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泥头车撞学生撞出了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6 01:13:13
5日17时许,正值珠海市斗门区城东中学放学,一机动车驾驶员驾驶泥头车像发了疯似的朝城东中学后门开去,逢人就撞,致使4名学生和家长死亡,20人受伤。经警告无效,警方果断开枪将其击毙。在学校后门三叉路口有一摩托车主称,肇事者22岁,之前是一个摩托搭客仔,因无证经营被没收了摩托,后来开起了泥头车。这次是因交通违章,被交警拦截罚12分,不服,一路疯狂躲避执法导致惨剧。(11月6日《信息时报》http://news.sohu.com/20081106/n260466905.shtml)
无辜花季学子命丧车轮,叫人万分痛惜。不管什么原因,悍然夺取孩子生命都是最恶劣的反人类罪行,应予以最强烈的谴责。悲剧已然发生,肇事者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悲痛之余,反思其中的根源、避免悲剧再演,是我们活着的人的任务。
如果不健忘,我们该想起2005年9月民工艾绪强制造的那起震惊京城的“王府井劫杀的哥连撞9人造成3死6伤”案。当时艾绪强辩称,他是为报复社会才冲撞王府井的。那么,这次泥头车司机是不是报复社会才驾车冲向无辜孩子呢?由于司机已被击毙,答案无可获知。但我们从“一摩托车主”那隐约可管中窥豹:该司机先是无证经营摩托搭客被没收摩托,后是交通违章被交警拦截罚12分。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记12分是顶格处罚,一般还要罚款1500元,暂扣驾驶证3个月。这就意味着饭碗又砸了。
社会现实告诉我们,即使在经济景气时代,饭碗被砸者也会奋起反抗,维护起码的生存权利,如,我们经常看到被没收经营工具的小商小贩和城管博命,要么小贩杀死城管,要么小贩被城管打死。这是因为如果饭碗被砸,没有了谋生途径,生命就失去了保障,值得奋起博之。何况眼下,由于金融风暴等各种因素影响,沿海一带经济不大景气,工厂关门,工人失业,收入锐减,消费不振,谋生愈发艰难。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饭碗被砸,人在绝望的某个时刻,必然丧失理智,作出报复社会的行为就不难理解了。
写到这里,想起来社会贴现率。社会学家将适用于经济活动的贴现率概念推广到一般社会活动,得出社会贴现率的概念,它表明人们对将来发生的各种事情有多重视。一个高的社会贴现率意味着人们对未来的责任感减弱,说明人们只追求眼前利益。商业上毁约,政治上失信,对环境破坏无动于衷,对下一代人不负责任,甚至今朝有酒今朝醉,这都是社会贴现率高所表现的心态。所以,社会贴现率上升是个危险信号,它导致社会不稳定,人与人联系减弱,机会主义泛滥。不夸张地说,该泥头车司机故意撞学生就是他的社会贴现率达到极点的表现。当然,眼下绝不是某个人社会贴现率高了,而是一个群体高了。
如果说悲剧有教训汲取的话,那就是公共管理者必须尽快把这个高的社会贴现率降下。这就要求公共治理者必须更加重视社会弱势群体的生存和精神状态,必须及时调整公共管理理念和手段。首先,执法必须真正人性化,平时严格的眼下要宽泛,能不处罚就不要处罚,以免加重弱势群体的生存危机感,提高他们的社会贴现率,从而激化社会矛盾,危害公共安全。这是应急措施。长远的做法则是,改革财富分配机制,缩小贫富差距,尽快完善社会保障,把广大的农民工群体纳入社会保障中来,不要让农民工兄弟平时流血流泪,一旦遇到危机了,就让他们放任自流,不管不问,他们就会手足无措,灰心失望,就会成为迷途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