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奢谈“全国人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5 00:29:58
我是属于谁的?顶破天属于单位。一旦我上不得课了,领导马上换人。我属于老婆。        一旦我眼睛一闭,房子是别人的,儿子是别人的,连老婆都是别人的。
这么看来,我是属于自己。
老是听见一个声音,“全国人民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我看看天,瞧瞧地,掐掐腿上的肉,有点痛,但也不至于沉浸在悲痛中啊。这种根本不征求你的意见就把你扯进“全国人民”中的说法,传统得很,习惯得很,力量也大得很,当然很能吓唬人。譬如“人民铁路人民建”,可铁路年年春运涨价,哪有人民宰人民的?三峡大坝人民建。每个月的电费多交几毛几分钱。大坝早建好了,那三峡电费照收不误,而且大热天还要拉闸。“人民公路人民建”,贷款早还完了,过路费照收不误。一年过路费几个亿,如果不收,当地官员喝风啊。
因此,女主持人说“全国人民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我放声大笑,因为今天发了一笔奖金,可以存点私房钱。那个人死了,我又没选举他,谁知道他在台上干了好事还是坏事?
那种动辄就把一个事喊成是“全国人民”的,这种风气很假。不是每个人都买帐。
我有大事:一分工作,一个老婆,一个儿子。我对工作兢兢业业,我对老婆认认真真,我对儿子尽心尽力。我的大事只关乎我自己,不关系全国人民的生死存亡。我不是太监。
没必要皇帝不急太监急。譬如说要把我居住的城市打造出世界的华尔街,我也不想,因为我根本没有几个钱。而且上了年纪,还是老地方好。当年光屁股时,最好耍的地方叫月亮凼,赤条条地摸鱼捉螃蟹挖泥鳅。后来搞拆迁,那地方被水泥浇注成一片森林,再也找不着了,我连老家都丢了。
大家想想,我们不爱国么?用的牙膏是有毒的,孩子的玩具是有毒的,买的汽车有问题不招回,吃的、穿的、用的,那一样放心?不放心宁愿吃亏也爱国。我们有这个光荣传统。当年支援“亚洲的兄弟”“欧洲的明灯”,我们想吃而吃不上的好东西源源不断地一火车一火车、一轮船一轮船地都送给“好兄弟”了?
“二甘醇牙膏”是全国人民的,不是美国人民的,也不是日本人民的;有毒玩具是全国人民的,不是美国人民的,也不是日本人民的。国家新闻发言人说,出口到美国的食品合格率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日本则更高。那么“进口”到全国人民身上的合格率是多少呢?没有统计数字,也不见公布的数据。优质赠于“友邦”,伪劣坑害同胞。专家愤愤不平:“谁叫 你生在中国了(活该!)”
过去银行叫人民银行,现在大都叫商业银行。既然商业了,当然是自己的利益至上。譬如升息,一说升立马按上调的贷款利率分档计息,若说降那也会按借款时的利率算满借贷期,不办理转贷手续还是老利率。升息是赢,降息还是赢,就因为银行少了一个“人”字,当然更不是“全国人民的银行”了。
每年公款吃喝几千个亿,公费出国几千个亿,公车消费几千个亿,这些都是属于全国人民的,要全国人民来“埋单”。所以喊属于“全国人民的”,往往不是好东西。
我往往对“全国人民的”敬而远之。那世博会举行时我不会去;我想去看2008年奥运会,问题是它准不准许去,去方便不方便,现在已宣布,届时当地车分单号、双号出行,我就不去添堵了。我没买“福娃”,但是家乡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我捐献了现金500元,与党委书记、工会主席齐名。
说什么什么是“全国人民的”,这个人一定是当大官的,正如在自家一亩三分地里 吆喝什么就是什么,谁敢挑三拣四,不要饭碗了?
你是属于全国人民的吗?我看绝大多数人不敢肯定。一个全国劳动模范逝世了,他的亲人也不敢说“全国人民沉浸在无比痛苦之中”。你不是属于全国人民的,我也不是,那谁是属于“全国人民的”?国家又是属于谁的?大家就更分不清楚了。所以民间有个顺口溜:“外国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把公家的东西往家里搬呗)” 。
一个单位以人为本,领导公正廉洁,员工会觉得单位就是我的家;一个国家政治清明,官员奉公守法,执政为民,那么国民就不会偷渡、叛逃到别的国家。人不能为之生,但能为之死。如果政府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透明,接受法律、媒体、公众社团组织的监督,官员直接由民众选举产生与罢免,那么国民都会觉得自己是公民而非臣民,那么每一个公民才会觉得自己是“全国人民的”。舍此,不要奢谈“全国人民”。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