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 眠 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0/23 08:37:29
催眠术是运用暗示等手段让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能够产生神奇效应的一种法术。
催眠是以人为诱导(如放松、单调刺激、集中注意、想象等)引起的一种特殊的类似睡眠又非睡眠的意识恍惚心理状态。其特点是被催眠者自主判断、自主意愿行动减弱或丧失,感觉、知觉发生歪曲或丧失。在催眠过程中,被催眠者遵从催眠师的暗示或指示,并做出反应。催眠的深度因个体的催眠感受性、催眠师的威信与技巧等的差异而不同。催眠时暗示所产生的效应可延续到催眠后的觉醒活动中。以一定程序的诱导使被催眠者进入催眠状态的方法就称为催眠术。
采用特殊的的行为技术并结合言语暗示,使正常的人进入一种暂时的,类似睡眠的状态,催眠状态也可由药物诱发,分为自我催眠与他人催眠,自我催眠由自我暗示引起;他人催眠在催眠师的影响和暗示下引起,可以使病人唤起被压抑和遗忘的事情,说出病历,病情,内心冲突和紧张。催眠还可以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既催眠疗法)减轻或消除病人的紧张、焦虑、冲突、失眠以及其他的身心疾病。
在中国,可以说“催眠”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古代的“祝由术”,宗教中的一些仪式,如“跳大神”等都含有催眠的成分,只不过当时多是用来行骗的,或是一种迷信活动。在欧美,很早就有人倾力研究催眠。记录较早的是18世纪在巴黎有一位喜欢心理治疗的奥地利医生名叫麦斯麦尔(FranzAntonMesmer)的“催眠”,他能够通过一套复杂的方法,应用“动物磁力”治疗病人,其中包括能使病人躺在手臂上面。并用神秘的动物磁气说来解释催眠机理,按现代理解那就是一种暗示力。据传法国政府准备出很多钱购买他的治疗方法,但他都不肯,这可能是由于他自己也不清楚。后来,一位苏格兰医生布雷德(James‘Braid)对该现象发生了兴趣,能够给手术病人引起麻醉,于19世纪提出“催眠”—一词,并对催眠现象作了科学的解释,认为是治疗者的所引起的一种被动的、类睡眠状态,并借用希腊文“hypnos”(即睡眠的意思)一词改为“hypnosis”(催眠),使得催眠术有了广泛的传播,至今一直沿用这一术语。后来,在前苏联生物科学家巴浦洛夫带领一班人多年系统深入的研究下,催眠有了长足的发展,催眠真正成为一门有理有用的应用科学。现在,在很多国家有名望的大学、医院里,都设有催眠研究室,并积极开展着把催眠应用于医学、教学、产业等领域的可行性研究。
乍一看催眠给人以神秘、魔术般的印象,这也是合乎情理的。但是,认真研究一下催眠就会知道,催眠不是像魔术、占卜那样虚幻的东西,也不仅仅是催眠、被催眠这一单纯的过程,实际上,它有着非常严密、完整的理论,是一门古老而又年轻的大有作为的科学.
人类具有利用自我意识和意象的能力,可以通过自己的思维资源,进行自我强化、自我教育和自我治疗。实际上.人们早已应用自我催眠暗示,如祈祷、宗教仪式、印度的瑜伽术、中国的气功术等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实施自我催眠。
催眠暗示在人类的生活中具有很大作用。当人在清醒状态下暗示虽也有作用,但在催眠状态下,暗示的内容进人潜意识领域更具有强大而持久的威力。在催眠状态下的暗示,不仅能够改变身体的感觉、意识和行为,而且还可以影响内脏器官的功能。
脑科学研究证明,大脑前额叶不仅与意识和思维等心理活动有关,而且前额叶与调节内脏器官活动的下丘脑之间也存在着紧密的纤维联系。这种结构上的联系可能是人类能主动利用意识和意象来调节和控制内脏生理功能的主要物质基础。
潜意识对调节和控制人体的呼吸、消化、血液循环、免疫反应、物质代谢以及各种反射和反应均起着很大作用。许多研究证明,在催眠状态下暗示身体处于不同状态,代谢率就出现相应的变化,如催眠暗示正在从事重体力劳动时,代谢率可上升25%,应用自体发生训练法进行自我催眠,使心身放松后,代谢率比平时的安静状态降低15~20%。
因此,在催眠状态下,根据强化的原则,自己不断地强化积极性情感、良好的感觉以及正确的观念等,使其在意识和潜意识中印记、贮存和浓缩,在脑中占据优势,就可以通过心理生理作用机制对心身状态和行为进行自我调节和控制
暗示是个体无意中接受了人(包括自己)或环境,以非常自然的方式向其发出信息后,做出相应反应的一种特殊心理现象。从这个概念出发,暗示的实现总是存在着实施暗示与接受暗示两个方面。之所以说它是特殊的心理现象,因为从暗示的实施一方来说,不是说理论证,而是动机的直接“移植”;从接受暗示的一方来说,对施暗示者的观念也不是通过分析、判断、综合思考而接受,而是无意识地按所接受的信息,不加批判地遵照行动。
暗示对人体生理活动、心理及行为状态,都会发生深刻的影响。当个体接受暗示后,不但可以改变随意肌的活动状态,而且也可以影响不随意肌的功能。由于这个原因,消极的暗示能使人情绪低落甚至患病或加重症状,积极的暗示能够使个体的心理、行为及生理机能得到改善,增强对疾病的痊愈和康复的信心,达到治疗目的,从而成为一种治疗方法。
个体接受暗示的能力叫做暗示性。暗示性的高低因人而异,与催眠感受性有密切关系,催眠感受性高的人暗示性也高.自我催眠暗示疗法目前在世界许多国家中已被广泛应用。它是通过自我催眠和积极的自我暗示,自我控制心身状态和行为的一种心理疗法,进化到今天的人类已具有利用自我意识和意象的能力,可以通过自己的思维资源,进行自我强化、自我教育和自我治疗。实际上,人们早已应用自我催眠暗示,如祈祷、宗教仪式、印度的瑜伽术、中国的气功术等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实施自我催眠暗示。
暗示在人类的生活中具有很大作用。当人在清醒状态下,暗示虽也有作用,但在催眠状态下,暗示的内容进入潜意识领域更具有强大而持久的威力。在催眠状态下的暗示,不仅能够改变身体的感觉、意识和行为,而且还可以影响内脏器官的功能。
脑科学研究证明,大脑前额叶不仅与意识和思维等心理活动有关,而且前额叶与调节内脏器官活动的下丘脑之间也存在着紧密的纤维联系。这种结构上的联系可能是人类能主动利用意识和意象来调节和控制内脏生理功能的主要物质基础。
潜意识对调节和控制人体的呼吸、消化、血液循环、免疫反应、物质代谢以及各种反射和反应均起着很大作用。许多研究证明,在催眠状态下暗示身体处于不同状态,代谢率就出现相应的变化,如暗示正在从事重体力劳动时,代谢率可上升25%。应用自体发生训练法进行自我催眠,使心身放松后,代谢率比平时的安静状态降低15%-20%。
实验研究还发现,动物在性活动的高潮期和人在喜悦、大笑、听悦耳音乐、回忆幸福的体验时,则有大量的脑啡肽和内啡呔的分泌,相反,当身体有疼痛或痛苦等消极性情感时,则在体内有大量的p物质和去甲肾上腺素的释放。内啡肽类物质也具有抑制体内产生p物质和去甲肾上腺素的作用。
因此,在催眠状态下,根据强化的原则,自己不断地强化积极性情感、良好的感觉以及正确的观念等,使其在意识和潜意识中印记、贮存和浓缩,在脑中占据优势,就可以通过心理生理作用机制对心身状态和行为进行自我调节和控制。因而,当应激和焦虑状态时,体内分泌的大量去甲肾上腺索引起的心悸、心跳加快、呼吸增强、头晕、出汗、胃部不适、下肢发软(面条腿)、皮肤发凉和精神恐惧不安等症状,经过一定时间的自我催眠暗示很快得以消除。
使人进入催眠状态的方法很多。如利用单调声、光和按摩刺激或借助脑波、皮肤电阻等生物反馈装置帮助放松心身,更可加速进入催眠状态。通常采用自行闭目安神,调整呼吸,数呼吸、听呼吸声,辨别吸气和呼气的气流温度差别,再结合用意念按一定顺序放松全身各部肌肉等方法进行自我催眠。
通常采取仰卧或坐位,使身体各部均处于舒适放松的姿势下练习。先把注意集中于自己的身体感觉,内视自己,进行自我催眠和暗示。首先不断地利用“信心、勇气和满足?等积极性情感和美好的意象驱除“烦闷、不安和悲伤”等各种消极性情感,进而有针对性地对自己进行自我规划、自我强化、提高自我控制能力,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初期练习应选择比较安静的环境,每天多次练习,逐渐变为每天有规律地练习2-3次,较易收效。每次5-20分钟。初学者每次时间不宜过长,时间稍长容易出现注意涣散,入睡和不知不觉中使注意紧张等缺点。因此应适当缩短每次练习时间,甚至也可把一次练习分为几个阶段,每段只练习几分钟。
