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民主是个“烫手的山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12/07 09:49:18
杂 谈:民主是个“烫手的山芋”
(作者:应学俊 / 来源:)
山芋,又叫蕃薯,北方叫红薯,黄薯,甜薯,白薯等……
一饥饿者发现一煮熟的山芋,好不喜欢,拿过来想吃——可是刚拿到手又放下了——有些烫手。这便是这样一种尴尬:饥饿者与烫手的山芋。
俞可平先生(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写过一篇言简意赅的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写得不错。可笔者看后又觉得,民主就犹如“烫手的山芋”。何以见得?
一、对民主的诟病和毛泽东的观点
一些人常用来诟病追求民主者的例子是:早在公元前三四百年间,希腊雅典就是一个非常讲究民主的城邦了。那时他们在审案子时有一种陪审法院制度,其陪审员可多达六千人,少者也有500人左右,他们的权力比法院大,甚至成了控制政府的主要机构。可就在这样的民主制度下,我们的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就是以“不敬神”和“腐蚀青年”为罪名判处死刑的,可以说,苏格拉底就是死于当时雅典的“民主审判制度”。反对民主的人拿这个例子为武器,认为民主也不是可以包治百病的。
——其实错矣。笔者在认真思考了这个几千年前的案例后认为:苏格拉底的死并不是我们今天所讲的“民主”的过错,苏格拉底是死于雅典当时不健全、不完善且比较原始的民主制度,死于雅典当时看似“民主”而其实很不健全的司法制度。因此,民主必须与法制结伴而行,民主与法制必须同步发展。关于这一点,刊于中国法院网《从苏格拉底之死看雅典审判制度》一文有较好的阐述,可点击一览。
所以,民主还是个好东西,因为它反映了客观社会的本质:一个一个百姓结合成“人民”这样的群体概念,没有人民就不会有社会,更不会有国家。所以人民理当成为国家的主人,人民通过自己制定的法则和一定的组织形式理当享有主宰国家事务的权利,因为所谓“国家事务”也就是人民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任何政党、任何国家、任何实际推行法西斯专制的人也都不会明目张胆地反对民主的原因——相反,有时还把民主的调子唱得很高——尽管他并不打算实行。
民主真是个好东西吗?当然是。早在1945年,民主人士黄炎培担心共产党建立新中国后能不能跳出由盛及衰的“周期率支配”时,毛泽东就认真地回答他:“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也早就发现民主是个好东西。
二、为何时至今日,“民主”还是走不出烫手之山芋的尴尬境地?
还是俞可平说得好:“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喜欢。”可谓一针见血。一方面不好说民主是个坏东西,可真正实行起来,老百姓将与官员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动辄言公民权利,动辄讲依法办事、司法公正,动辄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对想为所欲为的那些官员来说还不讨厌吗?因此可以说,在这些人眼里,民主连“烫手的山芋”也不是,而是魔鬼,因为他们压根儿就不想要这劳什子。
是不是这样呢?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记者有记者如实报道的权利,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可是你要运用网络舆论曝光什么“真相”吗?今天发文,一会儿就给你删贴。你要实行公民的言论表达权,追问司法实践的公正?今天发文,明天就给你删除。你要探讨一些热点问题,表达某种看法,或者转载已经正式发布的某些事件的报道吗?马上也会给你封杀,并告知你删除的原因是“你的文章中有系统不允许的词×××”或“你的文章中有敏感词语”。更有甚者,给某些网站正式发去盖章的红头文件,勒令其删文或指派人封杀网站。更奇怪的是官方媒体已经报道的事情,比如曝光贪官,有人发帖将一个月来曝光贪官的新闻标题集中起来,以引起“反腐倡廉人人有责”的警示,这样的帖子也被不止一个网站删除。既是官方媒体已经曝光的内容,这里汇集了一下为什么要删贴呢?笔者以为个中缘由如窗户纸,一捅就破——在这里也无须去捅破了吧,你我心知肚明……由此看来,俞可平先生如上所述实在是非常中肯的。
好在互联网毕竟是跨越时空的,有的网站并非那般极左、幼稚,民主法治意识比较强一些,所以被删的文章往往“西方不亮东方亮”,摁下葫芦又起瓢。更何况,舆论可以屏蔽、删除,可是事实和民心民意是永远无法“删除”的,因为那是客观存在。
三、“烫手之山芋”必须拿起,还得吃下它
为了国家的发展,为了人民的利益,民主——这个烫手的山芋——政府必须拿起,还得吃下它去。否则,国将不国;否则,百姓将生灵涂炭。“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已经是无法否认的规律,也是客观事实;因为绝对的权利必然可以“屏蔽”和封杀所有民主监督,毛泽东所说之“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以及“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就成为一句空话。
所幸的是,中央已经发出了“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庄严号召和承诺,已经将“以人为本”和“关注民生”写入了中央文件,民主这个“烫手的山芋”中央已经决心拿起它了。所以现在有的公众言论在互联网这个平台上尚能得以生存或短暂生存,比如笔者这篇小文,如果幸运,则可长期“生存”,如果不幸,也可生存几十分钟或几个小时吧——反正,短暂表达也比决不让你开一点口要好啊!
如果不是当今民主稍有进步,如果公众的某些所谓“敏感”舆论不是尚有“短暂生存”的机会,那山西娄烦特大矿难将永远被黑幕遮蔽,“三鹿奶粉”将继续毒害祖国的花骨朵儿,“华南虎”假照将欺世盗名而使国家丧尽颜面;一些贪官将一如既往地如硕鼠般鲸吞人民财富,最终蛀空社稷梁柱;一些因司法不公、执法违法造成的冤案将永沉冤海……
民主——这烫手的山芋,虽然有些烫手,但它毕竟是可以充饥而让人不死的。
2008/10/30
【相关链接】▲1945年:毛泽东答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