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2/08 05:40:03
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中)
2008-11-08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更多>>
郎教授不提知识产权与创新 4万亿的..
对于郎教授的观点,本人一直认为有..
"中国不存在市场,因为市场是需要...
一方面郎所信仰的西方经济学相信人..
郎教授分析市场激情澎湃,对于一些...
博主讲到国内的经济学家的言论问题..
[6楼] 评论人: 杨捷,谈到的国内工..
郎先生是有些气的,明明自己清醒,..
政府首先应承担对国家、社会以及全..
国内的主流经济学家都是有问题的,..
最新文章更多>>
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上)
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中)
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下)
我现在不担心股市,只担心制造业
中国经济没有防火墙
工商链无硝烟战争已悄然打响
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上)
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中)
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下)
中国百年股市教训
我讲到这儿大家都听懂了,心里面有什么想法吗?
27%的进口,用35%减到27%,只有8%。出口减到进口,不能光算出口。现在不是提问,我是很感性的呼吁,来宾们你们都听懂了没有?有什么想法,想一想。我前面讲的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会对我国的工商链条,尤其是35%的出口,也就是产能过剩这一块造成重大冲击。它的防火墙破裂这当然会冲击到,就算防火墙不破裂也会因为三聚氢胺的事件也会冲击到,这就是为什么最近我国的很多制造业它订单大幅下降,而且下降速度极快。我们的数据显示应该是 10%到30%之间的下降,这对我国的企业产生重大的冲击。
当然我们相信更关切的中国的制造业在这场风波之下如何处理,请各位想一想,我们正是这种成长模式,我们不是三驾马车,所谓三驾马车就是消费、投资以及出口,实际上是两驾马车,一驾马车就是刚才我讲的出口,实际上本质的问题是我国产能过剩,而我国产能所以过剩有一个吸力,有一个推力,吸力就是欧美各国的负债消费把这个给吸收掉了,而推力就是我们有很多的制造业破坏环境,两个结果使得我国庞大的产能过剩。虽然带动了经济的发展,但是我们因此在环境资源方面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比如说中午吃饭的时候,你们的木头筷子,各位知不知道,我们这个国家为了生产这种毫无附加价值的木头筷子,你知道已经砍了多少森林了吗?我们已经砍了20%的森林,那么请问我们这一代你想留什么给你的子孙?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本身是值得我们深思思考的。通过35%的出口,产能过剩和国际工商链条挂钩,这就是国际工商链条冲击我们的重要管道,目前我们的问题,包括投资房地美跟房地美三千多亿,投资黑石14亿美金,还有最近公布的数据投资另外一个基金,12亿美金,这个基金也要清盘的,发现我们要进入国际金融市场的时候,你突然发现水平是有限的。
那么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大家关切,我前面已经讲过了,股市泡沫跟楼市泡沫的本质问题,就是制造业的衰退,简单的讲,就是制造业的回光返照,因而形成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暂时的火爆现象。实际上我国的楼市跟股市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迅速衰退而同时衰退,当然今天并不是讲楼市和股市的。那么讲完了出口投资,再讲50%几的政府公共支出,叫做固定资产投资,我国GDP当中占到56%左右,这就是你们平常所看到的钢筋、水泥,那么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我们是靠这种固定资产投资来取代消费的不足,因为我们消费只占到35%,而固定资产投资按照全世界的标准来看,应该是20%几,而我们之所以是50%几的缘故就是利用政府投资来取代民间消费的不足。民间消费就是不足,你们可能问我为什么不足?很重要的原因是相对而言我们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比较缺乏。而社会保障体系缺乏,在现代工商链条的时代医改如果成效不好的话就不是简单看不起病这么简单,看不起病仅仅是农耕时代的特性,而现代工商链条会因为你的社会保障体系不足,以医改为例,当你看不起病的时刻,下一步就是你不敢消费,为什么不敢消费呢?因为你担心万一哪天你的父母、子女病了怎么办?你得存钱给父母和子女看病,产能过剩,下一步通过欧美各国的负债消费,吸收我们的产能过剩,同时造成出口创汇,那么我们出口减掉进口的比重有多大?