自我催眠暗示疗法主要用于:(1)减除心理应激,改善睡眠和提高社会适应能力和身体的免疫功能,防治各种心身疾病;(2)增强记忆力、注意力,提高学习效率;(3)矫正各种不良习惯及减肥;(4)治疗性功能障碍及痛经、盆底肌松弛、更年期综合症;(5)控制疼痛;(6)提高体育训练和比赛成绩等。
总之,现代许多人都在成功地应用自我催眠暗示来保护心身健康。今后随着医学的发展,许多疾病都将有相应的疫苗预防和治疗,以各种心理技术来控制疾病和开发人的心身潜能,将成为未来医学的主流. 在所有典型的催眠现象中,最令人感兴趣的现象之一就是催眠逻辑。“催眠逻辑”一词由奥恩(1959)最先提出,其基本意思是,已被催眠的人可以同时相信在不相容的观点或知觉,而并不知道它们是互不相容的。奥恩(1962)说,如果要被催眠者对椅子作负性想象(即想象椅子已不在原处),那么当要他们睁着眼睛在室内行走时,他们会控制自己不碰到椅子,但她们仍然坚持说看不见椅子。这便是催眠逻辑的一种表现。没有催眠逻辑的人,就会碰撞到椅子上面(鲍尔斯,1976)。  在这类实验中,有的还不清楚被催眠者是否真正相信椅子已不在原处;或者椅子尚在原处,但他们已经不能看见它。如果他们相信椅子尚在原处,只是看不见它,那么他们在看不见椅子的时候还能回避它,这也并不是违背逻辑的,因为被催眠者可能还记得椅子的位置。若将椅子移动地方,这种试验就要完善得多。其道理是,在椅子移动之后,如果被催眠者一方面报告看不见椅子,一方面又回避摸着椅子,这就更清楚地说明其反应的不相容性,因为他们再也不能凭记忆知道椅子的位置。
与此相似的另一种催眠逻辑现象是有人报告的“双重”幻觉。其表现是,在催眠师的指导下,被催眠者幻视见一个物体,而这个物体已在屋里;或者幻视见一个人,而这个人正在步入室内。这都是双重幻觉催眠逻辑。不过,麦克唐纳和史密斯(1975),席汉、奥布斯托和麦康基(1976),以及席汉(1977)等人发现,并非所有报告讲的都是双重幻觉,有不少被催眠者是假装看见了双重幻觉。  此外,双重幻觉的不相容性也有疑问。这里要分析一下被催眠者对幻视物体之真实性的相信程度,他们不能认为幻视物体只不过是想象的产物。如果他们真正相信幻视物体是客观存在的,那么看见一个以上的物体便不合乎逻辑。当然,即便是这种情况,也有一些道理可以合理解释双重物体是能够并存的。如果被催眠者知道两个物体中有一个是幻觉,那既无不相容性可言。因为当被催眠者被告知幻视物体是幻觉时,它便可以消失。
透明幻觉是催眠逻辑的又一种表现。所谓透明幻觉就是被催眠者报告,他们透过幻视物体看见了真正的物体(约翰逊,马厄和巴伯,1972;席汉等,1976)。同样,也有些被催眠者所报告的这一现象是假的。看见一个被另一物体完全遮掩住的物体,这显然是不合逻辑的。不过,幻觉没多少规则可遵循,对大多数被催眠者来说,幻觉的一个性质可能就是被催眠者可以透过它看见对面的物体。  催眠逻辑是一种难以捉摸的现象。虽然不少人报告了它的存在,但是越仔细地分析它,它就越难把握。其主要原因在于不知道被催眠者是真正相信看见的物体是真实的,还是认为那是一种幻觉:是真正相信并不存在那个物体,还是认为那是一种负性幻觉。若要否认催眠逻辑现象的存在,也并不困难。然而,催眠逻辑仍然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希望今后能有更深入的研究,通过分析被催眠者的认识,使这里提出的一些问题获得解决。在作这些研究时,或许要采用与席汉和麦康基(1982)相似的方法.
催眠疗法是利用人的受暗示性,通过言语暗示引到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即催眠状态。病人在这种状态中对治疗者的言语指示产生巨大的动力,引起较为深刻的心理状态的变化,从而使某些症状减轻或消失,疾病明显好转。
最早施用催眠术作为一种治疗方法的是1775年奥地利的麦斯麦,他用磁铁作为催眠工具,用神秘的动物磁气说来解释催眠机理,直到1841年英国外科医师James Braid对催眠现象作了科学的解释,认为是治疗者的所引起的一种被动的、类睡眠状态,并借用希腊文“hypnos”(即睡眠的意思)一词改为“hypnosis”(催眠),至今一直沿用这一术语。  本疗法的具体作法如下:
1.治疗前,要向病人说明催眠的性质的要求,把治疗目的步骤讲清楚,以取得病人的同意和充分合作。其次,要测试人的受暗示性程度,这是催眠治疗成功与否的关键。测试暗示性的方法很多,现介绍以下四种简易方法,测前告诉病人要对他的神经系统进行测查:
(1)测查嗅觉的灵敏度:用事先备好的3个装有清水的试管,请病人分辨哪个装有水,哪个装有淡醋或稀酒精。分辨不出得0分,挑出后两种的一种得1分,挑出两种得2分。
(2)测查平衡功能:令病人面墙而立,双目轻闭,平静呼吸两分钟后,然后治疗者用低沉语调缓慢地说:“你是否感到有点站不住了,是否开始感到有点前后(或左右)摇晃,你要集中注意,尽力体验你的感觉,是否有点前后(或左右)摇晃,前后(或左右)摇晃”,停顿30秒,重复问话3次后,要病人回答,如感到未摇晃者得0分,轻微摇晃者得1分,明显摇晃者得2分。
(3)测查记忆力:令病人看一彩色画,画面画的是一个房间内有一个窗户,蓝色的窗帘和两把椅子。30秒后走彩色画。问:①“房间里有3把还是4把椅子?②窗帘是什么颜色,浅绿色的还是淡黄色的?③房间有2个窗户还是3个窗户?”若回答与问话一致,则具有暗示性,每一问得1分,若回答与画面一致则得0分,此项测查可得0~3分。
(4)测查视觉分辨力:在白纸中画一直径4厘米、间距为8厘米的两个等大圆圈,中间分别写12与14(或14~15)两个数字。要病人回答哪个圆圈大,若回答一样大得0分,若回答其中之一者得1分。  通过四项测查病人可得0~8分,分数愈高者表示病人暗示性愈强,被催眠的可能性就愈大。
2.治疗时,房内光线要雅淡,要静,室温适中。让病人坐在舒适的沙发上。先调整呼吸,使它平静有规则,进而使全身肌肉处于放松状态。治疗者在旁实施催眠时一般采用直接或间接两种方法。直接法是凭着治疗者的威信,用简短、明确、权威性的言语或轻柔的抚摸头部即使病人进入催眠状态。间接法是借助“催眠药”如对面墙上发亮的灯光,或单调深沉的“拍节器”。一般催眠治疗多采用间接法。令病人凝视或倾听催眠物,同时治疗者给予言语暗示,用单调、低沉、肯定、柔和的言语反复暗示,病人愈来愈疲倦、眼皮紧了、变重了、睁不开了……,随即暗示其上肢、下肢、全身都松弛无力了,病人随治疗者的暗示而进入催眠状态。  催眠状态的深度一般分为三:轻度、中度和深度。
轻度催眠状态:病人闭眼、躯体肌肉处于松弛状态,眼睑发僵,思维活动减少,不能按治疗者的暗示行动,如睁眼,只能扬动眉毛,有时出现自动活动,事后病人诉说他未睡着,周围一切都听到,都知道,就是不能也不想睁眼,只感觉全身沉重、舒适。
中度催眠状态:病人瞌睡加深,皮肤感觉迟钝,痛阈值提高,顺从。事后病人说他开始突然睡着了,后来又醒了,问他:治疗者跟他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病人只能记起催眠初期治疗者的言语和行动。
深度催眠状态:病人的感觉明显减退,对针刺不起反应,事后完全不能记忆起他在催眠中的言行,而实际上病人完全按照治疗者的指示回答和行动,故又称梦行。
3.本疗法的适应症主要是神经症和某些心身疾病:如癔症性遗忘症,癔症性失音或瘫痪、恐怖症、夜尿症、慢性哮喘、痉挛性结肠、痉挛性斜颈、口吃等。消除某些心身障碍和顽固性不良习惯效果更好。一般采用轻度催眠用来消除各种症状,在催眠下直接向病人进行言语暗示,肯定其有关症状在醒来后必将消失。催眠加深时可进行催眠分析,病人较易地将被压抑而遗忘的精神创伤说出来而找出其致病的心理因素,也可进行催眠麻醉顺利地进行外科手术。此外,还可利用此疗法进行集体催眠,治疗酒精中毒症或麻醉药成瘾者。   4.治疗初期,每周进行2~3次,以后每周1次,一般不超过10次,每次治疗结束时,用言语暗示病人继续睡下去,后转入自然睡眠。或告诉病人,听到计数10倒数至1后即可醒来,或让病人重复治疗者的计数,告诉他数到5时即可醒来一直数到1为止。解除催眠状态不宜过于急促,最好慢慢地让病人醒来。  5.据有经验的催眠治疗家统计,人群中能进入催眠状态的约占70~90%,仅有25%的能达到深度催眠。在有经验的治疗者指导下轻度的催眠或觉醒状态下暗示常能收到较好的疗效。由于此疗法的实施是一件严肃的事情,选择病人要严格,一般须由受过训练的精神科或其他临床医生和心理学家担任.
