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哈尔滨,网民呐喊后的彷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6 02:30:26
拨开网络传言、流言、谣言的重重迷雾,还原警察打死人事件的本来面目

监控录像截屏。这一刻,警察的车正经过林松岭朋友的身边,双方即将为此发生口角。
相关新闻:视频:哈尔滨警察打死大学生完整清晰版画面
林松岭家属质疑警方护短
警察打人案死者家属要求公布完整录像遭拒
黑龙江通报哈尔滨“10.11”命案调查情况
林松岭父母:我们与高官没关系
六警察均未承认自己打死林松岭
“警察打死人”视频引发网友“分裂
网友一直在呐喊。
他们在网络上旗帜鲜明地表达自己眼中的黑与白,从不遮掩地喊出爱与恨。他们的看法叫做“网友看法”,他们的意见就是“网友意见”,他们在网上的发言被当作“网络舆论”甚至“网络民意”,这些看法、意见、舆论和民意甚至会反过来极大地影响新闻事件本身。
赞同就是赞同,反对就是反对,网友们习惯了用肯定的呐喊来说话。但这一次,他们却迎来了彷徨。
呐喊过后的彷徨。
6个警察将大学生活活打死?网络舆论的方向显而易见。
什么?衣服是他自己挣脱的?是他先主动打警察?视频里很清楚啊!网络舆论顿时分裂。
死者家里很有背景?是大官?警察当时不敢还手?主流网络民意开始倒向警察一方。
根本没背景?背景论都是造谣?视频还有后面的内容没放出来?网络舆论再分裂……
是网络、网民在“人格分裂”吗?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这样一件因口角而发生打斗致人死亡的普通案件里面有多少符号化的概念?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网络上的呐喊、彷徨都那么喧嚣,而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南岗区西大直街82号曾经每晚都人声鼎沸的糖果酒吧,10月11日以来再也没有喧嚣。
死者不懂喧嚣,死者即将迎来的是尸检。尸检会给我们答案吗?
本报记者 上官敫铭 发自哈尔滨

发生10·11事件的糖果酒吧被警方查封,牌子也已拆掉。本报记者上官敫铭摄
秋风,萧瑟。
夜幕下的哈尔滨有些微凉。糖果酒吧的牌子已被拆掉,林松岭家属为其“头七”烧的纸钱,灰烬也已无迹可循。
2008年10月11日晚,名叫林松岭的男青年死在酒吧门外10多米处,赤裸上身。
与林松岭等人发生斗殴的,是6名警察。
命案发生之后,被官方称为“10?11”的事件很快成为哈尔滨市民热议的谈资。在互联网上,该事件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警察、大学生、高官背景、房地产商、监控录像等片段不断刺激公众神经,然而,碎片却令民众更加迷惑。
是警察打死大学生?还是“衙内”挑衅“提辖”毙命?舆情汹涌。
林松岭已死,舆论依旧分裂,尘埃却尚未落定。
夜幕下的糖果酒吧
7名庆生的“80后”与6名警察素昧平生,夜幕下的糖果酒吧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交集。
林松岭很高,1米92.15岁时,他就进了哈尔滨体校。
“孩子学习不太好,但有点个儿,我希望他以后在体育这一块有所发展。”林的父亲林吉利说。喜欢打篮球的林松岭,2004年如愿考入了哈尔滨体育学院。在那里,林松岭认识了车亮、杨森及潘兴等同学,并成为了朋友。
7月,林松岭毕业了。但还有两门课需要补考,所以毕业证书还没拿到。
10多年前,林的父母离婚,从13岁起,林松岭便跟父亲一同生活。
林的一名亲戚称,忙于经营生意的林吉利后来因工作越来越忙,“管孩子的时间就少了,”该名亲戚称,“松岭人缘好,喜欢跟朋友在一起玩,经常几个人聚到一块。”
10月11日晚上,林松岭等7人(5男2女)在南岗区和兴路的一家饭馆吃饭,因为那天人比较齐,车亮就说算是给自己提前过生日(10月19日),他请客。吃完饭,这些朋友又决定去糖果酒吧继续消遣。
糖果酒吧,哈尔滨市人气极旺的一家夜店。每当夜幕降临,时尚男女们便会在此聚集,人们在可容纳数百人的大厅里尽情放纵,在吧台上畅饮狂欢。
酒吧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西大直街82号,酒吧的隔壁,是哈铁文化宫,酒吧对门外约50米处是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参与“10·11”事件的警察齐新和刘力男,是该局民警。
