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发现价值,创造价值,实现价值。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2/26 15:42:02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08-8-21 阅读:256次
冯仑简介:
冯仑生于1959年。现任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是万通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万通国际集团高级董事。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获法学硕士学位。毕业于西北大学,获经济学学士学位。曾在中央党校、中宣部、国家体改委、武汉市经委和海南省委任职,历任讲师、副处长、副所长,从事理论研究及企业策划、经营、组织、管理工作;目前还兼职做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执行委员、中共中央党校国策研究中心研究员、西北大学和北京经贸大学研究员或客座教授、《中国企业家》杂志常务理事、海南省总商会常务理事等。主编过《中国国情报告》,著述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职能》等,译著包括《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
自1991年开始,领导并参与了万通集团的全过程创建及发展工作。1993年,领导创立了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后,参与创建了中国民生银行并出任该行的创业董事,策划并领导了对陕西省证券公司、武汉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东北一间上市公司等企业的收购及重组。
冯仑,是文革后第二届正式大学生。20岁的时候,冯仑成为中共的一员,接受过正统教育的冯仑,自然深谙正统意识形态及其语言方式。日后他的语言风格、思维方式、决策习惯,虽无刻意模仿的嫌疑,但自觉不自觉地就会露出那个时代的痕迹来冯仑也承认“传统意识形态和宣传对我影响最大”。
从中央党校毕业后,冯仑先是当教师,这也就是他说的“说话写字受过专业训练”的时期。冯仑曾经当着记者的面说:“做生意的人都特别能‘说’,而且你会发现,尤其是创业者,他们会就一件事情不停地说,说过之后,当着你的面还可以重新讲给别人听,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要没有心理障碍地对某一件事情反复地讲,讲到最后连你自己都相信了,然后你才能让别人相信。我原来当过老师,老师就是在不停地讲一些重复的内容。”
冯仑经典语录:
☆ 人在江湖,杀人是正常的,不杀人反而成了异类,就像一头狼,不会吃肉,一个劲地吃草是很危险的——做吃人的狼不做吃草的羊。
☆ 在海口看见那些烂尾楼就像看到了初恋情人如今已经满目疮痍。而看见那些新起的楼盘,就像看到了初恋情人的女儿,猛地一看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又不是。
☆ 我们俩(冯仑与潘石屹)不叫分家,是“协议离婚”。为什么“离婚”,因为大家对下一步怎么走都没有底。他执意要往东走,就可以活下来。我说往西走,可以突围。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兵分两路。
☆ 万通有一点算是典型,所有民营企业犯过的错误我们都犯过,但是其他民营企业取得的成就我们可能没有达到。
☆ 做生意应坚持这样一个观点,就叫做获取利润之后的利润,核算成本之前的成本。学会让而不是学会送,商人的最高境界是让,送是慈善。
☆ 在取利过程中如果你是依法挣钱,依法纳税,这个取利的过程就是取义,只有取义才能取大利。比如说社会发展方向,股东分红、员工要工资、政府要纳税,这就是义,而且,往往只有你先接受义之后才能挣大钱。
☆ 最大的教训就是不懂千万别装懂,装懂以后被人点醒了赶紧改正,改正了以后就要付诸实施,再别犯同样错误。
☆ 心平才能气和,气和才能人顺,人顺才能做事。……我觉得要心平,就是把欲望控制在一个自己能够驾驭的领域内。
☆ 最大是一个结果,不是原因。不是因为你要做最大就会成为最大,而是我要做最好最后自然发展为最大。
☆ 海南也有很多失败的事情,都有很多种面对方法,我们采取最简单的办法——站在这里用别的填补。这是最笨的办法,但我也认为是最强大的办法。我本可以重组、不认账,但我们在海南没有。相反你发现,采取了很多多余动作的人都死了,这就像走平衡木,30%在翻跟头,70%在走平衡,如果倒过来就不行了。(这就是王石先生为什么会说“冯仑的忍耐力和责任心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的原因。)
☆ 一个企业都是从小长到大的,别着急,而且创业大概有一年半到两年是瓶颈期,特别难,然后突破瓶颈组织成长,组织膨胀、业务膨胀,然后陷入经济危机,这时迅速调整,调整过来就好了,调整不过来就死掉。所以我清楚,头两年要克服瓶颈,之后要控制组织,有了这样一套东西以后,我们心平气和了,知道一个企业要做大要有很多年时间。
☆ 新经济,应当说是新工具演化出来的新经济。工具本身既是工具也是一部分人的目的,对制造工具的人来说工具本身是它的目的,但是对于使用工具的人来说仅仅是工具。
☆ 公司是个是非地,商场是个是非地,商人是个是非人,挣钱是个是非事,变革的年代是是非的年代,怎么样在这么多是非里面无是非,这就要求人有非常好非常稳定的价值观。是非取于心,很多是非是心不平产生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但对我们这些男人们,革命才是身体的本钱!你的企业你的事业停步了,你还有什么本钱!