尽管谁都要睡眠,但很明显,谁也不能从自己的体验中得到大量的睡眠知识。在这一领域里,正是由于科学研究方法的诞生,特别是脑电图(EEG)的发明,便使得关于睡眠与梦的知识爆炸性地增长。在做脑电图记录时,要将电极置于头皮上,测量脑的电活动变化。德门特和克莱曼(1957)通过记录脑电图而分别出睡眠的四个不同阶段。在第1期睡眠中,脑电图呈现高频、低幅的波形,与清醒休息状态(0期)的波形相近,只是较不规则。在这期睡眠中,人们正在打瞌睡。而且若从这期睡眠中醒来,人们甚至否认正在瞌睡。
第III期睡眠的脑电图以大而低的波形为其特征,偶尔见有短时的、有节律的低频波(称为“棱形”波)。第II期睡眠较第I或睡眠为深。第III期睡眠又较第II期睡眠为深。在这一期睡眠中,脑电图的波形更不规则,其间也有梭形波,只是其波幅较高;偶尔也可能出现大而慢的波形。第IV期是最深度的睡眠,在脑电图上以大而慢的波(6彼)为其特征。此外还有眼快动(REM)期睡眠,这时人们正在做梦。在一夜的睡眠中,人们平均要经历5段眼快动睡眠,每段间隔大约90分钟。眼快动睡眠穿插在一夜睡眠的各期之间。
被催眠者脑电图的波形与睡眠者脑电图的II、III期波形和IV期的波形好像有很大差别(埃文斯,1982)。例如在催眠过程中几乎没有IV期6波的迹象出现。彻脱克和克拉乌兹(1959)讨论过I期睡眠与催眠在脑电波上的相似性。这种相似当然部分是由于催眠师暗示受术者感到瞌睡,正在闭上自己的眼睛,甚至题上 1—2秒钟。或者正如埃文斯(1979,1982)指出,它是由脑电图记录的不敏感性所致;催眠与睡眠的脑电活动本来可能存在差异,但这种差异为脑电记录时的过多干扰所掩盖。可以预料,如果为受术者施加“觉醒”诱导,而不是相反的“睡眠”诱导,那么其脑电波将有很大差异。(班亚,梅扎罗斯、格雷古斯,1981)
为什么催眠曾被视为是与睡眠相同的状态,这一点是很清楚的。在别人看来,正在睡眠的人与经过“睡眠”诱导催眠了的人在表现上报相似;二者显然都可产生不随意活动,如生动的做梦。睡眠与催眠的另一个可能的相似之处在于,有人(埃文斯,1977)发现受术者在接受哈佛集体催眠易感性量表A表的测试时的得分与他们的夜间入睡能力有关。埃文斯(1982)认为,这种相关可能是因为人体内存在一种控制意识水平或意识状态的机制;而该机制无论在人们进入催眠还是进入睡眠时都发挥作用。除了上述相似之处以外,人们一般认为睡眠与催眠是大不一样的两种状态.
催眠诱导(hypnoticinduction)是以产生高度受暗示性(suggestibility)为特征的一个系统程序。它会引起人们被动的放松,反应性降低,注意范围变得狭窄和幻觉增强。诱导催眠的技术有多种,通常是催眠者不断反复地用轻声告诉被试他感到了疲倦、 发困和朦胧欲睡,并且清楚地描述应该发生的身体感觉,如你的两臂在下坠,脚在发 热,眼皮变得沉重,抬不起来了等等。在这种情况下,许多被试就逐渐地接受影响进入了催眠状态。
大量研究结果指出人们对催眠的受暗示性存在很大的个体差异。有1/10的人对催 眠诱导根本没有反应,在另—一极端最容易接受催眠的人也只有1/10。每个人对催眠的 反应性是一种稳定的可测量的特质,可以通过各种特定的量表进行测查,其中美国斯坦 福大学教授希尔加德(ErnestHilgard,1965)的斯坦福催眠感受性量(Stanfordhyp— noticsu~eptibilitvscale,SHSS)被公认最为有效c至于受暗示性的实质,过去人们曾认 为那属于一种人格特质,与易受吸引和表象清晰有关,但研究表明二者的相关很低。再 考虑其他方面,发现对催眠的受暗示性与一个人的态度和期望密切联系,凡对催眠持积 极态度,相信催眠的可能性,同时又对该催眠者表示信赖时,他就容易很好地配合接受,暗示并取得成功。这也与我国在宗教信仰上常用的一句谚语“心诚则灵”正相符合.
暗示的活动
通过标准
(1)姿势改变(你弯下身去!)
不须强迫就自动弯下身去
(2)闭上眼睛(你的眼皮越来越沉重!)
不须强迫就自动闭上眼睛
(3)手向下垂(你的左手垂下去!)
在10秒钟内左手垂下6英寸
(4)手臂定位(你的右臂无法移动!)
在10秒钟内右手举不到1英寸
(5)手指并拢(你的手指无法分开!)
在10秒钟内手指无法张开
(6)手臂僵硬(你的左臂开始僵硬!)
在10秒钟内手臂弯曲少于2英寸
(7)两手合拢(你的两手相向合拢!)
在10秒钟内两手合拢6英寸之内
(8)口语抑制(你说不出自己的姓名!)
在10秒钟内无法说出自己的姓名
(9)幻觉现象(你眼前有遗迹一只苍蝇!)
被试挥手试图将之赶走
(10)眼睛失控(你无法支配你的眼睛!)
在10秒钟内睁不开眼睛
(11) 醒后暗示(醒后请坐另一把椅子!)
醒后表现出移动的反应
(12) 失忆测验(醒后你将忘记这一切!)
所能记忆的催眠中项目少于三个
在进入催眠状态后,人的意识活动并未停止,只是变得恍惚不能自主。其心理活动一般有以下几个主要特征:
1.感觉麻痹 有些被试在催眠状态下,甚至可以接受手术治疗而不感到疼痛。以至有些医生曾用它代替麻醉药物,但其效果显然不如止痛药品。
2.感觉扭曲和幻觉
在催眠状态下的人可能出现幻听和幻视现象。他不仅是在没有刺激的情况下听到声音或看到形象,有时还 可以依照指导语将电视机看成方纸盒,或将臭味闻成香味。
3.解除抑制
一般情况下,那些依据社会准则不能做的事情是受到抑制的,人们不可能让被试去、做。但是在催眠状态下,抑制被解除,他就可能根据催眠者的指示去做,如当众脱衣、对别人施暴等。
4.对催眠经验的记忆消失
催眠者的暗示不仅指导着被试当时的心理活动,还可以影响到事后的行为。最常见的是告诉被试他将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一切,从而造成清醒后对催眠状态的记忆完全缺失.
眠从江湖魔术发展到科学研究的对象,曾经有多种理论对其实质做出解释。但至今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下面介绍其中影响最大的两种理论: 1.催眠是角色扮演(role playing) 对催眠的一种非常浒的看法是将它与睡眠相联系,认为它是转变了的意识的另一种特殊状态。然而脑电波研究发现催眠状态下的脑电波形态与清醒状态下的完全相同,对此不予支持。于是巴伯尔(Theodore Barber,1979)和斯潘诺斯(Nicholas Spannos,1986)等人提出了角色扮演理论,认为催眠产生于被试在催眠者的诱导下过度合作地扮演了另外一个角色;并且指出,是被试对角色的期望和情景因素,引导他们以高度合作的态度做出了某些动作。
2.催眠是意识的分离(dissociation in consciousness)
很多学者坚持催眠是意识的另一种状态,而不是角色扮演,因为即使最合作的被试也不同意在不给麻醉药的条件下进行手术。根据实验结果,斯坦福大学教授希尔加德1992)提出催眠的意识分离理论,认为催眠将心理过程分离为两个同时进行活动的层面。第一个层面为接受暗示以后所经历的意识活动,性质可能是扭曲的;第二个层面是被掩蔽的、当时难于觉察的意识经验,但其性质是比较真实的,希尔加德称之为“隐蔽观察者”。意识分离是生活中一种经常出现的正常体验。例如,长途驾驭的人对交通信号和其他车辆做出了一毓反应但多不能回忆,就是由于当时意识明显地分离为驾驭汽车与个人思考两部分了。正是由于隐蔽观察者的存在,所以,人在催眠状态下也不会完全接受暗示而失去自我.