我们去年出口减掉进口的贸易顺差几乎全世界排8%,日本以出口为主的国家这么几年也不过是我们的一半,我们这种出口创汇的现象是几乎完全来自于消费严重不足,被迫产生出口创汇,被迫产生出口贸易顺差,每一年8%的顺差使得我们外汇大量积累,2006年10月首先破了一万亿美元大关,07年12月破了 1.5万亿美元大关,08年6月底破了1.8万亿美元大关,现在我正在讲课的时候正在破1.9万亿了,我们的外汇大量积累,主要原因是两驾马车拉动经济的发展是畸形的,是扭曲的。消费不足下一步就是外汇大量积累,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大幅增值,再下一步打击了出口制造业。这就是我国出口制造业慢慢经营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由于这种GDP的扭曲造成一种必然的人民币汇率的上涨,而人民币汇率的上涨就回头打击到了我们的出口制造业,造成大量倒闭。
第二个因素,就是成本的上升。成本的上升这个现象值得我们关切,因为今天中国的通货膨胀不是货币现象的流动性,大家思路太简单,总希望用一些非常简单的经济学的术语解释这个现象,根本不是这个事。那么这种通货膨胀所产生的成本压力是很大的,使得我国的制造业不堪重负。
第三个冲击,就是劳动合同法,我自己经常做个表态,我个人对劳动合同法本质意义是相当支持的,我总认为在一个具有信托责任的时代,社会所谓的富裕的群体通过很多方法来补贴弱势群体是应该的。但是问题是你不能够以“双输”为代价,劳动合同法本质意义是重大的,而且是正确的。但是它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呢?第一,缺乏反方论证,第二,缺乏试点而匆忙推出,使得我国的制造业不堪重负,第四,就是错误的宏观调控,我们很多学者对于中国经济的诊断过于简单化,总认为去年、年前的楼市泡沫、股市泡沫、通货膨胀是流动性过剩,也就是说钱太多了,打到股市是股市泡沫,打到楼市是楼市泡沫,买产品通货膨胀。
那么当政府吸收这些错误的建议之后,他所推行的宏调本身就是错的,宏观调控的目的就是收回流动性,通过什么方法呢?通过提高利率来收回流动性。那么请各位想一想,有没有可能前提就是错的呢?有没有可能中国的问题根本不是流动性过剩,有没有可能几乎全国的学者都是错的。因此误导政府的结果宏观调控是错的。请大家思考这个话题。我在去年的时候我就指出泡沫的问题,膨胀的问题不是流动性过剩,而是我前面讲的制造业过于衰退,它的结果使得大量资金进入股市楼市,造成股市泡沫、楼市泡沫,因此我根本反对流动性过剩的说法。
我记得我在下半年写的八大危机,在这个之后,广州有一家媒体叫做《南方人物周刊》对我做了专访,编辑在编辑语上写一句很耸动的话,他说当全国都公认为去年所谓的泡沫现象,通货膨胀现象是来自于流动性过剩的时候,郎教授不同意,下面的话更有意思了,他说如果郎教授是对的话,那么全国的学者几乎都是错的。那么也就是说按照郎教授的意思,政府所推行的宏观调控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毒药。也是由于媒体耸动的报道,大家也是看戏,到底是郎先生对,还是其他所有人是对的,我还把这句话抄在一个小纸带上面,我也是做一个赌博,必胜的赌博,到今天为止,最近这几个月,我就变得羞答答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呢。我很害羞的不好意思的告诉各位,对不起了,我又是那个唯一的胜利者,他们都失败了,我是唯一正确的。中国经济现象根本不是流动性过剩,胡说八道。
那么怎么造成的?请各位想一想,宏观调控的目的是社会流动性,问题流动性本身就是错的,所以在汇率、成本、劳动合同法的打击之下,宏观调控就变成了我去年所谓的新的打击,怎么打击我们的企业呢?通过以下三个管道打击我们的制造业。第一个管道在宏调压力之下,银行从制造业部门大量社会流动性,打给过热的地方政府,第一个管道。
第二个管道就是在汇率、成本、劳动合同法以及宏观调控的四大压力之下,民营制造业更干不下去了,它的必然结果就是把应该投资在制造业的钱不投资了,拿出来打到过热的部门去炒楼炒股去了。因而造成股市泡沫、楼市泡沫。就在这个时刻我们的政府误认为,错误的解读这叫经济过热,实际上就是没有斩断工商链条,在制造业碰到危机的时候没有解决制造业的问题,才使得制造业资金流窜到过热的部门,炒楼炒股,因此第二张骨牌倒下。