☆ 第一,我是看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第二,算别人算不清的账;第三,管别人不管的事情。我认为董事长就做这三件事。
☆ 所有的伟大都是事后的追溯,绝不是事先的设计。所有人说事先设计的伟大,那是骗人的,伟大只是事后的追溯。当我们追溯伟大时,如果能找到一些当时的伟大基因,这算是客观,如果没找到这些基因,而只是自己在粉饰自己,那叫欺世盗名。
☆ 跟谁一起做事决定事情的性质。民初名妓小凤仙,她要是找一个民工,扫黄就扫走了;她找蔡锷,就流芳千古;她要是跟华盛顿,那就是国母。所以,不在于你接客不接客,不在于你干什么,而在于你跟谁做。
☆ 只有站着的男人才配当梦中情人,躺下的肯定不算。
☆ 做生意,从别人那里拿钱,无异于夺人贞操。……就那么一句,不会说,说一辈子,也说不出来;会说,3分钟就能将这句说出来。……尽管时间少任务重,但决不能照直说:“我就缺钱,你给我投钱。”这就像谈恋爱,不能照直说:“我就缺个老婆,你干不干?”还得先要谈风花雪月,谈理想,谈未来,而最后实际就缺一个老婆。
☆ 口号可以产生激励,口号可以产生创业期特别需要的冲动,但口号不是一个可以正常经营和建设的东西,而正常经营和建设恰恰是企业最需要的。
☆ 地主地里能打多少粮食,预期很清楚,一旦预期清楚,欲望就会被自然约束,也就用不着再努力,所以,会过得很愉快。企业家不同,企业家的预期和他努力相互作用,预期越高努力越大,努力越大预期越高,这两个作用力交替起作用,逼着企业家往前冲。
☆ 创业之初,我们就在讲守正出奇,所谓守正就是要遵守各项法律政策,70%要做正,30%可以变通。所有企业在成长过程中都将面临很多灰色的东西,我只能这样跟你说,万通在这些企业里面是做的最少的,而且是能不做就不做,所以,我们一直没有出事。我们很少靠个别官员支持我们,我们没有什么所谓的后台。
☆ 时间决定一件事的性质,包括企业的性质。比如赵四小姐16岁去大帅府跟张学良,她去1年,是作风问题;去3年,是瞎搅和;一去30年,那就是爱情。
☆ 人生不能设计,你只能面对。
☆ (做房奴活该是指)你的愿望和能力要匹配,五岁就娶媳妇,那是做不好老公的。
☆ 人,特别是男人,要跟时间去搏斗,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所以伟大是熬出来的。
☆ (论阿拉法特)男人的毅力是用时间来描述的。
☆ 在一个制度环境不确定的时候,男人实际上是要用时间来跟体制搏斗的。我老说把丧事当喜事办,把痛苦当成男人的营养,把时间当成腌咸菜的缸,我就成了缸里头的一棵菜,最后变了味了。
☆ 我记着李敖有一首歌叫做《只爱一点点》,就这一点点非常重要,我们正因为想努力超越这一点点,我们当时就做了非常多的约定,比如说我们约定不能有第二利益来源,我们六个人除了在这儿的工资,任何地方不许有其他收入。第二个所有收入透明。第三个我们不许有外国护照,不许转移资产。这一系列的土政策六个人都坚守了,所以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做到,在1995年时候,我们最后想了一招,叫做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
☆ 我们确定股份的时候是按《水浒》方式做的,《水浒》方式叫做座有序、利无别。就是有老大、老二、老小。但是利益是一样,所以我们股份是一样多,等于说你是六分之一,出的钱不一样,所以到后来我等于把六分之五都买回来。
☆ 每次危机都有利益的权衡,不敢牺牲就没有胜利。
☆ 顺天应人,守正出奇。
☆ 江湖方式进入,商人方式退出。
☆ 选择就是“放弃”,自由就是“枷锁”。(这句好。。。)
☆ 发现价值,创造价值,实现价值。
☆ 离钱近,离事远,离是非更远,最终走向不劳而获。(恩。。。这是我人生追求)
☆ 公司死了,管理还活着。
☆ 管理和爱情一样,都清楚又都不清楚,都有道理又都没道理。(不懂管理也不懂爱情|||但这话有道理)
☆ 挣钱是“本事”,花钱是“艺术”。(这句经典 我喜欢)
☆ 钱是是非地,是非人玩的是非物。(赞 ~)
☆ 与钱有关的无非三件事,挣钱,看钱,花钱。(概括极为准确)
☆ 离不开,靠不住。
☆ 你把人给尊重一下。(额。。。|||)
☆ 宁打一口井不挖十个坑。
☆ 伟大是熬出来的。(太有才了。。。崇拜~~)
☆ 勇于牺牲,敢于胜利。(我要做到这一点。。。加油。。。)
☆ 伟大是时间的函数。(创造力啊~~~~)
☆ 好人 好事 好钱
☆ 伟大是管理自己,不是领导别人(恩恩……)
☆ 君子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 历史永远没有真相(我没选历史 我选的是地理 啥时候也讲两句地理。。。)
☆ 历史只有成败没有是非(赞同呐~~)
☆ 幸福三要素:不算小帐,不算时间,不算是非(恩。。。我要幸福)
☆ 老男人要玩 小男人要思考(这句……偶么资格评价)
☆ 越庸俗越自然 越堕落越人性(这句话是在特定条件下讲的。。。)
☆ 死亡是人生的朋友,也是人生的导师(额。。。这句。。。我要慢慢感悟)
☆ 死亡只对活着的人有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