催眠疗法是应用催眠术使人进入催眠状态,并以暗示进行治疗的一种方法。由于在催眠状态下,患者能顺从治疗者的指令,所起的效果要比在意识清晰状态下的暗示更为理想。
诱发催眠的方法各异,命名繁多,至今仍无统一的分类,现根据不同的施术方式、时间和条件,把催眠术的种类划分如下:
(1)按施术者来分:①自我催眠,即自己为自己进行催眠的方法;②他人催眠,即由催眠师负责施行的催眠方法。
(2)按暗示条件来分:①言语催眠,即运用语言进行暗示的催眠法;②操作催眠,即非言语性的催眠法,它是运用行为、动作、音乐或电流等作为暗示性刺激,达到催眠状态。
(3)按意识状态来分:①觉醒时催眠,即在意识清晰时进行暗示性催眠;②睡眠时催眠,即在睡眠状态下进行催眠。
(4)按配合情况来分:①合作者催眠,即对自愿或合作者进行催眠;②反抗性催眠,即对不合作者进行催眠。
(5)按进入催眠的速度来分:①快速催眠,即在瞬间进行催眠状态的方法;②慢速催眠,即逐渐使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的方法。
(6)按受术的人数来分:①个别催眠,即施术者对单一受术者进行催眠;②集体催眠,又称小组催眠,即对一群体同时进行催眠。
(7)按距离来分:①近体催眠,即面对面的为受术者催眠;②远离催眠,即施术者与受术者相距甚远进行催眠,如电话催眠、书信催眠和遥控催眠等。
(8)按客观因素来分:①自然催眠,即受客观自然条件的影响产生的自然的催眠现象,如汽车驾驶员出现的公路催眠等;②人工催眠,由施术者来进行的催眠,即他人催眠。
(9)按催眠程度来分:①深度催眠,即受术者达到深层催眠状态,如呈僵直或梦行状态;②中度催眠,即受术者达到中层催眠状态,如呈无力、迷茫状态;③浅度催眠,即受术者进入浅层催眠状态,如呈宁静、,肌肉松弛状态。
(10)按催眠对象和手段来分:①人的催眠,即使人进入催眠状态的催眠术;②动物催眠,即使动物进入催眠状态的催眠术;③麻醉药物催眠,即应用麻醉药物,如阿米妥钠、硫喷妥钠等麻醉药物,使人进人催眠状态;④非麻醉药物催眠,即用无麻醉作用的药物作为暗示性刺激,以达到催眠的方法,如使用葡萄糖酸钙等药物.
催眠是一种特殊的睡眠状态。巴甫洛夫说道:“催眠状态当然是与睡眠相同的。就催眠状态的本质说,它跟睡眠是无区别的,所不同的仅是一些个别的特点,比方说,催眠状态是一种进行很缓慢的睡眠,也就是说,它起初是被限制在很狭小的范围内,而以后愈益扩大起来,最后竟达到这种程度,即从大脑半球到皮质下部,只剩下呼吸中枢和心搏中枢等安然无恙,而且,就这两种中枢说,也是显著地被削弱了。”巴甫洛夫把催眠看作是部分的睡眠。由于各种条件的不同,催眠性抑制可以时而笼罩大脑半球的这一区,时而那一区,时而范围大,时而范围小。催眠性抑制的深度和强度也可以不同。由抑制过程广度和强度的变化决定催眠性睡眠有不同的程度。那么,催眠状态与正常睡眠的实质区别何在呢?催眠状态是由催眠师用暗示的方法引出来的。催眠性睡眠可以很深,对外界刺激不起反应,无论周围的声音如何嘈杂都不能使他醒转,甚至针刺也感觉不到疼痛。然而,被催眠者与催眠师之间却保持着“感应关系”。催眠师的低声细语以及姿态手势便足以在被催眠者的身上产生强烈效果,可以命令被催眠者作出某些动作和行为,甚至影响其植物神经系统,例如恶心呕吐、出汗、心搏加速或减缓。被催眠者对在催眠状态中所发生的一切,事后可全部遗忘或部分遗忘。催眠性睡眠的外在表现与正常睡眠类似,也是双目闭合,全身肌肉松弛,有时还有鼾声。他对外界的一般动静也像正常睡眠者那样不起反应,甚至对十分嘈杂的声响以及强烈的光线不起反应,唯独保持着与催眠师之间的感应关系,催眠师的轻言细语他都能感受,甚至姿势和动作的变化他也能觉察。虽然催眠性睡眠的外形类似正常睡眠,二者的脑电图却迥然不同,催眠性睡眠的脑电图既不同于非眼快动睡眠,也不同于有梦的眼快动睡眠,它比较接近于醒觉状态时的脑电图。因而就本质看,催眠性睡眠与正常睡眠还是有区别的。不过,二者之间可以互相转化,由催眠性睡眠可以转入正常睡眠,亦可由正常睡眠移行到催眠性睡眠.
催眠后暗示催眠状态中暗示被催眠的人,要他在清醒之后的某个时间或看到某个讯号的时候,就要去做某一件事情。
譬如说,现在我在催眠中暗示你,等你醒来以后,一看到我用手摸鼻子,你就要去打开窗户。好,那么等你解除催眠,醒来以后,你可能在房间跟朋友聊天,但是,你一看到我在摸鼻子,你就会忍不住走到窗户旁把窗户打开!
注意喔!你已经忘记了这是我所给你的指示,你会以为这是你自己的自由意志决定去做的。这时,如果我问你:「喂!你为什么去打开窗户呢?」
你可能会说:「因为我觉得房间里的空气很闷,所以要打开窗户!」
所以,很有可能,许多你以为是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见解,其实,只是你在不知不觉当中,被别人或社会或某些团体给催眠了!
以前还发生过一个案例,有一个人向精神医师抱怨,他老是觉得很紧张,总感觉到背后有一只大黑狗跟着他,好像随时会被它咬一口!他自己也知道其实后面并没有狗,可是这种一直强迫出现的念头,使他受不了。
医生帮他治疗了好久,都没有效果,后来,就用催眠,回溯到事情发生的时候,才发现,很多年以前,他曾经去参加一场舞台上的催眠表演,催眠师在舞台暗示他有一只又大又凶猛的黑狗正在背后追他,使得他在舞台上拼命奔跑,达到了非常好的戏剧效果。他自己在表演之后,睡了一觉,对於发生什么事情都毫无印象了!可是,从此以后,他就一直感到有一只黑狗在背后追他。
找到原因以后,医生就在催眠中暗示那一只狗走了,不再追他了,醒来以后,他才完全恢复正常。所以,有时候参加催眠的舞台秀,要小心一点,被催眠成超人跑来跑去还好,万一被催眠成一听到音乐就忍不住大跳脱衣舞,那你可要小心点儿…
近代科學發現,心裡所想的意念會傳達到神經、肌肉等,做出微妙的反應。曾經有個實驗,邀請一個演員表演出憤怒與焦慮,然後以儀器檢查生理反應。雖然是”表演”,但儀器上顯飾演員的心跳、脈搏、血壓與呼吸都有明顯的變化。
知名的催眠師-艾瑞克森醫師即是觀察此的能手,艾氏有”讀心”的本事,即所謂的他心通。他能夠在對話的時候,發現對方內心深處真的感覺與想法。艾氏宣稱他的能力一點也不神秘,而是來自敏銳的觀察力。艾氏敏銳的觀察力甚至能看到對方的心跳與脈搏。
在同理心的訓練中,第一要務是發現自己的情緒,認識自己也有情緒。從身體發現情緒的確是個好方法,因為意識會騙人,而身體不會。許多人不承認自己對某些事情有感覺、有情緒。但實際觀察自己身體時,會發現在負面情緒中,某些肌肉會繃緊,某些會有壓迫感等等,因人而異。
而催眠誘導是明顯可觀察心念活動的方式,如給予手臂漂浮、眼皮僵直等暗示,對方內在活動已發肌肉神經的反應。
靈擺(擺垂)是個很有趣的東西,也是觀察自己內在深層意識的工具。原本因靈擺給人過於神秘的感覺,因此筆者放棄使用。直到友人提及擺垂的存在價值,才重新採用這項工具。
有時,我們自己會限於迷惑中,並不清楚自己內在真正想的是什麼或要的是什麼,但其實,所有的問題在潛意識中其實都早已經有答案。但如何把答案戴到意識層面來呢?就是應用擺垂,當詢問自己某些問題時,潛意識的回應會牽動手部肌肉纖維,造成擺垂的運動。
曾經有位案主來到我的工作室,詢問夫妻感情的問題。在催眠中,我讓他使用擺垂,並且問他:關於這件事,你已經決定怎麼做了嗎?擺垂給我“是的”反應。我又問:這個方法會讓你感覺不愉快嗎?擺垂的反應也是”是的”喚醒後,我問案主:在你心中已經想好要用什麼方法了嗎?案主回答:是的,只是我希望有人能告訴我別的方法。
有許多時候,運用擺垂可以更快速地找出問題的癥結,甚至是答案。有時可以藉此詢問出案主內在早就有的內在資源,並給予讓案主自行處理的暗示。會比給予行為改變暗示快得多。
當然擺垂會受到意識的干擾,如果一堆雜念飛來飛去,自然得不到精準的答案。但無論如何,都證明了心智活動會引發身體實際上的活動.
