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台湾问题最透彻的经典分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6 21:39:41
老田:台湾问题上的“统独之争”是伪问题
——――兼谈台湾是如何成为一个必须优先解决的问题的?
作者:老田
台湾曾经作为东亚新月型反华包围圈中最积极的一环,存在有数十年之久。即便如此,当时虽然说“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作为一个未完成的统一事业,实际上并不具有今天这样的迫切性。在美国完成战略东移之后,台湾问题的迫切性才格外突出,成为中国改善周边关系、选择低成本的军事战略和国家安全的急所。
台湾问题对于大陆而言,实质是不能容忍台湾作为美日反华同盟的前锋,大陆并没有真正地去追求过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对台湾的“一国两制”,不派军队和官员确实不是真正意义的主权完整和领土统一,本质上是以不反华为条件的独立。大陆和台湾的关系问题,实质上并非大陆要进行统一而台湾反对统一,而是台湾要充当反华前锋和筹码以牟利,这损害大陆的战略安全和根本利益,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大陆要解决台湾问题也不是为了统一,而首先是要取消台湾作为反华前锋地位,追求政治上的名义统一只是一个取消台湾作为反华前锋地位的手段。所以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能理解为什么对于台湾的“一国两制”,实际上不包含主权完整的核心内容。实际上仅仅是台湾反华这个事情本身,实际上也不构成一个问题,由于台湾的力量有限,只有在五个条件同时存在的情况下,台湾充当反华前锋才对大陆构成一个问题。
今天许多人仍然沿袭二十年前提出的对台政策,这样的政策无论如何完善和具有前瞻性,一些步骤和条件在今天都已经显得“缓不济急”,今天迫切需要重新评估台湾问题在中国战略安全上的地位,重新寻找更有利的解决方式。
一、 “一国两制”是台湾进行政治和军事定位的要点
对台湾的 “一国两制”,大陆不派军队,不派行政官员,这实际上是以台湾不充当反华前锋为条件,在“名义统一”之下的“实质独立”。这个名义统一之所以需要,实际上因为大陆在与美日对垒中,是弱势一方,所以需要一个政治统一作为保证条件,没有这个保证条件,台湾也难以找到自身的正确定位和适当和凭借,置身于这样一个漩涡之外,避免成为政治和军事角力的对象。这个条件对台湾而言也不是那么不着边际,恰恰相反,这对台湾而言是寻求在美日反华同盟和大陆之间,寻找正确的政治和军事战略定位。台湾保持不反华的独立,实际上就是要求台湾脱离这个是非之地站到一边去,实现战略地位香港化——-即仅仅作为一个有活力的经济中心。要达到这个目的,台湾必须非武装化,决不能是目前这样武器密度奇高的火药桶态势,否则如果有一天美日真的与大陆发生战争,火药桶式的台湾难免不成为优先打击目标。这不利于台湾脱离是非之地,尽可能地保持她已有的经济发展成果。
一国两制实际上也是大陆为台湾人挖的一条战壕,要他们不应该有什么保留地进战壕去。当然对那些想要在世界统一中扮演一个角色的英雄来说,这也许有点伤自尊心。但是据我估计在台湾这种人微乎其微,陈水扁说是要参加美国发起的文明的冲突,其实最感兴趣的还是他的总统宝座,否则就用不着羞答答搞什么“境外决战”,尽管捡起老蒋的“反攻大陆”好了;“反攻大陆”才是他在《跨世纪大陆政策白皮书》中,表示要参与美国对大陆进行“文明冲突”的正确应手,看来这些人的英雄气慨终究不过是说说而已,它自己看来也不当真。
台湾在政治上和军事战略上如何定位,才是关系到台湾民众死生祸福的问题。在未来的美国主导的亚太局势演变中,台湾实际上连骑墙的机会都没有,更何谈独立。台独分子实际上是希望继续以反华牟利,可惜的是反华已经无法给台湾带来任何利益。实际上美国已经没有能力在台湾这样的地区,打赢一场以中国为对手的常规战争,否则对于美国这样的极端自私和追求最大优势的国家绝对不会有什么“中程协议”这样的建议。而且即使美国能够打赢战争,台湾也是必输的一方。这才是台独的不明智之处。
以我之见,台湾的理想定位方式是接受一国两制,在军事战略上自觉地追求“香港化”,即仅仅追求作为一个有活力的经济中心,而不是追求成为一个人人侧目的火药桶,成为对垒双方必须优先解决的军事力量筹码。否则的话即使台湾接受了一国两制,将来也难免因为火药桶的威力为美日所忌,不能让美日把反华的目标,顺利转移到上海和北京来。