这晚,齐新和刘力男他们也在和朋友们吃饭,都是警察。齐新宴请到哈尔滨的黑龙江省肇东市公安局民警李锋。现年30岁的齐,是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直属公安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李是他在中国公安大学在职培训同学。一起陪同的,还有哈尔滨公安局指挥中心民警刘力男,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李鑫宇,香坊分局民警王金刚,交警支队民警栾。
饭后,在刘力男的建议下,6名警察分乘两辆车前往糖果酒吧。监控录像显示,大约在晚10时许,警察与林松岭等人在酒吧门口相遇。
7名庆生的“80后”与6名警察素昧平生,夜幕下的糖果酒吧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交集。可以确证的是,在酒吧门外相遇时,双方都喝了酒。
林松岭之死
120急救车赶到后,医生检查完说已经没救了。
林松岭死了。
这是10月11日的夜晚,由于前几天的阵雨天气,哈尔滨气温下降。夜晚,最低气温在6℃左右。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夜晚,人们不用考虑第二天上班,可以玩得比较晚。
晚上10点左右,他们在糖果酒吧门前相遇。
车亮开着一辆黑色本田轿车———这辆车后来在网上被误传为奔驰,“用了多年的老本田!”车亮说———带林松岭及一名女同伴先到。下车后,三人走到酒吧门口,后面几个坐出租车的还没到,他们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林松岭先进酒吧了。请客庆生的车亮与朋友继续在门外闲聊。后面4个朋友也到了。这时是晚上10时07分,架在酒吧门外南面的监控探头,在默默地工作着。
招呼朋友进酒吧后,车亮与两名男同伴靠在酒吧门口闲聊。这时一辆没挂牌照的宝来轿车疾驰而来,车亮等人被吓到。“这是咋开的车啊?”车亮嘟囔。
宝来车上走下了两名男子,慢悠悠走到车亮等人的身旁,车亮称,当时一名男子拍车亮的肩膀:“吓着咋的啦?”
“随后,我们双方就产生了口角。”车亮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
10点10分,双方在酒吧门口的过道上打起了群架。
10分20秒,从室内打到室外。
10分50秒,双方第二次在酒吧过道内扭打。酒吧里不让打架,众人被保安短暂劝停。
从酒吧出来后,据车亮称,对方一名身穿蓝衣的男子说,“拉倒别打了”。此时,穿白衣的男子(即齐新)出来后一直骂。“我就冲过去打穿白衣服的,但马上我就被几个人推到墙边贴着打。”杨森说。
10点11分30秒,林松岭脱掉了黑色风衣,在空地上走了一小圈后,捡起了酒吧门外的一块碎水泥板。
10点11分48秒,林松岭蹲在地上。不一会,一名穿浅色便装的男子走出酒吧;林松岭等两人冲上去扭打,场面混乱、双方继续争执、推搡。
10点14分,被劝说的林松岭走到齐新面前,抬手就是一击,再次被劝开后又走上前去,对齐新挥拳。
警察或被激怒,一起群殴林松岭。厮打过程中,林的衬衣被扯掉。
上身赤裸的林松岭挣脱警察的围攻后,跑到了酒吧门外的拐角———这时是晚10时14分37秒。
糖果酒吧面对西大直街的拐角处,那是监控探头照不到的地方。
事后,据车亮回忆,他看到林松岭赤着上身跑开,他也向林松岭的方向跑时,“迎面过来两个人把我打倒在地,我抱着头侧躺着,这时候打我的人有三个,一个人按着我的腿,两个人踢我的头。”
据林松岭的同伴杨森向南方都市报记者回忆,“我被他们堵在墙边打,突然看见林松岭的身边围着几个人,我想过去但过不去,我就喊潘兴说你过去看松岭。”
潘兴听到杨森喊,追出去几十米后,看到林松岭躺在地上。头和肩靠在旁边地铁工程的挡板上,身体蜷曲。
“我扒开正在打松岭的人说别打了,后面就有人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摁住,让我跪下。”潘兴说,“我下意识地蹲下,他又喊说跪下,我就跪下了,用手抱着头,不知道有几个人照着我的头不停地踢。”
抬头看到松岭还在躺着,自己身边已经没人了,“围观的人说赶快打120,你朋友不行了,我就打了电话。”潘兴说,120急救车赶到后,医生检查完说已经没救了。
林松岭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