当我坐在莱斯特综合技术大学语言病理研究所的计算机房撰写此书时,我“意识”到很多事情。首先我被本段的第一句话的措词所困扰,它似乎表达了我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我又觉得不太恰当。为了保存我对自己意识的这种解释,我决定不予修改,但它仍然使我感到不安。我也意识到,我内心正力图将我下一步要表达的思想见诸文字。这些都属于内部事情;除此而外,我也意识到外部的事情。
外部事情包括走廊对面秘书正在打字;监测器屏幕上的闪烁光点(与屏幕上的文字相比,我似乎更加注意到光的闪烁);由于坐势长时间不变而引起的右腿轻微不适感;以及室温稍微偏高的感觉。我能够选择性地将注意力指向这些外部事情的任何一种,并加以探索。我也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到我右腿的不适感觉上;而当我这样做肘,不适感觉好像扩散开来。这并不是说右腿不适逐渐加重了;我的意思是这种感觉好像占据了我更多的意识。与此同时,由于我正在考虑一种躯体感觉,故对其它模糊的不适感、痒感也更加明白地体察到。我断然说明,我似乎未体验到任何欣快的躯体感觉。
这种控导注意力的能力是意识,因而也是催眠的一个重要问题。当我思考这句话的时候,若干心理学家的姓名进入了我的意识。首先是布罗德本特,紧接着是波斯纳和施奈德。“布罗德本特”出现的原因似乎不难解释。对我来说,“布罗德本特”与注意力概念的联系最为密切,这从他的有关著作(如布罗德本特,1957)即可看出。然而,“波斯纳”和“斯奈德”的出现是很难解释的。我认为其原因如下:在考虑注意力的控导问题时,使我“想起”注意力不能得到控导的条件:而这又“提醒”我考虑到意识的自发和控制情况。波斯纳和施奈德两人都曾论述过这一问题。在此我为“想起”和“提醒”两词加了引号,因为我确信它们无一是意识过程,都只不过是意识的自发情况。
我又意识到,自己正在为后面两个人名而感到不安。当查找自认为是我正在寻思的参考资料时,我发现自己的记忆很可能有误。我没能找到由波斯纳和斯奈德二人合撰的论文,不过我仍然有些相信,如果再进一步查询,我还是可能找到该文。我最后所找到的是两则参考文献,一则是波斯纳与斯赖得合撰的一篇文章;一则是斯奈德与希夫里会撰的一篇文章。我说出这些内容,目的在于告诉欲进一步探究这类混淆的人们,我的记忆之误是由于“斯奈德”与“斯赖得”听起来相似所造成。
通过对自己主观体验的说明,我们可得出什么结论?首先,我知晓外部事情:其次,我知晓内部事情;其三,在某些情况下,我似乎能够控导我的注意力;其四,我能监察这些注意力转移。其五,我能监察这些意识并且探索其性质,这一点或许最难体会。我认为,最后这种能力类似于奥特雷(1981)所说的“反射意识”,以及汉弗莱(1984)所说的“反射意识”或“意识之意识”。
这里并不是说意识有什么级别和次序;上面所谈的只是对自己意识之客体进行分析的方法。而即使是对自己意识的监察,最好也要置之于同一层次进行考虑,否则便可能进入一种无限制的回归,即意识有很多层次,而每一个意识层都能监察了一个意识层。这是很危险的看法:而且在理论上也不需要作这样的理解。比较审慎的看法是,意识的监察并不是一种特殊的现象,而不过是意识的一种类别.
毋庸置疑,被催眠者看上去极像处于放松状态的人,无论这种放松是不是由他人施加诱导程序所致。而仅仅是因为两种现象貌似相同便认为它们本质无二,这种看法之错误同样也是毋庸置疑的。为了弄清催眠与放松之间的关系,有必要研究更多的东西,而不仅仅是其外在表现。
正如前章所述,埃德蒙斯特(1981)认为催眠与放松有相似之处;在此我不打算重复其论点,也不准备提出相反意见。我想作的是分析人们常把催眠与放松认为是相似现象的原因。其原因之一是,催眠诱导技术常常涉及放松方法,例如催眠诱导中的进行性放松方法就包括逐渐放松各个肌群直至全身放松。进行性放松也可使用雅各布森氏法(1938),其操作是各个肌群首先增加张力然后放松。如果受术者接到放松指令,他们是可能遵行其事的,这一点并不惊奇。
另一个原因正加瓦格斯塔夫(1981)所说,当受术者询问别人被催眠是哪样的感受时,得到的回答常常是那就像处于放松状态。可以料想,很多受术者由此而期待着自己将会放松,因而他们也将会把自己的感受描述成放松状态。
埃德蒙斯特(1981)对放松状态和催眠状态的许多生理数据作了分析比较,这些数据包括脑电图、血液化学、血压、心率、外周血流量、呼吸、代谢、体温以及皮肤电位测定。其结论是这些指标在两种状态间并无真正差别。不过,这到底是说明两种状态生理数据的真实相似性,还是仅仅由于测量仪器的不灵敏?对此还值得继续探讨。
总之,我认为放松并非催眠的一种必需伴随现象,因为在催眠过程中,有些受术者正在用劲,或者正在发泄情感;要是将这些人也视为放松就十分荒谬。我认为,如果催眠诱导使用了放松暗示,或者受术者期待着出现放松感觉,那么他们在被催眠之后显得放松,也报告自己感到放松,而且还出现放松状态的生理变化,这一切都不足为奇。这是一种合乎清理的说明;除此以外,没有必要作其它任何解释.
科学家研究指出:人是唯一能接受暗示的动物。
暗示,是指人或环境以不明显的方式向人体发出某种信息,个体无意中受到其影响,并做出相应行动的心理现象。暗示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了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经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于结果的内容。
举两个实例。某人到医院就诊,诉说身体如何难受,而且身体日渐消瘦,精神日见颓丧,百药无效,医生检查,发现此人患的是“疑病症”。后来,一位心理医生接受了他的求治。医生对他说:“你患的是某某综合症。正巧,目前刚试验成功一种特效药,专治你这种病症,注射一支,保证三天康复。”打针三天后,求治者果然一身舒坦出院了。其实,所谓“特效药”,不过是极普通的葡萄糖,真正治好病的,是医生语言的暗示作用。
二战时,纳粹在一个战俘身上做了一个残酷的实验:将战俘四肢捆绑,蒙上双眼,搬动器械,告诉战俘:现在对你进行抽血!被蒙上双眼的战俘只听到血滴进器皿的嗒嗒声。战俘哀号一阵之后气绝而终。其实,纳粹并没有抽该战俘的血,滴血之声乃是模拟的自来水声。导致战俘死亡的,是“抽血”的暗示:耳听血滴之声,想着血液行将流尽——死亡的恐惧,瞬时导致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心血管发生障碍,心功能衰竭。
一正一反两个例子,足以证明“暗示”的魔力。
医治心病,最重要的莫过于自疗。正如人们越来越看重身体锻炼一样,时时注意自身的心理锻炼,使自己拥有一个健康的心理,比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更为重要。生活中我们不难看到,许多身患残疾乃至身患绝症者,活得积极乐观;而许多身体状况正常者,却活得无聊无趣终日烦恼,进而或怨天尤人、自暴自弃,或自囿于现实世界之外的幻想世界以自慰。
同有半杯水,消极者说:“我只剩下了半杯水。”积极者说:“我还有半杯水!”同样拥有,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与价值判断,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自我心理暗示。
让我们时时给自己一个积极进取的心理暗示:我能赢。给自己喊一声:加油!
催眠疗法  (Hypnotherapy)是指用催眠的方法使求治者的意识范围变得极度狭窄,借助暗示性语言,以消除病理心理和躯体障碍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通过催眠方法,将人诱导进入一种特殊的意识状态,将医生的言语或动作整合入患者的思维和情感,从而产生治疗效果。
