汕头一家玩具企业。
中国制造业为什么不抗压?

那么为什么中国制造业这么不抗压?郎咸平说,因为中国的制造业不但破坏环境、浪费资源,而且是整条产业链中价值最低的过程。“给你讲一句最形象的话,中国经济发展到最后中国取得了GDP,美国取得了利润。”

以浙江所生产的芭比娃娃为例。郎咸平说:“芭比娃娃出厂价是一美元,到美国沃尔玛就是九点九美元。请问各位,十美元的零售价减一美元出厂价,中间这九美元是怎么创造的?这个创造过程就是大物流的概念,包括以下六大块:第一产品设计;第二原料采购;第三仓储运输;第四订单处理;第五批发经营;第六终端零售。这六大块创造了九美元的价值。我们取得了整条产业链的‘一’,而欧美各国掌控了整条产业链的‘六’。这就是国际分工的不同,而中国被分到了最差的一项,破坏环境、浪费资源、剥削劳工。”

金融海啸对中国的影响

那美国的次贷危机会对中国造成什么影响呢?他指出,美国的次贷危机显示美国借贷链条发生污染,因为华尔街的贪婪,人们利用虚假资料不断骗银行取得贷款,已经令整个借贷链条出现问题。

郎咸平指出,中国经济为什么不崩溃,原因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他们负债消化这些产品,也就是高度的负债,所有的美国人都在借钱,美国公司美国政府都在借钱,然后大量印发钞票,购买我们中国出口制造业的产品。

但他说,只要美国这链条一断裂,美国人不再购买产品以后,中国过剩的产能危机立刻爆炸。“如果这个负债的链条,防火墙挡不住的话,下一步结果是什么?老百姓的信心一旦丧失,不再以负债的方式购买了,那么我们所面临的是企业的大量倒闭,我都不敢想。”

国有化金融机构 西方救市最后一招

郎咸平强调,自己一直观察美国政府能不能成功救市,因为美国政府一旦失败,中国将付出惨重的代价。但他说:“我今天发现,美国的援助力不够,七千亿可能不够,上周,美国股市跌了20%多,这是从包括一九二九年那次股灾,同样大的跌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义吗?我担心的是一九二九年之后的经济大风波。”

全球金融海啸之下,最近欧洲政府包括冰岛,已经开始把金融机构国有化。郎咸平指这是救市最后一招。如果失败的话,后果将不可想像。

“你晓不晓得什么危机在你面前?全世界各国的政府现在已经拟定了三个方针:第一个方针,就是政府出面协助各个金融机构的负债问题渡过难关。第二个问题,充足各个金融的资本,如果还不行;第三个,充足国有化,如果还不行,有没有第四个!到这一天,防火墙会正式爆破,如果国有化解决不了问题,防火墙宣告爆破,我讲的工商链条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现在随时随地密切观察欧美各国能否有效斩断工商链条,中国的出口制造业就是工商链条的重要环节。”

保守理财度过难关

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郎教授认为,聪明的做法是手中保留现金,且换成欧元美金等货币对冲,保本就是最伟大的高手。

他举例:香港商业“四大天王”他们一生成功的原因是什么?是保守!他们的平均负债率都很低,只有20%左右,始终保持充足的现金流,随时预防经济危机的发生。真正伟大的企业家、投资家都是把风险管理作为唯一目标的。

未来和下一代很悲惨

问答环节上,有高中学生问到,如果未来大学毕业以后,面临的问题更多,将面临我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将要全部靠我们养活,应该如何更好度过我们的人生坎坷?

郎咸平颇为激动地说,这个问题非常深刻。他特意站起身来回答以示重视。他说:“我们为什么找不到工作,我们连奉养父母的能力都没有,我们为什么找不到工作,因为产业政策都是错的,美国大学生比例这么高,我们如何搞教改,我们搞教改的原因是我们看到的美国的大学生这么多,他完全不知道美国大学生比例这么高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掌控着整个产业链的‘六’,而我们掌控的是‘一’,制造业本身不太需要大学生。”

他沉痛地说:“你会知道为什么中国长此下去会成为最贫穷的国家,因为我们掌控了价值链中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给你们一个最差的自然资源,挖光、用光的自然环境以及剥削的劳工给你们了,我们这一代是最对不起下一代了。这是我为什么站起来回答你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