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思维惯性黑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8/08 02:38:07
为了更好的说明本文的主题,不妨首先重温一下“惯性”和“黑洞”这两个物理概念。惯性是物理学中最基本的概念之一,牛顿在他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中表述为“所有物体始终保持静止或匀速直线运动状态,除非由于作用于它的力迫使它改变这种状态。”。而黑洞属于广义相对论理论范畴,早在200年前,英国的米歇尔和法国的拉普拉斯就简要地定义了黑洞的概念:一个质量足够大并足够致密的恒星会产生强大的引力场,以至于连光线都不能从其表面逃逸。1939年美国物理学家奥本海默首次用相对论定义了这样一个时间-空间区域:光或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从该区域逃逸而到达远处的观察者。史蒂芬·霍金在他的畅销书《时间简史》中进一步普及了黑洞这一概念,同样让它成为了通用名词。
本质意义来说,黑洞是无法逃离的,而在本文中用了“逃离惯性黑洞”这一夸张的标题,只是希望更好地揭开“思维惯性”,以及由此产生的“组织惯性”的可怕之处。无疑,如果没有创新、变革和流程再造等这些外力去改变,思维惯性和组织惯性就会象“黑洞”一样吞噬组织和个人的生命力。
毛毛虫的悲剧与思维惯性
两则试验很好地说明了思维惯性的可怕。
法国科学家法伯曾做过一个著名的毛毛虫试验。他把若干毛毛虫放在一个花盆的边缘上,首尾相连,围成一圈,并在花盆周围不到6英寸的地方撒了一些毛毛虫最爱吃的松针。毛毛虫开始一个跟着一个,绕着花盆一圈又一圈地走,一小时过去了,一天过去了,又一天过去了,毛毛虫们还是不停地围绕花盆在转圈,一连走了七天七夜,它们终于因为饥饿和精疲力竭而死去。
毛毛虫的悲剧在于思维的惯性,在于不假思索的盲从。其实,只要有一只毛毛虫能越雷池一步,打破固有的习惯及跟随的习性,就会逃脱死亡的陷阱。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人,何尝不是如此。
让我们再来看看关于思维惯性的另一个实验。美国一位科学家在海洋馆里做了一个实验。他用玻璃板把一条具有攻击性的大鲨鱼和一条小鱼隔开。刚开始,这条大鲨鱼不断撞击玻璃,企图捕食隔壁的小鱼。无奈,玻璃隔板太坚硬,无论怎么发威,玻璃隔板丝毫未损。攻击了一段时间之后,它便放弃了。于是,科学家便把隔板悄悄地移开。意想不到的是,大鲨鱼再也没有攻击过小鱼。它们都温和地在各自的领域活动,互不侵犯。
毛毛虫故事告诉我们“盲从害死人”,不逃离思维惯性而进行创新就死亡。鲨鱼的故事则告诉我们,固化了的“经验”也很可怕。
两个实验故事很好地说明了思维惯性的可怕之处。思维惯性实际上就是我们常说的思维定势,人一旦形成思维定势,就会习惯地顺着定势的思维思考问题,不愿也不会转个方向、换个角度想问题,这是人类的一种愚顽的“难治之症”。从两个实验我们可以知道,真理,或者说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有时只是一层窗户纸,有时很简单,只要换个思维方式就可以捅破,但由于人们的习惯性思维使自己作茧自缚了。当然,对于平凡人而言,要摆脱思维惯性,易说难做,但至少应该成为努力的方向。
不拉马的士兵与组织惯性
当组织中的人具有思维惯性时,便产生了组织惯性。组织惯性实质上是人的思维、行为惯性的集中表现,又称为行为定势。它对企业组织的破坏是潜在而危险的。
路径依赖实际上就是一种组织惯性。新制度经济学中,“路径依赖”是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概念,说的是当组织一旦选择了某个制度,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制度不断“自我强化,让你轻易走不出去”。实际上,“路径依赖”本质上就是一种组织惯性,两者殊途同归。由思维惯性导致的组织惯性所产生的危害,或者说产生的破坏性同样可怕。还是通过以下几则故事来理解组织惯性。