催眠是一种类似睡眠的恍惚状态。催眠术就是心理医生运用不断重复的、单调的言语或动作等向求治者的感官进行刺激,诱使其意识状态渐渐进入一种特殊境界的技术。通过催眠后的求治者,认知判断能力降低,防御机制减弱,表现得六神无主、被动顺从。这时,暗示的效果比在清醒状态下明显,求治者的情感、意志和行为等心理活动可凭心理医生的暗示或指令转换,而对周围事物却大大降低了感受性。在催眠状态下,求治者能重新回忆起已被“遗忘”的经历和体验,畅述内心的秘密和隐私。换句话说,求治者在催眠状态下呈现一种缩小了的意识分离状态,只与心理医生保持密切的感应关系,顺从地接受心理医生的指令和暗示。这样,心理医生对求治者运用心理分析、解释、疏导或采取模拟、想象、年龄倒退、临摹等方法进行心理治疗。
从1775年奥地利医生麦斯默(Mesmer,E·A)首次使用催眠术并运用于医疗到现在,催眠疗法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像英国医生布雷德(J·Braid)、精神分析学的创始人弗洛伊德以及前苏联生理学家巴甫洛夫等,都对催眠现象进行了大量研究。在催眠状态下,由于人的大脑皮层高度抑制过去的经验被封锁,对新刺激的鉴别判断力大大降低,从而使当作刺激物而被应用的暗示,具有几乎不可克服的巨大力量。催眠疗法的具体操作方法如下:
1.催眠治疗前的准备工作。首先,要向求治者说明催眠的性质和要求,把治疗的目的和步骤讲清楚,以取得求治者的同意和充分合作。其次,要测试求治者的受暗示性程度。这两点是保证治疗顺利进行的必备条件,尤其是后者,是决定催眠疗法疗效好坏的关键。受暗示程度低或不受暗示者,一般不宜进行催眠治疗。测试受暗示性高低的方法很多,现介绍4种:
(1)测嗅觉。用事先备好的3个装有清水的试管,请求治者分辨哪个装的是清水,哪个装的是淡醋,哪个装的是稀酒精。分辨不出得0分,辨别出后两种中的一种得1分,辨别出后两种的得2分。
(2)测平衡功能。令求治者面墙而立,双目轻闭,平静呼吸两分钟后,施治者用低沉语调缓慢地说:“你是否开始感到有些前后(或左右)摇晃,你要集中注意力,尽力体验我的感觉,是否有点前后(或左右)摇晃。”停顿30秒,重复问3次后,要求求治者回答或观察求治者,如未感到摇晃者得0分,轻微摇晃者得1分,明显摇晃者得2分。
(3)测记忆力。令求治者看一幅彩色画,画面画的是一个房间内有一扇窗户,蓝色的窗帘和两把椅子。30秒后拿走彩色画。问:“房间里有3把还是4把椅子?”“窗帘是什么颜色,浅绿色还是淡紫色?”“房间有2扇还是3扇窗户?”若回答与问话一致,则具暗示性,每一问得1分;若回答与画面一致则得0分。此项测试的得分为0~3分。
(4)测视觉分辨力。在白纸上画两个直径均为4厘米、间距为8厘米的大圆圈,圆圈中分别写12与14两个数字。要求治者回答哪个圆圈大。若回答一样大得0分,若回答其中之一大者得1分。通过四项测查,求治者可得0~8分,分数愈高表示求治者暗示性愈强,被催眠的可能性就愈大。
2.催眠的方式、方法。催眠的方式可分为集体催眠、个别催眠和自我催眠。集体催眠就是让病情相似、年龄相近的几个或10多人一起进行催眠,其优点是既可同时治疗多人,又可消除求治者的孤单感和恐惧心理,还可通过效果好的求治者现身说法,与求治者间的相互暗示、模仿以形成最佳的催眠气氛,增加求治者对催眠效果的信服。个别催眠是施治者面对单个求治者进行的催眠。自我催眠是指在催眠师的指导下,由求治者对自己进行的催眠。求治者在接受暗示性测验后即可进行催眠。催眠一般是在安静、昏暗的房间内进行,施治者最好有助手在场,尤其是对异性催眠时。求治者舒适地坐下或躺下,安静、放松数分钟,然后进行催眠。实践证明,90%以上的人能进入程度不等的催眠状态,30%左右的人可进入深度催眠状态。
催眠的具体方法很多,大致可分为四种:
(1)言语暗示加视觉刺激。此法又称为凝视法,是让被催眠者聚精会神地凝视近前方的某一物体(一光点或一根棒等),数分钟后,施治者便用单调的暗示性语言开始进行暗示。“你的眼睛开始疲倦了……你已睁不开眼了,闭上眼吧……你的手、腿也开始放松了……全身都已放松了,眼皮发沉,头脑也开始模糊了……你要睡了……睡吧……。”如求治者暗示性高,则很快进入催眠状态;如求治者的眼睛未闭合,应重新暗示,并把凝视物靠近求治者的眼睛以加强暗示,使两眼皮变得沉重。
(2)言语暗示加听觉刺激。催眠时,让求治者闭目放松,注意倾听节拍器的单调声或水滴声,几分钟后,再给予类似于上述的言语暗示,同时还可以加上数数,如:“一,一股舒服的暖流流遍你全身……,二,你的头脑模糊了……,三你越来越困倦了……,四、……五……。”
(3)言语暗示加皮肤感觉刺激。施治者首先在求治者面前把手洗净、擦干和烤热,然后嘱求治者闭目放松,用手略微接触求治者皮肤表面,从额部、两颊到双手,按同一方向反复地、缓慢地、均匀地慢慢褹E动,同时配以与上述类似的言语暗示。有时也可不用言语暗示,仅用诱导按摩。这种按摩还以采取不接触到求治者皮肤的方法,只是靠双手的移动而引起温热空气波动,给皮肤温热感而达到诱导性催眠按摩的目的。
(4)药物催眠。某些求治者如暗示性低、不合作,可使用2.5%的硫喷妥品或5—10%的阿米妥品0.5克,稀释后,进行静脉缓慢注射,在求治者进入半睡眠状态时,再导入催眠状态。
催眠状态的表现有强弱、深浅之分。浅度催眠状态的求治者感到浑身倦怠、肌肉松驰、呼吸深缓、无力睁眼,醒后对催眠中发生的事情有回忆能力。中度催眠状态的求治者感到睡意甚浓、四肢僵直,醒后对催眠中发生的事只保留部分记忆。深度催眠状态下的求治者除对施治者的说话有反应外,已基本没有知觉,甚至对针刺刀割也无痛觉,可施行外科手术。一般来说,浅度催眠状态时进行心理治疗效果最好。这时,可根据求治者的症状,其回忆已遗忘的过去的经历,宣泄其碼e在的创伤体验;可以询问其病史、生活和工作的挫折等,为治疗收集资料,可以暗示其做一些动作或讲话,如通过讲话来纠正缄默症;也可以告诉求治者某些症状很快就会消失,等等。例如,一长期失眠的神经衰弱求治者,在催眠状态下对其进行暗示:“你很容易接受催眠,说明你大脑功能良好!催眠已使你轻松、愉快,焦虑紧张状态已经消失,失眠已经治好,你不会再失眠了!以后你每晚9时一定会很快睡熟……直至次晨6时方醒,醒后你会感到精力充沛……你的病已痊愈了。”
治疗结束后,可以及时唤醒求治者,或让其睡完觉后逐渐醒来。一般用这样的指导语:“好了,治疗结束了,你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一觉,睡醒后你一定会精神饱满,头脑清醒。”
催眠治疗的疗程一般是1~5次,间日或三日一次,三次后每周一次,最多不超过10次,每次半小时左右,疗后还要加紧个别心理治疗,以消除病因。
必须指出的是,催眠治疗是一项严肃的工作,与巫医与巫术有严格的区分,切不可视为儿戏,任意滥用。一般只有经过专门训练的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在出于研究和治疗的需要时,并在求治者自愿配合的况下,方可使用。而且催眠疗法除具有疗效快、疗程短的优点外,也有其缺点。一是并非任何求治者都能成功地接受催眠治疗;二是疗效往往不甚巩固。在使用时必须注意。
暗示催眠治疗适应症
心理应激:工作、生活、人际关系的压力造成的心理紧张、焦虑、抑郁。催眠下暗示作用,主要是通过良性言语暗示,帮肋放松、消除紧张不安的情绪,使受试者提高对应激因素的认知,学会应付应激的正确方法使其重新适应社会。
对各种神经症、精神病及心身疾病如哮喘、过敏性结肠炎,荨麻疹等都有较好的效果。
各种疼痛性疾病如腰背痛、关节痛、偏头痛、痛经、癌痛的治疗可谓是一枝独秀。
此外,对治疗男女性功能障碍、青春期焦虑症,解决学习问题及儿童的口吃、遗尿、行为问题也毫不逊色。对戒酒、戒烟,尤其是自我催眠下的戒烟,更是功不可没。 。
催眠治疗在精神科及其它科都有一定的实用价值,其主要适应于神经症,以及胃溃疡、结肠炎、高血压、慢性哮喘、冠状动脉机能不足、癔病、疑病、恐怖病等身心疾病。此外,还可作为镇痛手段,在“催眠麻醉”下施行外科手术。
催眠治疗另有催眠药物治疗、催眠曲治疗和催眠音乐治疗.