第三个管道,我简称为海尔现象,什么叫海尔现象?也就是原先在制造业这些企业干不下去了,然后就拿出大笔资金打到过热的部门去做地产开发。所以各位请注意,这三个管道很有意思,第一个管道使得更多的资金从过冷的,最需要钱的民营制造业流到了GDP工程去,第二个管道使得制造业资金从过冷的制造业打入过热部门炒楼炒股,形成虚胖现象,更误导政府是经济过热,实际上根本不是过热。
第三个管道使得资金从过冷部门转到过热部门大量的开发商又出来了,买楼的钱多了,做地产的资金也多了,而楼市泡沫跟股市泡沫最直接的冲击就是坚定了政府认为经济是过热的,这是错的,实际上只跟GDP工程的有关部门是过热的,这个总量只有30%,其他70%的制造业基本过冷。那么这个30%是哪些部门呢?去年是地产、钢铁、水泥、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替他们融资的银行,大型国企,证券公司等等,这几个部门是过热的。与我国民生息息相关的制造业部门呢?基本过冷。
所以这种现象就形成了一个全世界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二元经济环境,在这种二元经济环境之下,政府的任何的宏调政策的必然结果就一定通过三个管道使得过冷的部门更冷,过热的部门更热,就这么简单。从而造成宏调的失败,经过一个人大力呼吁的结果,政府宏调的结果也有一些改变,也要给政府一些正面的评价。而且到这个时刻,两年之后发现郎咸平讲的是对的,但是如果早就帮助制造业的话还不仅仅如此。这就是中国经济的现实情况,它是二元经济情况。
那么二元经济几乎完全主导了股市的股价和楼价,而这也是为什么我对股价的判断总是这么精确,各位记忆犹新的话应该知道我去年11月在北京清华上课的时候,我讲过年底开始国家开始跌,到了今年5月份的时候,我还在凤凰卫视的《镪镪三人行》提出我的观点,当时大家又是一片幻想,说是有奥运行情,奥运之前股价大涨,我相信我是全世界少数几个人非常明确的指出,呼吁全国股民不要相信奥运行情,我讲的很具体,不要有幻想,中国没有奥运行情,股价必跌,有这种胆识是不容易的,讲错了怎么办呢,但是我是不会错的。因为全世界的奥运主办国的股价在奥运之前都是上升的,奥运之后才会跌,郎咸平你凭什么这么大胆?你讲的话不但给我们内地学者完全不一样,同时和国际经验也完全不同,你为什么敢笃定中国完全负责没有奥运行情?原因就在二元经济,因为股价跟楼价的价格走动一定是取决于基本链,而我们过去的错误在哪里呢?我们只看到表面现象10%的经济成长证明我国的经济是健康的,因此为什么股价、楼价不反映这种旺盛的经济成长呢?搞错了,它所反映的不是每一年10%的成长,而是什么呢?而是二元经济的本质问题。在清华学习你们很幸运,我跟你们接触的是最多的。
请各位想一想,政府包括证监会,总认为它的股改是成功的,05年开始我就极力的批判证监会,我说这种股改是错的,根本不该推行,我讲话都是很绝对的,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我从来不模棱两可。所以当时我就说股改是错的,那么证监会怎么回应呢?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也回应了一下,当然他也不会听我的了,我说箭在弦上也得撤下,他也不撤。听完这次演讲其实还有副作用,回家以后保证你后悔,肯定会说今天不该听演讲,怎么不听呢?以前不听他的演讲什么都搞不懂,觉得日子挺好的,现在什么都搞懂了再也睡不着了,因为那个家伙讲的都是对的,我连点幻想都没有了。
