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倾城:必须一起做的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12/03 00:01:05
必须一起做的事
我的城,枯叶渐萎,我便在紧身黑毛衣上,搭一条来自丽江的雪域红土布大披肩,垂下长长的流苏。
而他的城,听说,已经下雪了。
我陪父母吃剩菜火锅的当儿,他正在应酬,侍者端上红鳟鱼来;我在书店翻新到的《史诺比全集》,他在地铁站匆匆买一张晚报;我半夜咳醒,涕泪交流,他却睡得正安稳,翻一个身。不在同一地,因之也不在同一时,这一定是相对论最庸俗的例证。
必须共同做的事,往往是吵架。
打电话过去他没有接到,十分钟后再打过去我就没有好声气:“大冷天的,你都不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他说:“我上厕所。”我说:“啊呸。我打一次电话你上一次厕所,这么百发百中?我可没中过奖券。”他说:“你根本就不买奖券,怎么会中?”……
又道,问得气势汹汹:“圣诞节你送我啥礼物?”他声音里有一天辛苦积累下来的疲惫:“炎黄子孙过什么洋节呀?”我说:“你就是小气。”
他想一想:“那,我给你钱,你自己买?”一贯地慢条斯理。“从前呀有个人,养了一头猪,给猪吃剩菜被罚款,说是不卫生,给猪吃海鲜更加被罚款,浪费,后来你知道这农民怎么样吗?给猪十块钱,让猪想吃什么就自己买。”
我喝道:“滚!”扑哧一声笑出来。
笑过吵过,搁下电话还是各忙各的。
我仍在电脑前,嘀嘀嗒嗒到半夜,是永不消逝的电波。寒气锐利有齿,啃噬我的赤足,我拖了被子盖在腿上。而他那边,一定更冷吧?眼前不期然浮现的,是他半空的衣柜,清一色的黑与灰……
信手开了一个又一个窗口,心神一定,原来停在一个购物网站,鼠标正指着一件厚厚的LEVIS羊毛衫。A货吧?然而色调是极温婉的浅蓝,织工细致,隔了屏幕也觉出那一握的柔软。肘、肩都衬了小牛皮,朴素而酷。
半睡半醒间,决策却格外爽洁,我以一口价拍下,信用卡在网上转了账,又留言给卖家。“请按下列地址发货。”然后心满意足睡了。
睡醒了,隔夜事只有模糊影子,如玫瑰搁在玻璃茶几上,烙出一个轻粉微香的印子。要不要打个电话告诉他呢?还是不要吧。这是一桩秘密了,他不知晓。我怀抱秘密,如花朵羞涩丰盈的含苞。而衣服在路上走,悄无声息,会带去春天的消息。
不断地想象那一刻,是个早晨还是下午?他总归是在电脑前、画板间、流水线上,戴着晶黄的防尘帽,忽然广播响起:“某某某有快递包裹。”
他会疑惑,是客户发来的图纸还是一根返修的轴承?以一贯的敬业态度,赶紧下楼去取。拆开包裹,抖出毛衣,轻软温存覆满他一身,那一刻,会不会有阳光,突然透过阴霾的天空?
焦虑地,等着一个惊喜的电话。他还是每天打电话给我,却只字不提此事。难道我不幸是网络购物骗局的受害者?抑或,他真的狼心狗肺至此?
心思沉重,而武汉也越来越冷了。自暖气开得极足的办公室,走到空旷的长廊,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是一种无人知晓的自怜。收发室里,抱出一堆邮件:样报、淡绿汇款单、大小包裹——一封碧蓝的特快专递。
后来他才说,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天空黑如墨色,同事们讶异地问他:“下班怎么不回家呀?”他只窘窘地笑,抱紧毛衣像盾牌,冷得灵魂出窍,却忘了穿上新簇簇的毛衣。
一家一家商厦看过来,连的士司机都奇怪:“先生你到底要买什么宝贝呀?”而那天,在好多家珠宝柜台,他是惟一的顾客,大衣渐渐被雪湿透了。
此刻我手里闪烁的,是一根细细的白金手链,一端挂着三个小天使,其中两个都屏目祈祷,最右手的那一个,却顽皮地一眼开一眼闭,向世间打量,光环稚气歪戴,长袍下,露出小小脚趾。
恍惚是记得的,我们曾经一同浏览杂志,我指给他:“我喜欢。”他笑:“像你。”
人声喧哗,是谁捧了水仙上楼来,顿时满室生春。我低了头,再也藏不住一脸笑意,笑骂一句:小样儿。
我猜那一刻,隔着一千两百公里,他听见了,并且也同时低头,微微一笑。
远隔的爱,像黑暗中的舞者,我红裙扬起,裙摆掠过你的脸,而我,必听见你热烈至极的掌声。
爱情中,有几件事情,必须一起做,吵架,以及,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