催  眠
催眠(hypnosis)是一种类似睡眠而实非睡眠的意识恍惚状态。此种恍惚的意识状态,是在一种特殊情境之下,经由催眠师的诱导而形成的。由催眠师所设计的特殊情境,与其所采用的诱导方法,两者合之,即称为催眠术(hypnotism)。
催眠或催眠术以前被人视为怪异之事,但现代心理学家咸认催眠的意识形态确实存在,而且肯定该特殊意识形态与睡眠状态不同。因为,自从脑电波技术被用来研究睡眠之后,已清楚了解,进入催眠的意识状态,及大脑活动所显示在脑波图上的波型特征,与睡眠中各阶段的波形都不相同。
根据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希尔嘉氏实验观察发现,在催眠状态下受式者在心理上一般显示以下七种特征:  1、主动性反应减低
2、注意层面趋窄化
3、旧记忆还原现象
4、知觉扭曲与幻觉
5、暗示接受性提高
6、催眠中角色扮演
7、催眠中经验失忆
催眠师能否对受试者予以催眠,取决于三个条件:(1)受试者的催眠感受性。根据调查,具有催眠感受性的人,约占百分之二十五;能进入深度催眠状态者,欲占百分之十;大约百分之十的人,根本就无法施以催眠。由此可见,催眠术并非对所有人普遍有效。(2)适合于催眠的环境。催眠通常在安静的室内进行,一般采取个别的方式进行,并尽可能减少刺激的程度,如灯光,声音等等。(3)良好的情绪关系。受试者对催眠师的态度,必须无恐惧,无怀疑。催眠师也应该表示出和善悦纳受试者的态度,并使之了解催眠术是一种科学方法,不是神秘的魔术。
催眠诱导语示例
催眠诱导语,是催眠师在诱导受试者进入催眠状态时,对受试者所讲的一些暗示性的话。催眠诱导语的内容虽不一定相同,但基本上必须符合三个原则:一、语音平抑;二、语意单调;三、语句重复。以下是催眠诱导语的一个例子:
请把眼睛闭起来!希望你专心仔细听我所说的话,心里不去想其他任何事情。眼睛闭起来!……眼睛闭起来!希望你觉得很舒适,轻松,保持内心清静。除了我的话以外,什么都别想。……闭起眼睛来!舒舒服服的闭着眼睛,保持内心清静,除了我的话以外,什么都别想。……你觉得双臂双脚都很重吧,放松双臂,放松双脚,放松,放松全身。……放松两腿肌肉,放松手臂肌肉,全身放松;仿佛你已回到冥冥之中,回到冥冥之中。你在冥冥之中,你会觉得更加放松,更加舒服。……你更加放松……更加舒服。……你现在只能听到我的声音,只听到我的声音……只听到我的声音。要保持内心清静,要保持内心清静。全神贯注,只听到我的声音。现在你会觉得很舒服,全身很松弛。你开始想睡了,……开始想睡了……很想睡了……非常想睡……保持内心清静……只听到我的声音。你觉得全身放松,全身舒适。有规则的深呼吸……有规则的深呼吸……深深的呼吸,……放松全身……只听见我的声音,保持内心平静。你已开始入睡,……开始入睡……保持内心清静……你已入睡……你已入 睡……你已睡着了……深深地睡着了。深深地睡着了。舒舒服服的睡吧!……深深地,舒舒服服地睡吧!……你睡的更深,更舒服,……你睡的更深,更舒服;更深,……更舒服;……更深,更舒服;你深深地睡着,保持内心清静,你睡的更深,更舒服;……你睡的更深,更舒服。睡着……睡着……睡着……全身舒舒服服地睡着,……睡着……睡着……睡着。你睡得很舒服……睡着。……当我从一数到十的时候,你会睡得更深,……如今睡的更 深。当我从一数到十的时候,你会睡得更深……更深……更深……更深……更深……睡得更深……更深……更深……更深。我从一数到十的时候,你会睡得更深……更深……更深……更深。
催眠是如何进行的
由于被催眠的对象不同,催眠分集体催眠、单人催眠和自我催眠。
集体催眠是让病情和年龄相近、性别相同的数人或10余人同在一间治疗室里进行催眠。
自我催眠是在催眠师的指导下进行的,是解除失眠的一项有效方法。受试者平卧床上,闭目,全身肌肉放松。眼皮放松不紧闭。上下颌放松,不咬牙。颈部放松。双上肢放松,不握拳。胸腹部放松,腹式缓慢呼吸。双下肢放松,自然伸直,两足向外倒。把全部思想集中在全身肌肉放松,呼吸缓慢,不主动想别的事,把闯人头脑里来的一切杂念清除出去。当觉得全身有一种下沉感,是即将入睡的前兆。再坚持做下去,全身肌肉放松……呼吸缓慢,便能进入睡眠。
一般所说的催眠是指单人催眠。 现在的催眠一般不采取神秘的作用和离奇的布置,而是向受试者说明催眠的性质和要求,取得当事人的完全同意和充分合作的情况下,在一间安静舒适的普通工作室里即可进行。催眠前测试当事人的暗示性的高低是催眠成功与否的关键。
催眠的方法分为直接法(或自然法)和间接法。直接法就是凭着催眠术者的威信,通过简短的几句话,或轻轻地触摸,便使对方进人催眠状态。一般都采用间接法。
先让受试者闭目安坐或平躺卧数分钟,放松全身肌肉。然后借助于光亮的小物体,或发出节拍音的小声源,或一木棍接触受试者额部。要受试者凝视光亮的小物体,或倾听声源,或注意接触额上的物体,术者在一旁以单调、低沉、肯定的言浯,反复暗示受试者:“你专心看……盯着眼睛看……越看眼皮越沉……眼皮沉得睁不开……全身也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没劲……越来越想睡。”当受试者显示头颈或四肢无力,眼裂越来越小,可嘱受试者“你的眼皮沉得睁不开了,你试试看”。接着暗示:“你的手也松得没劲了,动不了啦,你试试看”。受试者欲睁眼而不能,想举手举不起。标志受试者已进人催眠状态。当受试者不是逐渐闭眼,令试睁眼,不试;令举手,不动,皆是不合作的表现,不可视为进入催眠。对此,应终止催眠,或嘱受试者认真按要求再做。
以上是借助光亮物体进行的间接法催眠。对癔病性失明或视力有障碍者,则须利用节拍声,或木棍木板接触额部,要受试者专心听或注意额上的“催眠器”。术者暗示“全身肌肉放松”,“全身越来越没劲”,“越来越想睡”等等。具体过程大致和上述相似。
催眠的深度一般分为三级:浅催眠、中度催眠、深催眠。上面所讲的是浅催眠,在此基础上可继续深化。暗示受试者“你现在很安静……睡得很好……全身很舒服……全身越来越轻松……你的左手轻得往上飘……越飘越高……越飘越有劲……左胳膊越来越有劲。”当受试者缓缓抬起左手,术者弯屈他的左臂,感到有抗力,这是中度催眠的标志。再度深化,暗示“你全身越来越轻松……双腿轻得自己走动”。若受试者缓慢站立并行走,是深催眠即梦行的标志。
引导催眠的时间短的约3至5分钟,一般为10多分钟。半小时仍不能人眠者,停止催眠。有的人可在多次诱导后进入催眠。
人群中能进人催眠状态的人约为60%—90%,能达到深催眠即梦行的只是这些人中的30%。能否进入催眠,重要的因素是受试者的合作程度、主动性和信任的心情。与被试者的年龄、性别和智力无关。
当病人进入催眠状态,便可进行治疗。治疗毕,对病人说:“治好了……你安静睡吧。”让病人安静数分钟后,解除催眠。具体步骤是,暗示病人:“现在治疗好了……你该醒来了……你会随着我数的数越大……头脑越清醒……数到9你会完全醒来。”术者便缓慢数数,1、2、3……并对病人说:“你现在越来越清醒了。”这时可见到受试者身体活动,睁开眼睛。有的受试者听一次数数醒不了,可数两次到三次。一般都能醒来。再不醒者,可让病人睡一会儿再叫,或作脑电图等检查。 (赵举德撰 金玮审)
催眠疗法用于临床的依据是什么?
催眠术作为心理治疗的有效方法之一,已在医学临床创造出令人鼓舞的奇迹,受到人们瞩目。许多科学家为探究催眠的实质。阐明治疗作用的机理,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但都未能揭示现象背后的内在奥秘。
一般认为,催眠疗法是通过施术者词的暗示产生治疗作用的。实践证明,在催眠状态下,暗示语所产生的效应要比清醒时大得多。虽然词的暗示在清醒状态下也能起一定作用,但是在催眠状态下,由暗示引起的意象会更有威力,作用到潜意识会更强而且持久。病人对暗示词会象海绵一样地吸取,并仿佛“溶化到了血液中”而成为自己固有观点的一部分。把那些抑郁、焦虑、厌恶、紧张等有害的负性意念,不愉快的事件和痛苦的经历彻底清除掉,用积极的“正性意念”(如自信、满足、勇气、沉着、胜任、协调、专心、信奉等)来调整心理生理活动,改善情绪,增强机体的免疫、生长与修复功能。
巴甫洛夫认为,催眠的有效作用是由于运用了良性词,改善了机体的内环境。他在第二信号系统 — 词的心理生理研究中,证明了大脑皮层在调节机体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并断言:“暗示是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当个体接受暗示后,处于一种对指令与吩咐不加分析、批判、五条件执行和相信的状态,从而调动了个体内部的积极性,促进了机体的代偿功能,达到治疗的目的。拉托霍布在《言语是生理的和治疗的因素》中,列举了言语暗示对利尿、代射和皮肤营养有积极作用的事实。许多科学家也做了神经心理及神经生理等实验,证实了催眠确能提高人的免疫功能,具有防病治病的作用,从而确立了催眠术在医疗保健中的地位。
催眠也能提高人的社会适应性和对应激的应变能力。主要也是通过言语暗示调节情绪,克服不良个性,改善人际交往,使受应激的个体提高分辨和正确处理问题的能力。改变对有害刺激的评价,从而使自己适应社会生活,保持心理平衡。例如,在催眠状态下可用肯定、有力的言语帮助患者分析应激的有害作用,鼓励振作精神,使想象的翅膀飞向舒适愉快的境地,忘掉那些不愉快的遭遇,同时,提出解脱的方法。暗示语可用“人在生活实践中,总是在良、恶的各种刺激下生活,人不但应能在良性刺激下生活,还要有对付恶性环境的应变能力。作为生活的强者,要有主宰一切困难的本领,而不被任何困难所吓倒。现在困难已摆脱,压力已消除,情绪已好转,已无任何忧虑。你清醒后仍然会保持这种稳定的心理状态,这是一种轻松愉快的情绪状态。” (马维样撰 杨立能审) 心理治疗手册
什么是催眠疗法?催眠术有哪些种类?
