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岗亲属的生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7 07:56:37
李力群是江苏邳县人,父亲是国民政府的县长,叔父是中共地下党员。17岁那年,她拿着叔父的上级、红军高级将领朱瑞写给林伯渠的推荐信到了西安,换上八路军制服后,和一批进步青年前往延安。在延安,她与高岗结为夫妇。
解放后,李力群随高岗一起从东北调到北京工作,先是暂住在三里河国家计委大院。随着高岗职位的升迁,一家人又搬到了东交民巷居住。
“高饶事件”发生后,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丈夫去世第二天,李力群带着四个孩子和正怀着的第五个孩子一起搬到了北京新街口的一处四合院。一家人开始过起了普通人的安静生活。
不久,彭德怀事件发生了。本已远离政治旋涡的李力群还是被政治所牵连,她说,“我从新街口的家里被带走,关了三个月,要我交待彭德怀与高岗是如何阴谋勾结进行反党的。我说,彭老总和高岗接触时间最多的是1950、1951年,在沈阳我们的家里。那时候正在抗美援朝,他们一个是志愿军总司令,一个负责后方供应。他们在房间里一谈就是一整天一整夜,门前站着两道岗。别说我,连秘书都不让进他们屋,我哪能知道他们是如何勾结,怎么反党的?”
见李力群提供不出有价值的东西,专案组将她从行政11级降为13级,放了出来。
李力群说:“高岗走之前,将我们一家托付给周恩来照顾。总理日理万机之余,还抽出时间问我需要什么。党和政府也没有把我们家当作‘反党集团’的家庭来看待。至少孩子一点没受委曲,正常上学,我也能够照常上班。”
降了级以后,李力群一家从西城的新街口搬到了南城的牛街,还是一个四合院,不过略微小了些。这时,一本《刘志丹》的小说再次扰乱了他们一家的平静。
这本为纪念刘志丹而写的小说,因为“把刘志丹写得比毛主席还高明”和“夸大西北根据地的地位和作用”,被批判是为高岗翻案。在西北工作和曾经在西北工作过的一万多名干部被整,数万个家庭受到牵连。
“那时,‘文革’已经开始,”李力群说,“革命群众冲进我们家进行批斗,占了四合院的东、南、西三面房子,将我们一家六口挤到北面两三间房子里。”
住在牛街的那段时日,李力群一次次被传去写揭发材料。批斗彭德怀,要李力群揭发彭德怀与高岗阴谋夺权;批斗习仲勋,李力群要揭发习仲勋与高岗阴谋篡位; “林彪事件”发生后,李力群仍要揭发林彪与高岗背后埋藏的更大阴谋。在外面揭发别人,回家还要挨革命群众批斗,李力群再也支持不住了。
接着,李力群的几个孩子分别被“发配”去河南、湖南、甘肃、内蒙插队,自己也被下放到安徽“五·七干校”劳动改造。
不幸的李力群又是幸福的。周恩来没有忘记李力群的一家,毛泽东也指示将李力群作为保护对象。就这样,李力群和几个子女陆续返回北京。李力群先后当选为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和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从那以后,每逢重大节日,李力群都会受邀出席国宴,享受登天安门观礼的高规格待遇。
孩子都大了,牛街的两三间房子显然已经住不下李力群和她的子女,周恩来将他们一家安顿在现在的住处,漂泊的一家人总算又安定下来。
李力群的二子三女,由于怕受父亲牵连,都改随母亲的姓。最后一次搬家,连李力群用的都是一个假户名,住了很长时间,邻居们都还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时至今日,李力群仍对毛泽东、周恩来心存感激。周恩来将她从安徽接回北京,亲自挑选王府井一处闹中取静的四合院给他们一家居住。李力群希望能到图书馆工作,一边看书一边学习,周恩来同意了。没想到只上了十来天班,毛泽东知道了情况,说不行,李力群在东北是有影响的人,一定让她回到教育部。并指示中央组织部,李力群的孩子无论考取哪个大学,都不能因为他们的身份而影响入学。
李力群在东北的影响,是1948年她协助张闻天、徐特立一起创办了东北第一育才学校并担任首任校长。如今,每逢校庆日,学校都要请这位享受副部级待遇的老校长回家看看。
对这次拆迁,经历了数次运动的李力群知道,她只能顺其自然。那些指望她能在背后撑腰的老邻居、老街坊,知道她一生的遭遇,不再强求李力群为他们呼吁,也不再将眼光盯在他们一家身上,一户户在拆迁书上签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