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基二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0/18 00:09:08
高尔基:(俄历)1月9日与1月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libety.blogbus.com/logs/26900796.html
沙皇时代素来同情布尔什维克的左派作家高尔基,在这一天激愤地写下了《1月9日与1月5日》,发表在《新生活报》上,严厉谴责布党。他认为当天发生的惨案比1905年1月9日沙皇屠杀和平请愿工人的“流血星期日”在性质上要恶劣得多。
1905年1月22日,当士兵服从着沙皇政府的命令,向—些没有防御而和平的工人群众开枪射击时………知识分子们和工人们向士兵们走过去高喊:“你们干什么?……你们知道你们屠杀的是谁吗?他们都是你们的兄弟:他们没有武器,他们对你们没有恶意;他们现在是去请求沙皇注意他们的需要。他们不是去提什么要求,而是向沙皇请愿!……想想看吧,你们是在做些什腰,你们这些傀儡们!”但是士兵回答说:“我们奉有命令。”他们像机械一样的开射起来……也许不是出于本心,但是他们还是射击了。
在1918年1月18日,没有武装的彼得堡的人民、工人们和店员们出来庆祝制宪会议开幕。这是将近一世纪以来俄国人民所梦寐求之的。他们把制宪会议看作一个能给俄国人民自由表现其意志的政治机构。数以千计的知识分子和数十万工人与农人,更为这个梦想而坐牢、而充军,甚至被绞死、被枪杀。为了这一个神圣的日的,曾经血流成河。现在目的总算达到了,争取民主的人民也走出来欢舞了,但是“人民政治委员”却命令开枪。我们不应当忘记,有些“人民政治委员”过去正向受苦的大众强调过为制宪会议而开争的必要性的。
真理报撒谎了!它把1月18日的游行示威说成是由资产阶级和银行家组织的……真理报是在说谎,因为它知道资产阶级没有理由来庆祝制宪会议的开幕。在246个社会革命党人中和140个布尔什维克党人中的这些人有什么事情好做呢?真理报知道,那些参加行列的是工厂的工人,而那些被枪杀的,也就是这些工人。真理报虽可说谎,但是不名誉的事实总是存在若的。很可能的是,资产阶级会很高兴,因为他们看见士兵和赤卫军从工人手中把革命的旗帜夺走,从泥泞中拖过,然后焚毁掉。但资产阶级也很可能因这种景象而难过,因为在他们中间也有真正爱国爱民的诚实人士。其中有一个名叫安特烈.爱维诺维契.辛格兰夫的人,后来被野蛮地杀害了。……
正如同1905年1月22日一样,在1918年1月18日的游行庆祝中,也有人向那些开桧的人问:”傀儡们!你们在做什么?这些都是你们自己的同胞。你们难道看不见那些赤色的旗帜吗?这里没有一面旗帜是对工人阶级,或是对你们有敌意的。”
这一次,正和1905年一样,士兵回答说:“我们是奉命开枪的。……”我要请问人民的政治委员们,你们当中也有诚实而又有理性的人,你们是不是知道:把他们杀死,是破坏了俄国的民主,是破坏了革命的胜利呢?你们是不是明白此中道理呢?或者你们会不会这样想:即使这样做会导致俄国民主的毁灭,也必须由我们来干,决不许别人过问。
高尔基论列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libety.blogbus.com/logs/26902227.html
远在1905年10月,沙皇尼古拉二世就颁布实施了君主立宪文件,声称坚决保障公民的言论、出版和集会集社的自由,给予公民最广泛的政治权力,建立立法机构杜马。而列宁10月夺权后的次日,即颁令禁止“出版自由”:立宪民主党人的报纸先被查封,其它社会主义的出版物,亦同样遭遇了制裁。
1917年布尔什维克发动政变后的星期二,高尔基在他办的报纸《新生活报》上写道:“工人阶级不能不认清,列宁是在用他们的血来做试验,他想把无产阶级的革命情绪,提高到最大限度,以观其后果。……大家必须明白,列宁并不是一个万能的魔术师,而是一个居心叵测的骗子,他对于无产阶级的生命和荣誉丝毫不存顾惜之心。工人阶级不能允许那些冒险家和疯子,硬把那些造成不名誉的、愚蠢的和血腥罪行的责任,放到无产阶级身上,因为将来这些罪行不是由列宁而是必须由无产阶级来承担的。”
在第四次苏维埃大会上,当各社会主义党派发出“我们的报纸已经被封了”的呼声时,列宁则回答说:“这是当然的事情,只可惜还未全部封闭吧!”至1918年5月间,所有不属于***的报纸全部被停刊,包括高尔基所办的《新生活报》在内。俄国人民自二月民主革命已争取到手的言论出版自由,终于被列宁扫荡磬尽。
普列汉诺夫在1918年说,“布尔什维克不能给人民以民主和自由,他们在半年的时间里查封的报纸杂志,比沙皇当局在整个罗曼诺夫王朝时代查封的还要多。”
高尔基指出列宁所引发的不是社会革命,而是兽性发泄。他给妻子写信说:“这里不再是首都,而是粪坑。”连司法审判也滥用:列宁派暴民在街头上审判罪犯,一名小偷的脸被打烂、眼睛被挖出之后,旁边一群儿童却欢呼叫好。一场释放出野蛮暴力的革命,“不可能改变我们的生活,只会引来仇恨与邪恶”。
电影《列宁在1918》上有高尔基劝列宁不要滥杀知识分子的情节。1918年1月14日所谓的列宁遇刺事件发生。而事情的实情是一个捣蛋鬼或是个醉汉在列宁乘坐的轿车外面用铅笔刀抠划了几下。这下《真理报》则声称:“我们的一颗人头要用你们的一百颗人头换。”
高尔基在《新生活报》用讥讽的口吻说:“我并认为这一声明是吹牛自夸,而且尽管我坚决不承认那些可以为大规模屠杀作的辩护,但是我想,在我国是会杀掉一百万自由公民的。甚至还可能更多,为什么不杀呢?……你们的同志已经尝试过组织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群众性屠杀……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充任别人的主宰的可能之后,就变成了最肆无忌惮的专制者。你们摧毁了君主制度的外在形式,但它的灵魂你们却不能消灭。”因为你们“显然无力消灭自己圈子里的流氓行为……逐一杀害不同思想的人,这是历届俄国政府国内政策中已经验证的老方法……列宁又为什么应当放弃这种简单的手段呢?”
1920年高尔基在列宁50寿辰之际说:“我们忽然看见一个人物,尽管他不是个胆小鬼,却让我浑身感到恐怖。看见这个伟人,总让人有那么一种恐惧,他随心所欲地摆弄我们这个星球上的历史杠杆。”
列宁在1920年12月10日答西班牙工人代表的话就是:“我们从来都不讲自由,而只讲无产阶级专政!”
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都被认为是“致人死命的药”和“自杀”的行为。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说:“我们在革命斗争中必须猛烈地摧毁敌人……如果以‘自由人民的国家’作标榜,那简直是大错特错……无产阶级要的是国家,不是为了自由,是为了消灭敌人”——这就是说:用暴力夺取的政权,也只能用暴力来巩固;所谓自由人民的国家,对列宁而言,连做做样子都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