催眠疗法是应用催眠术使人进入催眠状态,并以暗示进行治疗的一种方法。由于在催眠状态下,患者能顺从治疗者的指令,所起的效果要比在意识清晰状态下的暗示更为理想。
诱发催眠的方法各异,命名繁多,至今仍无统一的分类,现根据不同的施术方式、时间和条件,把催眠术的种类划分如下:
(1)按施术者来分:①自我催眠,即自己为自己进行催眠的方法;②他人催眠,即由催眠师负责施行的催眠方法。
(2)按暗示条件来分:①言语催眠,即运用语言进行暗示的催眠法;②操作催眠,即非言语性的催眠法,它是运用行为、动作、音乐或电流等作为暗示性刺激,达到催眠状态。
(3)按意识状态来分:①觉醒时催眠,即在意识清晰时进行暗示性催眠;②睡眠时催眠,即在睡眠状态下进行催眠。
(4)按配合情况来分:①合作者催眠,即对自愿或合作者进行催眠;②反抗性催眠,即对不合作者进行催眠。
(5)按进入催眠的速度来分:①快速催眠,即在瞬间进行催眠状态的方法;②慢速催眠,即逐渐使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的方法。
(6)按受术的人数来分:①个别催眠,即施术者对单一受术者进行催眠;②集体催眠,又称小组催眠,即对一群体同时进行催眠。
(7)按距离来分:①近体催眠,即面对面的为受术者催眠;②远离催眠,即施术者与受术者相距甚远进行催眠,如电话催眠、书信催眠和遥控催眠等。
(8)按客观因素来分:①自然催眠,即受客观自然条件的影响产生的自然的催眠现象,如汽车驾驶员出现的公路催眠等;②人工催眠,由施术者来进行的催眠,即他人催眠。
(9)按催眠程度来分:①深度催眠,即受术者达到深层催眠状态,如呈僵直或梦行状态;②中度催眠,即受术者达到中层催眠状态,如呈无力、迷茫状态;③浅度催眠,即受术者进入浅层催眠状态,如呈宁静、,肌肉松弛状态。
(10)按催眠对象和手段来分:①人的催眠,即使人进入催眠状态的催眠术;②动物催眠,即使动物进入催眠状态的催眠术;③麻醉药物催眠,即应用麻醉药物,如阿米妥钠、硫喷妥钠等麻醉药物,使人进人催眠状态;④非麻醉药物催眠,即用无麻醉作用的药物作为暗示性刺激,以达到催眠的方法,如使用葡萄糖酸钙等药物。(马维样撰 车文博审)
催眠疗法适于治疗哪些疾患?
随着医学模式的转变,心理致病和治病的作用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催眠术作为一种有效的心理治疗手段,不但用于临床治疗和预防多种疾病,而且对养身修性、延年益寿、戒烟戒酒、矫正不良行为习惯,都有实际的应用价值。催眠能提高人们的情绪,激发人们进取向上,开发人的潜在能力,它是一种经济易行、行之有效的方法。
催眠疗法的主要适应症有:
(1)神经症。这是催眠疗法最为适应的病症,包括神经衰弱、焦虑性神经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强迫性神经症、恐怖性神经症等。
(2)心身疾病。催眠治疗不但能消除致病的心理因素,还能使机体病损康复。
(3)性功能障碍。包括男子和女子的性功能障碍。如阻痿、早泄、射精困难、女子性乐缺乏、阴道痉挛等。
(4)儿童行为障碍。包括咬指甲、拔头发、遗尿、口吃等儿童不良行为,儿童退缩行为,儿童多动症,儿童品德问题。
(5)神经系统某些疾患,包括面神经麻痹、偏头痛、神经痛、失眠等。
(6)其它适应症。如戒酒、戒烟、术后镇痛、无痛分娩、减轻癌和关节炎疼痛,改善机体抵抗力,破坏或消除由于病毒引起的湿疣和其它疾病。 (马维祥撰 杨立能审)
何谓催眠,催眠状态与正常睡眠有何区别?
催眠是一种特殊的睡眠状态。巴甫洛夫说道:“催眠状态当然是与睡眠相同的。就催眠状态的本质说,它跟睡眠是无区别的,所不同的仅是一些个别的特点,比方说,催眠状态是一种进行很缓慢的睡眠,也就是说,它起初是被限制在很狭小的范围内,而以后愈益扩大起来,最后竟达到这种程度,即从大脑半球到皮质下部,只剩下呼吸中枢和心搏中枢等安然无恙,而且,就这两种中枢说,也是显著地被削弱了。”巴甫洛夫把催眠看作是部分的睡眠。由于各种条件的不同,催眠性抑制可以时而笼罩大脑半球的这一区,时而那一区,时而范围大,时而范围小。催眠性抑制的深度和强度也可以不同。由抑制过程广度和强度的变化决定催眠性睡眠有不同的程度。
那么,催眠状态与正常睡眠的实质区别何在呢?催眠状态是由催眠师用暗示的方法引出来的。催眠性睡眠可以很深,对外界刺激不起反应,无论周围的声音如何嘈杂都不能使他醒转,甚至针刺也感觉不到疼痛。然而,被催眠者与催眠师之间却保持着“感应关系”。催眠师的低声细语以及姿态手势便足以在被催眠者的身上产生强烈效果,可以命令被催眠者作出某些动作和行为,甚至影响其植物神经系统,例如恶心呕吐、出汗、心搏加速或减缓。被催眠者对在催眠状态中所发生的一切,事后可全部遗忘或部分遗忘。催眠性睡眠的外在表现与正常睡眠类似,也是双目闭合,全身肌肉松弛,有时还有鼾声。他对外界的一般动静也像正常睡眠者那样不起反应,甚至对十分嘈杂的声响以及强烈的光线不起反应,唯独保持着与催眠师之间的感应关系,催眠师的轻言细语他都能感受,甚至姿势和动作的变化他也能觉察。虽然催眠性睡眠的外形类似正常睡眠,二者的脑电图却迥然不同,催眠性睡眠的脑电图既不同于非眼快动睡眠,也不同于有梦的眼快动睡眠,它比较接近于醒觉状态时的脑电图。因而就本质看,催眠性睡眠与正常睡眠还是有区别的。不过,二者之间可以互相转化,由催眠性睡眠可以转入正常睡眠,亦可由正常睡眠移行到催眠性睡眠。
暗示治疗和催眠术是否是一回事?
暗示治疗是指医生通过语言或结合其他药物,使病人被动地接受这种治疗的影响。如给病人一种安慰剂,通过医生的语言,告诉病人这种药物的特定作用,以及某些味道和颜色的安慰,达到治疗的目的。如用10%的葡萄糖酸钙静脉注射治疗因失眠而引起的头痛,医生加以语言强化暗示,注射完毕后病人的头痛就有可能随之减轻或消失。这种效果不是药物的作用,而是由于暗示的结果。暗示治疗作用的大小,主要取决于以下两个因素:
(1)个人接受暗示性的程度。这与人们的素质、性别、年龄、性格、文化程度,以及当时的心境和健康情况等有关。一般讲女性患者、儿童及文化程度偏低,而且治病心切的人易于接受暗示。
(2)与信任度有关。如果病人对某一位大夫高度信任或崇拜,那么病人也就易于接受这位大夫的暗示。通过暗示,病人获得某种安全感或保证,从而有利于病情的好转与康复。
催眠术是精神科的一种特殊心理治疗,其基本原理与暗示机理密切相关。催眠者让病人舒适地躺在光线适度的沙发椅上,全身放松,注视头部上方的光亮灯罩,并进行诱导性暗示,直至使病人进入催眠状态。催眠的深度一般分为3级:
(1)浅度催眠:病人处于舒适地肌肉松弛状态,不愿意动,也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呼吸深而慢,仍保持着随意运动。在催眠解除后,能记得催眠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2)中度催眠:病人瞌睡加强,随意运动消失,四肢僵直难屈。催眠解除后,只保留部分记忆,而大部分遗忘了。
(3)深度催眠:病人除了对施术者说话的声音之外,其他什么也听不见。痛觉减退,对针刺不起反应,可施行外科手术。催眠解除后,对催眠过程中的事全部不能回忆。
一些高明的催眠术家,不但可将一个顽固性失眠者在短时间内催眠,而且还可将许多人同时催眠。由于病人对催眠者的暗示往往会绝对接受,因此这时对病人进行心理治疗或指导特别有效。
从上述可以看出,暗示与催眠术的原理相似,事实上都是对病人进行暗示治疗,所不同的是暗示是在觉醒状态下进行,不用经过催眠,方法简便,易于掌握、施行,故应用也较广泛。催眠术是在催眠状态下,暗示的治疗作用主要是由于催眠造成了一个特殊的意识阈非常狭窄的状态。这时病人头脑中的比较和联想有限,批判能力减弱,所以无批判地接受施术者的指令——暗示,从而使暗示的作用大大加强。但由于掌握与使用这项技术并不太容易,施术者必须要经过专门的训练与学习,故不易推广运用。
暗示也能提神或催眠吗?
暗示是一种心理影响,人在感觉、知觉、记忆、想象、思维、情感、意志等方面都能受到暗示。人在睡眠方面同样也能受到暗示,并且暗示的作用有时会超过某些药物的作用。有这样一个实例。
大家都知道咖啡能提神,这是因为里边含有大量的咖啡因,咖啡因对大脑皮层有明显兴奋作用。睡前喝一杯浓咖啡,可使人迟迟不能入睡。在筑波大学进行过一项实验,教授把学生分成两组,第1组睡前喝一杯不含咖啡因的咖啡(已无兴奋作用),第2组睡前喝一杯加入咖啡因的牛奶(学生只知是牛奶),在此之前教授详细讲解了咖啡因为什么能兴奋的道理。第2天检查睡眠效果,第1组多数学生反映“很长时间睡不着觉”,第2组则说“睡得比平时好多了” 。由此可以看出,暗示作用已经超过了咖啡因的药理作用。
暗示起作用的道理在哪里呢?暗示在人头脑中会形成一种强烈印象,这可以影响植物神经系统的功能,植物神经系统再来调节睡眠活动。很多人有这样一种体会:如果第二天有个重要的会议或要赶火车……睡前会认真地核对闹钟的时间,并反复提醒自己千万别迟到,第二天早晨却是闹钟未响人已经醒了,而且往往是在所定时刻之前十几分钟醒来。“千万别迟到” 这种念头无意中起了暗示作用,然后通过自律神经系统来控制你的睡眠时间。上述现象通过反复强化,就能建立起一种条件反射,通过身体的反应自由地控制你的睡眠和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