所以在这个时刻,因为我们毕竟是一个学术讨论,不需要变成像演讲一样,非常注重实效性,我们稍微洒脱一点,我想跟大家沟通一下资本主义的问题,为什么股改是失败的?那么我今天就想通过这个机会和你谈一谈在英国撒切尔夫人时代,他们推出过股改,你相不相信我们做股改的时候从来不研究别人是怎么做股改的,闭门造车,他们是谁帮他们设计的呢?是罗斯查尔德家族帮他们设计的,今年有一本畅销书叫做《货币战争》,千万别看,大部分是胡说八道,但是有部分是对的,罗斯查尔德家族是对的,而且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里面无数次谈到这个家族,大概是400多次,这个家族伟大到什么地步,在撒切尔夫人时代叫英国股改的计划,他们是资本主义皇冠民族,替英国资本主义的政府制定了一个股改计划,我拿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股改计划和我们中国社会主义股改一对比,我保证你哄堂大笑,罗斯查尔德家族所拟定的股改叫做股改三定律,定律一,股改的公司一定必须得负有信托职业经理人经营,因为这才是资本主义的灵魂。
对比中国,我们中国也有很多职业经理人,他们缺乏对国家民族以及老百姓的信托责任,你能不能相信在08年上半年,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在股价如此大跌的时候一样抛售,这种心态我完全不理解,信托责任在哪里,不是说法律规范你可以做你就一定要做,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法律说你可以做的时候,你要问问自己的良心你该不该做,在估价大跌的时候谁想到了股民?你们上市公司哪一个人为了股民的利益而做思考,没有,为什么?因为股改的第一条定律你就和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的职业经理人不应该讲全部了,大部分缺乏信托责任。而英国股改的第一条,职业经理人必须具有信托责任,第一条就以后完全显示出了差距,第一条如果能够彻底执行的话上半年股改的问题不会出现。
第二条,请看看帝国主义政府怎么做的,只有好公司才能股改,坏公司不能股改,英国政府是什么观念呢?他们认为一公司进行股改的话和好公司进行股改的话不一样,因为股改本身是政府的信用,坏公司股改的结果是老百姓会受到损失,老百姓一旦受到损失回过头来骂政府,英国政府为了保护中小股民的利益,一直不鼓励坏公司股改,股改是政府的信用,对于中国来讲任何公司都可以股改,包括坏公司,这一点你会发现巨大的差距。
第三条是最重要的,也是我在05年一直呼吁证监会的,这种以市场化为主导的资本帝国主义国家,第三条是什么?为了保护中小股民,因此股改后的公司英国政府保有一股黄金股,在必要的时候具有一票否决权。这个话05年我就说过,但是不听,只要是我讲的话他就一定不听,不是我讲的对不对,因为我没有讲错,我讲的结果就是不听。那么我们呢?政府完全退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继续留在股市,为了中小股民的利益还保有一股黄金股,对这些股改后的公司,如果它的政策伤害中小股民的话,英国政府具有一票否决权,这是资本主义国家。那么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呢?完全退出,你该干啥干啥。为什么?靠市场解决问题。罗斯查尔德三定律做一个对比,定律一,必须具有信托责任的职业经理人经营,定律二,好公司才能股改,定律三,英国政府具有一票否决权。任何一条在中国实施的话股改都不至于是今天这种模样,假设中国的上市公司都具有罗斯查尔德定义率品德的话,没有这么多问题,如果中国上市公司只是好公司进行股改的话也没有这么多的问题,如果两样都不是,第三项如果我们政府保有一股黄金股的话也没有那么多的问题,为什么?最近发生的事情,一票否决就是了。现在做亡羊补牢的工作,为什么做亡羊补牢的工作呢?学习不好,原先的制度设计就是错的,最后谁负上沉重的代价呢?在座的各位,这是一个政策的错误。
所以今天我用信托责任来贯穿整场演讲,你会发现罗斯查尔德三定律里面强调的信托责任,你想一想英国政府它是不是一个对中小股民具有信托责任的政府,在想一想英国政府在这次金融海啸当中是不是全世界第一个领先国有化银行的国家,为什么?这是对全国老百姓的信托责任,他们想做什么,他们用国家的信用来弥补老百姓对资本主义信心的丧失。所以英国已经是没落的国家了,可是英国政府这种品质一直是放在这里的,那么这种以信托责任为主导的品质,我认为才真正值得我们学习的。我相信各位学员一定有一句话,为什么这种品质只存在英国人的制度里面的?为什么英国人血里面流着信托责任的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