台湾战略地位香港化是着眼于台湾地域狭小,人口密集而且工商业发达,战争的成本太高需要尽可能摆脱这样的是非关系。同时台湾经济国际化程度高,完全与大陆绑在一起,有可能受到美日的遏制,至少台湾许多人不希望因此蒙受损失,给一个实质上的独立机会和道路让他们自己走走看也好,否则怎么能够证明台湾将来经济是不是被与大陆统一拖累呢?至于一些希望靠继续保持反华地位牟利的人来说,那就遗憾得很,这样的美梦必须予以击破,要让他们充分认识到反华不是没有成本和风险的,这没有什么可以妥协和让步的,根据几千年来的惯例:正当的利益比不正当的利益优先,多数人的利益比少数人的利益优先。对于台湾反华牟利无风险这样的错误,一定要坚决改正。
台湾在军事战略上实现香港化以后,安全问题自然是中国安全问题的一个部分,防务应该统一于中央政府。自己保持军队没有必要,至于现在台湾一些人希望建立自主的单边安全,那完全是痴人说梦,美国都无法实现真正的单边安全,何况是区区台湾。不管一些台湾人是多么具有雄心壮志,台湾在国际战略的棋盘是只可能是一只棋子,而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棋手,对于具有这样雄心壮志的人,更应该支持统一,将来找机会到中南海去一展抱负。
对于一般管理信条而言,不可管理的风险是不能“冒”的,不可逆的过程也是不能轻易尝试的。所以对于台湾作为反华前锋这种事情,在美国已经公开宣布把中国作为头号战略对手的今天,火药味越来越浓的时候,完全是自己往战场中心冲锋的行为。关键在于台湾既没有铠甲,也没有无坚不摧的武器,也捞不到太大的好处,逞这个英雄干什么?这么勇敢又是为了什么?台湾选择一个名义统一的结果,就是主动下到战壕里去,这样能够帮助台湾尽可能地保持目前的发展成果,作为世界上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地位能够继续保持下去,避免在无谓的战争中牺牲来之不易的成果,因为这样的成果一经丧失,就永远也不可能再回来了。不管是在台湾战争中的物质牺牲和损失如何,美国的严厉封锁肯定是难以避免的,台湾将不可能在隔绝世界市场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目前的富裕程度,中国政府缺乏足够的资源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意愿,去无限制地支持台湾保持目前的富裕程度。
二、台湾实现了富裕发达的经济成就如何保持下去是台湾民众的根本利益
台湾人反华和亲美亲日,除了历史上具有根本不同的记忆之外,除了老蒋的反共宣传的成绩之外,恐怕还有利益认同上的“理智选择”因素――通过做美国喜欢的事情来交换经济利益;更积极的主导力量则是来自台湾政坛,民进党的政客们希望通过与大陆为敌的方式,在公众中制造出敌对气氛以影响投票,借此把大陆国民党去台的后裔从政治权力中心清洗出去,因此“省籍情结”每到选情关键处就格外高涨。
因为全世界60亿人口不可能都实现富裕和发达,台湾在战后的发展确实是受到美国的加意扶持。从微观上讲,每一个企业的成功每一种产品占领市场,都是许多人智慧和汗水的结晶;但是在宏观上一个地区有多少人能够成功,则往往与智慧和辛劳不成正比,而是需要一个宏观环境。而台湾经济成功的宏观环境,就是与台湾反华堡垒地位受到美国重视分不开,所以台湾能够成为世界上少数先富起来的地区。对于台湾而言,今天的国际经济体系是美国主导的,台湾的发展过程在这个世界上是极为独特的,发展的初期没有结果野蛮残酷的原始积累过程,是外来资本推动的工业化进程,是一种典型的寄生型发展;在发展的后起没有陷入多数第三世界国家那种产业边缘化状态,成为资源严重流出的地区,而是相反成为一个资源净流入地区,台湾今天的富裕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对于台湾而言,要维持这样一个地位是自身没有把握的,需要美国的善意和扶持,而这种善意和扶持的取得当然不是无代价,台湾就要就美国的意思去做一些美国高兴的事情,李登辉说要把“大陆分成七块”“联合日印夹攻大陆”,这些显然不是台湾有能力实施的政策目标,而是在为美国人出主意;陈水扁说要参与美国主持的“文明的冲突”,并在中间去寻找台湾的发展机会,试问陈水扁拿什么东西来跟大陆进行文明的冲突,还不是向美国表忠心而已。