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和无奈哭荆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9 16:14:59
楚厉王的时候,卞和在荆山脚下发现一块璞玉,他马上将玉献给厉王。谁知愚蠢的厉王把玉当成石头,砍断卞和的左足。后来武王即位,卞和又去献玉,结果武王和厉王一样糟糕,断了卞和的右足。再后来文王即位,卞和抱玉痛哭于荆山,眼睛都哭出血来,天下百姓都为之感动。于是文王派人问道:“天下受砍脚之刑的人很多,为什么惟独你悲痛不已呢?”卞和回答说:“我并不是因为脚被砍断才这样悲痛,我痛心的是一块宝玉被人说成是普通的石头。”
多么崇高的境界,多么感人的心胸,多么难得的忠诚!为了让美玉得见天日,两次遭受砍脚冤刑,仍痴心不改。有如此忠君爱国之士,实乃国家之大幸也。
遗憾的是,卞和并没有说真话,他的哭,并非为玉,实是为己。
卞和荆山得玉,然而,他要玉有何用,这玉对他来说,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只有献给大王,才会得到奖赏,才会封妻荫子,光宗耀祖。否则,就是抱着金碗要饭吃,就要在大山里过穷日子。至于大王拿这块玉来做什么,那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然而,卞和的美梦一次次破灭了,从厉王到武王,他的愿望不但没有实现,反而被砍去双足。所以,他几乎失去了信心,失去了胆量,只是还没有放弃幻想罢了。所以,当文王即位的时候,他再也不敢亲自到朝廷献玉了,只能在荆山脚下抱玉痛哭,以便引起文王的注意。这一招还真的挺灵,文王让工匠剖开璞玉,果然是一块天下无双的美玉。为表彰他的忠心,文王把这块玉命名为和氏璧。
终于,卞和的目的达到了,文王封他为零阳侯。卞和用两只脚换来一个侯的爵位,应该说还是很值得的,对一个没有什么政治背景,又没有什么战功的普通百姓来说,从社会的底层一下子变成贵族,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和那些在前方打仗丢了性命还一无所得的人比起来,卞和应该心满意足了。
外国有句谚语叫“条条大路通罗马”,就是说,一个人想要达到自己的目标,会有很多种方式和办法,有许多条路可以走。因为在一个多元的社会里,人的价值也是多元的,民间有民间的价值,市场有市场的价值,社会有社会的价值,官场有官场的价值。只要是一个好东西,皇帝不认市场认,只要有本事,总会有施展的机会。拿那块美玉来说,如果皇帝不认,没关系,我可以把它带到市场上,总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但是,在中国的封建社会里却是不行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不认,别人也不能认;我不用,别人也不能用。厉王不行,你就得等到武王,武王不行,你就得等到文王,没有足够的耐心是不行的,不付出血的代价也是不行的,因为这是惟一的一条路。
所以,如同科举考试一样,当天下英雄尽入彀中之后,他就可以任意驱使你,随便折磨你,尽情蹂躏你,而你又不可以有半点怨言。拿卞和来说,因为能留下一条命,已经是皇恩浩荡了。所以,当文王问他为什么而哭的时候,他哪里敢说是因为被砍掉双脚啊。在这样的制度下,不但正人君子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就是卑鄙小人又何尝不付出代价呢?为什么中国历史上不断发生有人杀了自己的儿子给大王做汤,有人杀了自己的老婆以示忠诚,有的以告密染红顶子,有的以和丈夫离婚以示革命等怪现象,我们就不难理解了。
孔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意思就是说,如果我的理想不得施展,就乘船到国外去。这话说起来容易,实施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像有些人出国,人家是早做准备,贪污了许多钱,并安全转移到国外。而对普通人来说,别说出国,就是换一个部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有他不要你,而不能你不要他。所以,你必须忍辱负重,必须委曲求全,因为你要养活老婆孩子,家里每月等你的工资回去买米下锅啊。
其实,每个人都热爱自己所从事的职业,都希望一生有所成就,不然他不会选择。然而却很少有人认为自己选对了职业,而且,只要他在自己所从事的职业中干上几年,就会产生厌倦情绪,就会心灰意懒。这是为什么?很简单,就是因为楚厉王和楚武王这样的人在掌管着你的命运,他们自以为是,他们独断专行,明明是一块美玉,他偏要说是石头,明明是石头,他偏说是美玉。他们金口玉牙,一言九鼎。在他们的眼里,别人都是笨蛋,而他自己则英明得不得了,你满怀激情向他提出建议,却被泼一头冷水。你把别人的成功经验向他推荐,他竟会嗤之以鼻。甚至砍断你的左脚,再砍断你的右脚,而你却还得跪在地上高呼“皇恩浩荡”。你感觉到是在消磨时光,是在浪费生命,你努力想改变,但你却没有力量,无法改变,你欲干不能,欲罢不忍,于是你便只好抱玉痛哭,只好随波逐流,只好耐心地去等,厉王不行,就等武王,武王不行就等文王。然而人生苦短,华发早生,你还能等多久呢?
如今,还有多少人抱玉而痛哭于荆山之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