在管理界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发现不拉马的士兵。故事是这样的:一位年轻有为的炮兵军官上任不久后,到下属的部队检查炮兵操练的情况。他在几个部队发现相同的情况:在一个操练单位中,总有一位士兵始终站在大炮的炮管下面,纹丝不动。军官百思不得其解,追问起来,得到的回答是:这是操练条例的要求。军官觉得非常奇怪,回去反复查阅军事文献,终于弄清了这个问题。事情原委是这样的:在非机械化时代,大炮是由马车运载到前线的,站在炮管下面的士兵的任务是负责拉住马的缰绳,以便在大炮发射后调整由于后坐力产生的距离偏差,减少再次瞄准所需的时间。现在大炮的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已经很高,已经不再需要这样的角色,但操练条例没有及时调整,因此出现了不拉马的士兵。长期以来,炮兵的操练条例始终固守着非机械化时代的规则。军官的发现使他获得了国防部的嘉奖。
其实“不拉马的士兵”的事例并不鲜见。德国19世纪的“铁血宰相”俾斯麦当年出使俄罗斯时就听到过一个故事。有一天俄罗斯的亚历山大大帝在皇宫中散步,走到皇宫的花园中,看到一个士兵笔直地站在花园的旁边。他觉得十分奇怪,就问那个士兵:“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士兵回答说:“这是命令。”亚历山大大帝又问其他人,没有一个回答上来。他觉得非常奇怪,就命令侍从继续追查。最后从一个知情的人那里找到了答案。原来很久以前,还是叶卡捷琳娜女皇执政期间,她有一个冬天的中午在花园中散步,发现花园中盛开着一朵十分美丽鲜花,于是下令派一名士兵守在那里,不准任何人采摘。这一命令从此就执行下来,尽管花早就没有了,但是站岗的士兵一直就这么站了几十年。这实际上是“不守鲜花的土兵”。
其实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尤其是在官僚体制的组织机构中,“不拉马的士兵”和“不守鲜花的士兵”到处都是。例如,一个企业在确定了经营管理模式之后,大家总是遵循一个固定的工作流程,并逐渐习惯地运用这套程序解决各种问题。由于习惯所致,在实践中,管理者与员工很少会思考这些方法是否仍然有效、合理。如果企业任由组织惯性发展下去,必然会出现效率低下、沟通不畅等状况。这就是组织惯性的恶果。
猴子吃香蕉的故事同样说明了组织惯性的存在。有研究人员曾做过一个实验:将5只猴子放在一个笼子中,并在笼子中间吊一串香蕉。只要有猴儿伸手拿香蕉,研究人员就用高压水喷所有的猴子,直到全体猴子不敢动那串诱人的香蕉为止。接着,研究人员用一只新猴子替换出笼子中的一只猴子。新来乍到的猴子并不知晓笼中的“游戏规则”,一来便动手去拿香蕉。结果它触怒了笼中的4只“老”猴子。于是,它们代替原先由高压水喷头行使的惩罚任务,群起教训新来者,直到它屈从于笼中的规矩。
实验人员不断将经历过高压水惩戒的猴子换出来,直到笼子中的猴子全为后进入者,但它们同样不敢去碰香蕉。高压水喷头浇注的“组织惯性”束缚着进入笼子的每一只猴子,使它们将本是盘中美餐的香蕉奉若神明。
猴子的故事再次说明了打破“组织惯性”的必要性。许多曾经辉煌的企业、组织,甚至是个体,之所以成为昨日黄花,走出了人们的视线,并非是它们面对环境无能为力,而是它们不能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而迅速地做出调整,总是困囿于昨日经验阴影中,一味恪守过往的规则流程,不能敏锐把握未来发展方向,不敢突破、不会创新,以至像故事中的那些猴子一样,被组织惯性束缚着,在昨日的教训上平白失掉了明天的机会,也丧失了自我成长的空间
组织惯性在鲦鱼身上同样体现明显。德国动物学家霍斯特研究发现,鲦鱼因个体弱小而常常群居,团体追随最强健的一个领头鱼而集体行动。当领头的那只鲦鱼脑后控制行为系统被部分割除后,此鱼便失去了自然力,行动也会混乱,但其他鲦鱼却仍旧像从前一样盲目跟随它。这就是我们在企业管理中经常提到的“鲦鱼效应”,以此说明组织内的群体具有思维定性和行为惯性的特征。
从某种意义上说,具有“鲦鱼效应”的群体并不全是坏事,在特定时期反而有利于组织的稳定性。然而,作为被管理学认定的有负面影响的“鲦鱼效应”,恰恰又由于惯性思维和惯性行为产生对变革的抵制。在企业里,抵制变革就等于拒绝创新和妨碍进步,而群体的随大流现象无疑是保守主义的一贯作风。