这些“据说”都是代表台湾多数人们的意志的。这其实都是台湾主流社会心态的现实基础,李登辉的夹击大陆,陈水扁的文明冲突参与热情,都是与这样一种经济上的主流心态密切相关的,不是失言更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其来有自。而在大陆获得巨大利益的所谓台商那里,也确确实实表现出来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上海的台商坐飞机回台湾去投票,后来别人问他,投的是谁,他说是:“陈水扁。”有人质问他为什么,他说:“就因为我们台商,才可享受不少好处,要是统一了享受国民待遇什么好处也没有了。”
有人认为因为大陆的错误决策和政策,或者大陆官员的愚蠢,带来了台湾人的离心离德,这是极端错误的谬见。实际上在台湾岛内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既不是大陆政党,也不是大陆媒体,而是受台湾本土政治、经济和文化精英群体操纵的舆论。至于大陆的对台工作官员,他们确实很愚蠢,充其量他们起了非常小的坏作用,毕竟他们没有适当的手段去影响台湾人,主要是台湾内部的政客和媒体起作用的结果。除了台湾主流工商界认为需要紧跟美国以交换经济利益之外,台湾的岛内政治竞争态势,其实也决定了台湾部分政客需要制造与大陆敌对的情绪来影响台湾选情。台湾现在的政客现在就是想方设法煽动反华情绪,然后借用这个去清算国民党在台湾党政各界遗留下来的庞大势力,先在舆论上把大陆说成是最凶恶的敌人,然后说你国民党来台后裔是大陆血统,以后必定要卖台湾,他们就是需要公众就在这样的“抓叛徒”情绪里去参加投票。
在邓小平当政以后,西方的个人主义、精英主义以及消费主义,顿时在大陆都成了最时髦的改革意识形态,受到大陆主流媒体的大力宏扬。大陆的精英主义者一向抱着现代化和民主两根救命稻草,希望借此把大陆彻底变成精英主义者的天堂,巴不得中国也能够走上台湾那样的依附性和寄生型发展道路,所谓的台湾经验成为彻底背弃毛泽东时代的平民主义发展道路的一个主要思想资源,而美国中央情报局钦定的和平演变思想资源——-西方的新自由主义也被他们当作瑰宝。而台湾的情况要更纯粹一些,龙应台和柏杨这样的文人能够在台湾成名不是偶然的。由于台湾迅速工业化,中华文化被认为是不合时宜的东西,人们普遍有一种弃置不顾的情绪,柏杨就是冲着这种情绪投机成功的。台湾在文化上的西风毒化比较普遍,主要是社会变迁带来的,不是如大陆一般是精英翻案带来的思想反动,这实际上也是台独意识形态的一个主要方面。
国家利益的存在,不因为个人表现如何而有所改变,也不以人们信奉和认同什么样的思想资源、受什么人的影响为转移。大陆的一些官员和所谓学者确实极端愚蠢,台湾那个李登辉敲一下,我们政府便响一下,确实表现得非常不好,消极被动。但是国家利益的存在,并不以个人的表现如何为转移,还有些更基本性的东西,不能不起作用。我们说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实际上就是体现的是我们国家的战略意志,这是给美国人听的。台湾问题本来是没有的,这是美日反华军事同盟在背后做支撑的结果,要解决台湾问题实际上就是要与美国“扳手腕”,要美国人知道他已经没有力量在中国内部搞分化,他们想要中国人做反华的免费保险已经不可能了。我们不害怕美日军事同盟,只要是台湾问题解决了,中国就可以避免被拖入常规军备竞赛,中国实际上已经不受常规军事力量的威胁,只需要专注于以战略力量来捍卫自身的战略安全,这样中国将可以避免在常规军备方面的大量投入,采取低成本的国家安全改善方式。
如果没有台湾人在前面充当免费的盾牌,台湾不做美日反华同盟的免费再保险,特别是台湾不当反华前锋之后,日本如果继续参与美日反华同盟,就要处在第一线直接与中国对抗。这样必定要大幅度增加日本承受的战略压力,强化和加大日本反华的成本和风险,这样对美日反华同盟的存在造成一个美日感受极为不同的态势,日本将面临真正的考验和必须认真考虑自身的战略选择。这也正是中国所需要的,而妨碍这种形势出现的,正是台湾的反华前锋和免费再保险行为。
三、台湾对大陆而言成为一个必须优先解决问题的五个前提条件
台湾在台独势力的挟裹之下,参与美日反华同盟的阵营,这件事本身称不上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如果没有一些特殊条件成立的话。去掉人的因素,单就台湾的地理条件和经济力量而言,台湾对大陆安全和国防方面的威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
