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3分钟录像显示林松岭被殴打致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12 04:46:17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0月23日09:28  中国新闻周刊
舆情的争夺
如同绝大多数突发事件,网络成为最先传播者。
10月12日17时许,猫扑论坛出现了一篇题为《昨晚哈尔滨6警察将哈体育学院学生当街殴打致死》的帖子,此时,车亮等人刚从哈尔滨公安局刑侦支队录完口供出来。
“在警局呆了整整29个小时,外面的事情都不知道,估计是朋友或同学知道后发上去的。”车亮说。
帖子随后被转载到多个论坛,“警察”“大学生”“打人致死”“酒吧”等字眼吸引了无数眼球。
10月12日,林松岭赤裸的尸体盖着一层薄毯,依然躺在糖果酒吧门口。林家聚集了近两百人,把糖果酒吧和相邻的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围住。人们摆上花圈,烧起纸钱,围观的人堵住了西大直街——这条哈尔滨最繁忙的主干道。
得知消息的各大媒体从全国赶来,记者们的镜头对准了在尸体边上痛哭的鹿庆红——她是林松岭的生母。林的家人一遍又一遍地申斥警方,要求“以命偿命”。直到哈尔滨公安局向林家属承诺:案件不由铁路公安局参与,尸体才被允许由哈尔滨市公安局运走。
13日,哈尔滨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简要案情,并播放视频。参与发布会的媒体称,该段视频是从林松岭等人到达糖果酒吧直到林松岭死亡的全过程。
黑龙江电视台报道此事时,对该段视频进行了剪接。画面在哈尔滨警方的指引下显示林松岭几度打人的情形。给人印象深刻的是:警方录像解说中屡屡使用了下列词句:“这是咱们的民警!”“看,他打我们的人!”……
该视频随即又被各大网站转引,对“咱们的民警”的争议尤其多——当6警察非执勤期间均涉重大刑案,这种说法是否合适?
而对剪接版的录像,网友们也并不满意。当天,“完整版”录像被上传,但这段录像从林松岭一行人到达糖果酒吧直至林松岭跑到护栏板边上就停止了。实际上,这并不是完整版录像,还有3分钟——林松岭被殴打致死的过程就在那一段里。
录像里的年轻人疯狂追打警察——尤其是用砖头猛拍其后脑,让舆情开始第一次转向。几乎所有论坛、贴吧开始疯狂讨论这起案件。许多人据录像认为,林松岭数次不依不饶,导致冲突逐步升级。
林松岭的父亲林吉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询问过掌握录像的哈尔滨公安局,说网上的‘完整版’录像不是警方提供的?他们称并不清楚。”
面对前往采访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哈尔滨警方也保持了高度谨慎。糖果酒吧在12日已经被哈铁公安分局查封。
但每天,依然有许多市民聚集在此地议论当晚发生的事情。
“太子党”的悬疑
而在事情即将冷却时,网络“人肉搜索”又一次起到关键作用。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搜索工具,只要给个名字,就可能把此人的信息查个底儿掉。
有人发帖称:林松岭是“开着奔驰车的阔少,已经考入哈尔滨人事局,生前曾连续被大连市中山分局禁毒大队处理过。他的父亲是房地产商,亲舅舅是哈尔滨政协主席——也是林松岭打架时候提到的人。‘生母’鹿庆红的哥哥,则是国土资源部副部长。”
于是,死者成了“高衙内”,警察变成了弱势群体。
但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鹿庆红实际是林松岭的亲母。林松岭8岁时候父母离异,一直和父亲生活在一起,13岁时,他父亲娶了郭女士。林吉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家家境还可以,我是个体户,做袜业批发。我也不会上网,很晚才听说外面传我是开发商。”
而在闲聊时,车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考上公务员是最好的出路,我和松岭都有打算要考,但是今年报名来不及了。网上说吸毒是没有的事情——我们是好哥们,这点还是知道的,我们也没有钱去买毒品。”
说着,车亮激动起来:“这肯定是有人恶意做的!”林吉利在边上插话:“网络确实很狠,一下子我们就被动了,成攻击对象了。”
车亮的父亲则被“人肉搜索”称是反贪局局长。其父车德滨第一次见《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时还没有这个传言,称自己只是个普通工人。事态发展后,车德滨说:“单位的领导都和我急了,许多外地的朋友打电话来嘲笑我,说一日不见就高升了。”
未见的视频
10月17日,林松岭“头七”。糖果酒吧门前,黄色的纸钱再次被卷起,点燃,烟灰飞散。在林家人的张罗下,一群媒体又盯在这里。
鹿庆红哭着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为什么左一巴掌又一巴掌都是我儿子打人,他们打我儿子的那段为什么不播?”西大直街,林松岭死亡地点,家属打出了“警方剪辑播放报导录像不实”的标语。
小广场依然聚满人群。有林家人请来的媒体、亲朋好友,以及过路被吸引而来的人们。只要有两个人面对面对话,周边就会开始聚拢群众。
当事人的家长不厌其烦地讲述当晚的经历,不断地反问人们:“即便孩子有错,警察就可以把他打死吗?”
沿路散发的材料有媒体对林家人以及几个当事人的采访,还有一个署名“张发财”——自称目击证人的留言。林家已经认识到网络的力量:尤其是视频,使得他们从弱势的一方成为众矢之的。
10月18日,车亮第一次使用曾经开通的校内网账户,该网站以学生用户为主,车亮在校内网写文章哀悼林松岭,并且不断澄清所谓的高官背景及混混的传言,三天之内就达1000余人点击。截至21日,百度“林松岭”,找到相关网页约31800篇,有关“林松岭”的贴吧主题数7808个,帖子数58156篇。
同样在18日,黑龙江省政府新闻办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哈尔滨公安局副局长卢洪喜对外界传言的几个学生的“深厚背景”解释:“这些传言均不属实,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妄图借此制造事端、混乱和影响。”他同时称:“媒体前几天公布的现场视频资料和公安机关掌握的视频资料是一致的,没有经过任何剪辑和拼凑。”
警方通过新闻发布会对林松岭家人表示:“必要时将通过省公安厅技术部门邀请最高检、公安部的法医专家、律师、公证处的、还有媒体的朋友们,在他们见证下全程录像进行尸检。”
但车亮等人在12日晚录口供时,已经看见过护栏板边上,警察打林松岭的那段视频。“总共是3段视频,屋里一段,屋外两段,用25分钟。我们录完一段口供,看一遍视频,回忆细节。”车亮说。
19日,林松岭家人第一次与警方见面,哈尔滨公安局给林松岭家人和律师展示了真实的完整版录像。“后半部分并不清晰,只能依稀辨认三四人围打林松岭。”
朱婧则回忆:“打林松岭那部分大约4分钟,全部过程25分钟。”
据此,林松岭的律师胡凤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会起诉有人故意伤害,甚至故意杀人。” 但目前,还没有人把这段录像放在网上。
不信任的情绪依然在蔓延,林松岭的家属没有恳请异地执法。目前,林松岭家属已经与哈尔滨公安局协调好进行尸检,一切尚未盖棺论定。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