无疑,保守主义是组织惯性的典型表现。像鲦鱼一样盲目和无所适从的群体,从来都不承认自己就是鲦鱼,他们更相信经验和直觉。这种固执的态度和行为经常在组织中发生,但通常不会引起注意,结果却又是变革最顽抗的敌人。
霍斯特的发现,只是提醒我们要警惕组织内的“鲦鱼效应”,但并不能让我们茅塞顿开。在《第五项修炼》一书中,彼得·圣吉则非常理性地为我们阐述了这一现象,即组织内群体的思维定性和行为惯性源自于内心的习惯性防卫。作为人类根深蒂固的一种习性,习惯性防卫犹如我们穿在身上的看不见的防护服,在保卫自己免受外界威胁和变化影响时,也遮蔽了自己的眼界和真正想法。诚如美国心理学家阿吉瑞斯所言:“防卫性心理使我们失去检讨自己想法背后的思维是否正确的机会。”
流程再造:摆脱组织惯性的羁绊
在当今瞬息万变的环境里,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只有在变化中不断调整创新,不断地清除企业中“不拉马的士兵”和“不守鲜花的士兵”,保持健康的发展活力,由此获得并持续强化竞争优势,构筑企业成功。
组织惯性实质上是人的思维、行为惯性的集中表现。因此,企业想要突破组织惯性,须以创新手段革新员工的价值观念、变革他们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方式。但是对于企业来说,要摆脱组织惯性对企业发展的羁绊,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进行流程再造。
根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迈克·哈默的定义,流程再造是对企业的业务流程进行根本性的再思考和彻底性的再设计,从而获得绩效改进。然而,BPR作为一种管理思想,它的真正意义在于,通过对企业原有业务流程的重新塑造,包括进行相应的资源结构调整和人力资源结构调整,提高企业整体竞争力。
作为一种专门的管理思想,流程再造其实离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并不远,甚至可以成为我们提高工作效率、生活效能的基本指导思想。在不妨让我们先来看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实例。
小明早晨上学要准点到,在奶奶的照顾下起床、在妈妈的敦促下洗漱、吃妈妈准备好的早饭、坐爸爸的车去学校。妈妈一边要敦促洗漱,一边要准备早饭,结果,早饭准备时间就拖长了。
这是一个简单的流程,和我们的工作流程没有本质的差别。
可是,这个流程走下来,却往往迟到了,怎么保证准点到校(“流程”的目标之一)呢?也许大家会说,那可以提前半小时起床呀!就象我们工作不能正常完成而加班一样。可这不是我们的最优方案,我们的经济分析是在不延长工作时间的情况下正常完成任务。我们为什么不能更聪明的工作,更高效的工作生活?
流程再造思想就派上用场了。
突破思维惯性和组织惯性,分析一下这个流程,有没有可以改进的环节?
首先,能不能改成奶奶既照顾起床、又敦促洗漱,让妈妈安心做早饭?
甚至,小明能不能自己独立起床、洗漱、甚至帮助妈妈做早饭?
再比如,妈妈做饭使用的“设备”可以更新换代,缩短做饭时间。这是生产管理。
此外,在保证准点到校的前提下,还须考虑成本问题(“流程”的目标之二),我们可以分析是坐爸爸的车经济、还是坐校车经济,这就属于财务分析了。
还比如,在准时和经济的基础上,还需考虑安全问题(“流程”的目标之三),如果爸爸的开车技能不是很高超,就应该改成爸爸的司机开车了。这又属于人力资源管理范畴。
任何比喻都是有缺陷的。从这个分析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存在的不一定合理!如果我们不对现有的组织结构进行重新考虑,如果我们不对现有的业务流程提出质疑,如果我们不对现有的工作生活进行改变,任由组织惯性发生作用,组织和个人都难以前进。
一句话,哪里有流程,哪里就有组织惯性,哪里就应该有流程再造。至少,流程再造是摆脱组织惯性羁绊的一剂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