美日的军费之和超过4000亿美圆,合计起来比大陆国防开支多30多倍,再加上台湾的100多亿美圆,也不至于就产生质的变化和差别。台湾作为针对大陆的战略进攻的出发地,和菲律宾、琉球群岛相比,能够节省的费用非常有限,在美日的巨额军费之下,几乎不是一个应该考虑的因素。同时,近距离进攻虽然节省费用,但是也必然地加大了被打击的风险,算不上一个有利无弊的条件。
台湾本身的实力有限,台独反华之所以成为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实际上需要五个条件同时成立:1)美日反华同盟存在;2)大陆要走和平建设道路特别是必须避免被动卷入常规军备竞赛;3)台湾处于中日之间的地理位置;4)台湾2200万人不是白人或者大和民族;5)台独乐意充当反华前锋。只要其中任何一个条件去掉,无论台湾反华或者是不反华,独立或者是不独立,都不构成对大陆的战略影响。实际上台湾能够作出改变的只有反华与否这一项,其他的条件均无法改变,而一国两制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答案。
如果台湾处在日本或者菲律宾背后,或者台湾有办法挪到后面去,把日本放到中国的目前来,台湾独立不独立都无关紧要,说实在的和这么一帮子人搞统一,我还打心眼不太愿意。如果台湾是那些奴隶贩子或者鸦片贩子的后代居住,说实在的,那是正好,这些美国白痴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就跟人质差不多,美国人想再要搞什么种族灭绝式的“文明冲突”,成本和风险难免相应就要地大幅度地上升了――杀人者要面临着被杀的危险。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变的,台湾曾经在反华中得益,而且也不并不见得就与大陆民众利益根本违背。从民族的角度看问题,港澳台在大陆体制之外,是避免了整体中华民族遭美国数十年的封锁,避免了全军尽墨的最坏情况,所以毛泽东当年并不基于收回香港和澳门,就是出于此种考虑,否则只要1949年解放军继续前进几个小时,英国佬就得夹着尾巴回老家。而中国大陆在毛泽东时代,长期是处于战争动员状态之中,以应付美国拼凑的反华包围圈带来的国家安全压力,所以在这样的反华大合唱中,台湾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分量,可以说是多一个台湾不为多,少一个台湾不为少。从民族自利的角度去看问题,唯一遗憾的事情是台湾地盘太小,人口太少,如果台湾面积和人口都多出十倍的话,估计战后美国会全心全意扶持老蒋,日本将难以逃脱应得的报应。
而1980年代大陆结束战争动员状态的情况下,九十年代台湾再度成为反华前锋,就成为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对于大陆而言,美日军事同盟并不可怕,但是不能容忍他们躲在台湾人背后搅风搅雨,在那里“打太平拳”,要反华可以,请冲着上海、北京放马过来。对于台湾人而言,是希望挖一条战壕让他们躲进去,不要夹在中间,因为这不仅会碍手碍脚,而且这样大陆在应对战略上难于做低成本抉择。对于美日,咱们绝对不会在常规武器上去奉陪,而是要和他们比一比谁更不怕死。困难在于咱们不能和台湾人比谁更不怕死(如果台湾是白人或者倭人就没有问题),所以大陆有被台湾拖入常规军备竞赛的可能,这已经为近些年的经验事实所证明。实际上,西方认为有利用价值的是台湾的2200万人,大陆感到头痛的也是这2200万人,这是西方的人盾战术,这些人又偏偏是大陆的“同胞”,虽然台湾很多人并不情愿被看作同胞,但这一点完全不影响人盾的威力。实际上台湾是美国战略东移后,精心选定的战略突破点,是美国认为“战争胜负均相宜”的不败之地。
四、台湾问题的解决步骤和解决方式选择
中国首先应该通过人民币升值来强制完成国内产业结构调整,降低经济的对外依存度,改善中国经济上的战略安全问题。这实际上是在要打仗的准备阶段,必须完成的事情,这个应该作为台海问题解决的第一步。
