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的秘密档案: 避讳——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错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9/19 07:28:23
避讳这套想起来实在没有什么道理的习惯,在世界上,可说是中国独有的坏习惯,自找麻烦的坏习惯。我们再反看外国,外国正好和中国相反,洋鬼子们觉得,尊敬一个人,最好的尊敬法子,不是不敢提他的名字,而是偏偏要提他。
——李敖《避讳》
避讳是古人生活中一根超级紧张的神经。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两种最可爱的人不能时常挂在嘴边,也真难为了古人!
南宋有个叫钱良臣的,就很讲究忌讳。他的儿子特别聪明,读书时凡是遇到“良臣”二字,就用“爹爹”来代替。哪知这样一来,可闹了笑话。有一天,他儿子读《孟子》。上边有这么一句话:“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结果读成了这样:“今之所谓爹爹,古之所谓民贼也。”钱良臣在一边听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对儿子说:“这个地方……就直接念好了。”
关于避讳的典故可不都是这样轻松好笑的,无理的君王和好事的大臣会告诉你,关于避讳,其实是让人发抖的历史——
◎ 皇帝的名讳岂是你可以随便乱姓的?
北宋大臣文彦博,是历史上有名的知识分子。先祖本姓敬,因避石敬瑭讳,其祖父改姓文。至后汉,复姓敬。但到了北宋,又因宋太祖赵匡胤祖父赵敬讳,其祖父又不得不改姓文!连这样的近臣都难以幸免,天下百姓何足道哉!
姓什么本不是自己决定的,受之于祖先父母,代表着家承,岂是随便可以乱改的?孟子曾说:“讳名不讳姓。姓所同也,名所独也。”
但就在孟子他老人家尸骨未寒之际,避讳改姓之风即冒了头。战国时,宋武公名司空,姓司空的被迫改姓司功;晋僖侯名司徒,司徒便被改为司城。
汉代楚霸王项羽名籍,籍姓只好改为席;汉宣帝名询,荀询同音,荀姓只得姓孙,连他们的先人荀卿也被改为孙卿,于是,历史上同时出现了两个孙子!唐朝皇帝姓李,便明令天下,禁食鲤鱼。唐太宗名叫李隆基,于是以盛代隆,以本或根代基,姬基同音,姬姓都姓了周。玄宗的后代武宗和宪宗,一位名炎,避及啖,啖姓避改为澹;一位名纯,竟避及淳于,淳于姓改为于,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百姓难逃干系,神仙也跟着遭殃。月中嫦娥本名_娥,唐代大诗人李白诗中就有“白兔秋复春,_娥与许邻”之句,道尽_娥寂清之哀怨。宋真宗赵恒继位后,有善于拍马屁的文人墨客向玉兔上了讨伐书,逼_娥改名嫦娥,并一改至今。
◎ 死物不可免
汉文帝刘恒驾临北岳恒山,兴致颇高。有近臣奏曰,讳恒山当改名为常山。刘恒一听,是这个道理,大笔一挥,恒山变成了常山。
山不可免,城也不可免。南京曾名建邺,司马邺登基后改为建康;玄武湖曾名元武湖,只因清朝有康熙皇帝玄烨。
这等无理举动,实际上是有违周之祖制的。周代命名“六避”是应该让道于官、山川、牲畜、器币的。后世帝王之胄都认为自己是天子,天的儿子还有什么不能改的?山川河流占据了好的名字,不仅故意取以为名,而且要山川之类避其圣讳。在他们看来,山川可废,圣上的大名是万不可动其一毫的。
先人书名更不在话下,《广雅》一书因杨广而改名《博雅》,《太玄》一书因康熙玄烨而改为《大园》……
如此一通乱改,世间一片混乱。也为后世研究前人历史多了不少麻烦。
但凡事有利有弊,不可一概而论。就以这避讳而言,反倒成了辨别历史文献和文物真伪的好办法。有一个叫潘成规的人便根据避讳对《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提出异议。他的根据是《红楼梦》第26回中的一段描写——“众人都看时,原来是‘唐寅’两个字,都笑道:‘想必是这两个字,大爷一时眼花了也未可知。’薛蟠只觉得没意思,笑道:‘谁知道他糖银果银’。”
曹雪芹的祖父叫做曹寅,曹雪芹怎么可能把寅字这样滥用?简直肆无忌惮之极。潘先生认为,“曹公如此大手笔,拈字弄句手到擒来,焉能为区区取一名字而犯祖讳?可见,《红楼梦》并非曹雪芹所着。”
当然,凭此小小细节就断定曹雪芹不是《红楼梦》作者,似乎也有些过分,但是,白纸黑字,很多红学大家拿此也毫无办法。
◎ 你不避讳,我要你脑袋!
可不要小瞧了避讳一事,稍不留神,便可能有杀身之祸。《唐律疏议》规定,故意直呼皇帝名字就是犯了“大不敬”罪,属于不赦的“十恶”之条,哪怕是无意犯禁,亦难逃“法”网。明太祖朱元璋当过光头僧,举过义军旗,因此避“僧”,“贼”二字如避狗屎一样敏捷。杭州学府教授徐一夔写贺表时,用了“天生圣人,为世作则”之句,朱元璋看后勃然大怒,说:“生者僧也,以为我从释氏也,光则摩顶也,则字音近于贼也,罪坐不敬。”可怜徐一夔,一生忠心耿耿,却死得不明不白又不值!
乾隆时,江西举人王锡侯修订《康熙字典》,自编《字贯》一书。巡抚海成发现书中竟直书了康熙、雍正、乾隆三帝的名字,心中窃喜,赶紧上告皇上,以为能赐官受封,连升三级。不料乾隆的想法大出海成所料,他不仅下令斩了王锡侯及其子孙,连海成巡抚也冠以未能明言《字贯》凡例中的“大逆不法,罪不容诛”之罪,革职查办,最后还判了斩刑,缓期执行。甚至连海成的上司两江总督、江西布政使、按察使等也受了株连。海成巡抚身陷囹圄,连自己拿靴子掌嘴的权力都给剥夺了。