接下来有人主张通过封锁来解决台湾问题,逼迫台湾投降,而我认为应该派军队登陆,毕竟中国的海空军实力有限,不足以执行这样的封锁任务,而陆军则是我们的强项,在战争中应该争取扬长避短。在采用的战术问题上,许多人在网上宣传“速战速决”的方略,而我认为绝对应该避免这一方式。中国解决台湾问题,实质就是要追求与美国关系在战略上进行重新定位,如果美国没有足够的时间作出反应,那么这样的台湾问题只能解决一个领土完整问题,失去真正的战略意义,对于台湾这样一块土地和这么一群人的回归,我个人认为对中国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意义,不值得用战争手段去实现。而关键是在于中国要在这样一个“有理有利有节”的事情上,与美国进行战略意志较量,要美国充分认识自身实力的有限性,不要再把手伸得太长,以后不要再企图分化中华民族并从中渔利。
如果中国出兵台湾,美国最明智的选择应该是动员舆论谴责加上经济封锁,而不直接出兵,如果美国、日本要来军队支持台独的话,我们应该等待美日联军,就是要你军队来了以后再打,中国就是要选择这样一个应手方式,而我们要解决的问题也主要在这里,而不在台湾本身。在台湾岛和台湾海峡这样一个地理位置里,美日在常规军事力量上已经无法占到优势,美国对此已经有了恰当的认识,曾经在《洛杉基时报》透露了美国一个狗急跳墙的说法,就是台海发生战争,他们的常规力量无法占到优势,说是要动用核武器。毕竟在中国近海打仗,中国的反舰导弹都可以够得到海峡对岸,如果美国航母舰队进海峡,我就不打台湾转而去打他的航母,近海可以使用岸舰导弹对付,远距离打航母可以使用东风十五号,航母在今天这样的导弹时代实际上是一个活靶子,至少迄今为止美国人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对付导弹的威胁,打起仗来美国人最揪心的就是他们的宝贝航母,别看航母平时在海上耀武扬威,其实是真正的“银样腊枪头”。如果美国无法用优势海空力量遮断海峡航道,中国大陆的渔船都可以用来输送和登陆了,那么美国就失去了在台湾这样一个地区寻求常规力量优势的机会,以台湾本土的陆军,即使再加上美日联军都是无法与解放军陆军抗衡的,台湾问题的解决不可能有任何悬念。
中国这样的国家要打台湾,也根本不需要进行战争动员,中国有200多万常备军,老兵复员推迟一年,就等于增加兵力70-80万,你美日台能够抵挡多少解放军兵力?我看用这80万来对付就够了。占领台湾以后的治理次要的,也是容易解决的,台湾养不活自己,需要大陆的救济,在人们吃稀饭都有困难的情况下,社会管理会变得极为简单。解决台湾问题,关键是要去掉台湾这个反华情绪,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是要进行中美战略意志的较量。一国两制根本不是统一,一国两制只是挖了一个战壕,要台湾人进去,如果美日反华同盟要来,可以,你们台湾人躲在战壕里,别站着碍手碍脚,让美日冲着我们来,我们不怕这个,我们要取消的就是美日同盟最前面的这个免费的台湾盾牌。
所以在解决台湾问题时不能搞什么“速战速决”,这实际上还是台湾问题局部化的思路,着眼点还是要解决的还是领土完整问题,而不是中国与美国的战略意志较量与追求正当的中美关系定位问题。我如果要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我首先要告诉你,我打算下个月派兵登陆台湾,你们台湾人能走的就走,爱去哪去哪,愿意到大陆来的就到大陆来,要去美国的去美国。而且首先要通过外交途径,明确通知美国和日本我我们准备要出兵台湾,如果你们愿意来的话,你可以派军队过来,到哪儿打我们都奉陪,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不在台湾本地去打,在山东半岛打也可以,我们把农村人迁走,腾出一个地方来交战。我们要告诉台湾人,我们打台湾是一个什么意思,就是不能容许台湾成为美日军事同盟的反华前哨,至于台湾人自己要怎么选择,我们恐怕没有办法顾及,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全民皆兵我们都等着,我就是告诉你们,我们决不容许台湾成为反华的前哨。
五、完成亚洲整合的条件是美国从亚洲败退或者主动撤出
自从西方殖民者到东亚和南洋地区来之后,这个地区的整合趋势就开始逆转,具体体现就是中国在南洋地区的影响由从前的加强与扩大趋势发生根本逆转,这种逆转过程是非常残酷的,常常是西方殖民者在幕后或者在台前主持的对华人华侨的大屠杀来进行。如1965年美国在幕后操纵的印尼政变和对华人的屠杀,最近一次发生在1990年代。这样的趋势实质上是要取消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加强周边国家与中国的国家冲突和民族矛盾,妨碍亚洲实现自身的整合过程以凝聚亚洲的力量一致对外。亚洲的分化过程与“逆中国化”过程是一致的,本身“逆中国化”就是西方殖民者为了分化亚洲国家而采取的手段。而亚洲的整合过程,也必定是终止这样一个“逆中国化”的过程,从根本上改善南洋华人在当地的政治和经济地位。中国化过程并不是中国接替西方帝国的掠夺和刻剥政策,而是在合作的基础上,放弃西方那样的追求优势地位和资源转移政策,争取文化认同和民族融合或者合作过程的完成。
目前的所谓南海主权争端问题,实际上也不是中国和周边国家的问题,中国和周边国家实际上是没有问题的,确实与他们有一定的争论,所有周边国家的海上舰队加起来都不及南海舰队的力量大,这样的问题在中国没有对外扩张的要求的前提下,竟然无法通过协商解决,本质上仍然是周边国家利用美国分化亚洲的态势,制造出来的障碍。所以南海领土问题,还是中国与美国的关系问题,在那里开发的石油资源的,要么是美国的公司,或者是美国支持的,实际上还是中美关系的问题。台湾的问题解决是中美战略意志较量的第一回合,这个回合胜了第二回合的南海问题就连带获得了有利解决条件。
钓鱼岛问题也是美国故意在中国和日本之间打入的一个楔子,也是美国分化亚洲的一个重要步骤。中国周边的领土问题和争端,没有一件是与美国无关的。中国安全态势的改善和亚洲完成整合过程,或者美国退出亚洲得过程,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
如果美国联军在台湾被我们打败,美国在亚洲退出的问题就解决了70%以上,即使美国继续厚着脸皮留下来,也肯定是纸老虎没有办法糊弄人了。那些从前在美国分化和敌视中国政策框架里面找出路的芳邻,恐怕就要好好地掂量一番了。即使日本也要认真考虑自己还是否要继续坚决与中国为敌了,即使继续维持表面上的美日军事同盟,日本在行为上和思想上也一定要收敛得多,毕竟反华不是没有成本和风险的。台湾问题通过战争方式解决,实际上就是要每一个周边国家认真考虑反华的成本和风险,并把这个成本和风险成本作为一个制定政策的出发点。这种考虑作为一个常识而要进入芳邻们的政治决策程序,将依赖于中国显示出坚定不移的战略意志,这样的表现机会并不多,尤其缺乏低成本的战略意志显示方式,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陷得越深,就会早就一个越理想的中国显示战略意志的机会,如果美国出兵,那么就更加彻底。如果美国不出兵,那么问题估计只能这一次解决60%的问题。这些正如毛泽东在1958年所说的“台湾是美帝的绞索,美帝国主义把自己的头套在绳圈里,把绳头交给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在长期等待美帝多行不义和恶贯满盈之后,应该要准备着来拉紧一下这个绞索了。
老田简介:老田原籍湖北蕲春。高中毕业后当过三年职业农民,后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在深圳外资企业打工,后进入一家国有企业担任推销工作,1999年开始大幅减少商业事务,主要时间与精力专注于中国发展战略与宏观管理问题研究。
老田研究援引的思想资源主要为中国传统思想资源和毛泽东思想,主要关注方向为国家发展的资源问题与基本政治经济制度方面。由于全球人地关系日趋紧张,最终全人类最终都必须实现与自然和谐相处,走适度发展之路,由于中国人均资源不足,而且无法改变在全球资源分配中间的不利地位,因此必须第一个走适度发展之路。
适度发展具有三个方面的涵义:一是人与自然的关系,由于人们拥有的技术对自然的开发能力已经远远超过自然能够容许的最大限度,要在自然资源许可的范围内来安排人们的生活水平,需要适度产品和适度技术与之对应;二是人与人关系方面,需要人与人关系的和谐作为人与自然关系和谐的前提和保障;三是中国与外国的关系,由于今天的国际贸易规模的深度发展,一国的经济发展主要依赖的不是自己国土上的资源,而是决定于在世界资源分配上的地位,因此发展的基础就具有全球性,由于中国的第三世界地位,中国的发展之路必然需要一种经济和军事上的防御态势,国门洞开的开放无法实现中华民族的最大利益。
适度发展问题涉及到经济发展战略,国家基本政治制度,国际政治问题三大层面,在思想资源方面涉及到历史与文化领域,在联系中国现实方面需要总结中国前三十年与后二十年的基本经验与教训,在人地关系上涉及中国的资源与资源配置和利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